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蓮引之風隨‧5




初踏入房內,撲鼻而來的是一陣清雅的蓮香!他聞過這種味道,是素還真身上特
有的香氣。小心翼翼地翻動著整齊置於書櫃的所有書籍,他在找尋著自己想要的東西。


「寒兄在找什麼嗎?」溫潤好聽的嗓音自身後響起,夢中人豁然轉身,便看到那素白的纖弱身軀站在自己身後不到三步的距離,臉上的表情雖是一派的溫和儒雅,但是他的眼中卻透露出一股甕中捉鱉的笑意。


即便很不想承認,但夢中人明白自己就是他眼中那隻被捉的鱉!


「沒什麼,只是想向素賢人借些書看看。」別小看他,要裝傻他也會啊!夢中人保持著一派自然且心安理得的態度,回答著素還真的問題。「不知『素賢人』能否借讓呢?」


聽他以素賢人這個稱號稱呼自己時,素還真沒有忽略他語氣中的刻意。


秉持著一貫的溫和笑容,素還真走至書櫃前抽出一本褐色的皮卷遞給他,夢中人有些愕然地望著上面的字跡:三字經。


將視線轉回那張精緻的容顏,他知道素還
真在整他。


「寒兄不喜歡這本書嗎?」瞧他笑得多麼得無邪!但是藏在那看似無邪的笑容下,卻是極度的諷刺。


夢中人不怒反笑,將書冊放回素還真手中,「我想論語會
比較適合我……」


論語?該不該向一頁書前輩借心經給他看呢?素還真暗笑在心中,但臉上卻保持著一貫的溫文,動作優雅地將書冊放回書櫃內。


「寒兄不好奇嗎?」



「好奇什麼?秦假仙來找你的目的嗎?」回敬一記,夢中人開始打量起眼前的素白身影。


不知為何,他現在竟對眼前的白感到些許不襯!他希望能再次看到那
天,一身水藍的素還真,而不是眼前這個,舉止都是這樣符合天下人心中期望的『清香白蓮』。


「嗯,以往有武林中人來到不夜天時,你總是抱怨不斷,怪素某將不夜天的寧靜和安詳打亂!今天秦假仙來訪,你卻一反往常的沒有出聲抱怨,更沒有趁機捉弄他。這,令素某好生疑惑啊!」


「有什麼好疑惑的?我會抱怨是因為聽了太多的紅塵俗事,亂了原本觀風賞雲的閒逸氣氛。但是抱怨會讓你感到困擾,也會讓來訪者難堪,有道是『來者是客』,我乾脆也來個眼不見為淨。」


多麼流利的解釋啊!素還真背對著身後之人掩嘴偷笑著。


「不過身為朋友,我還是要奉勸你一句話:記得與傲笑紅塵的約定!有不少人等著看你和傲笑紅塵的決鬥。」夢中人的正色和認真的語氣,讓素還真挑起了秀眉,回身望向黑髮身影。


「你還記得傲笑紅塵曾經說過什麼了吧?」伸手替他將夾在衣領內的一束銀絲拉出,飽含挑逗性質地玩著,夢中人和他站得極近,近乎貼在一起。


輕輕點點頭,素還真只是以明眸望著他,不急著制止他逾舉的動作!他想聽聽夢中人真正想說些什麼。


「其實,我會來不夜天除了仰慕朱姑娘外,還有另外一個因素,就是希望能一睹清香白蓮的風采。傳聞,清香白蓮素還真除了智冠群倫、武功深不可測外,還有著一張能讓全世間女子羞慚的絕世容顏。」


