柳之墨舞閣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0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分手、快樂 2

 
「安因,褚呢?」

好不容易回過神開始找人的冰炎,總算在會計部那邊堵到把人帶走的黑袍天使,劈頭就問。

「咦?冥漾老師不是在你們那班上課嗎……喔下課啦!」一臉莫名其妙的安因看著像噴火恐龍般的冰炎回答。

「你剛剛不是來說有事找他把他帶走了?」

「我?沒有啊!我一直在這裡跟夏卡斯討論事情啊!」指向證人錢鬼人馬,安因瞇起藍眸不高興:「又怎麼了?」
 
 
「不是你?那……」冰炎也錯愕,不是安因那到底是誰把褚帶走的?
 
「安因,夏卡斯,到底是誰找到褚的?褚他又怎麼會當大學部的代課老師,他、他很不對勁!」夏碎不想理會顯然陷入腦筋打結狀況下的搭檔,直接問出他們想知道答案的問題:「他失蹤不過幾個月,怎麼會……」

「你問的幾個問題我也不知道答案,我只知道原本的老師被人打成重傷送醫療班,結果被提爾在身上繡了一整片玫瑰花圖樣嚇得辭職,在師資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只能特別請傘董事出面向外聘請擔任高級符咒學的代課老師,但我們都沒有想到這個人會是漾漾。」
 
「該不會你們班對漾漾做了什麼?」安因的臉沉下來,不負變臉天使的名號準備拿出幻武長刀。

「……褚他,剛剛直接打倒班上的紫袍!」夏碎沉默一下,看著臉上寫滿不可置信的兩人,繼續說道:「還打、呃壓制住冰炎!」

「咦?────」

***   ***   ***

雅致夢幻的紅瓦白磚二層別墅洋房,前面是闢有花圃陽傘涼椅的綠草庭院,後方有小小漂亮泳池,只要無視周遭長著怪異臉譜的樹木與會吞噬闖入者的花朵草皮,這裡跟原世界的高級渡假別墅沒有什麼兩樣。

牽著小烏鷲的冥漾才剛在大門前站定核桃木製的門就已經打開,俊美到讓身為男性的冥漾都會忍不住忌妒的臉龐上滿是溫和笑容:「回來啦,學校好玩嗎?」

「還不錯!」

乖乖脫下鞋子整齊放到旁邊,換上拖鞋的冥漾看到玄關還放這幾雙外鞋,心中有一絲詫異:「這?」

「進去吧!他們等你很久了。」順手關上大門並揉揉烏鷲髮頂,孟璿先一步走進去:「影沉睡的時間到了,夢先回無名陪她,要我跟你說一聲。」

「這次怎麼這麼突然?」聽璿哥說過影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固定沉睡,聽說上次沉睡是六十年前的事情。

這不就代表他將會有一段時間看不到那個讓人又愛又氣的女孩,連帶夢也不會離開無名?

「大概是這次消耗力量太過劇烈,畢竟影跟夢一樣屬於遠古力量,夢用這種力量創造出適合你修練的空間,影直接進入時承受的壓力比你還要大上許多,導致夢要影提前沉睡。」孟璿比比客廳的幾人又朝廚房走去:「我去幫你跟烏鷲準備點心。」

「謝謝璿哥。」

冥漾帶著烏鷲走入客廳對客人打招呼:「然,姊,還有傘董事,抱歉我回來晚了。」

「不要緊,漾…冥漾今天在學校情況如何?」斯文有禮的白陵然問著最疼愛的小表弟。

美女巡司則看似慵懶實則眼神銳利注意自己弟弟臉上的些微表情線索,準備有些許不對勁就要拖起一旁的石膏像呃Atlantis董事之一殺去學校找人算帳,差點被歸類於石膏像的傘只是姿態優雅啜飲杯中的紅茶,沒有開口。

「……遲到太久,剛自我介紹完就下課了!」

指尖搔搔臉頰說出自己今天第一天上課的經過,即使已經是雙袍級人物的他對自家姊姊與表哥依舊是畢恭畢敬。從小被欺壓留下的可悲習性,只要自家姊姊一挑眉,可以與光頭資深戰鬥黑袍打成平手的他還是會忍不住抖上一抖。

「冥漾今天把那個冰炎殿下打趴喔!」一旁坐在特製小竹凳上的烏鷲晃動雙腿冷不防爆料。

「喔?」顯然這個料讓褚冥玥非常感興趣,唇角彎起弧度:「怎麼回事?」

「沒有打趴啦!只是……」

冥漾有些尷尬地看一下不為所動的傘董事,發現他似乎對自己打趴他愛徒一事並沒有什麼太大反應,鬆口氣趕快解釋:「冰炎殿下巴人的習慣不改,我…嗯反射性壓制住他而已。」

「這樣就是代表下次我要巴你你也會這樣壓制我?!」

「不會不會!」就算他有這個能力也沒有這個膽子對冥玥動手,這是打從出生到現在深植心中對自家姊姊的懼意。
 
「嘻,小玥別逗冥漾。」帶笑阻止自家表妹欺壓表弟的行為,白陵然看向臉部線條明顯柔和許多的傘,繼續說:「傘董事,我能知道你委託冥漾到Atlantis當代課老師的理由嗎?」

