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之墨舞閣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3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蓮引之釵憐‧7




因宴定邦下重藥的緣故,使得葉小釵那原本沉穩冷靜的心變得暴躁易怒,連帶的也使得他的心劍無法使用……



抱著懷中那對以智慧換得的刀劍,素還真並沒有直接向拂水樓而行,他悄悄地來到一個隱蔽的山洞前,撥開封住洞口的青藤蔓草,踏入洞內。


此時洞裡已經有人捷足先登,等候多時了。


「還真,拿到了嗎?」今天的初行雁一反過去紫褐色的衣著裝扮,特意將黑髮細染成白色並且穿了一襲素白色的衣裳、外掛,打扮得與還真一模一樣的!就連前額眉心的紫色印記都以朱紅將其抹成鮮紅的硃砂痣。


經過一番刻意的打理,本來就十分相像的兩人,這時看起來就宛如是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一般。


「拿到了,在這裡。」


將懷中那顯得有些沉重的一雙刀劍交給初行雁,素還真順勢將頭上的紅蓮冠卸下和手中的拂塵一併交予他手上,「天下第一人和風中行者等都已經開始行動了,我想魔界不久後也會有所動作,你確定放琴魔一個人可以嗎?」


瞧琴魔每天都守在雲眉棧裡,不但要照顧他這個傷者,還要分神擔心初行雁的安危,這讓素還真不禁聯想到一個等待出外經商丈夫回家的婦女來。


因為,感覺真的很像,行雁是那個出外經商的丈夫,而琴魔就是那個獨守空閨的女子!


「誰說他一個人的,有你幫我看著他再安全不過。」繫上紅蓮冠,整理好自己的儀容,初行雁將一切都打理妥當、開始仔細模仿著還真的言行舉止,一轉身、投足間仿擬得維妙維肖──


他是還真的一具化體,也就代表著他曾經是素還真!因此,想要模仿還真的一舉一動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那……一切就麻煩你了!」不再多言,素還真盤腿而坐、凝神運動真元;一刻鐘後,縷縷白煙自他髮頂冒出、消散在空氣中……突然,哇的一聲,素還真張口吐出一灘黑紫色的瘀血。


「嗯,毒素已經吐出來了!至於刀劍我會另外換上一副仿造的,避免真的影響到你的情況。不過你放心,我以小釵的安危作考量,找一副既適合他又不會引起天下第一人懷疑的刀劍的。」檢視素還真的脈動後,初行雁抽出還真懷裡的白絹為他拭去唇角的血漬。


「行雁,你自己要小心。」因為適才運動真氣逼出體內的毒素,素還真現下的臉色顯得慘白。輕輕地在初行雁的額前留了個祝福的吻,他淡淡的笑了笑後隨即快步離開。


初行雁輕撫著手中那對刀劍,望著那遠去的纖弱白影也不禁地輕嘆一口氣。


一步江湖無盡期,這真的是插手武林必須付出的代價嗎?


為了爭名、爭利和奪權,江湖永遠是動盪不安,真有平定一日的到來嗎?還真涉足武林少說也有個百年之久,但是放眼望去,武林天下依舊是紛擾難平!



或許,戰亂動盪的地方才是真正武林的所在地吧!


***   ***   ***


拂水樓中,葉小釵身披晏定邦所贈的銀色戰衣,眼神凜冽的望著眼前的兩名敵人,雖手無寸鐵卻毫無任何的懼意。


素白的身形緩緩走來,而一對刀劍也由半空墜下,矗立在風中行者與葉小釵之間。


轉頭看向來者,身隱在暗處的黑色身影冷笑著,「素還真果然以智慧換了這副刀劍!」確定了此事後,黑衣人影隨即悄然離去,。


在刀劍上分別刻下了刀狂與劍痴,這是一項隆重的儀式,更是傳承刀狂劍痴的精神。接過刀劍,葉小釵若有所思的望了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纖麗身形,只見他對自己綻開一道溫柔的微笑。


可是,當他望見那翦翦秋瞳中閃過一絲極為難以捕捉的光芒時,葉小釵像是領悟什麼似,轉身毫不猶豫地抽出了劍痴。


劍方出,昊光四射,綻射著凜凜寒光的劍身,將他的影像清晰地映覆於其上。




就在此時,一頁書發覺素還真的神色似乎不對勁,彷彿在隱忍承受著什麼樣的巨大痛苦,冷汗涔涔。可是一頁書的注意力並不能全集中在素還真身上,因為眼前最急需解決的,是針對葉小釵的兩名風中行者成員。


