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願許今生‧25

 甜甜一笑,素還真樂得讓情人服侍,小嘴張開將蘋果吞下,口齒不清地說著:「其實我不打算逼闇黑逼得太緊,狗急跳牆的話會招來反效果的。現在闇黑對我們有著幾分懼意,我想莫旒也可以回去處理所有的事情了!」一切都已經雨過天青了。
 
「莫旒真的要接掌影夜嗎?」
 
「不!莫旒這趟回去是要將自己名下百分之三十的股權轉移到司徒非凡的名下,而原本歸在司徒非凡名下百分之十九的股份和影傳科技則轉到莫旒的名下。這是經過老太爺首肯後,莫旒能接受的最低程度!他原本是想將影夜所有的股權和資產轉交給司徒非凡,自己則想跟靳痕大哥一同去環遊世界。」好不容易找回心愛的人,莫旒可不想將所有的心力投注在影夜之上,司徒淪也明白小孫子的性情和個性,但是他仍希望能讓莫旒有著一定的優勢背景,經過素風翊的居中調解和司徒非凡的提議,終於找到一個折衷的方法。
 
「這對莫旒也許是最好的決定。」抽出紙巾輕輕擦拭著那溢出唇角的甜汁,葉小釵沉浸在服務情人的樂趣中,而素還真也樂於讓情人服侍。
 
「不過…你真的就這樣放過宮本莎美跟司徒峻了嗎?」
 
「哈,你猜!」淘氣一笑,素還真沒有正面回答。避開送到唇邊的蘋果,他朝著葉小釵伸出未受傷的手臂,「我想出去走走,你抱我出去好不好?」
 
「不怕又被人罵了嗎?」順從地將他整個人打橫抱起,葉小釵小心翼翼避免碰觸到他的傷口。
 
「不會的!」撒嬌的賴在葉小釵懷裡,素還真倒是回答得很快:「因為你會幫我說情的,對不對啊!」
 
無奈搖頭兼嘆氣,葉小釵注定要敗在這個古靈精怪的小情人手中一輩子。才跨出病房門口,促狹的清脆嗓音就這麼不識趣地跟著響起,葉小釵無奈轉過身,果不其然看見那意料中的身影。
 
「我記得阿真你是手臂中槍吧!怎麼連腳都一起不能動了呢?」素濴雁明亮的眼中盛滿了無數的活力,正賊兮兮望著濃情密意的兩人,「你們兩個要去哪裡?」
 
「還真說他有點兒悶,我想帶他去外面走走。」葉小釵頭疼不已地看著眼前的鬼靈精,發現自己似乎對這張容貌沒輒!被抱在懷裡的素還真則是嘟起紅唇,抱怨意味地望著自己的孿生兄弟,對他的不識趣很有意見。
 
「雁子,你不去找你的琴癡,反到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你以為是誰害我的?要不是怕你又到處亂跑、扯到傷口,爸爸和哥哥又怎麼會要我監視你?他們算準了葉小釵一定管不住你的,所以要我在這裡站崗。」皺著瑤鼻,素濴雁對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裡也有滿腹的委屈。
 
「還敢說……對了,我還沒有找你的那個琴癡算帳耶!」像是想起什麼,素還真唇角露出不安好心的弧度,望著眼前的素濴雁,他再轉頭看向葉小釵的臉頰,「你那個琴癡打傷小釵的這件事情,我好像還沒有找他『談談』喔!」
 
「阿真,不准你欺負他!」阿真欺負起人來可很可怕的,跟他比起來自己還算是小巫見大巫呢!
 
「那你不要盯著我!」
 
看著眼前兩張一模一樣的臉龐,葉小釵實在不明白怎麼有人有辦法對著自己在那邊生氣,想到這兩個小傢伙的個性,他決定摸摸鼻子,明哲保身為上。
 
「可是……我不看著你的話,我會被爸爸和哥哥罵耶!」突然,素濴雁腦筋一轉,換上了一副哀兵面容,無辜的水靈靈大眼直直看向葉小釵。可惜,素還真看穿他的計謀,先聲奪人。
 
「雁子,哀兵政策是沒有用的!反正我跟小釵只是到中庭去走走,你如果真的不放心就跟著一起來當電燈泡好了。」這個笨蛋,竟然想在他面前對小釵施展苦肉計,還早得很呢!
 
「好啦好啦!我不盯著你,但是你也不要讓我難交代!還有,不准欺負琴哲。」開玩笑,能欺負琴癡的人只有他,就算是雙胞胎哥哥的還真也不可以。素濴雁總算是退了一步,妥協著。
 
「好,那我們走囉!」明顯打勝仗的素還真開心地扯著葉小釵的衣領,漂亮的臉上有無比的興奮。
 
望向那鶼鰈情深的兩道背影,素濴雁羨慕至極地暗嘆了一口氣:如果那個木頭琴癡哪天也能像葉小釵這樣深情對他,那該有多好。
 
***   ***   ***
 
伸手輕撥著竹架上垂落的淡紫藤花,素還真注視手中的粉色,唇角的笑容美得令葉小釵捨不得離開目光。抱著賴在身上不願下來的纖細身軀,葉小釵就這樣漫步在藤花樹架下,陪同著懷裡的小情人欣賞著這樣一幅淡紫藤花隨風舞動美景!殊不知,原本在庭院中的病患、護士,甚至是前來探病的病患家人都被這樣的景色給吸引住了。
 
好美的畫面,高健俊俏的男子,不因臉上有了那道破相的疤痕而留下遺憾,反而更增添他的氣勢;而他懷裡橫抱、相形之下顯得嬌小的身影,一張清麗帶著不讓鬚眉英氣的絕世容顏,在男子剛毅的襯托下,顯出柔意。再加上兩人身旁因風飛舞的粉色花串,這樣的畫面將所有人的視線牢牢抓緊。
 
