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蓮引之風隨‧1




翠綠的竹林前,冷俊的白色身形昂然佇立。



線條冷硬、俊逸的面孔上,冷冷的,沒有任何多餘的表情。額前兩絡隨意散下的長髮,隨著風在空氣中飄蕩著。嚴格說起來,眼前此人全身上下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


冷!


「風隨行!」一聲清亮的呼喊,白色身影終於有了其他的動作!睜開雙目,他望向那向他走來、等待以久的人影。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威鎮武林的名宿,清香白蓮素還真,也就是他的主人。



「你,還好嗎?」有些後悔說出這句極為愚蠢地問語。


試想,一個連走路都蹦蹦跳跳、笑意盎然的人會有啥大礙?即便,他身上那一身沾染不少血跡的白衫是那樣地刺眼。



將一張揉合了柔美和聰穎的白皙臉龐湊近冷硬的俊臉,素還真以無邪又清純的大眼望著冷酷依舊的人,「我總覺得你好像問的很委屈、有些不甘不願的樣子喔!怎麼?巴不得我死在東瀛那些倭寇的刀下,還是希望我死在傲笑紅塵的劍下呢?」


「你不會死的!」這是他最為肯定的,不然,自己也不會讓他一個人單獨赴約冒險的。


「你還真肯定喔!」解下頭上的黑紗,素還真睨了他一眼,順手將身上染了血的白紗外掛脫下,棄之於地。


風隨行輕柔地為他解開髮髻,讓一頭柔順耀眼的銀髮披洩而下,並將手邊早已準備好了的靛藍色衣物交給眼前換裝之人。


說來可笑,白色和黑色竟然是眼前之人最討厭的兩種顏色!他還記得他說過白色太做作、黑色太虛偽!他尤其討厭雪一樣的白色,這也就是他討厭白雲嬌霜的原因。


幸虧,他穿著的白色是較接近乳黃色,並非一式的純白。



「你怎麼不問我下一步要怎麼做?」不在意自己那足以引人犯罪的軀體就這麼赤裸裸地暴露在他人的視線下,素還真兀自更換下染血的衣衫!


風隨行眼觀鼻、鼻觀心,對這副讓人血脈歕張的胴體沒有任何的雜念,只是靜靜的幫他繫好腰帶,對他的問話,沒有多做回答。



「真無聊!」沒得到風隨行的附和,已經著衣完畢的素還真無趣地瞪著眼前冷得令人無力的面孔,「你就不會附和我一下嗎?再怎麼樣我也是你的主人耶!」


見他仍是一副冰塊臉,素還真有些洩氣的踢了一下丟棄在腳邊的衣衫。



「一切都照你的意思進行,我……」為他順了順那頭披散的長髮,風隨行的聲音平板如昔,「不需要問!」


「就是這樣才無聊啊!」


提氣一躍,素還真略為削瘦身子穩穩的落坐於細軟的竹枝上,雙腳無意識的盪啊盪,模樣宛如流水精靈誤闖竹林,在竹枝間嬉戲玩耍,「我還以為傲笑紅塵可能會秉持他那一貫的『正義』作風,當著眾人的面前誅殺『賣國漢奸素還真』的呢!最後還不是以一副偽善者的嘴臉,要我退隱。」



想到正義坡上那一群自視為武林豪傑的好事之輩,還有高傲自視的傲笑紅塵全都照著自己的計劃走,素還真就感到甚是無趣,就連欺負風隨行都提不起勁來。


「這正好和了大汗帝國和汗青編的意。」伸出手將他自竹枝上抱下,素還真也大大方方勾住他的頸子,不肯下來走路!認命地抱著他走向目的地,風隨行早習慣了他的欺壓和逗弄。


「我倒要看看傲笑紅塵要怎麼解決兩方的爭鬥!」一臉看好戲的模樣,素還真貫有溫謙禮貌的外表消失了。


「傲視人間笑紅塵?哼!」忽地,他像是想到什麼一般將風隨行拉向自己。



「創世者那邊怎麼樣了?」該不會又跟他所想的一樣吧!


