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蓮引之風隨‧6



「我教過你,應付強敵時三大禁忌。」纖指在他胸口遊走滑動,素還真明眸半掩,直視風隨行胸口的創傷說道,「是哪三大忌?」


「一忌心浮意亂、二忌分心二用、三忌以背應敵!」


「啪!」一聲清脆的聲響響起,風隨行的臉上浮現一個五指掌痕。他不動不語,只是以無比歉疚的眼光望向前方面無表情的俏臉。


「你不相信我!」雖然面無表情,但是素還真的明眸中滿是受傷的光芒!


這句話不受控制的迸出唇際,語調是那樣的平冷,令風隨行直覺性地抱緊了坐在自己身邊的嬌軀。



「抱歉!因為,他是你的孩子,我不想讓他受到任何的傷害……」即使明知素續緣有自保的能力,但是自己仍然無法置之不理!風隨行知道自己的莽撞傷害到素還真,只能以充滿歉意的擁抱摟著他。


「續緣是我的孩子,他的能力我是再清楚不過的!虎毒不食子,我怎麼可能放續緣身陷危險中而袖手旁觀呢?」


推開風隨行的雙手,素還真冷冷地望向他,「我以為世上除了續緣和一線生外,最了解我的應該就是你!可是,我發現自己錯得離譜。」



「還真……」溫柔地再次將他有些顫抖的身子摟入懷裡,風隨行知道他並不是因為冷,而是因為憤怒的緣故,「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不相信我自己!」


素還真只是靜靜地看著他與自己交握的手掌,一言不發。


「沒有強大的力量、絕頂的智慧,我惟有長劍一柄、性命一條!我能做到的,只有捨命保護住你想保護的。所以,即使知道續緣他有自保且保人的能力,我也不容許有任何萬一的機會發生!」握著冷柔的玉手放置唇邊輕吻,風隨行的話語字字清晰,宛如一筆一劃地刻入素還真心中一般。


「你不該犯下以背應敵的錯誤,那會讓你喪命的!」素還真的嗓音在寧靜的空間中顯得幽然,「還不是你該犧牲的時候,你就必須保護好你自己。」


昂首,清澈如明鏡的眼中有著無限的認真。



「嗯!」是回答亦是承諾,風隨行只是放任自己將面孔埋入素還真的髮間,閉目養神。


「爹親,你們談完了嗎?」門板傳來叩門聲,素續緣推開門板像是沒有看到倆人親密相擁畫面似,端著一碗湯藥進入房內:「這是藥湯,一線生前輩準備給風大哥的。」


「一線生人呢?」接過青玉瓷碗,素還真看了看裡面黃褐色的藥汁,隨口問道:「還在研究怎麼破解這個乾坤迷魂陣嗎?」


不過就是一個陣式嘛,如果一線生還覺得不夠,他可以多設幾個陣式讓他玩啊!



「他說風大哥受傷了,怕一進來會被爹親的怒氣波及到!」


素續緣睜著一對和父親相似的燦亮眼眸,饒富興味的望著父親稍嫌秀美的側臉,「他還說這下子大汗帝國可能會被你玩垮的!爹親,你現在準備先玩誰呢?」


照眼前的情況看,傲笑紅塵引起爹親玩性的機率小到不能再小了!該為傲笑前輩感到慶幸嗎?


「聖定是個莽夫!聖知雖然號稱無所不知,卻也只是某人手中的一顆棋子。」將手中的碗送至風隨行唇邊,素還真顯得有些心不在焉的說著,「我比較有興趣的是聖法啦!可是他又沒有來,我也不想真得跑去大汗帝國找他。扣去這些,我『好像』只能玩汗青編的太輔了!」


只是好像……



「他……做了什麼?」風隨行一口氣嚥下苦澀的藥汁,語氣中帶著淡淡的危險詢問──他的好像,意有所指!


素還真一手撤回瓷碗,另一手伸出食指放在風隨行的雙唇上,微笑的搖搖頭。「這是給你的懲罰,現在你必須再在這裡待上半個月,不准你回不夜天去玩寒雨夢中人!」


哭笑不得地撫著自己的額頭嘆氣,素續緣對這個什麼都能拿來玩的父親只能甘拜下風!堂堂汗青編的太輔,可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能者,在他這個父親的眼裡竟然扮演著玩具的角色……


再回憶起方才被爹親一句話嚇回大汗的兩人,素續緣總算知道為何清香白蓮的稱號是何其的駭人──對某些被爹親玩過的人來說。



不過說來也奇怪,為何爹親一句:「就由劣者來代替青衫醫仙跑一趟大汗帝國吧!」會引起聖知那樣大的反應?


她的模樣簡直就像……就像是天塌下來了一般,可說是抱頭鼠竄地離開無情谷。難不成……她和爹親以前就認識了嗎?