夢中人以羽扇挑起他的下顎,表情不
再是一逕的爾雅斯文,取而代之的,是獨霸佔有!單手就將那纖細的腰身緊緊環摟、拉入懷中。


「寒兄,你逾舉了!」符合時宜地推拒著雖不是肌肉糾結,但遠遠勝過自己的結實胸膛,他現在還是扮演著清香白蓮的身分──那個優柔寡斷、永遠依世人眼光而行的素還真。


「這樣叫逾舉?那……神秘劍客在你身上留下的又算什麼呢?」意有所指地解開素還真高領的盤扣,露出尚留有未褪紫紅痕跡的白玉粉頸,夢中人的指尖隨著那片片紫紅劃下。


「這個,又叫做什麼呢?」



眸光一閃,夢中人的身軀倏地往後連退三大步,臉上有著驚愕和不可置信的表情!低頭審視自己衣衫上,橫過整個胸襟的裂口。沒有取命的意圖,力道輕靈得只劃開衣裳,並沒有傷到胸口的肌膚一絲一毫。


素還真動作緩慢且優雅地將衣領上的蓮型盤釦扣回,對著有些狼狽的夢中人展露了一個最美卻令他寒意頓生的笑靨。


「寒兄,你真的很聰明,但是你似乎始終不
了解一件事情:如果想要『素還真』的話,必須付出極大的代價。你想看穿最真的素還真,那你要付出的可能就是──你的命!」


收回殘留有真氣的食指,素還
真的臉上仍舊是惑人的笑意,桃紅的唇瓣,吐露著與其表情不符的字句。


「這才是真正的『素還真』!」一個快速的擒拿,夢中人意欲扣住素還真的雙手,可是只見眼前白影掠動,一股輕柔卻有著無比強勁的力量點了自己頸後,他的四肢的穴道被封住,動彈不得。


「我說過了,惹火『素還真』必須付出很大的代價!」略為冰涼的纖細指尖輕輕刮著夢中人的臉頰,素還真姿態曖昧地貼俯在他的身前,眼帶媚波的說道。


由於
兩人的距離極為接近,幽幽蓮香在那一張一合的粉唇開閉間呵出,讓夢中人沉醉不已。


收回自己在夢中人臉上游走的手,素還真帶著淺淺的笑開始向外走去。


「你要離開不夜天!你不怕傲笑紅塵取你性命?」


「有何可怕的?」佇立在竹林石碑前,素還真稍稍側過頭,以眼角瞄了一下依舊被定在那裡的寒雨夢中人,臉上有著無所謂的表情:「只要他有辦法取得我的命!」態度閒適安穩得令夢中人心驚不已。


他根本就不在乎傲笑紅塵,那個劍客中的劍客!眾人眼中他對傲笑紅塵的必恭必敬,其實只是一種掩人耳目的障眼法而已。


這,是夢中人在素還真臉上所看到的真實。


「你的穴在二個時辰內會自動解開!不要想用自身的真氣去衝破穴道,我所點的穴至今尚未有人能衝破的。還有,先看看你的手腕吧!如果你用真氣衝破被封的穴位的話,那我所下的『黎香』就會跟真氣結合轉為『血劫』;聰明的寒兄,你應該知道『血劫』的厲害吧?」


雖然很少用毒去對付他人,但不代表他不會用!
別忘了,青衫醫仙可是他的徒弟兼愛子呢!


素還真的一番話,讓夢中人再也無法隱藏自己的情緒了!有些慌亂的目光掃過自己裸露的右腕,一道逐漸成形的血色脈流,讓血色自他臉上褪盡,他懼於那一番聽似好意實則威嚇的話語,不敢再試著以真氣衝破穴脈。


「這樣才對嘛!」恢復一貫的爾雅,素還真躬身向定直的身影行了一個禮,「素某告辭!請!」


算算時間,大汗帝國四飛天也該來!他得趕快去無情谷看熱鬧了。


***   ***   ***


今日的無情谷中有著不尋常的氣息!


