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蓮引之情揚‧6

 
這是自晨星醒過來後第一次離開映水山居!藍羽飛帶著他、青陽子和火銀烈穿過華迷林,來到一處青碧色的林邊湖畔散心兼透口氣。


放任晨星和火銀烈去瘋,藍羽飛和青陽子只是靜靜地待在樹蔭下,含笑的望著兩人。藍天白雲,微風輕拂!一副多麼美好的情景。


「藍月哥哥,青陽,你們看好漂亮的花環。」玩得臉頰紅撲撲的,晨星拿著火銀烈用鳥蘿和野雛菊作成的花環,跑到藍羽飛和青陽面前獻寶似地展示在兩人面前,「是烈哥哥做給我的!」


笑咪咪的俏麗臉龐,讓人看了也會不由自主地
發出同樣愉悅的笑容。


「晨星,快過來看啊!」遠處的火銀烈似乎又發現新奇好玩的事物了!大聲吆喝,興奮地邀晨星共同觀賞。


「好!」


望著兩道玩瘋了的身影,藍羽飛緩慢的將視線調回身前的青陽身上,「晨星被悶太久了,瞧他這麼高興的樣子。」


「的確,我從沒見過他這麼開心的模樣。」印象中,他一直為了武林和平不斷地在奔波、操勞。以前有歐陽世家、魔域等野心家,後有汗青編、東瀛和大汗帝國等不軌組織!而他的生活,似乎就在這樣忙碌辛勞的奔波中渡過。


「青陽,你這雙腿是被白雲驕霜所斷的!」突地,藍羽飛話鋒一轉,轉到他失去的雙足上,眼中頗有試探的意味:「為了保護素續緣,你認為值得嗎?」


個健全的人在發現自己成為殘廢時,心中多少都會有著不甘和自哀自憐,有甚至墮落、從此喪失了意志。尤其,青陽更屬人中之龍,他能承受自己成為廢人的打擊而無怨無悔嗎?


「值得!能保住他的血脈,我覺得喪失我的一雙腳很值得。」順著藍羽飛的視線望向自己膝蓋以下、空盪盪的位置,青陽的臉上和眼底看不到任何的埋怨和悔意。


「一雙腳換一條人命,值得!就算……續緣那孩子最後仍然不幸離開
了,可是我不後悔。」


「續緣,是晨星的兒子!」就算隱蔽映水山居多年,但是關於晨星的一切他都清清楚楚。


包括他與風采鈴的感情糾葛,他的孩子素續緣等,就連他所認之妹
素柔雲的一切,他都一清二楚。


「風采鈴和素續緣是他心底的痛啊!」那段自己來不及參予的過去,是一線生告訴他的!


一線生還告訴他,還真在風采鈴去世後的一段時間內一直沒有闔上
眼睛過,最後要不是葉小釵和一線生看不過去在茶裡面下了藥的話,真不知道他要自虐到什麼時候!


「你不會忌妒嗎?忌妒他們兩人在晨星心中所佔據的地位?」


「藍大哥,你會不會忌妒我在他心中所佔有的份量呢?」笑笑的將問題丟回給藍羽飛,青陽相信以他的聰明一定能明白自己的答案。


心有所感的嘆了口氣,藍羽飛以苦笑應對。要不忌妒,很難啊!


「能告訴我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還有,為何『晨星』會變成『還真』?」


並不是他的好奇心作祟,而是他想明白是什麼樣的原因會讓藍羽飛眼睜睜看著
這一切發生!四百年是一段很漫長的時間,究竟是什麼樣的理由會讓藍羽飛這樣認命地守著映水山居空等!這是他想知道的。


「嗯,其實也是告訴你的時候了!但是,我希望你是最後一個知道這一切的人。還有靈珮在晨星身上的這件事,千萬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包括一線生和葉小釵在內。」


