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蓮引之釵憐‧1

***   ***   ***


秦假仙的身形消失在兩人眼界後,葉小釵的心思就明顯的不在棋盤上,頻頻的望著平等坡的方向,眉心間的擔憂,顯而易見。


「真的擔心他的話,為什麼不去看看呢?」


狂刀氣定神閒的移動著棋子,語氣平穩的說道,那副穩重的神情態度令人難以相信,他會是那一日三千斬、只為心愛紅顏的亂世狂刀!此時此刻的葉小釵和狂刀,讓人有一種性格錯亂的感覺。



『他要我在紅楓林等他。』


以指尖沾水,在石桌上寫下這行字,葉小釵的心思仍然落在遙遠的另一方。



「素還真是個很容易出差錯的人喔!」看了看已經結束的棋局,狂刀一面喝著上等的鐵觀音,一面注意著對面、渾然不知自己已被將軍的人,壞心眼的說道:「他的前科紀錄很多的,葉小釵……你忘了嗎?」


葉小釵整個人僵住了。


狂刀的話的確很有道理,素還真的前科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每次都信誓旦旦的保證自己絕對不會有事的,但是到了最後還不是帶了一身的傷回來……一想到這,葉小釵也顧不得素還真的命令,急急往正義坡而去。



望著那迅速消失在自己眼界的身影,狂刀看著桌上的棋局沉思了一會兒,喃喃自語道:「葉小釵這一去,沒有一兩個月是不會回來的……找劍君來下棋吧!」


雖然,劍君的棋品和棋藝都很糟……


***   ***   ***


紅楓林,一處終年紅葉紛紛的優美景勝之地!只不過,此時在林前等待的白色人影實在沒有那份雅興去欣賞眼前的美景。


葉小釵焦急不已的望著四周,卻一直沒有見到那抹纖影依約而來。


他趕到正義坡時,卻發現人潮已散、根本找不著素還真的身影!心急之下,他只好轉回紅楓林等待了。



「……小釵,抱歉我來晚了……」清亮中帶著幾許隱忍和顫抖,心繫多時的纖儷身形終於出現!縱使在他刻意的掩飾下,葉小釵還是發現到他肩上衣衫滲出一絲淡淡的粉紅色澤。


『你受傷了!』摟住體溫略低的身子,葉小釵直覺得拉起他寬大的袖口,看到那從肩膀直包到手肘的白色絹布,英挺濃密的劍眉像打結般緊緊糾結在一起。


勉強地扯出一道心虛的微笑,素還真不知該如何交代這傷口的由來。若不是他一再的保證自己會平安無事、毫髮無傷,小釵根本不會讓他去和東瀛武士對決,更別說讓他去正義坡了……


見到他那心虛的傻笑後,葉小釵更是生氣,但又擔心他的傷勢。小心翼翼的拆下那包得亂七八糟的布條,他得先看一下他傷得如何才行!


『這是……』肩臂處一道不算深的傷口,明顯是被劍所傷,並非東瀛武者所用的武士刀!


從傷口看來,是被體型較大的長劍所傷,在他印象中慣用此種武器的人只有……



傲笑紅塵!


『又是傲笑紅塵!他又來湊熱鬧!』火大地抱起素還真柔軟的身子,葉小釵向南直行,一臉暴怒的神情讓人不敢相信他就是那修養極佳、成穩冷靜的刀狂劍痴。


「多虧他來攪局,其他的人還要我以死謝罪呢!」乖乖地窩在葉小釵懷裡,素還真睏倦的打了一個哈欠,「他只是『輕輕』地刺我一劍,要我退隱,莫再管江湖武林之事。」


『他會有那麼好心?那你這傷口是怎麼來的?』


葉小釵不相信那個瘋子有這麼好心。避免觸碰到他的傷處,葉小釵看了懷中昏昏欲睡的人兒一眼。



一開始,他對傲笑紅塵還沒有這麼反感!可是,經過這麼多次的事件後,他發覺傲笑紅塵實在沒什麼智商可言,剛愎自傲,很容易被一點三歲童蒙都能察覺的計謀騙得團團轉。


尤其,最可惡的是他老說要以除偽善者素還真,也就是像貓一樣窩在他懷裡的纖儷人兒為己任,想到此葉小釵不禁@#%&……


「小釵,不要在心裡亂罵人!」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好好休息的素還真,美眸睜了又閉、閉了又睜,口齒有些不清不楚的說著,「他……好歹也是個正道人士嘛……是個前輩啊……」


