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之墨舞閣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0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分手、快樂 1

 

從來沒有想過他會回到這個學校──至少,他沒有想過自己會在經歷過這麼『漫長』的時間後又回到這個地方。
 
剛進來時是什麼樣的心情,他已經遺忘;離開時的心情,他記得非常的清楚!這次回來,他用的是一個歷經過無數事件的老人心態來面對:

嚴格來說,在心境上他是個好老、好老的老人家了吧!

「冥,你還很年輕!雖然你在夢的空間裡歷練很久,但要知道那畢竟是夢造出來的時空,時間流轉的比這邊要快上好幾倍。」看到明明是一個孩子卻流露出百歲老人才有的眼神,孟璿感覺好笑。

這個世界的一天,在夢的空間中卻是漫長的一年,也造就冥這般年少之齡卻擁有資深戰鬥黑袍與資深治療師的能力,每天與等級超高的魔獸妖物鬼族對打,能力不提高都不行啊!

『對啊對啊,害我以為我找錯人了說!』小小的孩子出現在他的身邊,鼓著與他相似度極高的臉蛋,可愛得讓人直想戳一戳。

「烏鷲,你跑出來做什麼?」看著每次都到用自己小時候模樣出來亂跑的幻武兵器,他不是沒有想過將它丟回時間之流算了,只是想歸想,在現實面上他可是很疼烏鷲。

孩子對他吐吐舌頭做鬼臉沒有回答,伸手牽住他的手,暖暖小小的手掌,蘊含難以估計的力量。

「走吧,我們該進去了!」他開口說道,然後踏步走入守世界最著名的異能開發學校:Atlantis。



 
………………
……………

分手快樂 祝你快樂 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不想過冬 厭倦沉重 就飛去熱帶的島嶼游泳

……
……………
 



 
「我們,分手吧!」

「……好!」出乎意料的平靜,因為他早就知道對方想要隱藏的一切。

代表黑的妖師與象徵白的精靈,他們,終究不能在一起。

「褚……」

或許是自己的平靜並不在對方的料想之中,他看到那一向自信的強勢情人兼惡鬼學長臉上閃過驚訝錯愕,甚至還有些許的不悅。

為什麼要不高興呢?

自己聽話的分手,沒有一般芭樂劇中的一哭二鬧三上吊,沒有多餘的話語,為什麼他還要露出不高興的表情?

還是學長認為自己會像米納斯當初所言,脫離他的保護沒有多久就會死於非命然後一堆人把罪責歸咎在學長身上?

學長也想太多了,如果他真的死於非命,其他人恐怕會放鞭炮以示慶賀吧!

「學長,我沒事!」

心,很痛、很痛,但是他想起學長與那女孩一起時的溫柔笑容,這是他一直想看見的笑容,於是他平靜地說出他的祝福:

「學長,祝你快樂、幸福!」





 
「漾呃,冥老師,教室到了!」

帶領他的黑袍天使發出呼喚將他神遊的注意力拉回,注意到眼前中性的漂亮臉龐滿是擔憂,他回以一個笑容安撫:「謝謝你!」對黑袍天使點點頭,正準備拉開教室門板──

「那個、冰炎他在這間教室裡!」

「……公會有名的暴力黑袍嗎?」

手一頓,他若有所思地看向神色緊張不安的天使,繼續打開門板的動作,挺胸踏入在將門板關上,目不斜視走上講台後轉身面對下方那一張張寫滿驚訝錯愕的臉龐。

「各位同學好,很抱歉剛才有點事情所以遲到了!」

不卑不亢的嗓音不大不小,剛好可以讓全班聽得清楚,當然包括坐在角落那個瞪大眼睛的超級資優生在內:「我是你們這學期的高級符咒學代課老師,我想有很多同學對我應該都不陌生!」

只是為避免有新轉進的學生或者不知道情況就誤入歧途的小白兔不知道他究竟是誰,他還是轉身拿起粉筆在黑板上書寫起自己的名字……

「啊啊啊啊────」

淒厲的慘叫聲傳遍教室,一名有可能是逼殺妖師後援會忠誠會員之一的學生想趁機偷襲,竟然用爆符變成的黑牌小刀射向他,已經可以媲美資深戰鬥黑袍的他反射性迴身單手一揮接下爆符小刀、重新佈下爆炸咒語後反手甩回,短短不到三秒時間內他將偷襲的學生給打趴。

附帶一提,等他打趴對方後才注意到對方桌上放著一件很眼熟的紫色外袍。

整個教室陷入令人窒息的寂靜之中,包括那兩個站起來正要動手幫忙他的人員在內,全部學生傻眼看著講台上比他們都要年輕的修長身形。

「呃,很抱歉,我忘記告訴各位同學一件事情,」回過頭繼續在黑板上寫完名字後看向依舊未回神的學生們,他清清喉嚨開口打破沉默:「爆符也算是符咒的一種,如果想偷襲我的話請用別種武器攻擊,不然很容易就會跟那位同學有同樣的下場。」

很囂張的話語,尤其對這群由一路由A班體系直升上來的學生來說這無疑是一種挑釁!不可否認,這種話語會讓人有一種愉悅的感覺,冥漾似乎能夠了解為什麼班導會這麼熱衷跟學生挑釁、要學生回來跟他單挑。

只是一物剋一物,碰上歐蘿妲光頭班導也是十賭十敗,之前就已經輸得悽慘,現在應該輸到想脫褲子跑路都跑不了的情況吧!