風隨行佇立在竹籬門邊,藉由迎面吹來的微風得知:有人闖入無情谷了,而且來意不善!因為風中帶著一股試探的殺氣。


「有人闖入谷內!」輕輕地,雙眼直望前方,風隨行吐出這句話來。


「哈哈哈……素還真的隨身保鑣真是不簡單!四飛天佩服!」一陣輕亮的女音傳入醫廬內三人耳中,接著兩道護身光影盤旋在竹籬外方,「吾等大汗帝國四飛天,特來請青衫醫仙至大汗帝國走一趟,為我王赫沙醫治怪病。」


「求醫者須親身到無情谷!這是無情谷的規定。」素續緣並沒有回頭,與一線生共同整理著竹篩上的七里香和朱萸:「若貴王無法遵守這個規則的話,兩位就請回吧!」


「不愧是清香白蓮之子,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真是虎父無犬子啊!」清亮的聲音中有著不易察覺的讚賞,「可是……青衫醫仙必須跟我們走一趟才行。」


話未
完,一道迫人的氣流直直攻向守在門口的白衣俊影!只見白衣身形孓然不移,一道劍氣自背後紅色劍袋衝出,掃向朝他而來的掌氣。


轟隆一聲巨響,掌氣、劍氣相互化消,頓時,無情谷內天搖地動。


「神秘劍客果然名不虛傳,劍法堪稱一流!但……」另一陣低沉的男音自另一個紅色的護體光影中傳出,「四飛天並非泛泛之輩!今日,青衫醫仙注定要走上一趟大汗帝國了!喝──」


一聲大喝,數道強大的氣流分成不同的方向,直撲風隨行!風隨行身形一閃,背上劍袋在同時射出數道劍氣,一一將那凌厲的攻勢化消。額前兩道白髮,隨著那激烈的氣旋爆炸,狂野地飛舞著。


另一人也沒有閒著,朝醫廬內移動!可是就當她要越過竹籬時,一陣無形的氣牆將其震彈開來,令她無法越雷池一步。


「乾坤迷魂陣?怪不得素還真會如此放心!」像是喃喃自語般,護體光影如此說道。


乾坤迷魂陣顧名思義,以乾坤為主,迷魂為輔,顛倒乾坤、反陰為陽,設計出一個看似簡單無奇、實則變化多端的陣式!當初,素還真將好友與愛子安置在此地時就已經料到兩人終究還是會再度染上風塵的,因此就設下此陣作為保護!


由於
此陣的生門會隨著陣內人員的移動而改變,所以當風隨行走出竹籬外後,原本的生門也跟著他的移動而更改方位。


「掌握文武半邊天果真不假,但是四飛天又是你能小覷的?哈────」


不容認
輸,白色光影運動真氣,一聲嬌喝,數十道、百道的掌氣一起自四面八方各個不同的角度擊向醫廬,企圖尋找出它的生門所在;果然一道掌氣找到生門,竄入了醫廬內擊向素續緣,但為他一掌擊消。


白色光影大喜,正準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
速度,穿過生門進入醫廬內,卻為身後一道強烈的劍氣襲擊,擊破了其護身的光影。


失去光影的掩護,一名面容姣好的女子身影翩然出現在眾人眼前!只見她口吐鮮紅,顯然受傷不輕。


「聖知者!」紅色光影見同伴受創,一股強烈的氣功應手而出,狠狠地擊中了分心的風隨行!


風隨行雖及時抽身迴轉防備,但仍被擊出數丈之遠。



「風隨行!」醫廬內的素續緣和一線生見狀心急不已。他們沒有想過風隨行竟會犯下這樣的禁忌!礙於陣式兩人亦不敢隨意離開相助;所幸,那道紅色光影只關心於同伴的傷勢,並沒有繼續攻擊風隨行。

風隨行被這道極為強大掌氣擊中、嘔出朱紅地萎倒在地。白色的髮絲染上了刺眼的色彩,加上飛揚的塵土,使得一向傲然如風的神秘劍客抹上了少有的塵埃。


紅色光影查看了聖知的傷勢,知道她的傷勢已無性命之憂,回頭看看已經站起且拖著蹣跚步伐走回來的白色身形,殺意頓起,「好個神秘劍客,讓吾來會會你吧!」


真氣運轉,五道血色疾光自紅色光影剝離,擊向風隨行!


