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蓮引之情揚‧3


 
「你是屬於我的,你曾說過藍羽飛是最疼雲兒的師兄啊!」


水襄雲落下淚來,淚珠肆流在她白皙麗緻的臉上。像個心愛事物被搶走的小女孩,她喪失了原本的傲氣和不馴,坐在地上哭泣著。
 
「羽飛師兄是最疼雲兒的啊!可是,自從遇上晨星後,羽飛師兄就不理雲兒…不疼雲兒……」
 
水襄雲不能自己的哭泣著,數百年的癡等和愧疚在此時全湧上心頭。
 
「雲兒好愛好愛羽飛師兄,從你拉著我的手,喊我雲兒的那一刻開始!可是,自從你救了晨星後就不肯再理會雲兒了,還在這裡建造了映水山居想要和晨星共同隱居於此……」


水襄雲紅腫的美眸滿是癡怨地望著依舊冷凝著臉、不言不語的藍月,「我好恨好恨柳晨星,可是卻又不由自主的喜歡著他的善良、體貼人心!不只是你、我,就連師傅和銀烈師兄都喜歡親近他、將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
 
「恨一個人卻又不能自己的想去親近他,這種感覺師兄你嚐過嗎?我好恨他,一出現就吸引所有人的心和注意力,尤其是你的!所以當我得知晨星竟然和『靈珮』氣息相通,我…我才會……」
 
「難道妳不了解『靈珮』所代表的意義嗎?」最終的原因歸咎於自己身上,可是藍月始終無法對水襄雲所做的一切釋懷,縱然她曾是自己最寵愛的小師妹。


只要他一想到晨星跌落冷風崖時的那身血跡斑斑,以及幫他包紮傷處時,所目睹他全身遍體留下的傷痕,他的心就痛得難以忍受。
 
「我…我知道!靈珮是極珍貴的療傷聖品亦是武林中人人想得到的寶物、天下第一人的象徵;可是,靈珮也是個不祥之物!傷重難醫者若能及時和靈珮氣息相通、相溶一氣,便可不藥而癒;可是也會造就其一生多苦多難、終身須為武林平和為己任……」
 
「原本,晨星遭受到的所有苦難都不是他該去承受的!」


望著自己的雙手和掌中的藍色玉蕭,藍月痛苦地閉上雙眼,「是妳,是妳害得他如此痛苦!為什麼妳要騙晨星去觸碰、拿取靈珮?」
 
怨水襄雲,也恨自己!恨自己當時為何要留下晨星一人呢?如果自己能帶他一起走,晨星就不會被雲兒所欺騙,就不用……
 
「藍月哥哥!藍月哥哥……」小小的白色身形自屋內疾步走出,打斷了兩人的談話,那張小巧的臉蛋上有著驚恐和未全褪去的睡意!
 
晨星被那陣陣的哭泣和爭吵聲給驚醒了!


張開眼就見到青陽握著他的手倒在自己身邊,不管晨星怎麼呼喚就是喚不醒他!急壞的晨星,連鞋也不穿就急急跑出來找藍月。
 
「晨星,你怎麼沒穿鞋就跑出來呢?」


換上一貫的溫和笑容,他伸手抱起一臉哭樣的白衣人兒,怕他赤著雙足會被石尖或野草割刺傷腳部,原來的那冷冰無情已不復見!這份溫柔和深情,是水襄雲一直望想卻得不到的。
 
「藍月哥哥,青陽不知怎麼搞的,晨星一直一直叫他,可是他都沒醒過來!」晨星嚇壞了,眼看淚水就要溢眶而下,「藍月哥哥,你去看看青陽好不好?」
 
「好好好!別哭,我馬上去看青陽,讓他醒過來好不好?」


藍月信誓旦旦的保證止住晨星盈眶的淚水,這時他才注意到還有別人的存在。越過藍月的肩頭看著跪坐在草地上的女子,長的很美卻哭得很淒慘。
 
「發生什麼事了,妳別哭啊!」自懷中掏出絹帕,向來軟心腸的晨星走到水襄雲身前,輕柔地為她擦去眼淚。


藍月沒有阻止他,只是靜靜的走回屋內解開青陽的穴道。他敢肯定襄雲不會對晨星做什麼事的,如果她還想要性命的話!
 
走回房內,藍月手在青陽的的肩背上跳動數下,青陽悠悠轉醒,按著額際環視四周。「藍大哥,晨星……」
 
「他在外頭呢!」
 
推扶著行動不便的青陽走出屋外,就見到晨星一個人呆呆地望著天際,手中還拿著手絹。


聽到聲響回頭,晨星馬上衝到青陽的面前,「青陽,你還好嗎?」小臉上滿是擔心。
 
「我沒事!」歉然的輕撫著晨星長髮和臉龐,青陽淡淡笑著,「是我太累了,睡得太沉了點!」


他知道是藍月點了他的穴,可是他不想讓晨星知曉這件事情。
 
「青陽嚇到晨星了!」噘起櫻唇,晨星有些埋怨地說道。


突然,他像是想起什麼一般轉向藍月。
 
「藍月哥哥,那位漂亮的姑娘走了耶!」睜大無邪的雙眼看著藍月,晨星有些不滿,「藍月哥哥,你是不是欺負人家了?不然,為什麼那位姑娘會哭得這麼傷心?可是……她好像很恨我一樣!」那樣複雜的目光……
 