不知是葉小釵因藥物的關係以致出手沒有分寸,還是這副刀劍確屬神兵利器,原本實力與葉小釵在伯仲間的兩人,竟在一招之內就被葉小釵擊敗!一人當場身亡,另一人則傷重逃逸。


拂水樓又回復原本的安靜,但是葉小釵和素還真都明白,其實這副刀劍正是引出另一波風暴的關鍵……


***   ***   ***


『這副刀劍對他真的沒有任何的影響嗎?』先後離開拂水樓,避開眾人眼目的葉小釵和素還真相繼來到耆老迷內。


只見葉小釵蹙著劍眉盯著背上這副新的刀劍,不肯定、有些疑惑的問道:『那你剛剛的反應是……』


「那只是為了讓其他人上勾而已!」


嘟起紅唇,素……不,初行雁無意識地把玩著手中的白色拂塵,「其實晏定邦對你下重藥、讓你的心劍失效,就是為了逼還真以智慧去換取那刀劍。這足以證明晏定邦、長樂君和那尚未浮出檯面的天下第一人有牽連!畢竟,如果他們要掌握整個武林、讓所有人對他們服首稱臣的話,還真和一頁書兩人是最大的障礙,尤其是還真。」


『只是,他們沒有料到的是還真早在我被戰龍兒刺傷時就讓我服下藥物預先防範未然,所以晏定邦所下的藥對我並沒有影響。』葉小釵身為劍客,其心思也十分細膩,馬上就了解了大致的一切情形。


「我想他在那時候就有所發覺晏定邦的身份不單純,才會事先給你服藥以確保你的安全。」由此看來素還真應該早就對那女人有所戒心。可是他也隱藏的真好,好到讓自己還唯恐他吃虧、多費唇舌地提醒他要防範這女人。


『那這場戲還要繼續下去嗎?』


「當然要了!」初行雁拉整身上的衣物,站起身子並將拂塵拿好,眉峰微蹙,嚴然是清香白蓮的一貫神情態度:「我想天下第一人下個目的,就是逼你動用刀劍。你動用刀劍的次數越多,還真就會因毒素流竄而顯現出回到童萌時期的假象,他們的目的就是這個。」


葉小釵冷下臉,默然不語。初行雁知道他正為了天下第一人險惡的奸計憤怒著。


「小釵,你有沒有想過一件事情?」他不希望葉小釵一向冷靜沉著的心被憤怒所掩蓋,這樣正中晏定邦的懷下。


『何事?』


「還真會涉足江湖,為的就是防止像天下第一人和汗青編這些組織為禍武林!如果,沒有這些人的出現,那或許就沒有今天的清香白蓮;而你,勢必也不會與他相識。還記得你和他之間那個被遺忘很久的承諾嗎?靜下心,別讓憤怒沖毀你的理智。」


初行雁的一番話,深深震撼了葉小釵。抬頭望向那張熟悉的美顏,他點了點頭表示他明白了。


「對了,還真現在人在雲眉棧養傷,你不用擔心他……啊!」到此,初行雁猛然發現自己說漏嘴了。


只見葉小釵神色一變,跳起身抓住他的肩膀,「啊──」




『還真他怎麼了?他出了什麼事,為什麼要養傷?你快告訴我。』


哇哇哇,這下慘了!初行雁開始在心底哀嚎。







因為葉小釵背上那副刀劍的關係,素還真逐漸回復到年輕、甚至童萌時期!不得已,只好遁入黑暗道內藏身。


大概是初行雁將素還真這個角色扮演得太好了!沒有人懷疑這個素還真,真正知道實情的人,除了當事者兩人、葉小釵及離俗居的眾人外,再加上一個琴魔!因為,琴魔也是其中的演員之一……


***   ***   ***


「爹,吃藥了!」素續緣的聲音喚回了不知意識神遊到何方的素還真,回頭看到崎路人和愛兒續緣,還有那一碗捧在崎路人手中、黑漆漆的湯藥,素還真頓時苦著一張臉。


「續緣,我的身子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可不可以……」


「不行!一定要喝完。」打斷素還真未盡的話語,崎路人將藥碗塞入素還真手中,素續緣也是以一副愛莫能助的表情望向他。在兩人的監視下,素還真只有忍著苦、皺著小臉地一口氣將那苦得亂七八糟的藥湯全灌下。



「那藥真有這麼苦嗎?」認命的一線生早就準備好冰糖蓮子湯了,見素還真因那苦澀藥味而擠成一團的俏臉,他不禁脫口問道,順手托盤上的幾碗蓮子湯端上小桌。



不過,這也不能怪續緣和崎路人這樣逼他吃藥,誰叫他要瞞大家瞞這麼久!


現在外面的武林風聲鶴唳,幾乎全武林的焦點都在那個遁入黑暗道、不知下落的『素還真』身上;初行雁便以臥雲先生的身分行走江湖,一方面是為了引開別人注意力,另一方面是為了幫素還真佈下暗棋。


想當然爾,既然臥雲先生的出現引起武林人高度的重視,那他的居所就不再是一個養傷的好地方。為此,臥雲決定將素還真移到離俗居,交予素續緣和崎路人照料。


但是,這次初行雁連青陽都挖出去幫忙了,可見所面對的組織是不同於以往的強大。


一小口一小口地啜飲著香甜而不膩的蓮子湯,素還真這才稍稍沖淡了充滿口鼻的苦澀感。素續緣則在一旁觀察父親的雙臂,檢視復原的情況。


該感謝初行雁的及早發現,要不然爹親這雙手臂可能早就廢了!在臥雲將休養一段時期的素還真送到離俗居時,他的雙臂情況已經改善許多;可是在素續緣見到父親的雙臂肩窩時仍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從肩骨和筋脈毀損的程度看來,如果不是有即時的治療的話,他實在不敢想像有什麼樣的後果。


