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7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蓮引之情揚‧1

 
 
孰料,慕容蟬墓前,狂刀和葉小釵對此事漠不關心,悠然玩奕之餘還閒適的說若素還真真的需要他們幫忙,定會親自告知的!此情況惹得秦假仙大怒,拂袖離去……
 
***   ***   ***
 
往平等坡的路上,一抹火紅色的身影坐在輪椅上,急急忙忙的向正義坡而行。粗大厚實的雙掌因為推動木輪而被磨出血來;一絲絲、如染料一般的血紅液體,藉著手掌染得木輪滿是血漬!可是……火紅身形不在乎,只是一逕地朝目的地趕去……
 
 
 



正義坡上,滿身傷痕累累的素還真靜靜佇立著,垂首不語,任憑眾人指責。與東瀛高手五對一的結果,造就了他滿身的傷痕!現在的他根本無法聽清楚眾人到底在說什麼,只能硬撐著快倒下的身子站直,任憑眾人指責、唾罵。
 
「素還真,你還有什麼話好說?」一陣冷冽的殺意傳來,素還真抬眼一看,映入眼簾的竟是傲笑紅塵的面孔!難道天真的要亡他嗎?先有海殤君之死的誤會尚未解釋清楚,後是眾人繪聲繪影地道聽塗說,指他無恥賣國……這次一向仇視他的傲笑紅塵鐵定是不會放他甘休。
 
果然,一向以除去奸險的偽善者素還真,也就是他,為己任的傲笑紅塵,背上長劍一出,直逼他的心口。
 
直覺性的閃躲著,由於氣空力竭加上滿身傷口隱隱作痛,使得素還真只能被動地閃避那意圖奪命的銀蛇。腳步顯得有些遲緩,傲笑紅塵的攻勢又一波接一波,越來越凜冽、越來越快速,素還真不停地向後退……就這樣,兩人漸漸離開正義坡,接近冷風崖了。
 
「啊……」手臂上又開了一道血口,素還真汗如雨下,混和著絲絲血跡,染紅了白衫!意識漸趨模糊的他,根本不知自己身後就是那無底的斷崖,只要再後退半步──
 
一陣木輪聲傳來,令對戰中的二人暫時停止,回頭看向來者。素還真極力撐起快閉上的眼簾探看,一道熟悉的火紅映入他的視線……青陽?
 
突然湧上眼眶的熱潮,是因為看清那焦急擔憂的剛毅俊容!輪椅的木輪上,處處沾染的血跡指印,那是因為推動木輪趕路而造成的!
 
還是……還是有人關心他的!他在世上並不是一無所有啊!捂住自己的口避免自己哭出聲來,素還真臉上水珠串串,分不清楚是淚水還是汗珠!
 
猛地,腳邊土石崩落,身子倏地下墜,快得讓他連抓住任何物體的機會都沒有。此時,他的腦海中閃過了兩個念頭:
 
他墜崖了!
 
終於可以自那重重的束縛中解脫了!
 
「不────」


一聲悲怒的狂喊傳入耳中,緊接著是另一道力量箝住了自己的腰際……費力的張眼一看,青陽的俊顏赫然出現在咫尺之間。
 
「青陽……」略白的唇瓣勾劃出一道絕美笑容,素還真不自主地伸手環住青陽精瘦的腰身,「只有…你……沒有拋下我!」

欣喜的閉上眼,將臉蛋埋入他的胸前。
 
「我不會拋下你的!絕對不會!」彷彿是立誓般,青陽輕輕地在素還真髮頂留下一吻,「我一直沒告訴你,能留在你身邊,是我最大的心願……」
 
緊緊相擁的紅白兩道身形,消失在斷崖下的層層煙嵐中,獨留下崖上那名手持長劍的白髮劍客,以及那失去主人的輪椅,木輪上還殘留著斑斑的血跡……
 
***   ***   ***
 
「怎麼會傷成這樣子呢?」冷風崖下,一名藍衣藍髮之人正擰著眉峰,憐惜又不捨地望著結在樹上的大網,網上躺著兩道昏厥卻仍緊緊相擁的紅白身形。
 
細看兩人,身著火紅衣衫、雙足盡斷的男子緊緊將白色的嬌小身軀護在懷裡!瞧,他滿身傷痕累累的,定是為了保護懷中人兒,才導致全身被山壁尖石擦得遍體鱗傷、血肉糢糊。
 
伸手想拉開那鐵鉗般的雙臂,沒想到雖然身處昏迷狀態,但紅衣男子仍是不肯放鬆雙臂,彷彿稍稍一鬆懈懷中之人就會消失一樣。藍衣身形微微一笑,指尖在那滿是擦傷和割傷的手臂上點了幾下,原本守得死緊的鐵鉗鬆開了,這才得以讓他抱出白色的嬌瘦身子。
 
