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7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蓮引之風隨‧3



「你看起來挺開心的!」發覺巧笑的人兒心思並不在自己或是棋盤上,寒雨夢中人溫和中帶有一絲不易察覺的犀利地問著:


「可以告訴我,是什麼事或者是人讓你這般高興嗎?」邊說,邊將棋子移入他的勢力範圍內。



「有嗎?」纖指輕動,只見長長的眼睫半掩住燦燦星眸,須臾間闖入他勢力範圍中的棋子已被其所拿下。


緩緩撥動垂披在肩上的一束雲髮,他已經失去下棋的興趣了。



「這一局又是你贏!」寒雨夢中人將視線調回棋盤上,自己的子已失了大半,反觀眼前心不在焉的人兒卻是不費一兵一卒!好奇地撐著下顎凝望著那張令人再三驚艷的容顏,他感興趣的是這張皮相之下,究竟有著什麼樣的智慧,讓他掌握文武半邊天。


「是寒兄承讓!」真是無趣的對話,無趣到令他直想睡覺!


掩飾性的拿起一旁的茶杯將微涼的苦澀汁液吞入腹中,素還真藉由衣袖掩蓋住自己的面容,偷偷且沒有形象的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今天一早醒來,風隨行已經失去了蹤影!要不是更衣時發現自己的肩上和胸前尚留有昨夜歡愛留下的斑斑紅痕,連他自己都會以為夜裡的狂野只是一場夢!一場好真實的夢境。


唔,縱慾的下場就是全身酸痛和睡眠不足!


多虧他的體質是屬那種睡眠再怎麼不足也不會有黑眼圈出現,不然的話,白蓮的名號可要改成白熊貓了。



表面上仍是一派溫雅的與夢中人談古論今,素還真私底下已經不知打過幾百次的呵欠了!見夢中人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有一股想回房補眠的念頭。


「你看起來很累,要我送你回房嗎?」夢中人看出素還真眼底的睏意,一派自然的走到素還真身邊,伸手就摟住他的腰際。觸手的腰際盈盈可一握,這令他不禁暗自愕然。


這可媲擬女子的纖細腰身,竟然會為一位掌握半邊天的男子所有?



對於夢中人越矩的動作,素還真只是不動聲色的將他那藏在表情之下的愕然盡收眼底,他這種暗藏在背後的表情不止有驚艷,還有對自己皮相下所擁有的智慧所產生的興趣。


說正格的,他應該稱讚寒雨夢中人的。


最起碼,他沒有被自己溫和儒雅的虛假外衣所騙,仍舊是千方百計的想揪出最真實的『素還真』!


他該稱讚他的敏銳呢?還是該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你聽過青衫醫仙的名號嗎?」突地,寒雨夢中人狀似無意的迸出這句話來,吸引了他的注意。


拉回神遊的注意力,素還真這才發現自己已被夢中人牽制在懷中,腰間被一雙手給牢牢的束緊,動彈不得。



微微掙扎做做樣子,素還真並不急著從夢中人的束縛掙脫!


「有人說青衫醫仙就是有真神仙封號的素續緣喔!」刻意在他耳畔吹氣說著,夢中人有著一份期待,期待素還真將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怎麼?想以續緣來試探他嗎?素還真心中冷笑,只是以沉默應對。


「汗青編那方面已經注意到這個青衫醫仙了,你……不在意嗎?」唇瓣緩緩下滑著,呼出的灼熱氣息頻頻吹在那線條優美的粉頸上,懷中人兒所擁有的淡雅體香讓他不自覺的陶醉著。


「續緣早已被帥輕皇害死了!汗青編何苦去逼迫一名與世無爭的醫者呢?」無趣的對話,他現在倒想去無情谷睡個好覺,順便嚐嚐一線生所做的美味糕點!


汗青編有什麼樣的手段他會不清楚嗎?只會出些不入流的把戲,他素還真還看不上眼呢!



「世人都說素還真無情,今天我總算開了眼界!」騰出手把玩著那細軟的銀絲,夢中人亦有所指。


露出一貫的苦笑應對,素還真輕鬆的脫出夢中人的懷抱。


「是啊!素某是個無心之人!無心之人又怎可能會有情呢?」就算有情也不會是對你的!素還真在心底扮了個鬼臉。


「素某累了,抱歉打擾寒兄的興致!」



輕移蓮步,雙肩微塌地走回房間,他沒有忽略夢中人那膠著在自己身上的銳利目光。闔上臥房門板,素還真立即卸下那一身的偽裝,手中拂塵隨意一丟,整個人成一個大字型的橫躺在床上。


呼!有時候也覺得和人過招是一件很累人的事!尤其,是在睡眠嚴重不足時。

沒有形象的再次張大嘴、打了個好大的呵欠,素還真轉身將臉埋入枕被之中,汲取著那種和自己身上特有蓮香截然不同的氣息──一種如同薄荷青草般涼爽宜人的氣味,屬於風的氣味!



