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7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蓮引之風隨‧2



離開無情谷,素還真換回一身的白色衣著,緩步朝著不夜天走去。


風采鈴,那個讓他出乎意料的女子!聰穎、美麗,她是個很容易讓男人心動的女子。可是讓自己深深記得她的原因,卻是她做了一件出乎自己掌握之外的事情──


讓他失身,還為他留下一個乖巧的孩子。


這麼久以來,能在他心裡留下深刻記憶的人很少,特別是女人!風采鈴則是唯一一個讓他惦記這麼久的身影,或許……他真的對她動心了吧!所以,才會想回去兩人第一次見面的地方,也就是她的居所不夜天看看。


一到不夜天,燈火通明的讓素還真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


不過,很快地他定下心,以一副思念至極的模樣衝入內中──人家大費心思就是為了迎接自己,不做個模樣實在是對不起苦心佈置的人不是嗎?


果不其然,一名手持羽扇的黑髮年輕男子風度翩翩的走了出來,素還真沒有忽略他眼底那一閃而逝的光芒,也明白那到光芒代表著什麼意思。


驚豔!許多人,包括他的敵人在內,見到他時眼底總會流露出那種想霸佔、獨自擁有的光芒!這副皮相的確是很好用,但他深信以自己的能力尚不需要到出賣色相才能擊垮對方。


換上那一貫哀傷憂愁的外衣,素還真開始小心的應對著。


不過,這個自稱寒雨夢中人的黑髮男子似乎不同於以往的對手!瞧他輕揮羽扇,以犀利的言詞刺探著自己時,那雙黑眸中仍不忘用最銳利的眸光打探著自己,彷彿要將自己從那層虛假的外衣內揪出,不讓他隱藏最真實的自我……


在心底冷笑著,素還真可是那樣容易被看透的人嗎?除非他願意,否則是沒人能夠真正的看清他的。


不經意從眼角瞄到茂密的綠蔭枝枒間,一閃而逝的小方白色衣角,他低頭以披下的長髮遮掩住嘴角一絲微微的笑意。


那個傻男人啊!明明了解他,卻又最放心不下他的男人!


忽地,黑影籠罩住他!抬頭一看,寒雨夢中人不知何時將他圈攏在雙臂間,越來越靠近的面孔看得出他的意圖:他想吻他!


符合柔弱白蓮的形象,他掙扎、做做樣子,在他要碰到自己唇時快速的轉過臉,讓他只吻到自己的臉頰──除了風隨行,他還不打算讓任何人吻自己的唇!


一股幽淡的蘭花香氣隨著寒雨夢中人的靠近,充斥在他的四周鼻息間!這種香氣是挺優雅不凡,和寒雨夢中人挺相配。


可是,他本人還是比較喜還風隨行身上的氣息,帶著清新的葉草氣息,其中還感覺得到一絲絲薄荷草般的涼意。


他……會忌妒嗎?他,當然是指隱身在綠蔭間的身影,並非是身前這個能洞悉其一舉一動的寒雨夢中人。


用柔弱溫謙外表包裝自己最大的好處,就是低頭想自己事情的時候別人會以為你在害羞!假裝偷偷望仍擋在自其前方的黑髮身形一眼,素還真看到他唇際,那抹他預料中的笑意了。


「白色很適合你,清香白蓮果真名不虛傳啊!」


貪婪的汲取他身上的淡雅幽香,突然發覺其實蓮的香氣比蘭高雅許多……是因為眼前這為脫俗佳人的關係嗎?寒雨夢中人有股想獨霸這朵幽蓮的念頭。


忍住想扮鬼臉的衝動,素還真表面依舊不動聲色,依舊是中人眼中溫和自謙、稍帶柔弱的嬌蓮!其實這句話,寒雨夢中人不是第一個說出口的人。青陽子、崎路人……說過的人不在少數,他的反應不是低頭故做害羞樣,就是一笑置之不理。


「我……看不透你!」騰出手把玩著一束垂披在他肩窩的柔軟銀絲,寒雨夢中人突然冒出這一句話。


嗯……這個人的確不是個平凡人!


故意深鎖眉心、一臉迷惘困惑的自嘲模樣,「就連劣者都看不透自己啊!」這句話一向能使他人轉移注意力,可是寒雨夢中人卻是淡淡一笑,以羽扇輕托起他尖細小巧、線條完美的下巴,「我,將會看清你的!」


是嗎?素還真隱忍著大笑出聲的衝動,暗暗的向他道歉:


抱歉!我可不這麼想喔!能不能看透清香白蓮,決定權不在於你的身上!或許,當你自認為已經看透清香白蓮的那天,就會成為你的忌日也不一定……


***   ***   ***


退隱的日子平淡無奇,不是跟寒雨夢中人吟詩作對,就是喝茶聊天,沒有什麼特別的!除了應付那三不五時闖入不夜天,想將他拖回武林的人外,其餘的時間他真的很悠閒,也就是說他快無聊死了!


