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蓮引之情揚‧4

 在師尊離開後,他獨自盤腿坐在湖邊閉目凝神,只希望回去映水山居時不會讓晨星和青陽看出端倪!可是,當他閉上眼睛,那前塵往事卻又如影隨形地出現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發洩似的長嘯一記後,藍月心中卻是茫茫不知下一步該怎麼做,待回神後才發現
自己竟站在山居的竹籬外!更令他意外的是,青陽坐在輪椅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凝望夜空弦月。


「藍大哥,你回來啦!」發現竹籬外的藍色身形,青陽的呼喚讓藍月無法逃避,
只有換上一如往常的溫和相對。


「這麼晚了還不休息,晨星睡了嗎?」其實,他是有些忌妒青陽!忌妒他能讓自
己甘願將所愛之人託付給他。


「晨星他睡了!」以清澈且不容他隱瞞的目光看向藍月,青陽淡淡一笑,「我等
他睡了才離開!原本是想到你房裡找你談談的,不過……」


找到的,是一堆的空
酒罈。


「有什麼事想找我談呢?」拉了張竹椅坐在青陽旁邊,藍月雖是笑意盎然,但也
猜得出青陽想找自己談些什麼──


被水襄雲這麼一鬧,也合該是告訴青陽一切的
時候了。


「青陽想知道……晨星和素還真之間的關聯!」直覺明白藍月會堅持晨星這個名
字並不是沒有原因,更何況他又能叫得如此的順口!


如果自己沒猜錯的話,晨星
應該就是素還真的另一個名字。


「你聽過風華門嗎?」藍月沒有立刻回答他,只是吐出這個風馬牛不相干的問題讓青陽楞了一下;稍微思索,青陽點了點頭。


「在數百年前的公認武林之尊,玉簫公子藍羽飛便是風華門之人……啊!難不
成?」


突然像是明白什麼似,青陽瞪大眼望向藍月及他腰間,那從不離身的褐色
布包。藍月只是一貫溫和的低下頭,將布包打開,將通體深藍的玉質長簫取出來。


玉簫公子的稱號顧名思義,就是他的武器是一只隨身的深藍色冷玉簫,亦是他的象徵物。


「藍大哥,真的是你……」青陽受到的震驚不可謂之小!雖然他早猜出藍月的來歷非凡,可是風華老人的愛徒、數百年前的武林之尊……


這可是他從沒想過的。



但,為何原本名滿天下的玉簫公子和其同門師兄妹──烈焰天子火銀烈和水雲仙子水襄雲會在一夜之間消失在武林道上,任憑世人苦苦尋覓皆遍尋未果?


「的確,藍羽飛曾是武林之尊!可是……自從那件事發生後,藍羽飛只是個失意人罷了!」


苦笑地回視青陽那滿腹疑雲的俊容,藍月……不!藍羽飛復將目光調
到滿天的星斗上。


「那件事?」


「這已經是數百年前的事,我本來想遲些日子再告訴你的!看來……我不能再陪著他了。不過,有你陪著他也好!我信得過你,相信你極盡一切的珍惜、守護他的。」


青陽沉默不語。


「風華門是我師父──識天轉命風無華所創下的,由於他老人家性情古怪,加上脾氣特異、時冷時熱,所以他規定自己一生只能收三位弟子!因此,風華門的門人也只有三位。」


「但是這三位門人都是人中龍鳳,為武林中的傳奇人物!」


「哈哈……如果要你用晨星去換取這四個字,你願意嗎?」澹然的問話,換得的是青陽那抹疑惑目光。


藍羽飛只是以自嘲的視線望向天空的月娘,緩緩地敘述
著:「當初創立合修會的你,為何又甘願放棄大好績業、永隨蓮側呢?」


「我……」


「那時我的性情一向灑脫不羈、好打抱不平,縱使被推崇為武林之尊也是一樣!由於師尊能窺探天命,所以常為我傷透腦筋!」藍羽飛的神情柔和,就像回到當年一樣:


「記得那天,是個下著濛濛秋雨的傍晚,我在遊賞西湖後正要回轉師門
為師父祝賀他老人家壽辰!途中卻見到數名壯漢正在毆打一名老者,而他身邊富家公子卻抓著一名不停掙扎的少女,冷眼觀望。」


少女?


「我看到這一幕便不加思索的出手相救,雖然救回了那名女子免於受到侮辱,但卻救不回她年邁的老父!一個上了年齡又不曾習武的老人家,哪經得起這樣的折騰呢?老人家臨死之前將一切經過告知並央求我照顧他的獨子,我這才知道自己所救之人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並非女兒身!