慵懶的踢甩掉鞋子,軟弱無力的手勉強舉起解下頭上的蓮冠髮束,此時素還真全身上下只感覺的出一個字:懶。


管他在白晝睡覺可能會被已故的孔老夫子在夢中罵上一句:朽木不可雕也!反正他就是想睡,任憑你是誰都一樣。



不過,如果連清香白蓮都被斥為朽木,那其他人不都成了木屑了嗎?


所有的意識都在風隨行的身影映入眼簾後宣告休息,丟出一個『我睏了』的微笑,素還真墜入夢鄉去會周公。


動作輕緩地為熟睡的嬌軀調整不雅睡姿,風隨行可不希望素還真睡醒後會肩酸背痛的,否則最倒楣的除了寒雨夢中人外還有自己。


凝視著香甜的睡容,雪一般白皙的臉蛋,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菱紅的唇瓣微微張開,兩排又密又長的眼睫靜靜垂著……


放下懸掛在兩旁的絲帳,風隨行轉身將丟在地上的拂塵和鞋子收好。突然,一陣極細微的腳步聲挑起了他的注意,側耳細聽,腳步聲停在房門外面。


寒雨夢中人雙手甫接觸到門板,稍稍推開一道縫細,冷冽如冰的劍氣隨即衝門而出,自他的耳畔掃過,烏黑的青絲飄飄然地落了地!


夢中人愕然的望著腳邊的斷髮,再將目光調到出現在門縫後一張冰冷的酷臉上。



即使未曾謀面但仍可從前額那兩絡隨風飄蕩的蒼髮得知其身份──神秘劍客,名響武林的第一護衛!更是素還真的貼身保鑣。


「在下寒雨夢中人,暫住不夜天只因仰慕朱姑娘,別無惡意。」客氣地向風隨行行了個禮,夢中人輕搖羽扇顯出文人雅士的絕佳風采!可惜,這對風隨行來說一點用也沒有。


不發一言,風隨行只是以冰冷如霜的眼神直視著對方!那是一種令人全身不寒而慄的視線。


寒雨夢中人試探性地往前踏一步,一道肅殺的風將他的衣帶截去一段。看著躺在地上的半截衣帶,再看向冷酷依然的蒼髮劍客,夢中人淡淡一笑後轉身離去!但是,那臨去時的挑釁視線讓風隨行一楞。


我要素還真!
 
這是風隨行自寒雨夢中人眼底所讀出的訊息……


***   ***   ***


「他要我?這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蔥白玉指抵在自己粉色的唇瓣上,口中雖然嚷著要思考,可是他另一手的行為卻讓風隨行皺起了英挺的劍眉──


有人會一邊思考一邊解他人的衣扣嗎?而且在這樣曖昧的情況下……風隨行不禁懷疑起素還真的居心!老是喜歡逗弄他、讓他慌張到手忙腳亂的。



「呵呵,你的反應跟上次不一樣喔!」


記得去年的冬天,風隨行還被他這種行徑逗得臉紅脖子粗的!沒想到,風隨行竟然適應得這麼快。


唉…下次該換換另一種方式逗他了!



收回在他強健胸前遊蕩的指尖,素還真換上不同於以往的微笑表情,走至鏡台前駐足望著銅鏡中映照出的絕色容顏,食指沿著鏡面勾畫、繪出那蒙蔽所有世人眼睛的絕麗容貌。


「你的想法是什麼?」



「他在找死!」


「找死?」素還真挑起秀眉,好笑地望著一向冷靜的面孔,「我好像聞到了一股酸酸的醋味喔!」


刻意縮短兩人間的距離,素還真纖纖柔夷勾在風隨行的背上。


「你吃醋啦?」



沉默,一向是他最好的回答方法!默默地望著那慧光流轉的眼瞳,風隨行只是反射性的摟穩他的腰,護住他那過於傾斜的身子。


「明天,你到無情谷去幫我顧好續緣和一線生!當然,記得帶一些甜點回來,要記住喔!」突然,素還真將話題扯得老遠,輕輕的趴在風隨行胸口,明眸半閉著。


「什麼時候回來?」面對那突如其來的離題吩咐,風隨行也不以為意,反正這是常有的事,他也習以為常的接招拆招。


「什麼時候回來啊……」別看懷中人兒一臉愛睏想睡的慵懶模樣,其實從他那半掩的眼眸底下暗藏著數不盡的計劃!


