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蓮引之情揚‧7



「哈哈哈……風爺爺要輸了!」開心地望著快輸了的風無華,晨星笑意盎然地向
一旁觀戰的青陽以及藍羽飛炫耀著,「藍月哥哥、青陽,我要贏了喔!」
 
「晨星,你別忘了還有我啊!我可沒有輸喔!」水襄雲也開心地加入他們的行列,不服輸地移動著自己的棋子。在知道晨星被羽飛封住了記憶,風無華和水襄雲也很配合地不點破此事。


不過,一向愛玩愛鬧的火銀烈卻只是靜靜地盯著跳棋盤看,沒有表現出他往常生龍活虎的旺盛精力。


***   ***   ***


「羽飛,我答應幫你忙!」下定了決心,火銀烈對著正在收拾殘局的藍羽飛說道。


「我只希望事後你不會後悔,也不要讓我懊惱幫了你這個忙。」


好不容易,在玩鬧了一天後風無華和水襄雲算是了了一樁心願,一同回到風華門去!晨星也因為玩得太累,整個人縮在青陽懷裡顯得昏昏欲睡,眼睛睜了又閉、閉了又睜。


藍羽飛露出個淺淺的笑意,「放心吧!銀烈師兄,我們今天就動手,等青陽一恢復,就讓他們兩人離開映水山居。」


「你真得不讓晨星記起過去的一切嗎?」


「身為素還真,他已經很苦了!我不希望將屬於晨星的情債加諸在他的身上。」藍羽飛望向抱著正睡得香甜人兒的火紅色身影,淡然地回答。


「我該說你傻還是呆呢?」明白他心底的痛,火銀烈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給予精神上的支持。「我先去準備準備,剩下來的你自己去跟青陽說。」


情一字,也只有嚐過滋味的人才明白它究竟是什麼樣的味道!結果是好是壞,只有當事人才能去評定的。


藍羽飛點了點頭,邁步走向尚坐在庭院內的青陽。青陽一手摟著晨星、一手輕柔地推動木輪,深怕吵醒那已入眠的可人兒,正欲回房休息呢!見到自己,青陽露出笑容,「藍大哥,有事嗎?晨星累得睡著了!」


伸手抱起晨星,藍羽飛順勢點住了他的睡穴讓他睡得更沉些,不至於在半途醒過來。


青陽對藍羽飛怪異的舉止有著一絲驚愕,但是一向沉穩的他沒有多問什麼,
只是默默地看著藍羽飛將晨星抱入房內、放在床榻上。


「青陽,現在我要你給我一個承諾!承諾你對晨星……不,應該是素還真!我要你發誓你會連同我的份一起,好好地保護還真一生一世。」


安置好那嬌小的熟睡
身軀,藍羽飛失去了平日一貫的斯文笑容,認真而且凝重的神情讓青陽微微地感到有些不對勁。


「我青陽子在此立誓,願用自己的生命保護素還真,永生永世,不棄不離!如有違背,願死在玉蕭公子手下,絕無怨言。」雖不明白藍羽飛這樣做的用意,可是青陽仍舊以最真誠的心,立下誓約。


聽到他的誓言,藍羽飛這才又展露笑容,笑意中摻雜著讚賞和滿意。


「青陽,有你這個承諾,我可以放心地將他交給你了!此外,我要再贈予你一項禮物。」推著青陽的輪椅,兩人朝著一個密室走去。


「藍大哥,這裡是……?」在映水山居待了這麼多時日,他竟然沒有發現這裡居然有個這樣的一個密室!


進入密室內,便瞧見火銀烈早已站在裡面,一臉既神聖又嚴肅的表情,跟他平日開朗聒噪的性子判若兩人。

「藍大哥,銀烈前輩你們……」直覺他們有什麼大事
要做,並且是跟自己有著很大的關係!青陽正想開口問時,後頸一股力量直直點向兩大穴位,剎那間,只有一個念頭閃過他的腦海中:


不妙!藍大哥他……


黑暗女神隨即用她那無邊無際的黑紗斗篷將他緊緊包裹住、拖向自己的懷抱當中。


「放倒他,你確定這個方法好嗎?」幫忙將青陽搬上石床,火銀烈有些不贊同地望向在另一張石床上躺下的藍色身影,「為何不正大光明地跟他商量?」


「如果不這樣放倒他,青陽是絕對不會接受的!他會認為我這麼做是在施捨他、同情他罷了。」藍羽飛笑得有些奸詐,回答得倒是挺合情合理。


跟青陽朝夕相處了這麼久,他還會摸不清楚青陽那高傲的性情嗎?就算他的霸氣為了還真而收斂了不少,可是在某些地方仍然看得出他身為龍腦的狂傲氣息。


「唉……沒想到在撒手武林事這麼久還會有幫人動手術的機會,更沒有想到竟是為了自己的師弟動手術,將他的雙腳接給另一個人!」喃喃自語般的低聲唸著,火銀烈不知是嘲諷自己還是什麼的,不過已經開了頭,說什麼也得將它完成才行。