除了素續緣,崎路人是第二個抓狂的人!他生氣的主因是氣自己,他氣自己竟然沒有發現到素還真身上竟有如此沉重的傷,也氣素還真的刻意隱瞞!雖然他知道素還真之所以瞞著眾人,是不要眾人為他擔心。


「爹親,你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是沒錯,但是由於你長期欠缺調養、以致筋脈恢復的情形較慢,所以崎路人大哥才會請一線生伯伯煎了些調養身子的湯藥給您喝。」不忍心看到父親這樣苦著一張臉,心軟的素續緣還是開口哄著素還真。


「是啊是啊!崎路人還吩咐我做了一些甜點和蓮子糕,說是要給你吃的!啊,時候差不多,東西應該好了,我去拿過來。」一線生又回到廚房拿了幾盤精緻又可口的小甜點和糕餅放到桌上,戲謔的眼神不住地望臉紅的崎路人那飄。



「你也知道崎路人只是嘴巴壞,其實他比任何人都要擔心你……」


「一線生!」兇巴巴地瞪了多嘴的一線生,崎路人低聲警告他不要太白目、太多話。


素還真知道崎路人的性子,明白他會對自己態度如此惡劣是因為他擔心自己,輕輕露出個『我明瞭』的笑容,拿起一塊蓮子糕遞給他:「謝謝你!」


他真的很感謝崎路人對自己的關心。


嘆了一口氣,崎路人知道自己根本沒有辦法跟他發脾氣的。順從地接過蓮子糕,他盯著素還真的臉:「葉小釵也快來的吧!」



藉由青陽的秘密通知,他們知曉初行雁已經將葉小釵背上那副刀劍收回去,將現下武林中所有人的眼光都轉移到臥雲先生的身上!照初行雁的計劃,葉小釵也該是功成身退了。


一提到葉小釵,素還真的心思又開始飄離。



聽行雁說,小釵已經知道他受傷的事情了!小釵一定很生氣吧?記得行雁說那時小釵的臉是鐵青色的,那他會不會一氣之下不再理會自己了呢?算算時間,小釵的確應該回來了,可是為何到現在還沒有看到人呢?


素還真的心有如十五個水桶打水──七上八下的難以平靜。


「該來的總會來,你瞞了他這麼久,讓他發發脾氣也是應該的。」看出爹親的思緒,素續緣笑著點出父親擔憂的地方,「爹親還記得上次的教訓嗎?」


他指的是那次被打屁股的經驗。


提起那件讓他永生難忘的糗事,素還真的臉頓時紅了起來,忍笑地輕拍了素續緣的額頭,「你這孩子……」


「誰叫爹親要讓續緣這樣擔心!」享受著父親的關愛,和諧溫暖的父子親情,在此時一覽無遺。


這樣的情景在以前來說,是多麼的可望而不可求啊!如果風采鈴地下有知的話,想必也能含笑瞑目了!一線生暗地拭去了欣慰的淚水,由衷的為素還真高興。



其實上天待他素氏一門不薄,雖然續緣小時後沒能得到父親的關心和呵護,但是如今他不但得到了爹爹的關懷、明白當初父親並不是不願對自己釋出父愛,實為情勢所逼!更得到了崎路人、一線生與青陽的悉心照顧,有這麼多人愛他,素續緣覺得自己很幸福。


至於素還真呢?


雖然他失去了風采鈴,一生為武林奉獻心力卻招致武林人的批評,但是他還有素續緣,還有秦假仙、一頁書無條件的支持!有行雁、崎路人、一線生和青陽等好友的鼓勵和幫忙外,更重要的,他還有最愛的人陪在身旁!


親情、友情和愛情全有所依歸,他又有何嘆、有何怨呢?


***   ***   ***


這是……一股極為熟悉的氣息!


素還真自睡夢中驚醒,起身望向窗外。他感覺得到,這樣熟悉的感覺……


是小釵!是小釵來了!


悄悄地披上外掛,素還真沒有驚動離俗居的任何一人,輕巧地推開門板走出屋外,直直的望著竹籬外的那條石板小徑。


漸漸地,一道銀色的挺拔身形緩緩地撥開夜色的掩蓋,沐浴在月光下,邁著堅定的步伐向他走來。縱使,那俊逸的臉龐在夜的惡作劇下顯得有些模糊不清,可是素還真仍然可以清楚的明白來者身份!他捂著口,避免自己因為過度欣喜而尖叫出聲。


銀色身軀直直地走到他面前才停下,一雙滿是深深濃情的眼定定直視著他的。


此時,素還真再也忍不住激動的情緒,張開雙臂摟住他的脖子,投入自己一直眷戀不已的溫暖懷裡。


小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