「續緣,我知道你想問什麼!」看出愛子的疑惑,素還真也大方的將他想知道的事告訴他:「這個聖知者與寒雨夢中人關係匪淺,那晚寒雨夢中人就是去見她的!」對於素還真口中的『那晚』,風隨行心知肚明!


「聖知應該是從夢中人的口中,知道要正面跟我敵對是個最不智的方法!因此,他們才會從你這邊下手,想以你作為要脅我的籌碼。」無趣地把玩著風隨行前額的髮絲,素還真一臉興致蹣跚。


「我想聖法對聖知也有一定的戒備吧?不然他不會要聖知跟聖定一同來抓你的。」



「爹親對聖定的評價不高喔!」


「你對聖定有什麼高的評價嗎?」淡淡的反問,父子倆人對看了片刻,異口同聲的搖頭,「沒有。」


噗嗤一聲,風隨行被眼前這對父子的舉動逼得笑了出來!雖然,明知到會震痛他胸口的傷處,但是他就是忍不住想大笑。


「風大哥,難不成你認為那個聖定有什麼值得你贊同的地方嗎?」略挑起眉梢,素續緣一副探索的目光望著難得大笑的風隨行。


唉呦,天下第一奇景,風隨行竟然會笑耶!平時連話都不說一句,有時興致一來,秦假仙他們還在嗆賭神秘劍客是不是個啞巴說……



「誰在笑啊?笑得這麼大聲!」原本寧死不願踏入暴風範圍的一線生也被這陣笑聲給吸引過來,有些不安地推開房門探看!在他看到笑聲竟是出自風隨行之口時,整個人陷入了石化狀態。


「奇怪,我是不是在作夢啊?為什麼我竟然會看到那個冰塊在笑呢?」敲敲頭,一線生自言自語。



「一線生,你已經破解了乾坤迷魂陣了嗎?」有些懶洋洋地斜倚在那赤裸的肩膀上,素還真握著風隨行的手隨口問問。一股暖流從手上傳到心扉,奇異地將原本因大笑而引起的痛楚感給壓了下去!風隨行凝視了背對著自己的人兒,另一隻手臂還上了他削瘦的腰際,摟緊。


「素還真啊,你也別小看我一線生!跟你跟這麼多年了,這樣一個小小的陣式怎麼難得倒我呢!」這倒是真的,跟隨在素還真身邊涉足武林多年,一線生別的本事沒有,獨獨手藝和五行奇術這兩方面被磨練得堪稱天下難逢敵手。


手藝方面,因為素氏這對父子的嘴是出了名的挑;而五行奇術方面,則是來自於素還真有將住處方圓百里都排上兩到三個陣式的習慣所賜。



「對了,傲笑紅塵肯讓你這樣跑出來嗎?」想也知道答案,一線生將手中裝著冰糖水晶糕的碟子放到床畔的小桌上,「下一個被玩的對象到底是誰?」


素還真的眼底滑過一絲期待的光芒,拿起精緻的小點心把玩著,「魔界的魑魔!還有四飛天背後的黑手──蘅佛子。」


***   ***   ***


「我從不知道你會有這樣善良的一面!」看似輕雅神聖的佛門聖地,身著淺褐色莊嚴袈裟的僧人嘴角擒著一絲嘲笑,注視著眼前的黑髮男子:「看來素還真的確不好對付喔!」


「有什麼話就直說,別在那拐彎抹角的。」


這名黑髮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寒夢中人!只見他往日斯文儒雅的氣質全無,煩躁不安地瞪視著桌上的書冊。


蘅佛子似有若無地刺探著,「素還真的容貌真的有外界傳聞的一般嗎?」


他知道寒雨夢中人之所以會選擇到不夜天直接與素還真接觸,為的就是想證實傳聞的真實性。



「有過之而無不及!」傳言自然有它某種程度的可性度存在,只是其他的……寒雨夢中人不想多說。


發現他的有所保留,蘅佛子對於素還真的好奇心更加深了不少。



「你看上他了嗎?」能讓夢中人有這樣反應的,好像只有素還真一人!蘅佛子猜測著這種可能性有多高。


「但是……護蓮使者不勝其數,更何況他可是我兩人合作的一大障礙。」



「除掉素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放下手中正在研究的九宮圖,夢中人伸出手腕,讓蘅佛子看清楚腕上一道清晰可見的血色脈流,蘅佛子臉色倏變,「這是?」


「血劫的徵兆!也是我會放任素還真離開不夜天而沒有任何動作的原因!」面無表情地拉下衣袖,夢中人淡淡地說道,「而且,他根本不在乎讓傲笑紅塵知悉他離開不夜天的事情。」


一直以為傲笑紅塵是牽制素還真最好的棋子,但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這麼一回事!尤其,他甚至覺得素還真是故意讓他們產生這樣的錯覺的。