青陽點了點頭,因為他知曉若是靈珮的消息一走漏,那後患真的會無窮無盡。


「當年,我將晨星帶回風華門後,我的師尊便測算出靈珮與我和晨星的氣息相容,代表著我和晨星兩人中勢必要有一人接下靈珮!可是接下靈珮就意味著要承擔那足以壓死人的重擔,所以師尊一直不讓我和晨星接近靈珮,也不讓我們知曉這件事情。


後來,我決定放下武林中的一切、天下第一人的聲譽和晨星一同隱居在映水山居,不問世事!誰知我的師妹水雲仙子──水襄雲卻趁我和銀烈師兄出門為師尊辦事情之際,拐騙晨星去觸碰靈珮。


晨星根本就不知道靈珮的意義,在他碰
觸到靈珮的下一刻,靈珮立刻與他氣息相融、合為一體,也就是現在他額前的硃砂,晨星的思想和性子也開始改變!他變得獨立、以天下平樂為己任,我和銀烈師兄趕回來時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其實靈珮和晨星相契成一體後,晨星整整昏睡了一天一夜!這段時間內師尊告訴我所有的事情,包括靈珮選擇的對象原本應該是我的!但是一切都太遲了,靈珮成為晨星體內的一部份,根本無法以任何的力量取出,唯一的方法就是晨星死亡,靈珮才會脫離晨星、恢復到原本的模樣尋找下一位繼承者。」


「為何水雲仙子會知道這件事呢?」既然風華老人沒有將此事告知當事人,那水襄雲是如何得知的?


「師尊有將自己測算的結果紀錄在一本冊子內的習慣,她就是無意中看到這一段紀錄才得知一切的。師尊記載著:


  靈珮,雖為奇石,亦為不祥之物!奇石有緣賢者得之,與靈石相契之人,堪稱天下之首。

   今,吾徒羽飛、柳氏晨星,皆與靈珮有緣!老朽一喜,一憂已。


   喜者,有此良徒乃風華門之榮幸;憂為,靈珮為不祥之物,老朽深
恐此將為飛兒招致不幸,使其須為詭譎多變的武林顛沛奔波……
 
其實,後面還有一段是師尊後來補上去的,水襄雲並沒有看到。如果當時她有看到的話,我想她可能就不會做出讓自己懊悔四百年的事情了。」


想起事情發
生後,師尊將冊子交給他和水襄雲過目,水襄雲一見到後面的字時臉色倏地慘白!可以想見,其實師尊早就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


「一段?應該是針對晨星所下的測算吧!」青陽如此猜測著。


「對,後面一段是為了晨星所下的:
 
   若靈珮與晨星相契,風華一門絕跡餘武林道上!飛兒吾徒,終生為情所苦;水雲仙子,一世為情所悔。


因為這件事情,不僅僅是我對她怨恨至極,就連銀烈師兄都十分地不諒解她。


後來,真如師尊所測算的一樣,風華門就此銷聲匿跡了!我為情苦了四百年,
而水襄雲也為情悔了四百年。」


「晨星那天所說的女子就是水雲仙子!」難怪藍大哥一聽到那名女子對晨星懷有恨意時會那樣的激動,是怕再次因為自己的大意而失去晨星吧!


「嗯!她承襲師尊的測算觀星之術,知道我將受傷墜崖的晨星和你帶回映水山居,打破外人不准踏入的禁令後就立刻找上門來。襄雲的本性不壞,可是一向高傲不服輸的她碰上情一字,也只能認輸的份。

對晨星,她既是忌妒又是愧
疚,不過她的個性是那種明知道錯在自己也不肯低頭認錯、只會在心裡懊悔難過不已的人,所以她這四百年來過得也不好。」


說到這裡,藍羽飛突然神秘的
靠向青陽,「你知道嗎?晨星也可算是風華老人的弟子。」


「什麼?」令人震驚愕然的消息。


早料到他會有這樣的反應,藍羽飛只是淡淡一笑,「師尊很喜歡晨星,成天跟晨星窩在一塊,教他武功、劍術,傳授他觀星測算,還有醫術……總之,師尊把自己所有傾囊傳授給晨星,而晨星也學得很快。短短不到半年的時間,他將師尊所教他的都學會了!這也就是為何以八趾麒麟的能力,如何會教出像素還真這樣的徒弟來的原因。」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青陽總算明白這武林中人人不解的謎底了。以風華老人和八趾麒麟相比,難怪他有辦法在半斗坪內留下那兩句令八趾麒麟半輩子不敢踏出半斗坪的話來。
 
半斗坪內師渡徒,半斗坪外……徒渡師!