經過一番查看,發現他身上除了先前與人戰鬥所留下的傷口外,並無其他的傷處……是紅衣男子的原因吧!由於他的捨命相護,才會讓懷中之人毫髮無傷!不然,從這麼高的斷崖上跌下來,光是被山壁岩石刺磨的傷口就夠瞧了。
 
「該好好謝謝青陽子喔!」點住他胸口的兩個大穴再餵他服下靈丹,白衣佳人原先因痛楚而緊蹙的秀眉終於舒展開來。藍衣身影憐愛地輕吻著那柔嫩的臉頰一記,低聲喃道,「是他這樣捨命相護,你才沒有受到更多的傷害的。」
 
語氣柔和而帶著深深的疼惜與寵溺,藍色的披衣隨著涼風飄飄舞動著,宛如一對溫柔的藍色羽翼似,緩緩將紅白兩道身影包裹於其中……
 
 

 
「素還真啊──素還真呦!」濃厚的鼻音迴盪在冷風崖底,江湖福星秦假仙和他那兩個手下正努力的找尋素還真的下落。
 
回到正義坡便聽到素還真被傲笑紅塵逼往冷風崖的方向,秦假仙和蔭屍人、業途靈匆匆忙忙的趕過去,只見到傲笑紅塵的身影和一個輪椅,一問才知素還真和青陽子都跌下冷風崖……
 
「大仔、大仔你看!」突地,蔭屍人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叫喊道,手指向一張結在樹上的大網,「大仔,這邊有一張大網耶!」
 
「蔭屍人啊!呣你是皮勒癢是嗎?」

火氣正旺的秦假仙掄了他一拳,「叫你找人,你找一張網在鬼吼鬼叫的,欠打嗎?」


素還真現在生死不明,秦假仙實在沒有心情和手下在瞎起鬨!脾氣火爆的吼完,轉身就要離開。
 
「不是啦,大仔!」蔭屍人急忙解釋,「你看網子上有血跡,旁邊還有人的腳印!我在想是不是素還真和青陽子正好掉在這張網上,被別人救走了!你看!」


還順手撿起幾絲纏於網上的銀白細絲交給秦假仙。
 
「嗯……有理!那我們就趕快順著這腳印找下去!」
 
「YES,SIR!」
 
***   ***   ***
 
 
他…他在什麼地方?
 
一陣濃濃的藥草氣息讓青陽從昏迷中甦醒。
 
「你醒啦!」低沉的男音自耳畔響起,青陽轉頭只見一名藍衣藍髮的男子,正在為自己包紮被石壁磨得慘不忍睹的右臂。

而隔著他,另一張床襦上側身睡臥的,則是已經將傷口處理完畢的嬌小身子,只不過他現在仍陷入昏睡當中。
 
「他已經沒事了,除了背上有兩道比較深的傷口外,其他的小傷都不要緊。」藍衣人將布條綁好,以溫文儒雅的笑容迎向自己,「這兩天別讓傷口碰到水,不然傷口會發炎的……你別下床!」
 
不顧藍衣青年的阻止,青陽仍固執的掙扎爬下床,掛念白蓮傷勢的他根本忘了自己雙足已殘,若不是那藍衣男子即時的扶他一把,青陽子根本連床榻都摸不著。
 
伸出那粗糙、猶帶傷口的指尖觸碰到柔嫩,溫軟的臉頰;輕微炙熱的氣息伴隨著胸口的起伏,一陣陣的吹拂到自己的臉上……他沒事了!
 
