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7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蓮引之情揚‧完



 
「師兄,能不能請你幫我一個忙,我想去晨星的房間看一看。」打破僵硬寂寥的氣氛,藍羽飛如此說道。他想去看看,因為那個房間是晨星住過的。
 

火銀烈不答話,推動著輪椅進入屋內。


推開閉闔的門板,一股淡雅的清香撲鼻而
來,是蓮花特有的清雅香氣,也是晨星身上特有的氣息。


移近床榻,只見床被皆疊整齊、靜置在一旁,唯一可看出這個房間曾住過人的地方,只有遺留在枕上幾縷銀絲和空氣中那股蓮香而已。


藍羽飛拾起枕面所留下的
銀絲細細看著,正欲將之收入懷中時,枕頭下的一條細紅繩引起了他的注意!將其拉出,原來是一封錦囊上的流蘇。


不過,為何枕頭下藏有這封錦囊呢?


藍羽飛不解地望著藍色的錦囊,越看越覺得眼熟……


上面所繡的柳枝圖樣……
啊!這是……


藍羽飛恍然想起這封錦囊的來歷,臉色大變。



「咦?羽飛,這不是你以前送給晨星的香袋嗎?怎麼會在這裡……」


火銀烈也注
意到他手上的小袋子,原因是因為上面的柳枝圖樣是羽飛特別請人繡上去,準備送給晨星的。


話才說到一半,他也發現到令羽飛臉色倏變的原由了。



這個錦囊會出現在這裡,不就代表著其實還真並沒有被封住記憶!那為何這段時間來,他一直隱瞞著自己知曉他們身份的事情呢?


藍羽飛沒有說話,只是咬著下唇將袋中的東西抽出來。錦囊裡面只有著一張紙,攤開紙張,秀娟的字跡呈現在藍羽飛的眼前。
 
「    世情薄,人情惡,
          兩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淚痕殘,
          欲箋心事,獨語斜闌。
               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
           病魂長似秋千索。
       角聲寒,夜闌珊,
          怕人尋問,咽淚裝歡。
               瞞!瞞!瞞!    」
 


藍羽飛望著那被淚水暈開的墨跡,笑了!只是眼角留下了鹹澀的水痕,讓火銀烈
不解地看著他。


夠了!有了這就夠了!


此後映水山居和他,將會塵封在還真最深處的記憶裡,不被遺忘……
 
 


                                                                ──情揚‧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