這名老者姓柳,是個布商,家境雖算不上大富大貴,但也是個小康人家!由於妻子早逝又未曾續絃,所以膝下只有一子。這孩子幼時身體衰弱,他老人家聽信術士之言將他當成女子撫養,卻不料引起大禍。」


藍羽飛目光渺遠,那張淚痕滿佈卻清麗動人的楚楚臉龐浮現在眼前。


「因為那孩子長得太美了!引起了一名官宦公子的注意,強行下聘欲迎娶,老者愛子心切自然是不肯了!連夜帶著這孩子逃走,誰知消息走漏,反被這名公子帶著家僕攔截搶人!老人家就這麼被活生生的打死了……」


「那個孩子……」青陽幾乎已經能猜出大概。


「我沒告訴你那個孩子的名字吧!」見到青陽的反應和神情,藍羽飛知道聰穎如斯的他已然明瞭,「他叫──柳晨星!」


「柳晨星?」


「是的,他就是後來威震武林的清香白蓮,也就是你的結拜大哥素還真。」


果然!青陽只是靜靜地聽著,望著藍羽飛那有著濃濃眷戀的剛毅側臉。


藍羽飛凝
視著手中的藍玉簫,緩緩說道:「由於當時晨星受到的刺激太大加上身子衰弱,導致他的髮絲在一夜之間轉白……」


「那……後來他又為何會成為素還真呢?」


「因為…靈珮的關係。」


這兩個字對藍羽飛來說,一直是個抹不去的夢魘。



「是那個傳聞中,象徵著天下第一人的靈珮嗎?」


就連傳聞中消失已久、代表著
天下第一人的靈珮都牽扯於其中,青陽實在無法想像在『素還真』這三個字的背後,到底隱藏了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和故事。



「天下第一人的象徵,只是不知情的外人對靈珮所下的定義罷了。」冷笑,藍玉簫輕巧地在手指間轉了個圈,繫於其上的滾金邊紅繩隨著大幅度的晃動,劃出鮮紅色的弧線。


「靈珮本身是個具有靈性的奇石,會尋找與自身氣息相調的人、相融一氣!且它有著奇妙的療傷功效,遇到再沉重難醫的傷害也能在很短時間內自動復癒,這也就是為何晨星的傷總是好得特別快的原因。但是,這畢竟是違反天道的行為!因此,一生多苦多難、須負起維護天下蒼生安危的重責,也就落在此人身上。」


「這個責任,原本是我要來扛的!」


失控地抓著自己湛藍的長髮,藍羽飛氣水襄
雲的惡意欺瞞,恨自己的無能為力!他壓抑自己的聲音低吼著,「這麼沉重的任務原本是我要扛的啊!為什麼會變成他在承受呢?那樣柔弱的晨星是該被人捧在手心呵護的啊!絕不是現在只能為天下人而生、還要受天下人批評的素還真才對!為什麼、為什麼……」


「藍大哥,還真他不是柔弱的人!」看似雲淡風輕的語氣,卻如一記重擊般敲醒
了失控的藍羽飛。放開蹂躪自身長髮的雙手,藍羽飛楞楞地看向一臉認真的青陽。


「晨…不!還真他不是個柔弱、需要被人家捧在手心呵護的人!相反地,他比
你、比我都要堅強!你所認識的晨星,只是一個虛假的表相。或許,他的外表是柔弱、要人保護;也或許,他曾經是個嬌弱、需要強大庇蔭的人!可是,現在的他比誰都要堅強,比任何人都要勇敢,比所有人還能承受打擊。」


仰望,將星羅棋布的夜空收納於眼底,那璀璨耀眼的星輝就像是素還真的眼眸一般,青陽笑了,笑得極其溫柔!這是個只有對晨星,也就是還真才有的笑靨。


「藍
大哥,他要的不是無微不至的呵護,而是永不變的支持和鼓勵。」


青陽這一番話,對藍羽飛來說,不啻是當頭棒喝!也讓他從數百年來的自責中解脫出來。


放鬆整個身子,藍羽飛吃吃的自嘲:「是啊!他比誰都要堅強啊!青陽,你真的很愛他。」


「所以,我可以向你承諾,我會連同你的份一起愛他的。」


「記得你所說的。若是你有違背的話……」掣起玉簫直逼青陽的咽喉,一股迫人的寒意在他的頸間打轉,「玉簫公子會讓你生不如死的!」


回應他的,是青陽的沉著笑容,和眼底那份認真與對蓮的執著。


收回玉簫,正好晨星尋找青陽的呼喚聲亦在同時傳入兩人耳中。


「青陽?」回頭
就見晨星散著長髮、揉著惺忪的睡眼,搖搖晃晃的向他二人走來。


「怎麼?做惡夢了嗎?」輕撫著那柔軟的雲髮,藍羽飛仍舊是一貫的寵溺和憐
愛。


將他帶到青陽身邊,他明白,如今的晨星已不在是那個老愛溺在他身邊的可
人兒了!