眼見那穎長的身軀就要被血色疾光穿透了!醫廬內的素續緣移動腳步,「住手!別……」


「續緣,站住!」一陣輕柔中帶著無比威嚴的聲音,喝止了素續緣的行動,就在同個時刻,天上降下一陣花雨!飛舞旋轉的鮮豔花瓣和褐黃的枯葉交織成一道彩帶,圍繞在風隨行的周身打轉,奇蹟似地破解那成五個方向攻擊的血色疾光。 


「誰?」血色光影見自己的掌氣被輕而易舉地化解,怒然看向來者。孰料,映入眼簾的是一張令人驚艷再三的絕世面容!就連同修既久的聖慧和聖知,在此人面前都顯得黯然無光。


「閣下想必就是清香白蓮素還真吧!」調復體內散渙真氣的聖知張開眼說道,方才她被風隨行的劍氣擊破護身光體,連帶使致她體內的真氣渙散四走,若非聖定為她護航,讓她有機會靜坐導正自己體內的真元回穩,她恐怕將會走火入魔的危險。


「大汗帝國幕後黑手──四飛天內無所不知的聖知者真是名不虛傳,劣者正是素還真!」一身素白,頭戴鮮紅蓮冠,素還真踏著悠然閒適的的步伐,沿著石板小路緩緩走向身上血跡清晰可見的風隨行。


「這位恐怕就是聖定者,不介意賞個臉
與劣者相見吧!」


玉手輕揮,一不明物體直撲紅色光影,眾人包括聖定者在內都尚未能回神,紅色的護體光影就已應聲而破,紅衣紅髮的聖定極其狼狽地現身在素還真面前。


聖定
和聖知回頭看著打破護體光影的不明物,竟然是一枚小指般大小的石頭!這,讓兩人不免心中大驚。


「不知風隨行是如何得罪聖定者的,要讓聖定者以佛門絕學來如此嚴逞他?」語氣神情依舊是這般的溫文儒雅,但醫廬內的素續緣和一線生都知道素還真真正的心情是狂怒!原因無他,就是風隨行身上的血漬和朱紅。


「吾等二人乃是特來邀請青衫醫仙至大汗帝國,為我王赫沙醫治怪病!但來至醫廬外卻因誤會才與神秘劍客起衝突……」知道素還真的實力並不是他們二人能獨立應付的,更何況自己身上還帶傷!


聖知委婉地解釋著,聖定則是一張冷硬的臭
臉,直瞪著仍被花葉包圍保護著的風隨行。


淡淡一笑,素還真走到風隨行身邊纖指輕彈,那原本飛舞環繞的花牆葉壁順勢落下。


內傷不輕的風隨行挺直身子,仍舊撐著受傷的身軀護衛著身前的主人──即
使明白以他的能力而言,根本無須自己的保護。


「無情谷青衫醫廬的規定:求醫者需親身至無情谷求診,青衫醫仙是不會外出看病的!既然兩位仰慕青衫醫仙盛名,就應該請赫沙王親自到此求醫,不該如此強行擄人的,不是嗎?」


「赫沙王初登基,實在無法撇下國事前來……」


「那又如何?劣者想這個原因實在無法為二位的行為做任何的辯解!」溫和的表情和語調不變,但是聖知和聖定卻感到一股森冷的寒意直撲而來。


「若是二位仍
舊想強行邀請青衫醫仙的話,那……」薄紅的唇瓣彎出個淺淺的笑窩,說出的話卻是讓聖知冷汗直冒。


「就由劣者來代替青衫醫仙跑一趟大汗帝國吧!」


極度平緩的一句話,卻讓聖知與聖定兩人感到無比的壓力!雖然,眼前之人的語氣和表情是那樣的平靜和絕艷,但是,其身後那股迫人強悍的氣勢卻讓他二人無法喘息……


眼前的纖弱身影,真的是那名滿天下的溫雅智者?


這,是兩人心中共同的疑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