三更天,穿著一襲水藍色的單薄長衫,素還真披散著長髮赤腳走到庭院中,沒有任何的顧忌。因為,他知道寒雨夢中人早在二更的時候就悄悄地離開不夜天!


坐在石桌上,隨意將桌上那未下完的棋局打散,素還真無意識的晃動著優美的蓮足。夜風輕起,吹動他柔軟如綢緞的銀絲,更吹開他的衣襬,暴露出那雪凝玉脂般雙腿,讓人升起無限的遐想。


突地,一道高大的身影伸手擋住迎面吹來的涼風,動作輕柔地將大開的衣襬拉攏、遮住那引人犯罪的美腿。不經意,帶著薄繭的修長指尖觸碰到溫軟柔嫩的肌膚時,動作遲疑了一下。


淘氣的眨眨靈動大眼,素還真俯身上前勾住風隨行的肩頸,挑逗性的舔吻著他線條性感卻時常抿直的薄唇,香軟舌尖細細緩緩沿著那脣形遊走、描繪著!不用也不需要理由,他就是想吻他!想吻他的唇瓣!


牽起他垂下的手臂放於自己的腰間上,素還真暫時放過他的唇!稍稍拉開兩人的距離讓兩人正面相視,纖細雪白的玉指溫柔的撫平他一向蹙起的眉峰,以及向來繃緊的臉部線條,低柔帶著微微沙啞的嗓音蠱惑著風隨行的聽覺,「我,想看你笑起來的模樣……」


笑?他有多久沒笑過了?


從他進易水樓開始吧!也許……更早!


面對眼前著巧笑的嬌顏,他試著想扯出一道笑意。可是……長時間凍結冷凝的面孔只能扯出僵硬、極不自然的弧度!搖搖頭,放棄嘗試地輕吻有著一顆小巧硃砂的額際,他投降了。


「像我這樣子笑啊!」不死心的以雙手企圖讓他的脣形勾出自己想要的角度,素還真像個不聽話的孩子,硬要風隨行笑給他看。


有些稚氣的舉動和表情,出現在他那張柔美的臉蛋上,有著說不出的可愛和天真!風隨行不自主地將緊繃的面孔放柔,露出淡淡微笑。


看到他的微笑,素還真下一個動作就是吻住他的唇!連同他那溫柔、挾雜著無限柔情的笑意一起封於自己的唇瓣間。


「這個笑容是屬於我的!」不知過了多久,素還真才緩緩地移開唇瓣,暫時遊走於他俊逸的臉龐,有些霸道的宣示著,「不准,讓別人看見。」


不語的回望著那嬌嗔的容顏,風隨行只是保持唇角的迷人弧度,沒有回應。


挑逗的紅唇,漸漸下移到風隨行的頸邊、胸口,素還真滿意地望著自己所留下的記印,心口處的紫紅吻痕,笑得有些調皮、有點淘氣!與靈動中帶著媚惑的兩泓秋水,組合成一張妖媚卻帶著無邪稚氣的絕世儷顏。


「你不該,玩火的……」雙手束緊那如柳枝般的腰身,風隨行向來冷漠的眼底出現慾望的火苗。微冷唇瓣親暱細咬小巧精緻的耳垂,一股不知名的灼熱感自丹田直衝而上、焚燒著他的四肢百骸;手,隔著薄薄的布料,急切地愛撫著完美纖細的身段!


「風……」如呻吟似的低聲呼喚,自素還真的艷紅的雙唇迸出,水漾的眼眸情慾氤氳。玉指靈巧的解開風隨行束好的長髮,弄亂他原本整齊的銀絲,看著它隨夜風擺動,舞出屬於風的狂野。


四唇再度貼合,風隨行急切地汲取著蓮瓣的甜美滋味,拋去殺手應具備的冷酷無情,他只想取悅自己和懷中的人兒!隨著高漲的慾火本能,他沿著小巧的耳垂、細嫩的粉頸、一路下滑到雪凝玉脂的胸口肌膚,留下更多和自己心口一樣的紫紅記印。


一把將素還真抱起走向他的臥房,風隨行按耐著焚身的渴望不願在此地要了他。回到房內帶上房門,風隨行藉著桌上微弱的燭火,細細欣賞著懷中佳人的嬌態。


坐在床榻上,素還真靈動的大眼中帶著未退的迷茫,一頭雲髮沿著優美的曲線垂披在背部、床褥上!四目深深地凝視相望,也不知是誰先動,炙熱的唇瓣相貼,風隨行將他壓在床榻上、自己的身下。