「她對你說了些什麼嗎?」臉色遽變,藍月緊張的握住晨星瘦小的肩膀連聲問道,「她有沒有對你做什麼?」
 
「沒……沒有啊!」這樣的藍月是他從未見過的,晨星恐懼地掙脫他的手,縮到青陽的身邊,雙手握著輪椅的扶把,說話都結結巴巴的。


「她…她只是看了我一眼,就…就離開了!她……她什麼話也沒有說過啊!」
 
「藍大哥、藍大哥……」愕然於藍月的失控,青陽一手握著晨星顫抖的柔荑,一手拉扯著藍月的衣袖,將他的理智喚回。
 
「藍大哥,你嚇到晨星了!」


藍月失控時所散發的氣勢饒是他也承受不了,更遑論是溫順的晨星!從晨星蒼白的小臉和劇烈顫抖的身子就可知道,他所受到的驚嚇有多大。
 
「呃……對不起!我失態……」被青陽拉回神,藍月望見晨星那張嚇白的臉蛋不禁心生歉意。他方才才被青陽嚇了一記,現在還要承受自己失去控制時的力道和逼問……


「晨星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是不是晨星說錯話啦?」怯生生,晨星不安的美眸惶恐地看向藍月,手仍緊緊抓著青陽的衣衫。
 
「不!晨星,這不是你的錯!」苦笑的搖頭,藍月換上一貫的溫文儒雅,「是藍大哥太神經質了!晨星,對不起啊!剛剛藍大哥有沒有弄痛你呢?」
 
輕緩的點了一下頭,晨星依舊是躲在青陽身邊。瞧他驚魂未定的模樣,藍月唇角的拉出一道有些傷痛的淺笑:「我推青陽回屋內,讓他幫你上藥。藍大哥下次不敢了,晨星不要生氣了好嗎?」
 
一張滿是書卷氣息的儒雅俊容,如今配上這樣稚氣的表情,讓晨星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來,先前的懼意和恐慌全不復見!朝藍月露出個漂亮、滿是諒解的笑容,眼底的懼意已經慢慢化消了。
 
「走吧!」
 
「嗯!」
 
 
 

 
 
「很疼嗎?」看著小臉蒼白的晨星,青陽再一次的放輕力道,搓揉著晨星雪白肩膀上所留下的青紫痕跡。


這瘀血要不揉散的話,晨星可會痛上好一陣子的!
 
苦著一張俏臉,晨星點了點頭,「不要讓藍月哥哥知道,他會自責的!」哀求的目光望著青陽,縱使,他知道不用自己說青陽也不會讓藍月知曉。
 
「嗯!」拉起衣衫遮蓋住那瑩瑩惑人的雪肩,青陽斜倚靠著床祪讓晨星能舒服的躺伏在自己胸前。這是一如往常的習慣,打從晨星清醒後每每夜晚要休息時,總要自己伴在身邊才不會被惡夢驚醒。
 
右臉頰隔著衣衫平貼在青陽的胸口,晨星的雙手繞過青陽精瘦的腰際交握著,若有所思的目光直盯著跳動搖晃的燭火瞧,低柔悅耳的嗓音彷若喃喃自語般迴盪在兩人之間:「藍月哥哥好像……有事瞞著我呢!」
 
不語,青陽單手就環摟住晨星的柳腰,另一手輕輕地為他梳理著那頭任意披散流浥的銀絲!只是靜靜、無聲的聽著他說話。
 
「那名女子……很愛藍月哥哥。」從她的眼神就可以明白這一點!


只是,晨星不懂這名女子為何會以那樣仇恨的眼神望向自己?那種滿是怨恨、妒忌,其中卻也摻雜了一絲愧疚和歉意的目光!
 
「青陽,你知道什麼……是愛嗎?」騰出右手把玩著那垂披在肩上的火紅髮絲,晨星沒等青陽開口,兀自地說了下去:「每次只要青陽不在我身邊,我就好害怕!害怕青陽要丟下我,就像世間所有人都捨棄我一樣……真的好怕!」
 
「晨星你……」他想起一切了嗎?


有些匆忙但又不失溫柔地托起他的俏臉,青陽又驚又喜的注視著他的眼,可是觸目所及的迷惘和不解讓他洩氣不已。
 
他……依舊沒有記起過去!
 
「青陽?」
 
「我沒事!」溫柔地吻著他白皙的前額,青陽復將他壓回懷中,動作輕緩、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梳著他的長髮。


「青陽絕對不會捨棄你的!」他,如此承諾著。
 
輕輕笑著,晨星將雙手環得更緊,整張臉埋入青陽的胸口汲取那讓他安心的特有氣息!像火一般、可是不讓人感到窒息的溫暖,火紅色的氣息!
 
