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願許今生‧26(完)

 
這棟三層樓的透天型花園別墅,是葉家堂兄弟在台灣的住處!


不過葉小釵和葉少禕一向是住在柳家武館,只有偶爾才會來這裡小住幾日;葉開則因需要處理『迅雷』的事務,總是住在總辦公室大樓樓頂的特別房間內,再不然就是跑到南部去陪自己的親親老婆﹝附帶一提,葉開已經成家,老婆是個溫柔美麗的小學鋼琴老師!﹞很少回來,平日則有負責清掃的傭人定時來這裡打掃。

 
陪伴在旁的葉小釵看著那自得其樂身形,俊美英挺的臉上滿是哭笑不得。「為什麼你要穿成這副模樣?」終究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了,他不明白這個小情人腦袋裡究竟在想些什麼,雖然眼前這裝扮還挺適合他的!

 
「不好看嗎?」

 
「好看是好看,可是我記得上次璠殤就是因為要設計你穿女裝才被整了不是嗎?」原以為他是厭惡女裝,可是眼下的情況看起來似乎不是那麼一回事。絲白的女用襯衫,單色深藍長裙,頂著墨色的及腰假髮和上了淡妝的嬌俏容顏,眼前活脫脫就是一個粉妝玉琢的俏佳人。

 
「還不是為了你!」皺皺俏鼻,纖細身影顯然不滿意這樣的回答!臉上的淡妝跟假髮讓他覺得不舒服,要不是為了『計劃』他才不會穿成這個樣子呢!

 
「你又有什麼計劃啦?」在米色沙發坐下,葉小釵順勢讓纖細身形拉坐在自己腿上問。就看見俏美容顏漾著賊兮兮的笑容,菱紅唇瓣溢出的還是那一零一句的台詞。

 
「天機不可洩漏!」

 
放棄追問的意圖,葉小釵只是凝視眼前儷顏,帶著笑意的精靈美眸、不論何時都像是在蠱惑自己的紅潤雙唇……彷彿時間就此定住,待他回過神發現自己已經吻住那雙唇瓣,手不自覺地攀上了細瘦的腰身。

 
「我說堂哥啊!要親熱也該先確定大門有沒有關好吧?」不正經的語調從門口傳入,驚動了兩人!目光同時朝門邊探去,一道桀傲不馴的身影倚靠在門板上,似笑非笑的視線直在相擁的兩道身形上打轉。

 
一名黑色勁裝的帥氣男子站在略為敞開的門邊

 
「開,你來啦!」除了自己那狂妄不拘的堂弟外,葉小釵不作第二人選。拉起自己的小情人,他走到葉開的身前為兩人正式介紹道:「這位是我堂弟葉開,這是還真,我的小情人!」

 
「情人?這個沒身材的瘦竹竿?我說堂哥你有戀童癖啊!」撇撇嘴,葉開不滿意地從頭到腳徹底打量了素還真一眼。


臉蛋是滿分啦,但身材就百分之百不及格,沒胸部沒臀部,雖然過一百七的身高跟堂哥是挺相配,但是他就是看不順眼。

 
戀、童、癖?!他哪裡看起來像小孩啦?素還真保持著臉上的甜笑,只是眼底射出光芒暴露出他的憤怒。


好,敢說他是瘦竹竿也就算了,還把他當成小孩子,他如果不把葉開整翻的話,他素還真三個字就倒過來寫。

 
「早知道堂哥你唸了幾十年的人是這副模樣,我一定會要你另尋春天!」奇怪,怎麼總覺得這女孩眼底閃爍著讓自已有些毛骨悚然的光彩!葉開一邊不客氣批評,一面暗自想著。

 
「釵,他就是你那個脾氣暴躁兼沒大腦的笨堂弟啊!果然是個空有臉蛋沒有大腦兼小腦的傢伙。」甜甜的笑臉與出口的諷刺成了正比,素還真還刻意朝葉開那瞥了一眼,用天使般的笑靨訴說道。