***   ***   *** 
 
「我又贏了!」


燭火下,晨星閃著開心的笑容大聲地向一旁的青陽和藍羽飛報告他的捷報,火銀烈氣惱的將棋子撤回,「再來一盤,我就不相信我贏不了你!」



青陽對這兩個孩子心性極重的人只能搖頭。晨星也就罷了,讓他意外的是火銀烈,好歹他也曾是名盛一時的武林前輩,怎麼個性還跟個小孩子一樣?拗起來這盤棋可能下到三天三夜都下不完。


「銀烈師兄,你放過晨星吧!」藍羽飛看得出隱藏在晨星興奮眼底的疲倦。


玩了一整天,他一定也累了!示意青陽帶著晨星回房休息,他知道在這樣鬧下去,晨星的體力一定支撐不了的。



帶著開始揉眼睛、打呵欠的晨星回到臥房,青陽倚靠自己的力量坐上床榻。只見晨星的眼已經開始有些迷濛了,他只能無奈的嘆氣。「晨星,過來吧!」


晨星乖順地坐在青陽身邊,雙眼半瞇地任青陽幫自己解開髮束。青陽為他解下繫在雲絲上的湖綠色髮帶,五指成梳,輕柔地梳理的那頭如瀑的銀髮。


「青陽……我有一股奇怪的感覺耶!」踢掉小腳上的鞋子,晨星翻身上榻,側躺在青陽的懷中,口齒不清地說道,「我……覺得藍月哥哥的眼神好奇怪,烈哥哥的也是……好像……」


話語未落,懷中人兒已經沉沉睡去。



的確,他也有所感覺到!青陽有一下沒一下地梳理著那頭如絲綢般的長髮,一面也為火銀烈的眼光感到不解。因為火銀烈的眼神,是一種包含打量和評估的目光,就如同藍羽飛當初看他的視線是一模一樣的。


是他多心了嗎?他總覺得自從火銀烈來了後,藍羽飛的態度就變得不太一樣!他變得更加積極地珍惜著與晨星相處的時光,這讓青陽有一種莫名的想法──藍羽飛有意讓他們離開映水山居的想法。


搖搖頭甩去這股念頭,青陽暗笑自己的多心。現在晨星的記憶尚未復原,而以自己一個雙足皆斷的廢人怎麼會有能力保護住晨星呢?


自嘲地苦笑,青陽更加摟緊懷裡熟睡的身軀不願再多想!數著晨星那平穩勻稱的呼吸,他也漸入夢鄉……


「銀烈師兄,你願意幫我的忙了嗎?」走出山居,藍羽飛望著坐在石椅上仰望夜幕星子的火銀烈,聲音輕緩卻異常清晰的傳入他的耳中。


一向靜不下來的烈焰天子今晚竟一反常態,只是安靜地將視線從夜空拉回到那藍色的身影上,沉默不語!


可能是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自己吧?藍羽飛淡淡的笑著猜想。


「你們都很愛他!」藉著這兩天來的觀察,他發現青陽子是個不凡之人。縱使他失去雙足,是個廢人!可是從那炯炯有神的眼眸中和不俗的談吐間,他可以明白為何羽飛願意將晨星交付予他,他的確能擔當此責任──只要自己答應幫羽飛的忙。


但是……羽飛怎麼辦?


