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之墨舞閣

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21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蓮引之釵憐‧6



「行雁,別生氣嘛!」自知理虧的輕扯一下初行雁的衣袖,但初行雁卻孩子氣地將臉別開,負氣的意味甚重。


素還真也只能忍著舊傷復發的痛楚,繼續的伸手欲拉那褐紫色的衣角,「行雁,唔……」



「還真!」察覺他的臉頰滲出幾滴冷汗,初行雁還是心軟地以金針刺入他的手臂大穴,輕輕的按摩著他的肩臂,為他止痛過血,「我告訴你多少次了?你就不能乖乖地等到那個時候嗎!」


前功盡棄,白白浪費了那朵難得的血蓮。


「行雁……對不起!」咬了咬下唇,素還真只能吐出這三個字。他知道行雁氣得有理,也知道在這種時候任何外力的衝擊都可能讓他的手廢掉的。


可是……


「還真,你一向是最冷靜的人啊!為什麼只要碰上葉小釵三個字,你的沉穩冷靜全都沒了呢?」初行雁的眉峰一直高聳著,注視著那因外力衝撞而黑青腫脹的肩膀,是既心疼又生氣。


「發現大汗的人要對小釵不利就立刻化暗為明,轉移眾人的注意力;你與小釵心靈相繫,所以小釵受傷昏迷時你也有心悸心痛的感覺,這我也無話可說!可是,你能不能多為自己想想?雖然你並不是以武力稱霸武林,但是在江湖上奔走,防身自保的功夫是必要的後盾!你這雙手要廢了的話,還有辦法為武林貢獻心力嗎?」


「行雁,我……」


「如果你要一意孤行也可以,那可就別怪我了!」第一次對還真說下如此重的話,初行雁現在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將還真用繩子綑綁起來、鎖在雲眉棧的櫥櫃裡。


「對不起!」除了這句話,素還真實在不知道還有什麼樣的話可以說。


他知道行雁氣的對,更明白理虧在自己,但是他就是無法放任小釵,就算明明曉得這些危險對葉小釵來說是多麼的微不足道,自己也不願讓他獨自去面對!


「過兩天你就要和眾人一起去破血肉長城了,現在的你只有一個方法可行:那就是跟我交換身分,由我頂替清香白蓮的身分去破血肉長城。」


「不行!」素還真毅然拒絕,這下可讓初行雁氣得跳腳。


「素──還──真──」這是初行雁第一次連名帶姓的叫他,也表明了他真的很生氣。


「行雁,就這一次!最後一次讓我任性而為好嗎?」


「不准,我不許你再這樣殘害自己!」


「行雁,小釵是我愛的人啊!如果今天換作是琴魔,我想你也會有跟我一樣的心情!」素還真柔情似水的目光移到手中緊握的半月型玉玦,臉上有著不悔和堅持。


「就算明知會廢了自己的這雙手,可是我還是要陪著他!即使,這一趟路要失去的是我的性命,我也甘之如飴。我只希望能在最艱苦、危險的時候能在他身邊陪著他,其餘的我都無所謂。」


「那你不怕續緣會傷心嗎?你想讓青陽、一線生和崎路人,以及所有的朋友難過嗎?」


白了臉,緊咬著下唇,素還真垂著頭沒有回答。


初行雁知道自己的失言,但也只能以沉默應對。


「你要去就去吧!」不知過了多久,初行雁突然冒出這一句話來,打破原本僵滯的氣氛。


素還真抬起頭,有些訝異的望向好友,不明白方才還十分堅持的他為何不一會兒又改變了主意。


拉起衣袖擦去那白皙臉頰上、彷彿琉璃珍珠一般的淚痕,初行雁的臉上雖有未退的怒氣,可是還有著更多的心疼!二話不說的連點了他胸前兩處大穴,初行雁盤腿端坐在他身後,雙掌平貼在他的背上。


頃刻,素還真感受到一股源源暖流自行雁的手心灌入自己體內。


一刻鐘後,初行雁才撤回雙手調勻內息,「我輸了一甲子的功力進入你體內,這樣兩天後你闖血肉長城時不至於成為他人的負擔。其餘的,等你們破了血肉長城再說吧。」


「謝謝你,行雁!」輕柔地在初行雁白嫩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素還真感激的說道。


「先別謝,我覺得晏定邦這女人的來歷並沒有這麼單純,可能會給葉小釵帶來麻煩!你自己要小心一點,不要和她走太近。」


「好的。」


***   ***   ***


素還真在魯九的幫助下,帶領著正道俠士勇闖血肉長城。


佇立在長城外,素還真的心底有著一絲的怯意!發現自己的退縮,素還真不禁暗笑自己的懦弱和沒用。


忽地,一隻溫暖的大掌悄悄地覆上他微微顫抖的柔荑;定下心一看,這隻大掌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葉小釵!葉小釵以堅定中摻雜著無比柔情的目光注視著他,讓素還真原本浮動不安的情緒平靜了下來。


「我們走吧!」淡淡秀出一道巧笑倩兮,素還真以衣袖遮蓋住兩人相握的手,舉步邁向血肉長城的入口,葉小釵跟隨在他的身後,沒有任何的遲疑。




        上邪!
           我欲與君相知,
             長命無絕衰。


        山無稜,

                江水為竭,
                        冬雷震震……
  
***   ***   ***

        ………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與君絕!