「晨星最喜歡青陽了!」衝著青陽直笑,晨星像隻小貓樣地以柔嫩的臉頰,隔著薄薄的衣衫磨蹭著!這樣的嬌酣笑靨,讓青陽忍不住以雙手掬起他的俏臉,溫柔吻著他的額際。
 
炙熱的唇從額際下滑到臉頰,終止於那柔嫩的嫣紅上,靈活的舌尖挑開微微開啟的雙瓣,進而攻城掠地、汲取那香軟的甜蜜!雖然強硬,卻依然帶著溫柔和最深的呵護。
 
「青…青陽……」勉強吐出破碎的音節,晨星只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一般!雙手揪著青陽的衣襟,不知道該將他拉近還是該將他推開。


不知過了多久,青陽終於鬆開了唇瓣。修長的食指仍眷戀不已地沿著晨星紅腫的櫻唇線條滑動著,憐愛的目光巡視著眼前那氣喘噓噓的嫣紅俏顏。
 
「時候不早,你該休息了!」忍不住又在那撲滿紅雲的粉頰上偷了一記香,青陽這才側躺下身子,讓晨星枕著自己的右臂尋得一個舒服的睡姿,左手橫擱在晨星的腰間上。
 
晨星乖巧的回摟著青陽,閉上燦亮的星眸,寧靜而祥和的寂靜充滿四周。
 
***   ***   ***
 
與晨星青陽兩人相鄰的另一個臥房內,一道藍色身影正獨自坐在窗邊飲酒!從他抱著酒罈不要命地就口狂飲,以及散落在身邊的四、五個空了的酒罈,不難發現他是刻意想讓自己醉倒。
 
一向梳得整齊的湛藍髮絲散亂地披著,藍月發狂、不要命似將烈酒灌入喉頭,只求一醉解千愁。濃醇的琥珀色液體就像是一道火焰,從咽喉直達腹部,焚燒著他所有的感官知覺,可是卻無法模糊他那越來越清醒的意識!
 
惱怒的放下酒罈,藍月一個竄身自窗口躍出、朝外發足奔去。極先天的輕功造詣,讓他沒有驚動任何睡夢中的事物,兩三個縱躍後,他來到一個被月光映照成銀色的湖泊,失神的佇立在岸邊。
 
『哇…這水好冰啊!』
 
『飛哥哥,你也下來玩啊!』
 
記憶中清脆如銀鈴般的嗓音又再度的從耳邊響起,那道屬於回憶中的纖細宛若精靈般的身形,彷彿真的活生生地再次出現在他眼前,綻著漂亮的笑容向他招手……
 
「晨星、晨星……」發了狂的大喊著,藍月衝入湖泊,企圖讓冰冷的湖水冷卻他狂亂的思緒。


將臉埋入湖水之中,藍月閉上眼,沉寂心底多年的往事一幕幕有如走馬燈,快速地自他的腦海中閃過……
 
「啊啊啊啊────」仰頭一陣椎心刺骨的大喊後,藍月如洩了氣的皮球一般,半跪在水中任憑湖水淹蓋到他的胸口,他只是靜靜的跪著。
 
「飛兒,吾徒!」
 
循著聲音望去,慈藹的褐黃身影映入眼簾!藍月這才站起身子,緩慢的走回岸邊:「師尊,您老人家怎麼來了?」


其實這句話是多餘的,就連襄雲都知道晨星回到映水山居,還有什麼事可以瞞過他老人家呢?
 
「飛兒,他已經不再是以前的柳晨星了!」望著面前落拓至極的身軀,他實在不敢相信眼前之人會是他那最引以為傲的徒弟!


「現在,他是清香白蓮素還真啊!柳晨星已經不在這個人世間了。」
 
「徒兒知道!」不願看見師尊眼底的愧疚和不捨,藍月只是低啞地回答:「素還真不是柳晨星,他不再是以前那個軟弱無依的人了!」
 
可是知道又能如何呢?心早已失去,收不回來了!


藍月望著自己的雙手和腰際懸掛的藍玉簫,苦笑地抬頭望向最尊敬的師父,眼底的心碎深深地震撼了老者。
 
「飛兒,你會不會恨為師呢?如果……當初為師沒有洩漏天機的話,或許,柳晨星依舊是柳晨星……」第一次後悔著自己擁有窺探天機的能力,妄想以人之力更改天命;如今,反倒令自己最鍾愛的徒弟痛苦不已!
 
「現在說這個已經沒有意義了。」抹去臉上滴落的水珠,藍月換上一貫的溫和表情,眼神顯得遙遠迷離,「師尊,飛兒自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您回去吧!」
 
「飛兒……不要再怪罪雲兒了!這麼多年來,她也不好受啊!」


想到哭著回去的小徒兒,老者是心疼卻又不能偏袒她:「這麼多年的處罰已經夠了,烈兒也已經原諒她了!難道…你就……」
 
「原諒她與否並不是我能決定的!」目光放柔地望著映水山居的方向,藍月恍若喃喃自語般的道,「師尊,你應該明白。」
 
老者不語,只能深深地嘆息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