趴在青陽的腿上,晨星的神智尚未完全清醒!見他的美眸睡意氤氳,有再度入夢的趨勢。


「青陽沒有在……晨星睡不著!」口齒不清的說道,還夾雜著數個哈欠。



注視著那嬌俏的容顏和青陽憐愛的眼神,藍羽飛淡然一笑,其中摻雜了絲絲的難捨!


「青陽,你把晨星帶進去休息吧!睡在這會著涼的。」
即使再怎麼樣地放不下這段情,在聽過青陽的一番話、在看到這一幕後都該放手了!


晨星早已不在,不是嗎?他無論用任何的手段也無法將還真變回晨星的。



「是的!」輕柔地搖晃著晨星的肩膀,青陽拍著他豐潤的嫩頰,「晨星別睡在這裡,會受寒的!」


今夜的風,有點涼、有點冷。



「晨星不要一個人睡…會怕!」將臉蛋埋入青陽懷裡,晨星像個鬧彆扭的孩童似的,語音咕噥難辨外還有著深深的睏意。


「青陽會陪你睡的,現在兩人都回房去吧!」伸手將昏昏沉沉的纖弱身軀橫抱於懷中,藍羽飛和青陽緩步朝著屋內移動。


一路上,寂靜的氣氛籠罩著二人,只有
青陽推動木輪所發出的聲響,為他們製造出一絲的熱絡。


「能告訴我,為何你會放任『晨星』成為『還真』嗎?」藍羽飛將睡夢中的人兒安置在床榻上,青陽突來的一問讓他手上的動作一頓。


回頭望著青陽剛毅、等待
回答的面孔,藍羽飛低低的笑了!笑的有些悲苦、有些淒涼。


「如果可以,我希望晨星永遠是晨星!如果可以,我希望世上永遠沒有『還真』的出現。」


藍羽飛站起身走向門外,沒有回頭也沒有任停下腳步的跡象,「但並
不是我希望就可以決定一切的。」


***   ***   ***


「青陽,彈琴!」望著小桌上泛著幽光的檀木古琴,晨星扯著青陽的衣袖央求道。


藍羽飛好笑地注視著擰著眉峰的青陽,亦為晨星的黏人功夫感到訝異!他從不知道晨星纏人的功力如此高深,瞧他整天黏著青陽不放的,就算當年他也沒有這樣纏著自己啊!藍羽飛不知道該忌妒的好呢,還是該為晨星纏的人不是自己而感到慶幸。


「我已經彈過十首了,你還聽不膩啊!」


輕擰著晨星的俏鼻,青陽有些頭痛地直
衝著自己笑的俏臉!他會的曲子都彈得差不多了,總不能讓他聽千里神彈吧!求救似的望向藍羽飛,卻見到他雙手一攤、聳聳肩表示他沒有辦法。


「晨星,請藍大哥吹簫給你聽好不好?藍大哥的蕭吹得很好喔!」青陽的唇角劃起邪惡的笑意,意欲拖想置身事外的藍羽飛下水。


「不要!」只見晨星抿直小嘴搖頭,「每次藍月哥哥吹簫都會讓我睡著,我要聽青陽彈琴。」


望見青陽的啞口無言,藍羽飛終於善心大發地幫他解圍:「晨星,你請青陽教你彈琴不就好了!你不是一直很想親手彈出悅耳的曲子嗎?」


這下可轉移了晨星的注意力,烏溜溜的美眸詢問似的望著青陽。


青陽微微一笑,
將晨星拉至小桌邊背靠著自己端坐,牽引著他的柔荑去撥動檀木琴上的弦絲,奏出一個個清脆的音符。


藍羽飛坐在一旁品嚐著香茗,目光從未離開過那對相倚偎靠的紅白身影。他說不出心底欣慰中又帶了一絲酸澀的感覺究竟是為何而起!索性閉上眼,靜心聆聽著那漸漸趨於熟練的琴音。


猛然,一幕相似情景自黑暗的眼界中閃過。相同的古琴、相同的曲子、相同的嬌弱身形!只是,那道藍色的身形如今已被紅衣者取代……


『飛哥哥,晨星彈的好嗎?』


低柔、更勝琴音數分的悅耳嗓音猶在耳邊響著。
 
晨星彈得當然好啊!記得自己當時是這麼樣的回答他的,望著那雙讓人失了心魂的眼眸,自己是笑著回答他的……


「青陽,晨星彈的好不好?」

就如回應他的記憶般,柔嫩的嗓音再度地響起、再
度問著相同的問題。


藍羽飛含笑地張開眼,注視著眼前的兩人。他知道青陽會怎麼回答,一如他當初一般!
 

「晨星彈得當然好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