葉小釵的刀劍為了殺守護在養生池旁的兩隻怪獸而失!闖入主城的一行人,以龍王魛的金箭配上葉小釵的心劍神通,以及素還真嘔心的兩道氣功,終於是完成誅殺魑魔的任務!


可是,就在魑魔死後的下一刻,竭盡心力的素還真忍不出口吐鮮血,引起眾人的驚恐,尤其以葉小釵為最。


『真兒!』摟住那軟倒的身子,葉小釵被素還真那張鐵青、無血色的臉給嚇壞了。


只見素還真以冰冷的手,輕拍著葉小釵那摟緊自己的鐵臂,以令他揪心的苦笑回應:「我沒事,主城快崩塌了!大家快離開吧!」強撐起虛弱的身子,與魯九一同帶領著其他人直奔陷空關。


在哭靈關,魯九為了闖關而犧牲自己!呆然望著魯九的屍首,素還真幾乎失去了信心,直到他看到葉小釵那為自己而擔憂不捨的面孔時,一股無論如何也要讓葉小釵活著的想法自腦海中浮現。


咬了咬下唇走到哭靈關的正中央,素還真以自毀式的方法欲強行破關──一定要讓葉小釵平安地離開血肉長城,絕對!


驚覺素還真的想法,葉小釵不顧一切的衝上前,飛躍一奔,與素還真背對背一同承受著那強烈的重擊!護蓮心切的葉小釵不願讓素還真承受過大的衝擊,硬是以自己的身軀護住那強而猛烈的外力攻勢,在身上留下一道道的血口傷痕。



「小釵?」素還真雖然也受了不少傷,但是情況比葉小釵好上太多了!半抱住因傷顯得狼狽不已的身子,素還真的眼眶紅了起來,聲音哽咽地喚著他的名。


『真兒,我們一起出去吧!』不捨的擦去那白皙額際所流下的血跡,葉小釵無聲地說道。


素還真含淚露出漂亮堅定的笑容,點點頭,「好!我們一起出去!」


靠著這一份意念和五通、魯九的先後犧牲,素還真一行人總算是平安地出了血肉長城……







「還真,還真……」


臉頰上傳來陣陣輕微的疼意,迫使他張開眼睛。頓時,一張和自己相仿的容顏躍入眼界,「行雁,我……」他的記憶,祇保留到從拂水樓離開那而已。


「我怎麼了?小釵他……」


「小釵他很平安地在琉璃仙境等你回去!來,你先喝下這碗藥。」將手中的青玉瓷碗靠向那有些青紫的櫻唇,初行雁讓素還真靠著自己,溫柔呵護的餵他喝下湯藥。


將苦澀難嚥的湯液全部吞入腹中,素還真的小臉全皺成一塊。


「這藥好苦喔!」若不是怕被罵,只怕這下連淚水都要飆出來了。


「誰叫你不聽話!」責備似的口吻卻有著濃濃的關心!初行雁伸出素白的纖指推了推素還真的粉額:「接下來的事交給我和琴魔啦!不准你再任性了,這是你答應我的。」


「行雁……」


「還真,你涉足武林這麼久,該是休息休息的時候了!」


「休息?」他何嘗不想呢?只是他不能啊!他若離開那武林的重責大任要由誰來擔?


一頁書前輩、召奴、還是三傳人?


「沒有人要你永遠離開武林啊!」溜溜的大眼怎麼會看不出他的為難,初行雁神秘地一笑後附在素還真耳畔悄聲說出他的計劃。


只見素還真的臉上浮出既喜還憂的古怪表情,輕咬著下唇望著好友。


「行雁……這樣好嗎?」不得不承認,這個計劃的確讓他心動不已,卻又擔心實行後會帶來的隱憂!素還真有些猶豫。


「放心,一定可以的!現在就照計劃走,等換到養劍樹那一對刀劍後你就給我乖乖待在雲眉棧養傷。」


初行雁笑得有些詭異!應該說從答應他去闖血肉長城那時開始,行雁就像在計劃些什麼般地,整個人全身上下都散發著邪惡的味道。


正當他想開口詢問之時,一陣腳步聲讓他吞下所有的話語,一雙眼直望著依舊笑意盎然好友。


「是琴魔!我想琴魔兩個字你應該不陌生吧!」用眼角瞄了心虛的素還真一眼,初行雁沒有忘記先前素還真瞞他的一事。


也該是讓還真和琴魔相見的時刻了,不然琴魔若是在他涉足武林這段時間把還真當作自己,對還真做出了什麼親密的舉動的話,不只小釵會宰了琴魔,連自己都不會放過他的。


「琴魔會認不出我們兩個人嗎?」看出好友的思緒,素還真只能一笑置之。


細看初行雁有些羞澀的容顏,他不明白為何一線生總是認為他們兩人長得很像!撇去額前的硃砂不談,行雁的唇角總是往上揚,帶著無窮無盡的活力,哪像自己嘴角總是下塌,讓人感到毫無生氣的模樣。