輕輕點了一下頭,風隨行前額的兩道長髮撫上了素還真的臉蛋。


見到他垮下來的俏臉,風隨行實在無法想像要是讓別人看到這時的素還真,他們會有什麼反應?脫去那層蒙蔽世人的虛偽外衣,此時在他懷中的,才是最真實的素還真。



「你不會加些油、添點醋的讓他們兩個分出勝負啊!」生氣的用力拉扯那擾人的白髮,素還真索性開始把玩起手中的髮絲,「反正雙龍背也殺不死創世者,你……該不會是捨不得你那個傻學弟吧?」


不語地任他拉扯,對他那任性且妄為的舉止早已習以為常了!有時他若是真的拗起來,被扯掉不少髮絲也是常有的事。


「真是的,連話都懶得跟我說!」噘起小嘴,素還真鬆開手中糾纏的白髮,傾身靠向風隨行的臉龐在他的緊抿的唇瓣上輕吻一記,「我想睡了!」這是宣告並非詢問。


風隨行的腳步沒有絲毫的停頓,就連被吻之時也沒有;素還真也無所謂的閉上美眸,抓著風隨行的前襟安穩入夢去,沒有因任何外在因素而影響到他的睡眠情緒……除了,風隨行拉起雲白披衣將他護住的時候。


雖然討厭那看起來聖潔的色彩,但是其中夾帶著清爽又熟悉的氣息,讓他倔起的紅唇不由得劃出一抹淡淡、羞澀欣喜的笑容,更偎向他的胸口!覺得不甚滿意,他竟然解開繫住前襟的繩結、拉開衣襟,大膽地將臉側貼到風隨行溫熱的胸膛上。


風隨行也任由他去──素還真都不怕他自謙有禮的形象被破壞,那他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這種情形還算好了!風隨行想起去年冬季的一次經驗,冷酷無表情的俊臉上不住浮出一層淡淡、讓人難以查覺得酡紅色澤。



渾然不覺,閉目休眠的素還真唇角勾起一道惡作劇得逞的笑意……


武林安危,與他何干?會插手只因玩性使然!沒有人能掌控素還真的,當然也沒有人能看清素還真!包括……口口聲聲說看清他的崎路人在內。


素還真,我終於看清你了!


要看清他談何容易?真正看清他而且尚活在人世間的,恐怕只有一線生那個老小子和眼前這個冷的像冰塊的人吧!
 
 




無情谷中還有情,有情世間卻無情!


   無情不若多情苦,多情卻較無情殤!


無情谷中的青衫醫仙醫術是杏壇中無人不知的,與拂水樓的女神醫晏定邦同齊名;可是,青衫醫仙醫人的規定卻比拂水樓更加奇特怪異!


無情谷中遍植草藥,患者若是只需草藥就可自行醫治病情的話,得要站在十步外的距離,以桂花擊響掛在藥園入口處的一串風鈴才可自行入內取藥;若無法叩響風鈴是絕對進不了藥園之門的。


試問,要如何才能以小小的桂花花朵擊響那玉質的風鈴呢?偏偏就有人能擊得響,這無關內力和武功高低,是在於青衫醫仙願不願意讓人過關而已!



至於病重者、或是須借助醫仙長才方能活命者,則須先奉上醫治的費用讓青衫醫仙衡量,若是醫仙認為費用值得才會出手,若是認為不值得的話他是絕計不予理睬的!費用不一定是金錢,凡是任何東西都可用來交換,只要……


青衫醫仙覺得滿意。



雖然規定是如此的怪異,青衫醫仙的脾氣也是古怪特別,可是來求醫的患者仍是不少,上至王宮貴族,下至平民百姓、乞丐地痞都有,人潮盛況可媲美拂水樓了。


風隨行和素還真一路走來引起許多人的注目,不過素還真大半的臉蛋不是被髮絲遮掩住,就是緊貼在風隨行胸前,旁人只能見到模糊的輪廓,根本看不出究竟是何人。


來到青衫醫仙居住的木屋外,正好看到一名打扮華貴、穿金帶銀的中年男子,身邊帶著數十名的護衛站在竹籬外,一名家僕首捧托盤,上面放了三個價值不凡的玉碟,裝滿了奇珍異寶,恭敬地放在青衫醫仙的面前,「醫仙,這是我家老爺所送上的禮物,請收下!求你為我家老爺看病吧!」


只見身著藏青色長衫、臉上蒙著同色面紗的身影瞄了那位老爺和東西一眼,綠色衣袖一揮,身邊帶面具的紫衣男子擺出個送客的手勢,「請回吧!」

伸手請下一位繼續。



下一位求助者是名衣著破爛,雙腿滿是腫脹膿瘡的老婦人,仰賴著身邊約十歲大、衣著同樣破舊的孩童扶持著走到竹籬旁,從打扮上就可知道他們的身分。


方才被拒的富有男子臉色鐵青,一雙滿是血絲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想看看這一看就知道是乞丐的婦人拿出什麼謝禮,而青衫醫仙又會有什麼反應。



只見小童小心翼翼的自手邊破舊不已的布包內捧出個用荷葉包起來的東西,打開一看竟是兩個尋常的核桃糕?