火銀烈知道他是絕對不會離開映水山居的,因為這個地方留有太多太多他與晨星的回憶。假使有一天晨星再度離開了,羽飛仍會靠著這些美好的回憶過完他的餘生!所以他確定羽飛是不可能回到風華門,更不可能會到襄雲的居所去的。


這樣一來,他是萬萬不能答應羽飛的請求!可是……


望見羽飛懇求的目光,火銀烈拒絕的話語是怎麼樣也說不出口,因為這是他兩人拜師以來,羽飛第一次求他。


「飛兒、烈兒,為師有事要對你們說,到華迷林內的憶星湖來吧!」


就在火銀烈陷入兩難之時,一陣聽似細遠但卻字字清楚的慈靄聲音傳入兩人耳中。這是師傅的傳音!藍羽飛和火銀烈相對看了一眼後,立即施展輕功,一同奔向師尊所指示的地點。


只是憶星湖畔佇立的不只有風華老人的身影,還多了一抹窈窕的纖麗身形。



「徒兒參見師尊!」略過那道愧疚的身影,藍羽飛偕同火銀烈向師尊風華老人──風無華行了個禮。


對於兩個徒兒明顯的舉動,風無華也無法說些什麼。其實他也很希望能改變這一切,但無奈他只是一介凡人,就算他能窺探天機卻也無能扭轉天命。


「飛兒、烈兒,還有雲兒,你們三人都是為師引以為傲的徒弟!雖然為師無法為你們解開這延續了四百年的結,但是吾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能見到你們一同回風華門探望為師。」風無華凝視著面無表情的藍羽飛,和用指尖揪扭著衣角、有些不知所措的水襄雲。


這兩個孩子……唉!他們對情感太死心眼了,情關難過。


「飛兒,可以讓為師再看看晨星嗎?」


突如其來的要求讓藍羽飛傻了眼,望著師尊帶著一絲渴求的雙眼,明白師尊他老人家也希望能再度跟晨星相聚!輕輕點了點頭,他正欲與師尊還有師兄一同返回映水山居時,一直沉默沒有開過口的水襄雲出聲了。



「我……可不可以也一起去?去看看晨星……」細如蚊吶的聲音,顯示出她的猶豫和遲疑。


藍羽飛停下步伐,終於將目光定在那張消瘦、失去往日自信的容顏上!此時此刻,這張俏臉上有著被悔恨折磨所留下的痕跡。



四百年,已經足夠了!就讓四百年前的一切,隨著這一次的重逢化消吧!


「走吧!」不再怨恨、不再怒目相對,藍羽飛對水襄雲伸出手來。「雲兒!」這一聲雲兒,當下讓水襄雲紅了眼眶。


好久好久沒有聽到這個小名了!羽飛師兄真的願意原諒她了!


「丫頭還不快點跟上來,不然我們不等妳了!」火銀烈開心地逗著淚水直流的水襄雲,取笑她,「都幾歲了還這麼愛哭,愛哭鬼雲兒!」


風無華亦是微笑地望著這三個他一直疼之如命的徒兒。


終於……這道纏繞了他們四百年的結總算是打開了!欣慰的他不禁抬頭仰望星空,卻被其中兩顆愈見明亮的星辰奪去了注意力。



這是……


有些驚然地將視線定在藍羽飛的身上,風無華猛然明白了。


飛兒,你……這樣你真的不後悔嗎?風無華在心底暗暗問道。


「師父,您怎麼了?」久久不見師尊跟上來,火銀烈拉著師弟妹停下腳步回頭望著有些呆楞的老者,大聲地喊道:「師父您老人家是不是走不動了?如果要徒弟揹你的話就說一聲,不要在那裡死要面子啊!」


這個死孩子不會說點好聽的嗎?


風無華氣得吹鬍子瞪眼睛地趕上三人的步伐,揪住火銀烈的耳朵,「你是嫌師父腳程太慢了,還是太久沒修理你了呢?」


好懷念的感覺,他們師徒四人有多久沒有像這樣聚在一起?這樣輕鬆開懷的對話了呢?好像是從四百年前的那件事發生之後吧!



「師父,唉呦……師父您輕一點!」


「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