風隨行企圖想扶正那軟趴趴、硬黏在自己身上的溫軟身軀,無奈素還真就是跟他耗上,像是被抽去全身骨架般根本不肯好好站著!風隨行也只好坐在椅子上,讓他側坐在自己腿上,舒服地靠偎在自己胸前。



「等到我去找你們的時候吧!」纖纖玉指揪繞著自他額前垂落的銀白髮絲,玩著。


「我想好好會會這個寒雨夢中人,他是個不錯的對手!你知道嗎?」言下之意,就是說他跟夢中人卯上了。



風隨行搖搖頭並非代表不知道,而是意味著他對這個人沒有任何討論的興趣!現下他比較有興趣的,是為什麼素還真老愛脫他的衣服?「為什麼又脫我的衣服呢?」


先前解到一半的衣襟,此時已經完全大開了!素還真的玉手正在那結實完美的胸肌上遊走著。



「別說話!」突然,素還真低喝一聲,伸手連點了他胸口兩大穴脈。風隨行只是靜靜地照著他的話去做,不再開口。


只見素還真取下髮上的玉簪,旋動垂曳流蘇往外一拉,抽出一根細如髮絲的銀針,有三吋長。捻著這枚銀針,素還真玉指一彈,這銀針就準確無誤地沒入風隨行心口下方,僅僅留下鮮紅色的流蘇在外。


風隨行忽然覺得有一股難以形容的熾熱在自己的心口下方,也就是銀針沒入的地方匯聚!而銀針上卻有著另一道陰寒,緩緩地灌入自己的體內,與那道熾熱相對抗衡。



「一刻後,以內力將那股異常的脈流逼出來,記住!不要太快,不然你會將銀針上的毒反吸入體內的。」眼前的絕儷容顏依舊是帶著笑容,但是風隨行卻看到那隱藏在眼底的心疼和不捨。


「又在想什麼?瞧你一副失神的樣子!」倔起紅唇,素還真將自己的柔荑覆在風隨行的額際,見他等待答案的目光仍投注在自己身上,只有乖乖地說道:


「你先前中了九錫君的毒煙還記得嗎?這種毒煙一旦吸入體內就會立刻跟血液融合、遊走全身。雖然我及時封住你的穴脈並幫你逼出大部分的毒血,可是仍有一些的餘毒殘留在你的體內無法除去;現在你的身體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可以接受冰冽散這種劇毒暫時入體,所以我才用以毒攻毒的方式幫你解體內剩下的殘毒。這樣,你滿意了吧?」



「你把冰冽散抹在這銀針上隨身攜帶!」望著那豔紅的流蘇,風隨行淡淡指出他在意的主因。


冰冽散可不是一般人會隨身攜帶的,更不是一般尋常百姓可以弄得到手的。從現在開始,自己是不是該注意他身上所有零碎的小飾品,包括蓮冠、拂塵,甚至鞋底呢?


「蓮冠內有暗藏五毒粉和牛毛針,拂塵柄內有飛蝗石,鞋底倒還沒有藏任何東西!你要不要檢查看看呢?」看出風隨行的想法,素還真倒是不以為意地坦承自己所有的行頭。


果然!


「好了!現在你抱元守一,專心將體內的毒素逼向銀針。」素還真見時間已經差不多了便要他運動真元,將被冰冽散引導匯聚成一股脈流的餘毒逼出,風隨行依言而行。


漸漸地,銀針刺入的肌膚四周泛出青紫烏黑的色彩,素還真見狀閃電般地伸手抽出銀針!頓時,一道細小的液體宛如墨箭似的急射而出,潑濺在地。



「餘毒都清乾淨,你可以再一次中毒沒關係了!」見到那針孔般傷處流出的血絲轉成鮮紅色,素還真滿意地為他止血解穴,並將銀針收回原處。


這是什麼論調?什麼叫再一次中毒沒關係?也只有他這種把中毒當成中獎的人才會說出這種話來……


不過,他喜歡素還真現在的樣子!


「自己小心點,寒雨夢中人不是容易對付的角色。」雙手舉捧著清新可人的嬌顏,抿直微涼的薄唇輕輕輾過那櫻紅菱形的粉色,風隨行聲音暗啞,卻有著萬分磁性的低囑。


「就因為他不是個容易對付的角色才有趣啊!」素還真重新環住他的頸子,唇角勾出邪惡的嬌豔弧度,一副開心愉悅的神情。


「一如所你所說的,他在找死不是嗎?那我就要讓他死得瞑目,不然就太對不起寒雨夢中人。」說得還真是理直氣壯。


風隨行只能在心裡嘆氣苦笑。


不知道該為夢中人感到榮幸,因為他得到還真極高的注意力好呢?還是該為他那將來到的未來感到悲哀,因為他挑起還真的玩人的一面。


但是,可以預見的是,不夜天將會有一場龍爭虎鬥可看。



「風,你看!」素還真展示著手中那兩縷用紅色絲帶束在一起的白色髮絲,其上還紮了個蝴蝶結!


不用懷疑,那束長髮不是別人的,正是他風隨行所擁有。


唉……愛上這個主人是好還是壞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