「把這個喝下去,不然等下你可要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雙腳被截下來。」



四百年前,他烈焰天子可是以醫術而名揚天下,雖說大夫這個身份跟他的性子有著天壤之別,在他為病人診斷、醫治時他可是十分細心的。


聽從吩咐飲下藥水,藍羽飛安穩地閉上了雙眼,任憑自己的意識逐漸模糊,但是有一張開心的笑臉卻一直佔據著他的腦海直到他再次的清醒為止……


晨星……


這或許是我最後能為你做的一件事情!


讓青陽恢復行走的能力,代替我守護在你身邊!永生……永世。


***   ***   ***


──風華門──


風無華望著黑幕般的天空,以及其上佈滿、一顆顆如寶石般閃閃發亮的星子,只能輕嘆一聲;他的嘆息,引來水襄雲的好奇心。


「師父,您白天不是還跟晨星玩得很高興的嗎?怎麼這下又開始唉聲嘆氣起來了呢?」終於自數百年的愧疚懊悔中解脫,水襄雲整個人顯得輕鬆又神采奕奕,並沒有去察覺星空的異變。


「妳看看天上的星星就明白了。這一切……唉!或許這樣對飛兒來說,是最好的結果吧!」


只能說他太傻、太癡了!



不明白師尊嘆息的原因,水襄雲依言地望向星空,原本笑意滿滿的嬌顏倏地轉為慘白。


「羽…羽飛師兄他……他竟然──」捂住自己的嘴,水襄雲盡量不讓自己
尖叫出聲。


原來羽飛師兄這樣深愛著晨星!為了晨星,他竟然願意犧牲自己的雙足,只為了愛蓮之心。水襄雲一直到現在才真正明白,羽飛師兄對晨星所下的情是這樣的深、這樣的重!自己究竟做了什麼?是她讓事情演變到這種地步……


「唉……人世間最美的,是情!人世間最苦的,也是情啊!」風無華明白讓小徒兒知道自己當年的一念之差,竟會令飛兒走到這等地步是很殘忍的事,可是這也是她該得的!


記得嗎?


水雲仙子,一生為情所悔!


這是……天命啊!
 
 


當青陽再度清醒時,發現自己是睡在臥房、晨星的身邊!有些昏沉地坐起身子,
青陽被自己所見到的情景給嚇了一跳。


他的雙腳……被接回來了!


記起自己是被藍羽飛放倒的,青陽倏地起身下床,在映水山居內找尋著那抹藍色的身影。終於,在屋後的院子內找到了那道坐在自己輪椅上的身形,「藍大哥……」


青陽只能發出這三個字,因為剩下的話,全被眼前所見到的景象給打斷了。


藍大哥,他原本完好的雙足現在已失去了蹤影,膝部以下空盪盪地,就跟昨日自己的情形一樣!現下的他,只能坐在輪椅上,憑藉著這兩個沒有生命的輪子來行走。


「青陽,你醒啦!」推動著木輪移轉身軀,藍羽飛若無其事的向他打著招呼。


青陽怔怔地望著那猶然無悔的斯文俊容,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藍大哥,你太
傻了!」


無法支撐,青陽跌坐在石凳上,輕輕撫摸著這雙是自己的,也可以說不
是自己的雙腿,說道。


「你又何嘗不是一樣的傻呢?」淡然地說著,藍羽飛將雙手掌伸高、攤平,手上的飼料將附近鳥禽都吸引了過來,繞著那抹藍打轉、輕輕地啄食他手中的食物。


「可是我們傻得值得,不是嗎?」


「晨星不願樂意你這樣做的。」


「他不是晨星,是還真!」


藍羽飛臉上的笑容暗了下來,雙眼從身邊紛飛的鳥兒
身上轉移到青陽那,「晨星的失憶是我所為!在冷風崖下接住墜崖的你們後,我就用藥封住了晨星的記憶。對不起,青陽,瞞了你這麼久!我只是想多留下一些回憶,等將來能在他離開後我可以用這些回憶來度過以後的日子。」


「藍大哥……」青陽微微苦笑,「其實你用藥封住他記憶這件事,在我知道你的真實身份後就發現了!因為你身為天下第一人,怎麼可能會治不好還真的失憶呢?以你疼愛晨星的程度來看,就算你沒有辦法也一定會請有天下第一名醫之號的烈焰天子來醫治!所以我才敢斷定還真的失憶應該是你所為。」