鬆了一口氣,青陽這才注意到身邊的陌生男子。
 
「多謝恩公救命之恩!在下青陽子,未請教恩公大名?」礙於行動上的不便,青陽雙手作揖向藍衣男子道謝。
 
「我叫……藍月,一個隱居山林的平民百姓。」不卑不亢的回答,目光望向他身後側臥的俏佳人,「你很愛他吧!所以,你才會捨命為他護衛。」
 
訝異地望著前方的藍衣人,青陽不知該如何說明自己的立場。
 
真的有這麼明顯嗎?他一直以為自己掩飾得很好,至少……其他人都還沒發覺到自己的心。
 
「世俗的眼光,在這並不適用!性別,不是最大的阻礙。」藍月從青陽的臉龐看出他的掙扎,「他的確值得你好好的珍惜,而你也值得我相信……和託付。」

最後的三個字,他說得很小聲,小到讓青陽子無法聽見。
 
「恩公?……」青陽想追問,卻被藍月打斷了。
 
「別叫我恩公恩公的,我虛長你幾歲,你若不介意就叫我一聲藍大哥吧!」藍月笑著,捧過一碗墨綠色的湯藥送至他的面前,「你體內尚有內傷,把這藥喝下去吧!」
 
雖不明白眼前之人為何會對他這麼好,但青陽卻有著一份莫名的信任,他相信藍月不會害他的。

順從的接下藥碗,撲鼻而來的除了濃郁的藥味外,還夾雜著一種隱隱約約的淡雅氣息,就像…就像是蘭花的香氣,能撫平所有的煩躁以及不安,緩和了他的情緒。
 
「恩……藍大哥!」發覺藍月略微蹙起的眉峰,青陽急忙改口,「他什麼時候會醒過來呢?」

沒見到他睜開那雙美麗的秋瞳,青陽子實在是無法放心,尤其,是見過他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傷處後。
 
「可能沒有這麼快。」藍月望著一臉憂心不已的青陽,「他失去的血氣過多,一時半刻是無法醒過來的。不過,你可以在這裡守著他!我可不像一般的大夫不通情理喔!」微微一笑,他端起水盆向外走去。
 
望著藍色的背影,青陽再度將視線調回那張昏睡的嬌顏。
 
藍月……一個好神秘的人物啊!他應該認識你……或者,應該說是你的緣故,他才會救我的!因為…他看你的眼神好柔、充滿著疼惜和愛憐。
 
無言地與沉睡的人兒交談著,青陽緩緩飲下手中那碗湯藥。湯藥中,有著濃濃的苦澀和一股、很溫暖的味道──一種關懷的味道。
 
***   ***   ***
 
痛!
 
這是他所擁有的第一個感覺。
 
火紅色!
 
這是他從一片漆黑的世界中脫離,所看到的第一個顏色。
 
目光沿著眼前的一片火紅,緩緩往上移,一張線條剛毅、俊朗的面孔出現在他面前!眼簾緊閉、平穩的呼吸,代表著這張臉的主人正處於熟睡狀態。
 
晶亮的大眼轉了一下,發現自身是側臥窩在他的懷裡,一隻看起來很結實的手臂橫放在他的腰側,上頭還纏著層層的白布,自手腕延伸至上臂,看起來好不壯觀啊!
 
有些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撫觸著眼前那一片火樣的紅色布料。火紅色,應該是刺眼、令人有窒息的感覺才對!

可是眼前的火紅色,卻讓他感到溫暖,還有無限的柔情……視線移到披散、赤紅中摻雜著絲絲銀白的長髮,他伸直手臂想撫摸看看,有什麼樣的感覺……
 
「痛……」過大的舉動拉扯到背後的傷處,當下讓他忍不住淌下兩道淚痕來。眼前之人也被他驚醒,張開一雙有神的炯炯星眸,有些慌亂地起身查看著他的傷口。
 
「碰到傷口了嗎?」低沉、有些暗啞的聲音,聽起來卻是意外地令他心安的!
 
含著兩泡淚,他委屈至極的哭訴著,「背後好痛,好像有人拿火在燒我的背部一樣。」亮晃晃、像一顆顆小小珍珠的淚水滴答滴答地流,滑過白玉般的嫩頰,緩緩滴落。
 
雖著急卻也無法立即幫他止住疼痛,只能笨拙地抱住他的腰輕聲哄道。「忍耐一下,很快就不痛了!」對受傷有如家常便飯的他,會這樣哭、叫痛還是頭一次呢!
 
「你叫什麼名字?」好一會兒過後,痛楚退去大半的纖儷人兒抬起俏臉,問道。
 
「?…大哥,我是青陽啊!」青陽被他那突來的一問嚇住了。他叫什麼名字?不會吧!大哥怎麼會把他的名字給忘了?
 
「青陽?有點耳熟,可是有想不起來!……你叫我大哥?你是我弟弟嗎?」腦中空蕩蕩空的,想不起來自己到底有沒有手足。
 
「大哥,你忘了我是青陽子啊!當年你、我和三妹千層雪在儒園義結金蘭的啊!」這下非同小可,難不成……「大哥,你記得你自己的名字嗎?」會是摔落冷風崖時撞到頭部,所產生的後遺症嗎?以前秦假仙有一次經驗,不過他是因為被魔域之人灌下忘情丹的緣故……
 
「我記得啊!我叫……咦?我叫……」抓抓自己的頭髮,偏著頭看向前方的面孔,「我叫……我記不起來了!」明明知道自己姓什麼叫什麼,可是話一到嘴邊卻記不起那究竟是什麼字。
 
天啊!失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