收回已經跑題的思緒,他重新整理自己的態度,指著黑板上的兩個字微微一笑:「我叫冥漾,你們可以叫我的名字或者叫我老師都可以,當然有人要叫我卑賤該死的妖師也無妨,但前提是別讓我聽到。就這樣,大家還有問題嗎?」

褪去曾有青澀怯懦,與有名美女惡鬼巡司相似的臉龐本來就清俊漂亮,現在還加上自信穩重,電人魅力更勝班上的黑紫袍資優搭檔,隱約可以看見幾名女學生臉部開始泛起紅暈……

代表下課的音樂響起,打斷教室怪異詭譎的氛圍,他才驚覺自己真的遲到很久,短短的自我介紹連上課方式都還沒有說明就已經下課鐘響。

是說也沒有關係,依他的記憶所知這所學校上課偏好於實戰測試,由這班上同學對他投射的視線來判斷他大概有很多很多的例子可以來做教材才對:

「那這堂課就上到這裡,下次上課如果不能上課的請先請假!不想或不願來的同學請自行向學校申請退選;想找麻煩又不想身體被繡花的建議等到學院外再來找我,我想大家應該都有耳聞,醫療班的輔長喜歡人體藝術雕花!」

說完,他轉身走下講台朝門外走去。

「褚,等等!」後面傳來熟悉的呼喚,銀白中夾雜豔紅色彩出現在他面前。
不愧是史上最年輕取得黑袍資格的人物,速度不是普通的快!只是在經歷過夢的空間訓練後,他發現這樣的速度對他來說他已經跟得上。

「冰炎同學,有什麼事情嗎?」身為老師就得在學生喊自己的時候停下來為其傳道授業解惑,所以他配合地停下腳步看著對方紅寶石般的漂亮眼睛,嗓音平穩:「還有,麻煩下次請叫我老師或冥漾老師,褚這個稱呼法對身為你老師的我來說實在有點不禮貌。」

「你…」

「我?」

「我……」

「你?」看得出來對方真的對自己的出現和身分非常震驚啊!堂堂公會有名的暴力黑袍竟然也有這種說不出話來的時候?

「……褚,我們談談?」

「談?」突然發現即使已經拿到雙袍的資格,他還是搞不懂冰炎的想法,他們之間有什麼好談的嗎?還是……

「冰炎同學不用擔心我用老師的身分來壓榨你,只要你考試合格,上課時數有到達最低到課標準,我就不會當你的符咒學!是說,如果你如果要翹課跟女朋友去約會也要記得別翹太多,身體要注意別弄到自己腎虧就不好……」

「褚!!────」

恍然大悟後的一番好意(自以為?)規勸引來暴力黑袍習慣性一巴,跟著就是所有班上學生眼珠子瞪大到幾乎掉出來的地步:最年輕暴力的黑袍冰炎殿下巴人的手竟被之前的代導菜鳥衰學弟給抓住。

只見到比他們都年少的代課老師反扣、腳拐,一曲膝,堂堂黑袍殿下就這樣被壓制單膝跪在地上動彈不得。

「褚你……」

「呃,抱歉抱歉,反射動作,還請冰炎同學多多見諒!」驚覺自己做了什麼事情,冥漾趕忙鬆開手將單膝跪地的冰炎拉起,一臉抱歉我非故意的表情。

沒辦法,資深戰鬥人員就會有這種不好的習慣,身體反射動作等到自己回神已經將對方給打趴;想來,冰炎應該也沒有料到自己會有這樣反射行為才會如此輕易被壓制。

「褚,你……」

「冥漾老師,有點事……」門板被推開,出現的是學校行政人員的安因,詫異地看著眼前對峙的兩人半晌,開口:「嗯,可以麻煩你過來一下嗎?」

「喔,好的!」這個安因……

跟隨著天使走到學生都沒有注意到的轉角處,他不意外看到原本一臉正經的黑袍天使露出詭異的笑容,高佻的身軀開始縮小到約莫六七歲小孩的高度,一張幼時自己的臉龐出現。

果然,是烏鷲變的。

「我們走吧!」

「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