「不愧是龍腦青陽子,看來是我太小覷你了。」藍羽飛撫掌大笑。


「藍大哥,其實還真他……」


「你,把還真帶走吧!」打斷青陽的話語,藍羽飛語氣狀似輕快地說道,「先前我用掩星術將你們倆的本命星掩去光芒。現在你的雙腳復原了,還真體內所有沉積已久的內外傷也好,該是你們重回武林的時候了!趁著還真還沒有清醒,你帶他離開映水山居吧!」


「藍大哥,那你呢?」青陽不認為藍羽飛會離開這個地方,因為這個地方有著藍羽飛最美好的記憶。「為什麼不願意跟還真相見?」


「青陽,還真是還真,我沒有必要將屬於晨星的情債加諸到他的身上!」將視線移到天空中朵朵飄過的白雲,藍羽飛的聲音是渺遠且淡然:「他已經不是屬於藍羽飛的晨星了;既然如此,就讓他成為單純的素還真吧!」


「藍大哥!」見到藍羽飛如此的堅持,青陽也為之詞窮。只是他實在無法將羽飛一人留在此處,畢竟他的雙腿是為了自己而失的。


藍羽飛看穿了青陽心底的猶豫,不禁笑著回答,「青陽你不用擔心我,銀烈師兄他說要和我一同隱居在此,所以你放心的帶還真走吧!」


「藍大哥……」


「我會將這段日子的一切從還真的記憶裡消除,不要讓他知道我們的事情!還有,在你們離開映水山居後我會將入口封住,就此隱蔽紅塵。青陽,我希望你能保守住這個秘密,勿將風華門師徒四人的行蹤洩漏出去!這是我唯一的要求,相信你能夠做得到的。」


「這……好吧!青陽知道了!」明白藍羽飛的心,青陽知道自己再說也是多餘的,伸手推著藍羽飛的輪椅進入還真的寢房內,側臥在床襦上的身形依舊沉浸於夢中。


藍羽飛有些不捨地細細凝望著那寧靜恬淡的睡容,輕輕地在他的前額留下了一個輕淺卻有著無限深情的吻,低聲喃道,「如果時間能夠倒轉,我仍舊不會後悔愛上了你。」


這是他最真誠的心意,也是他想對他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   ***   ***


橫抱著熟睡的纖弱人兒,青陽駐足在映水山居門口好一會兒,望著那一銀一藍的兩道身影許久,遲疑的腳步才緩緩地踏出去。


沿著那滿是綠草的小徑走著,映水山居雅致的樓宇和那兩道不凡的身形被厚厚的濃霧所遮掩,失去了蹤影,再也找不到任何一絲可循之跡。


「還真,你真的不會後悔嗎?」


不捨地問著懷中的人兒,胸前的衣襟早已被他那
溫熱的淚水溼透,青陽停下腳步將哭泣的身軀放下、壓入懷中。


「是我負了他!是我負了他一生!」


忍不住摟著青陽的頸子,素還真將小臉埋入
他的肩窩放聲哭泣,「我……我真的不知該怎麼面對他!我不再是以前那個純真的柳晨星了……我…我……」哽咽地說不出任何話來。


「不要哭了,你並沒有辜負他!」輕拍著那抖動不已的纖弱雙肩,青陽柔聲地安慰著啜泣不已人兒:「記得他對你說的話嗎?他說如果時間倒轉,他依舊不後悔愛上了你!」


「可是……我負了他是事實。」止不住的淚,伴隨著細細的抽噎聲傳入青陽耳中,素還真的手改揪住他肩背的衣衫。


「我……我不想讓…這一切再重來一次!因為
好苦…涉足武林、逼自己忘掉一個人真得很苦!」


「那你……會不會忘了我呢?」輕輕扳正那細瘦的身子,青陽捧著那被水珠染溼的小臉輕聲問道。


「我……忘不了!就算是要了我的命也忘不了!」因為要忘掉一個真心愛著自己,自己也真心愛著他的人真的很苦、很難!他,不要再重蹈覆轍了。


「那就這樣說定,藍大哥要我永生永世的守著你!這是他的心願,也是我的。」


青陽溫柔地吻去他眼角的淚痕,「可以再見到你,藍大哥很滿足了!他只希望你能活得快樂,希望有人能分擔你的所有,現在他已經無所求。」


「青陽……」


「我允許你最後一次為藍大哥掉眼淚,僅此一次,下不為例。」復將他壓回懷裡,青陽輕柔低啞的嗓音彷彿催眠曲一般。素還真忍不住放聲大哭,為羽飛的癡傻、為晨星的無奈、為青陽的溫柔、為這既定的天命哭泣。


這是……他最後一次以柳晨星的身份為藍羽飛哭泣,也是最後一次專心一意地去想他!最後一次……


今後,屬於四百年前的一切將全數隨著柳晨星這個名字而逝!只有素還真這個人,心屬青陽的清香白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