不過從他們衣著看起來,這兩個核桃糕對他們來說也是難能可貴的聖品吧!



「剛好,我餓了!」青衫醫仙還未說話,一抹靛藍色的身影走到小童前面伸手拿起核桃糕放入口中,無視於他人的存在;婦人和小童傻傻的望著眼前美得像個谷中精靈化身般的人影,將自己捧在手中的糕點全掃入他口中。


「把這包藥以三碗水煎成一碗,湯藥內服,剩下的藥渣外敷在傷口處,三天內就可痊癒了!」青衫醫仙也不生氣,自小桌上拿起一個白色紙包交到傻楞依舊的孩童手上,細細囑咐著。


那抹靛藍身影也沒有多說,自顧自的走進木屋內,有如出入自己家中一般。



交代完後,青衫醫仙也跟著走入木屋內,無視於後方那大排長龍的病患。此時紫衣男子出面說道,「各位請回去吧!今日的看診結束了!」


說完正欲拉起竹籬門,卻被數名侍衛裝扮的大漢牽制住!紫衣男子慢吞吞的看向那位臉皮已經漲成青紫色的發福中年人,「無情谷內不能動粗、不能動氣,否則倒楣的是自己……」


話未說完,一陣清淡的藥草香襲來,咚咚咚咚……數聲後,那堆人包括那位老爺在內全都平躺在地上。


「自討苦吃!」因為帶著面具所以無法看見紫衣男子的表情,但是從他的語氣聽起來也知道他在幸災樂禍!向白髮劍客招了招手,「進來吧!不然我可要關門了喔!」


無言的走入,竹籬門才緩緩關起。大排長龍的求醫者中,原本也有不少人想以同樣的方法逼迫,但是見到躺平在地上的粗壯身形,也只有摸摸鼻子走人的份。


***   ***   ***


「又無聊到沒事可做啦?」屋內,靛藍色的身子毫無形象地賴在躺椅上,青衫醫仙取下蒙住面容的紗巾,替他倒了一杯熱茶!


隨後進來的紫衣男子,則是沒好氣的嚷著。取下臉上的白色面具,此人不是一線生是誰?而那位青衫醫仙正是有真神仙之稱的素續緣。



「是啊!」接過素續緣手中的茶,素還真全身上下寫滿了懶字。悶悶地啜飲著清香地淡綠色液體,那副模樣任誰看到都會以為他受了天大的委屈。


「又發生了什麼大事?」素續緣回頭問著衣襟仍然大開的風隨行。


自從易容隱居到無情谷來,素續緣一直以青衫醫仙的名號生活著,連一線生也不再過問武林之事。不過,從爹親的表情看來,鐵定是出了什麼大事而且還是照著爹親的計劃走。



「傲笑紅塵要他退隱,不要插手武林。」緩慢的將衣襟整理好,風隨行的酷臉沒有任何些微的情緒起伏。


「怎麼?傲笑紅塵前輩良心大發,放過我們素大賢人啦!」端出小櫃子內的桂花糕點,一線生實在無法接受這個消息,「我記得他很討厭你的嘛!怎麼會要你退隱呢?還有,誰要接手你的重責大任?創世者嗎?」


「你去問傲笑紅塵不是更快?」拿起桂花糕望自己嘴裡塞,「我倒希望是傲笑紅塵他自己扛起來!因為這次不只有汗青編,還有大汗帝國的四飛天在內,兩方都想要佔據中原。」


「一切都照爹親所想的進行嗎?」有些明瞭素還真為何悶悶不樂了,原來一切都照著他預期的發展,也難怪爹親會有如此無聊的模樣。


「汗青編派出的人,大概三天後就會被大汗之人解決掉!」


那個看起來一副短命相的人,汗青編怎麼會派他出來呢?是想藉他那張老臉騙取自己和秦假仙的信任嗎?這麼明顯的舉動,就連業途靈也騙不了,想藉由他來號令中原豪傑!真是作夢。



「那爹親現在想靜觀兩虎鬥了嗎?」汗青編的人會讓他置身事外嗎?素續緣不相信汗青編的人會這樣小看素還真……


不過,當初他們派出冷勾斷七意圖抽去自己的經脈威脅父親,就是因為太小看了父親的智慧,才會造成今時今日自己仍活蹦亂跳、完好無恙的事實。



「續緣啊!不用擔心爹親的事,還是好好玩一玩外面那個有錢的『老爺』吧!」清光了小碟子中的桂花糕,素還真將空盤往一線生手中一塞,一線生只有認命的再去廚房端出甜糕讓素還真品嚐。


聽到父親這麼一說,素續緣反倒為大汗帝國與汗青編,以及傲笑紅塵倍感擔心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