已半入昏睡狀態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終至無聲,耐不住疲累的素還真已經睡著了。



望著那張俏臉沉沉入睡,葉小釵憐愛地在他光潔白皙的前額落下輕輕的一吻,隨即加快腳步朝目的地而行。


另一方面,慕容蟬之墓前的狂刀和劍君……


「不算不算……重來!」


劍君從狂刀手中搶回棋子,賴皮的喊著,「我看錯了棋子,應該是這樣走……」說著將另一只棋子移動。



「將軍!」狂刀無所謂的任他耍賴,待他自認已經認定無誤後,依舊將了他一軍。


「我又輸了?我不相信!未食敗果、天下無敵啊……」劍君開始暴走了,一頭已經夠亂的妹妹頭開始發狂似地搖動、在空氣中飛舞。


狂刀興致勃勃的注視著暴走的劍君。這也難怪啦,連續輸了三十盤,也難怪一向直性子的劍君會抓狂成這樣!不過沒關係,劍君這個人的恢復力很快,相信要不了一刻鐘的時間,他又會不死心的再來一盤……


果然,待劍君將他那成名的『十二恨』都唸完、抓狂暴走過後,又坐回石椅上不肯服輸的再度向他挑戰,「狂刀,再下一盤,我不相信我贏不了你!」


「這次的賭注是什麼?」有趣地望著他那頭散亂的黑髮,狂刀有一個很壞、很邪惡的點子。


「你贏了的話,你要我做什麼都行;相反的,我贏了的話你就要聽我的。」


「好,一言為定!」

***   ***   ***


瞪著眼前的兩道身形,其中一人還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夕!藍衣男子看了看那道傷口,嘴裡抱怨連連。


「喂,葉小釵你是嫌我沒死礙著你了嗎?三不五時丟一些人來我這擠,你以為我是神仙啊?」沒好氣的將他手中熟睡的人兒抱入藥室、安置在床榻上,藍衣男子的抱怨聲從沒停過。


『人不是我丟的!』葉小釵也辛辣的回他一張字條,眉間的怒意任誰都看得出來。『快點幫他縫傷口啦!』


「怎麼啦?口氣這麼兇……他又耍你啦!」輕輕捏了捏那沉睡臉蛋的柔嫩臉頰,藍衣男子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卻不慎將熟睡中的人兒給弄醒了。


「崎路人,你又偷捏我!」火大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素還真忘記肩膀上的傷,兩手左右開弓地掐住崎路人俊俏的雙頰用力向外拉,「你這樣捏會痛耶!你知不知道啊?」


「痛痛痛……葉小釵快叫你帶來的『活動凶器』住手!痛啊……」


『真兒,小心傷口!』擔心他過大的動作會將止住血的傷口又扯裂,葉小釵自他身後將他的雙手拉下。


素還真倒也乖乖聽話,鬆開緊緊掐捏的十指,溫順的躺靠在葉小釵懷裡。



「差別待遇!」揉著疼痛不已的臉頰,崎路人惡狠狠地瞪著與剛剛彷若兩人的溫麗人兒,心不甘情不願的嘟嚷著;而窩在葉小釵懷裡的兇手卻以一副奈我何的表情回應。


「葉小釵,把你的麻煩抓好啦!」口氣很差的準備針線,崎路人取出一根細長的銀針,在素還真右肩上的幾處穴道刺了數下,一刻鐘後素還真的右半身陷入麻痺狀態,崎路人這才開始著手幫他縫傷口。


「崎路人,這樣看起來很痛耶!」一面看著不斷來去穿梭的針線,素還真一面無聊的和崎路人閒扯;此話一出,崎路人差點刺到自己的手。


「素還真啊!看起來很痛?你在說什麼啊?」


抹去額際的冷汗,崎路人試圖拉出一道笑容詢問著他話中的真正涵義……應該不是他所想的那樣吧!還是問清楚一點比較妥當。



「你有沒有想過針在自己的肉上扎來刺去的,自己卻沒有痛的感覺……這樣好像卻少了什麼一樣!」素還真一副認真思考的模樣,「我是不是該大叫幾聲才對啊?這樣才有受傷的真實感覺……」