 
「妳…妳說什麼?」

 
「脾氣暴躁、沒大腦兼沒有小腦,空有臉蛋沒有智商的傢伙!人家說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我看你不僅頭腦簡單就連四肢也不發達!」說到毒舌,就連紫紜哥那種毒舌天王都說不過他了,眼前的葉開算什麼角色。

 
「妳……」忍著自己想痛毆此人的念頭,葉開轉眼瞪著葉小釵,對他的置身事外很不滿,「今天約我過來到底有什麼事?」

 
「今天本來是想說請你幫小釵再管理『迅雷』一段時間的,可是我看還是算了!給這種人去掌管,迅雷不到一個月一定會倒閉兼破產!」拉起葉小釵的手掌把玩著,素還真臉上甜美的笑容不變,可惜吐出來的字字句句都挑動葉開的怒火臨界點。

 
「妳這瘦竹竿說什麼?沒有胸部的飛機場!」

 
哈,他要有胸部才怪!「瘦竹竿?相不相信我這個瘦竹竿可以在十分鐘內把你撂倒!」暗示葉小釵別開口,素還真再次觸動葉開的爆發點。

 
「妳?哈,這是我聽過最冷的笑話!」不屑地看了弱不禁風樣的身形,憑他葉開的體格,就算不是二堂兄那樣的練家子也是可以輕而易舉就將這丫頭壓扁。撂倒他?!作夢。

 
「不然我們來打賭,如果我真的在十分鐘內把你撂倒的話,你就要代替小釵管理『迅雷』;相反的如果我被你撂倒的話,以後『迅雷』的重任就由小釵來扛。如何?」他抓的就是葉開的狂妄和不認輸,素還真朝葉小釵眨眼嬌笑。

 
「妳?哼!笑話。」跟女孩子打,還是跟這樣一個小女孩打,葉開不想動手。

 
「你怕了?怕輸給我會失了你顏面!早說嘛,我可以放水的。」

 
「誰說我會怕輸給妳!比就比,傷到我可不負責!」這死丫頭就是愛撩撥他的怒氣!葉開禁不起素還真口語上的挑釁,不自覺地踏入了設好的陷阱。

 
葉小釵終於知道為何還真執意要穿女裝了!無奈雙手一攤,望著已經脫掉皮外套擺好架勢的堂弟,「開,你確定?」

 
「怕這丫頭受傷就說一句,我可以手下留情!」

 
「還真,你穿長裙!」轉頭看向興致勃勃活動手腳的素還真,葉小釵不得不先提醒他這點──雖然開的身手也不錯,但跟還真比還是遜了一節,可現在還真穿著和身體狀況實在不適合動武。

 
「穿這樣就可以擺平他!啊,對了,那去!」丟了一個媚眼過來,素還真想起什麼事情轉身取出紙筆遞給葉開!葉開低頭看著手中的紙張,是一紙契約,言明輸的一方要負責『迅雷』的一切業務,為時六年。

 
「這什麼?」

 
「先立契約啊!萬一到時候你死不認帳怎麼辦?還是你怕啦?」

 
「妳……簽就簽!堂哥,是你的女人出賣你,可別怪我喔!」開玩笑,負責迅雷一切事務耶!他好不容易才從跟親親老婆分隔兩地的痛苦深淵逃出,只要撂倒這丫頭,他就有時間可以逍遙了。

 
「放心,小釵不會怪你的!」只怕你會怪你自己!狡獪地笑看著葉開在紙上簽下自己大名,素還真將契約紙收回疊好,將手錶遞給葉小釵。

 
「小釵,你計時!我估計大概兩分鐘。」甩甩雙手,素還真話語利落纖瘦身形快速地衝向葉開。葉開暗吃一驚,但隨即轉身舉臂擋住強力的手刀,手臂上傳來的力量和疼痛讓他不得不對眼前這名對手另眼相看。