得到的是一段長時間的沉默。

「……人手不足!」

一直到烏鷲吃完孟璿送過來的手工餅乾和香甜奶茶,開心趴在冥漾腿上睡起覺後傘才緩緩開口拋出答案,一個讓冥漾差點從沙發上摔下來的答案,反觀白陵然跟褚冥玥則是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沒有太大的表情變化。

「為什麼會人手不足?」

傘沒有說話,只是將目光放到一旁冷笑的表兄妹檔身上。

「姊?」

「又不是我的問題!」

「……然?」

「我是七陵的學生!」

「冰炎已經是第六次把老師打傷!」傘開口說:「這幾個月來劃分給冰炎的任務是以往三倍,而扇下令各科老師不准給冰炎有請假特權,所以已經有六個符咒學老師因實際操作課程被冰炎打傷……」

滿臉黑線看向檢查自己指甲一臉沒事的自家胞姊和一旁笑咪咪的表哥,冥漾再次見識到自家手足的腹黑,也難怪會由傘董事出面跟夢斡旋請託,因為有另外一半原因出自無殿那個麻煩製造機。

「呃…傘董事,如果這樣的話您大可請璿哥來任課啊!」怎麼看璿哥的耐打程度都比自己高上好幾倍,再說他跟冰炎之間挺尷尬的。

「孟璿先生有其他『重要』的人要守護。」

看向客廳內另外一個笑咪咪沒開口的人物,冥漾沉默半晌:「我知道了!」

他怎麼忘記璿哥可是夢跟影的貼身保鑣、萬年保母、死忠管家,加上影進入沉睡,璿哥勢必要陪在夢身邊……

等等,這樣說來,璿哥等下也得回去無名囉!

抬頭,就看到孟璿對他點點頭,「夢要我明天再回去!」

那這裡就只有他一個人住嗎?

喔,還有烏鷲半個、米納斯半個,加上老頭公半個,一共兩個半。

「珀他明天會回來!」從冥漾表情看出他問題點的孟璿回答之餘不忘幫褚冥玥將咖啡加滿。

「讓那個傢伙一起住好嗎?」對時間種族始終沒有好感的褚冥玥喝口咖啡-這咖啡不輸給原世界咖啡專賣店賣的-說道:「聽說他之前拿柁洁魚獸來烤,你確定真的要讓這兩人住一起?會不會明天這兩個就中毒而亡!」

柁洁魚獸可是攻擊性極強又含有劇毒的半魚半獸,光碰到就可以讓敵人麻痺一個小時以上,還拿來烤?

「姊,再怎麼說我也好歹也算個治療師,有沒有毒我還可以分得清楚!」

「就怕正常的食物到那傢伙的手中都會成為劇毒。」

很好,他能確定自家姊姊跟珀是天敵關係。

「冥他會做飯,而且做得很好吃!」原本以為睡著的烏鷲又爆料。

是說,烏鷲你睡覺就睡覺不要老愛在冥玥面前爆料可不可以?

冥漾看著自家表哥跟姊姊丟過來打量的目光,整個表情就是要過來蹭飯鑑定的模樣,嗚……

「對了,冥漾你打算去考紅袍嗎?」還是璿哥好,及時開口幫他解圍,不愧是被無名票選最完美的白馬王子第一名,只要扣除碰到影跟夢就會自動強制切換成失控的弟妹控(忠犬?)模式的話。

「哼,他敢不去?」褚冥玥冷哼一聲,頗有考不上就等著被種的氣勢。

「如果冥能考上紅袍就成為公會最年輕且唯一取全袍的人!」白陵然也是一臉無害說出很容易被人曲解的話語:「這肯定可以擠下冰炎最年輕黑袍的紀錄。」

要這紀錄做啥又不能吃,只會讓我有更多被冰炎後援會追殺的藉口好不好!

「既然到夢殿下的空間歷練那麼久,黑袍跟藍袍都拿到當然不能漏掉紅袍,不然你對得起夢殿下嗎?」

「我又沒有說不去,不用這樣吧!」想想也對,反正最難考的黑袍都到手,去考個紅袍也沒什麼關係,更可以多拿點資料像是賽塔安因奴勒麗等人的三圍,一定可以賣得很好……

「你,過得很好!」突然冒出的話語,原來是出自傘董事。

只見到每次見面都呈現面癱狀態的傘董事露出竟與璿哥同等殺傷力的淡淡笑容,看著自己與兄姊的對答談話。

過得很好嗎?

心頭苦笑但冥漾並沒有表現出來,只是看著對方:「還不錯就對了!」眼明手快按住趴在腿上的烏鷲,示意他不准再亂爆料不然走著瞧。

「……我先離開,有任何問題或麻煩可以來無殿尋求協助,無殿將會無條件給予支援。」

白色身影走到門口穿上鞋子離開時,留下這句話就瞬間消失無蹤,快速自我得連讓主人起身送客的時間都沒有。

冥漾收回準備要推開烏鷲的手,默默迎向然跟冥玥射向自己不以為然的眼神,還有孟璿無奈的視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