除了這外,髮色、眉型都是有差異,他總覺得行雁比自己漂亮多了。


「雁……呃,他是……」琴魔一如往常的踏進雲眉棧,卻看到兩抹相仿的身形相偎靠著。


一個靠坐在軟榻上,另一個則坐在軟榻旁讓前者靠在自己身上……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副挺唯美的畫面,尤其畫面中的兩位主角都是令人屏息的美。


「琴魔,你來啦!」從忠厚老實的琴魔臉上,素還真不難發現他的思緒飄向哪一方,見初行雁笑容可掬地走到琴魔面前摟住他的肩膀,琴魔的臉頓時紅熱了起來……


呵,琴魔可真純情啊!


素還真哪知道琴魔並不是純情,而是因為有他這個大燈泡在,所以琴魔才會覺得不好意思。


***   ***   ***


夜!


二更天了!


葉小釵雙眼仍舊注視著窗外不停落下的雨絲,無法入眠。


秦假仙三人沒有幫他找到合適的刀劍!但這個消息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因有沒有刀劍對他都沒有差別。一個頂尖的劍客來說,無形的劍遠勝過有形的刀!真正令他無法入眠的原因,是心底所繫的那道身形。


這麼多天了,他的傷癒合了嗎?有沒有好好地靜養那越來越瘦弱的身子?要不是礙於他那過於執著的堅持,自己真想留在琉璃仙境照顧他、盯著他,避免他又有什麼任性妄為的舉動。


拉出珍藏在胸前的玉玦凝望其上的雕刻,葉小釵彷彿看到那張在自己面前總是愛笑愛鬧的可人容顏,淡淡地笑著!忍不住滿心的思念,他輕輕將半月型的玉玦拉至唇邊留下一吻,如同他吻的是那個人的臉頰一般,細膩而且充滿深情。



蓮葉相伴,永生不悔!蓮為葉枯,葉為蓮滅。


這是,出了血肉長城後他對還真說的第一句話!抱著因為闖關而元氣大傷的虛弱身軀,葉小釵有著對上天無窮無盡的感激和謝意,謝謝祂沒有將最重要的人帶離他身邊!其實那時自己的情況沒有比還真好,身上的傷口甚至比還真更多、更深,但是他不在意!只要懷裡的生命是真實且安全的,他就心滿意足。



「葉小釵!我還不知道你有一邊看著玉玦,一邊傻笑的習慣呢!」衣衫颯颯劃破空氣而來,初行雁那清亮帶著邪惡調皮的嗓音,結束他的獨處時光。


無奈地起身望向半開的門板,那向來不知什麼叫敲門的紫褐色身形正大剌剌地坐在椅子上望著自己。


雖然分成兩個不同的個體,但是某些方面他兩人還是相似到了極點!例如:喜歡看他失神的模樣,然後再加以嘲弄一下。


『還真身子有沒有好好調養?』知曉初行雁也能聽到他的心語,葉小釵也沒多費功夫地去以文字相問。


但是,初行雁對他開口的第一句話似乎很不滿意!


「你不先問我這麼晚來找你是為了什麼事嗎?」


他可是把琴魔出借去照顧還真的,琴魔是他的專屬看護喔!當琴魔得知還真就是那名震魔界、威響武林的清香白蓮,還有自己是他的一具化體──曾經啦!琴魔可是足足呆了十分鐘。



可是琴魔在回神後的下一秒,竟緊抱著自己而且還是在還真的面前摟著自己不放,以顫抖不安的語氣尋求自己不會回歸本體的承諾和保證。想到這,初行雁的心底不禁滑過一絲絲的甜蜜和不捨…


『你回魂了嗎?』把離題的思緒轉回原地,卻見到葉小釵以了然且戲謔的目光看著自己問道,初行雁此時有一股挖個洞將眼前之人埋起來的念頭:原來小釵也會開玩笑啊!一定是被還真給帶壞的。


「咳……我今天來是跟你商量一件事的……」以眼角瞄見葉小釵的不感興趣,初行雁有些不悅,「是跟還真有關的事情喔!」


看你葉小釵還能不能無動於衷!初行雁暗自在心底做個鬼臉。


果然,一說是跟還真有關的事情,葉小釵的精神馬上就來了!初行雁撇撇嘴,美眸佯怒的瞪著葉小釵,「你也太明顯了吧!」


他真的那麼沒有魅力嗎?


葉小釵淡淡一笑,聳了聳肩膀。『你的魅力不是我能感受得到,我只能感覺到還真他的。』


「好啦!算我說不過你。」噗嗤笑出聲來,初行雁未曾料到葉小釵也有著樣幽默的一面,是跟還真同化了嗎?「我今天來是要跟你說一件計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