 
這個丫頭……

 
「你分心囉!」巧笑儷容搭配著一針見血的字句,素還真腳下踏著怪異的步伐,身形轉得更加迅速利落!讓葉開心驚,葉小釵眼神暗沉。


這步伐是…踏著兩儀八卦,是八卦迷蹤步。看來,還真潛意識仍對前世自己的武學有著模糊印象。

 
「妳是柳家武館的學員?!」有些吃力閃避化解那連綿不絕的攻擊,葉開總算明白堂哥為何從頭到尾那一貫閒適的態度,這女的身手的確好得少見!額際冷汗微溢,他有些手忙腳亂。

 
「你以為只有柳家武館的人才會武術嗎?」

 
「什麼?」

 
「我忘記告訴你一件事!」眼看時間差不多了,素還真決定速戰速決:「我不是女的!」

 
「啊?什麼────」被這句突來話語分了心,讓本來就處於劣勢的葉開錯愕不已!素還真趁機一擊朝門戶大開的腹部招呼去,腳下一掃,勝負頓時揭曉了。

 
「我贏了!」雙手環胸俯視著成大字形躺在地上的葉開,素還真笑得開心至極。葉小釵則是走到他身邊,有些擔心他會扯動到肩膀的傷口。

 
「妳…妳剛…剛剛說什麼?」不急著起身,躺在地上的葉開望著頭頂那張開心容貌結結巴巴問。自己剛才好像聽到:『我不是女的』這五個字眼,這代表什麼意思?

 
「就是你所聽到的:我不是女人!」一把扯下黑假髮,順手拿起濕紙巾抹去臉上的淡妝,素還真順了一下披肩的青絲如是回答。卸去虛假的長髮和彩妝,秀美的五官依舊不變,只是覆上一層屬於男子的英氣自信,卻讓原本陰柔的女性氣質轉化成翩翩貴公子文雅氣息。

 
「你是男人?!那你…你跟…二堂哥……」這該怎麼問出口啊?葉開頓時混亂,不知是要爬起來揪住堂哥的衣領好呢,還事先找這個叫素還真的問出兩人的『進展』究竟到哪個地步。

 
「我們進展到哪裡這件事與你無關。放心,反正一年後少禕哥跟綺湘姊結婚後就會回迅雷幫忙!一年的期限你還是頂得住的。」開心起著情人的手臂,素還真不介意自己依舊身穿女裝!看著依舊躺在地上不能接受事實的葉開,聳聳肩膀朝門外走去。

 
「葉開,迅雷就再麻煩你了!六年後小釵會回來接手的,就這樣決定。」不敢去看向已經石化的堂弟,葉小釵選擇跟他的小情人一起逃離這個即將成會火山口的地方,只是素還真還不肯罷休,人跟著葉小釵往外走,口頭上仍舊執意刺激著葉開。

 
「你們給我記住──」

 
***   ***   ***

 
 
忙完了三年級的畢業典禮,緊接著的就是期末考和暑假!不論是風翔或是漢威,學生們不是忙著惡補功課就是討論暑假要去哪裡遊玩,相形之下,學生會館反而顯得寧靜多了。

 
批完手中最後一份社團活動申請單,夏琰書伸了個懶腰、舒展緊繃許久的筋骨;起身環視空曠的整個學生會館,難得的安靜讓他不由苦笑起來。


要這麼安靜還不容易啊!要不是還真跟清颺、璠殤一起去找理事長討論學生會成員的交接事宜,此時的學生會館內鐵定是吵翻天。

 
不過,時間也過得真快,一眨眼兩年就過去!回顧這兩年所發生的事情,夏琰書只能搖頭嘆氣,推開窗子望著窗櫺外景色,他放鬆自己沉浸在這屬於自己的空間中。

 
突然從後方伸出的一隻大掌遮蓋住他所有的視線,觸目所及的只有那雙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手掌紋路,「璠殤!」除了璠殤跟調皮的還真外,其他人不敢也不會這麼無聊地找他玩這種猜猜我是誰的遊戲。

 
眼前遮蔽物退開,映入視線範圍內的是莫璠殤的俊臉,以及……一枝盛開的白色杏花!咦,杏花?……

 
「怎麼會有這個?」現在是六月時節,怎麼會有盛開的杏花出現呢?