「葉小釵,你確定素還真是肩膀受傷,而不是……」崎路人用食指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這裡受傷啊?」


『快點縫啦!』從身邊抄起一張字條,葉小釵也被素還真異於常人的反應弄得啼笑皆非!雖然,這種情況他已經見過很多次了。


被葉小釵這麼一催,崎路人只有自討沒趣的乖乖專心縫傷口。


「好啦!」剪斷細棉線,崎路人用絹布將傷口重新上藥包好,「你身上其他零零碎碎的傷處叫葉小釵幫你包,不要以為傷口不大就沒事了!」


一邊收著用具,一邊看著正在培養抓狂情緒的葉小釵,崎路人好奇這次素還真又要以什麼樣的藉口來平復葉小釵的怒氣。



『真兒,你……』


「崎路人大哥,爹親來了是不是?」


正當葉小釵準備好好跟素還真算帳時,一抹青色的人影飛奔而至,與懷中人兒相似的俊容上有著欣喜和思念的神情。


「續緣!」帶著慈愛的微笑,素還真溫柔地看著自己的愛兒。


「爹親,你又受傷了!」看著那白絹纏繞的雪肩,素續緣不高興的皺起劍眉,「這次是誰啊?」


後面這一句是問葉小釵。因為,葉小釵的臉色也很不好看。



傲笑紅塵


拾起筆在白紙上寫下四個字,頓時引起三種不同的叫喊。


「這人是誰啊?」這是崎路人的聲音!


「傲笑前輩?」這是一向敬老尊賢的素續緣的聲音。


「又是傲笑紅塵這龜毛人!」這麼不敬的語氣是出自一線生口中。


「一線生,你有資格說人家嗎?」好笑的昵了正抓了一把鍋鏟、圍著白色圍裙的紫色身形,素還真背靠在葉小釵胸前說道。


「你龜毛的程度也不輸他耶!」



葉小釵隻手就環住他那盈盈一握的纖腰,半是寵溺、半是好氣的看著那笑得開心的俏臉龐;目光不經意的與崎路人接觸了,只見他以欣慰的眼光看著自己和懷裡的俏佳人,葉小釵也以相同的視線回望他。


「喔……對了!」調皮淘氣的美眸賊溜溜的瞄向崎路人,那賊兮兮的笑容讓崎路人全身發毛,「素還真,你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我除了捏你臉頰外什麼事都沒做喔!」


「續緣,你方才叫崎路人什麼來著?」詢問著坐在他身邊拉著他手的素續緣,素還真眼底明顯地流露出邪惡的光彩。


「崎路人大哥啊!」純真的素續緣毫不考慮的大聲回答。


「崎路人,你不會不好意思啊!都跟我同輩分了,還讓續緣叫你大哥,我可生不出像你這麼老的孩子來耶!」


完全脫去清香白蓮素還真那嚴謹、溫和卻死氣沉沉的模樣!此刻的他,像個無憂無慮的林中精靈一般,快樂又有朝氣。



「素還真,你不跟我鬥嘴你不舒服嗎?什麼跟你同輩分,我才沒這麼老呢!最起碼我比你年輕。你看過跟你同輩分的人有這麼漂亮的黑髮嗎?」崎路人得意洋洋地拉起自己深黑如墨的長髮,「怎麼樣?羨慕吧!」


「那是我發明的染髮劑的功勞吧!」不痛不癢的迸出這句話,一線生向來是幫素還真這邊的──


因為他有太多太多的把柄落在素還真手上,若是素還真一個不高興抖出來的話……一線生不敢想像自己被崎路人嘲笑一輩子的情況。



「一線生,我何時用過你的染髮劑啦?」崎路人氣得大叫,他最氣有人說他頭髮是染的。


「哈哈哈哈哈……」


一時,屋內傳出陣陣的笑聲,武林和江湖的一切俗事彷彿離他們好遠好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