迷亂中卸去彼此的衣衫,雪白纖細的嬌軀暴露在眼前!讓那修長優美的腿環繞上自己精瘦的腰際,風隨行撐起上身定眼望著素還真,彷彿在等待他的允諾。


只見素還真紅唇腫脹、帶著淡淡的笑意,醉人的美眸以肯定的目光回應他,風隨行一個動作,挺身佔有了身下的人兒。


「啊──」意料中的痛楚傳至四肢百骸,素還真正努力適應著這波如浪潮般向他湧來的疼痛。風隨行蹙起眉頭,騰出右手讓指尖探入他的脣齒間,不讓他咬傷自己的下唇。
 
半晌,素還真張開因痛楚而閉上的雙眼,柔軟的舌尖輕輕舔去風隨行右手指尖上的絲絲血跡,那是被自己所咬傷的。明瞭他的意思,風隨行開始緩緩律動,身下的嬌軀亦隨著自己的旋律擺動著。


「呃…嗯……」細細嬌喘、聲聲吟哦,交織成最煽情的樂章,引誘著風隨行無法自拔的沉溺,沉溺在那誘人的蓮香中!


弓起身子承受著風隨行的愛,素還真索取著他的唇瓣,蓮舌與他的交纏。


一場風蓮之舞正狂野地進行著,雪白的蓮花花瓣正一片片隨著那夜風飄動、翩翩地舞出最誘人的姿態!深深吸引著那從不為任何事物停留的風,為其止住步伐、為其護衛永生……


***   ***   ***


如果,有一天我犧牲了你,你會不會恨我?


激情過後,素還真疲憊地蜷伏在風隨行的臂彎中,無聲的問道。


你會犧牲我嗎?


同樣無聲的反問,風隨行溫柔地撥開他前額濕汗的髮絲,將他赤裸的身子以絲被包裹著,摟在懷中。


毫不猶豫地點頭,雖然臉上帶有笑意眼底卻是無比的認真。「我會犧牲你的!」


「是嗎?」親暱地抵著他的額,風隨行也給他自己的答覆,「我不會恨你!可是,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以詢問的目光望向他,總是帶著自信光芒的眼瞳顯得迷惘。


微微放鬆雙手,風隨行將一同束在薄絲被中的部分雲髮拉出、緩慢的整理著:「不准傷心!就連假裝都不可以!」


明白自己在他心中所佔有的地位,風隨行望著那張惑人心弦的儷顏道。


「我才不會傷心呢!連假裝都不會的。」猛地掀開裹住自己的絲被,素還真翻身跨坐在他的腰際,俏臉上有著媚惑和堅決。引人遐想的姿勢和彼此同樣赤裸的身軀,若是此刻換做是別人恐怕早就按耐不住自己的慾望了!


可是,風隨行不是別人!只見他用薄被重新將跨坐在他身上的雪白軀體包裹住,不讓涼意侵襲他本來就少有的溫暖!素還真的體溫一向偏低,稍稍吹到風或是一個不注意讓他在微冷的空間中待太久,他的身子馬上就會冰冷得像寒霜似。


「你不說我無情嗎?」拉著被單,素還真直直望著風隨行的眼,沒有打算換個比較文雅的坐姿,依舊保持著原來的姿態詢問著被壓在身下之人。


微微笑著沒有回答,風隨行有些無奈的將欺壓在自己身上的身形拉下、連人帶被抱在懷裡,「你累了,睡吧!」


再怎麼說,他也是個男人!一個自制力比較強的男人!


「真不好玩!」有些洩氣的翹起唇瓣,素還真不再多言的閉上眼睛,安穩地窩在風隨行的懷裡,一副飽受委屈的模樣,不知情的人看到了還以為他是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呢!


想到這,風隨行忍不住的苦笑。


到底是誰欺侮誰啊?做賊的喊抓賊,指的就是此時睡在他懷裡的小惡魔,這個讓人丟了心、又愛又恨的小惡魔。


恨?能恨他嗎?


愛他、憐他都來不及了,能恨嗎?有誰恨得了他呢?


望著那逐漸陷入睡眠狀態的嬌顏,略冷的剛毅唇瓣輕輕輾過那鮮紅的小巧硃砂記印,銀白似雪的長髮散落著!小心地握住一束,觸手的感覺清涼且柔軟,就像上好的綢緞面塊,讓人捨不得放開。


「嗯……」不適地微微掙扎,半睡半醒間素還真雙手掙脫薄被囹圄、纏上他的肩頸,下意識地找個最舒服的姿勢繼續休眠著。


他這個讓人忍不住想寵壞他的主人啊!他的任性,全是來自於自己的寵溺。


一手貼環著他赤裸且纖細的腰身,鑽入薄被之中使兩人緊緊相擁著,風隨行靜靜的凝視著眼前這張枕著自己另一隻手臂,睡得安甜舒適的俏臉,直到第一道曙光探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