 
夏琰書欣喜接過莫璠殤手中的花──在眾多的花卉,他獨獨鍾情於杏花,每年到了杏花花季,他總不忘邀集好友一起上貓空賞花!只是今年雜事太多,等到他想起時花季也過了,為此他扼腕不已。

 
「這……」接過花夏琰書才發現,手中的杏花並非真花,而是一枝以玻璃製作的手工杏花,精細別致的製作手法讓這花栩栩如生,連他都誤以為是真正的花朵。

 
「這是我在淡水的一家玻璃精品店看到的!今年,我們錯過了杏花花季,就用這個來過過乾癮也好啊!」望見夏琰書臉上驚喜的表情,莫璠殤覺得這一個禮拜來辛苦奔波是值得的。

 
「難怪,這幾天找你總是找不到人!」恍然大悟,夏琰書將視線調回手中的白色花朵上,愛不釋手把玩著。「跟理事長開完會了?討論出結果了嗎?」因為手邊的文案已經堆得半天高,所以夏琰書沒有參加這次的討論。

 
「老話一句!理事長和其他學生代表都希望我們能再繼續留任,直到我們畢業為止!學生會的職務也不是兩、三個月可以交接完畢的,尤其我們又是開創『先例』的第一任成員。」沒有將心思放在這個話題,莫璠殤雙手擱在窗台上把夏琰書整個人圈在自己的雙臂裡:雖然琰書不再排斥自己親密的舉動,不過,要他坦然面對自己的感情,還是需要相當的努力才行。

 
「結論是……」

 
「他們希望我們能在這一年內訓練新的成員,好讓他們能在我們卸任之後接起學生會的工作!還真跟清颺沒有異議,我才會來問問你的意見。」

 
「也好,我才在擔心如果沒有事先的良好訓練跟交接,新任學生會成員會接不了這麼沉重的擔子呢!」露出一個淡淡、驚為天人的淺笑,夏琰書臉上有著不捨。將視線投往綠蔭青蔥的庭院、整齊的白色教學大樓,操場上散落的活力叫喊,這個學園裡處處有他們努力的成果。

 
「琰書……」

 
「嗯?」循著莫璠殤的聲音回頭,夏琰書看到了一雙有著熾熱感情的赤色眼眸,毫不保留訴說著真實的心意!不知所措回望,夏琰書只能呆呆注視那雙眼瞳,愣愣地任憑那張熟悉的俊美臉龐朝自己靠近、近到他的氣息籠罩自己的呼吸。

 
莫璠殤並不想驚嚇眼前的身形,只是…只是琰書唇角的那抹淺笑太美了!美得令他無法控制住自己擄獲那帶著惑人笑靨唇瓣的念頭,不自覺地薄唇朝那紅潤逼近、幾乎相貼……

 
「琰書、璠殤,我回來────」

 
就在莫璠殤的唇瓣要貼上琰書雙唇的前一秒,最會破壞他好事的小惡魔回來了!素還真刻意放大的嗓音在寂靜空間內顯得特別響亮,也拉回夏琰書的理智,急忙推開貼近的俊臉,雙頰有如蘋果般酡紅醉人。

 
「啊……我沒看見!請繼續。」嘴巴上是這樣說,但亮澄澄美眸挾帶的得逞賊笑暴露出他的意圖!站在身後的紅髮少年無辜地放下捂住雙耳的手,剛毅有型的臉部線條因為前方身形顯得柔和。