「素還真之事暫且放在一邊,我們還是先將九本真經的事情解決再說!」


「也好!」


***   ***   ***


九本真經之事,引起武林軒然大波!為此,天魔遭禁血肉長城,魑魔大舉迫害正道人士、奪取真經。


***   ***   ***


「素還真,你的反應讓我有不好的預感!」望著又跑來無情谷的絕色人兒,一線生只有頭皮發麻的不好預感。


開玩笑,黑白兩道外加汗青編都為了爭經鬥得天翻地覆,他這個身為正道精神支柱的領袖卻正事不做、三不五時跑來這裡打混,這要是給一頁書發現,搞不好整個無情谷會被憤怒的百世經綸給踏平了。



「是啊!」為自己坐在風隨行腿上的任性爹親添加茶水,素續緣也不得不發出共鳴之音,「爹親,不是說下一個要玩的對象是魑魔跟蘅佛子嗎?怎麼沒看你有任何的舉動呢?」


的確,素還真的過於安靜讓無情谷內的三人都深感不安,包括風隨行在內。



「續緣,爹親正在『行動』啊!」整個人像團毛球般地斜躺、縮在風隨行懷裡,素還真笑得好甜蜜!「我在等魑魔跟蘅佛子合作啊!」


「魑魔跟蘅佛子合作?你竟然放任這兩個人合作?這要是被一頁書聽到,你一定會被他用一氣動山河打死的。」


一線生實在是搞不懂這位素大閒人到底在想些什麼!一般人再怎麼遲鈍也知道要在敵人尚未茁壯之前將其消滅掉,但他偏偏與常理相反,硬要等到敵手壯大到一定程度後才進行滅敵的動作!非凡公子、玉天磯、魔魁……每次都是將他們在最高位時給拉了下來!



「反正他們的合作,對正道來說是百利而無一害!我倒想勸他們不要合作,或許會活得比較久一點。」嘟起紅唇,素還真乖順地讓風隨行將甜點送到他的嘴裡,根本不在乎的說著。


「蘅佛子已經跟寒雨夢中人合作,若再轉向與魔界拉攏關係的話,只會造成阻力!更何況……寒雨夢中人的背後還有一股潛在性的危機!」說話的動作不斷,糕點的內餡不小心沾著唇角,素續緣輕嘆一聲,抽出手絹為他的父親拭去污漬。


「爹親,你真正想玩的,該不會是那股潛藏性的危機吧!」雖然嘴巴上這麼問,但答案,呼之欲出!


原本瀰漫著慵懶氣息的美眸閃出一道精光,唇角勾起邪美的曲線。轉身膩向風隨行冷俊的剛毅臉龐,細白的玉指輕佻地沿著他臉部線條游走,「風,你猜的是什麼呢?」


風隨行不語,只是握住他的手放置唇邊烙下一吻。


「我說素還真啊,你也顧慮一下身邊的人好嗎?」每次都在他們眼前親親我我的,如果只有他一線生也就算了,可是有他的親生兒子素續緣在場,他竟然還是這副德性!


「有差別嗎?」這句問話不是從素還真口中發出的,而是從他的兒子──素續緣的嘴裡說出的。


只見他一臉懷疑地望向一線生,彷彿在說你不是已經習慣了?



早該知道有素還真這種父親,素續緣也不能用一般人子的標準去衡量!算了算了,就當他多嘴惹人嫌好了。


「續緣,你會不會解血劫這種毒呢?」又是轉移話題的問話,一線生開始認真思考著自己是不是也很奇怪──


人家不是說物以類聚嗎?能跟素還真這個超級大怪胎『鬥陣』這麼多年而且還沒給他玩死,看來他也該歸屬於怪胎那一類型的人種了吧!



不去理會自哀自嘆的一線生,素續緣對父親的問題開始有了興趣,「知道解法,但是沒有實際去解過,所以不知道成不成!」


這是一種奇特的毒,就連號稱毒王的四川唐家一門之主都沒有十足的把握解開這種奇毒,「爹親,你是以什麼為藥引的?」



「你猜!」跳下風隨行的腿,素還真拉起自己雪白的髮絲,「續緣,可別讓為父失望喔!」


讓他學習的最好方法,就是讓他親身去實行!這是素還真一貫的教育方式:「如果有把握的話,七天後你幫寒雨夢中人解『血劫』吧!」



風隨行望著那灑脫的背影,擰住眉頭,一股不太對勁的感覺湧起!下意識地將那背對著自己的身影摟回懷裡,這個突兀的動作不禁令素還真一愣,也讓風隨行自己呆住。


「風……」回眸望著風隨行,只見他深邃的墨黑眼瞳中映出自己的面孔和無限的執著時,素還真輕輕嘆了口氣,唇際勾起了一道不同於以往的溫柔淺笑:


「跟我回琉璃仙境吧!」終究還是瞞不過他。



風隨行這才稍稍鬆開手臂,但是卻沒有完全放開!素還真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靜靜地凝望著遠方,雙手悄悄的攀上那環繞在自己腰間上的大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