 
「素、還、真──」


暴吼出聲,學生會的寧靜時光宣告結束。望著繞著室內玩你追我跑的兩人,夏琰書將手中的玻璃杏花放在胸口,笑了!現在感情一事對他來說還太早,可是他知道璠殤一定會留在他身旁不會離開,所以心底的那句話等到自己準備好的時候再告訴璠殤:

 
『我,希望能與你相伴!直到──永遠……』

 
看著素還真調皮淘氣的巧笑倩兮,展清颺也露出憐惜的笑容:

 
『雖然我不能當擁蓮之人,但我仍然是護蓮之人!今生,我或許不能擁有你的感情,但我仍然選擇默默守在你的身旁,看到你的笑顏,我已滿足矣……』

 
   ***   ***   ***

 
「阿哈,一切都雨過天青了」

 
注視那夜空黑幕上鑲嵌的閃亮星子,素家的屋頂上躺臥兩道身影,同樣的面貌、同樣精靈古怪的美麗眼眸,只有在服裝上能區分出他們兩個的不同。穿著淺褐色襯衫、泛白牛仔褲的少年看向身旁一身白色休閒服的同伴,臉上滿是奸詐的笑容。

 
「對啊,一切都過去了!你是不是懊惱我沒有被哥哥跟老爸修理得很很慘?雁子!」瞇起同樣漂亮的眸子,白衣少年秋後算帳的意圖非常明顯。

 
「哈……我哪有!」乾笑,素濴雁當然不敢承認心中的確有這麼一絲遺憾!帶著討好的笑容,他貼近自己孿生兄長求饒地打哈哈:「你有小釵當靠山,我怎麼敢呢?」

 
「巧言令色,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心軟!」狠狠擰了一下素濴雁粉嫩的臉頰,素還真滿意的看著那白皙臉頰浮上鮮紅印子。素濴雁拍開施暴的指尖,不明白還真此舉有何意義,用泫然欲泣目光控訴他的暴行。

 
「去找你的琴癡吧!看到這個印子,他應該會很心疼的。」

 
「阿真你………」恍然大悟,素濴雁明白地點頭,雖然他隻到阿真這個動作報復意味佔了大半!捂著臉頰,他準備番下屋頂去找人討疼,一抹身影映入眼簾,讓他停止了動作。

 
「………阿真,你跟小釵的約定,是永生永世的嗎?」問像依舊看賞星景的白色身形,素濴雁興起一絲的壞心眼,聲音大得恰好讓底下之人能夠聽到他們兩個談話。

 
果不其然,那張俊逸的容顏抬頭看著自己,原本欲出口的呼喚卻因為素濴雁的動作和問題而哽在喉頭。

 
「前世的一切都已經過去,來生的一切又太過虛幻!我也不知道這樣的約定是不是能夠再次實現。所以,我不能肯定的回答你這個問題!我可以告訴你:我今生只願許給他一個人!」

 
沒有發現弟弟的異樣,也沒有去探究他問這個問題的目的!素還真欣賞美麗的璀璨星空,話語因帶柔情而顯得低柔。夜幕中閃亮的星子就如同小釵深情的眼瞳一樣,令他沉醉。

 
「能再說一次嗎?」低啞的磁性嗓音讓素還真一驚,定神一看,不知何時葉小釵也爬上屋頂,溫柔濃情的眼眸不變卻更添情深,想必一定是聽到他剛剛的話!

 
沒有見到孿生弟帝的身影,素還真水眸一轉,立刻知道自己是被濴雁將了一軍!笑開臉龐,偎入情人的懷裡,一字一句是宣示,也是訴情:「葉伴蓮,今生今世不悔;蓮許葉,今生今世不變!風為證、月為鑑。」

 
「前世已過、來世太遠!你我今生願許、願許今生!」再次許下承諾,葉小釵虔誠地覆上唇瓣,也再次地為這個誓約烙下記印。

 
是的,今生願許、願許…………今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