「小釵,你不是想知道剛剛的答案嗎?」突然,放該原本在手中撥弄的花朵,素還真黝黑的眸子閃了閃,問著。葉小釵先是一愣,隨即明白素還真所指為何,輕輕搖頭,選定紫藤樹架下的一張椅子坐下。
 
「我會問這個問題,是因為莫旒的關係!莫旒是你心中一個放不下的人,你會為他擔心操煩;我知道你做事情一向有你的分寸,但宮本莎美怎麼說都是莫旒的生母,我擔心你會顧忌莫旒……」
 
「知我者,小釵也!」笑瞇瞇地在葉小釵臉上輕吻一記,素還真放任自己舒服地橫躺在葉小釵的腿上,不在乎別人投過來的目光,「如你所說的,宮本莎美和司徒峻在怎麼說都是莫旒的生父母,我當然不可能對他們做出太激烈的報復!我只不過是在他們倆所有投資的目標上動了點手腳,讓他們的合夥對象全部不敢再跟他們合作下去而已。」
 
「就這樣?」
 
「因為影夜集團已經由司徒非凡接手,司徒非凡雖然高傲卻也有真本事,相信他會把影夜經營得很好的;司徒峻已經栽過一次,影夜的其他股東和老太爺是不太可能會讓他再度插手影夜!至於宮本莎美……」素還真笑得可奸詐了,葉小釵挑起劍眉,大掌揉著那頭烏黑的青絲,等待著他接下來的話語。
 
「我想她應該也從『闇黑』那邊得到了某些教訓,加上我這邊動的手腳,還有她娘家因虧損而對她施加的壓力,她應該沒有能力也不敢再去找莫旒的麻煩了!」
 
「闇黑?」
 
看出葉小釵臉上的疑惑,素還真笑出聲來:「是她砸下大筆金錢要狙殺莫旒的,但是闇黑不但錢沒有拿到,反而踢到我這塊鐵板,不僅賠了闇黑的聲譽還弄了根芒刺在背後,這口氣以歐陽治的個性鐵會算到宮本莎美的頭上。殺人是不太可能啦,頂多威脅兩句!可是,你別忘了闇黑的威脅有多麼可怕。」
 
「這句聽起來有點嘲笑的意味喔!」插入的低沉嗓音打斷了兩人的情話時間,葉小釵警戒地將素還真摟入懷裡,雙眼盯著眼前的黑衣男子,全身散發出冷冷的殺意。沒錯,來者不是別人,正是闇黑智星郁天祺,射中素還真手臂的子彈就是他開的。
 
「別這麼兇的看我,我也很無辜啊!」感受到葉小釵全身緊繃的氣息,郁天祺攤開雙手,一臉無奈。
 
「為什麼你這麼陰魂不散啊?」見到害自己住院的人,素還真倒是沒什麼特別的反應,只是開口抱怨著他打斷了自己和葉小釵的甜蜜時光──反正現在佔優勢的是己方,他也想看看這個『智星』要做什麼。
 
「我只想來看看讓闇黑三令主吃鱉的天才少年,會怎麼樣度過他的醫院生活而已!」聳聳肩膀,郁天祺魔魅的墨紫色眼眸閃過了一絲不明光芒,「令主下命令撤銷所有對司徒莫旒的緝殺命令,也對當初的委託人做了一些『溝通』,答謝他讓闇黑碰上一個棘手無比的角色。」
 
「那你為何又出現在這裡呢?」不以為意地撇撇嘴,素還真開始揮手趕人:「沒事的話可以早點離開,你那可愛的小護衛不是挨了雲硉哥兩拳嗎?雖然說不至於有生命危險,但是瘀青紅腫一定跑不掉。」
 
「我只是來請教幾個問題:第一個是為什麼你能說動一個恨你入骨的情敵幫助你呢?」這是他一直想不透的,為何以柳盈君這般愛恨分明的人會在最重要的一刻反過來幫他,讓自己的全盤計畫功虧一匱。
 
「女人心、海底針!我只告訴她一個事實:我死,葉小釵也不會獨活;葉小釵亡、素還真也不會獨留世間。」很直接簡單地回答這個問題,素還真指尖畫過葉小釵臉上的紅痕,語氣輕快卻摻雜著最認真的宣示。
 
「第二個,你是怎麼把我們的容貌、據點和一切資料都查出來的?」
 
「利用我自製的通訊器兼發訊器啊!那個晶片功能眾多,我只是利用它將你們的容貌記憶下來,傳回另一個相聯繫的晶片上,自然就可以利用掣鷹的管道達到我的目的。至於你們的據點嘛……就是個秘密!」不告訴他,自己會讀唇語,而不少據點的位置正是從他們的口中透露出來。
 
「好,我真的服了你!那第三點……」對於素還真的有所保留,郁天祺並不在意!反正他當初要試探素還真的目標已經達成,而素還真也真的很爭氣,讓他、甚至是闇黑其他兩位首領都吃了個大虧!但是,不禮尚往來一下就太不符合他智星的風格了,「為什麼要故意撲向我的彈道?你可以也絕對躲得過的,更何況我還故意偏了一公分。」
 
「什麼?」驚愕的目光投向滿臉心虛的面容,葉小釵猛然想起之前似乎有過相同的情況:傲塵也被還真用這種方法整過!將所有的訊息彙整過後,驚天動地的吼聲頓時讓庭院內草木皆兵。
 
「素──還──真──」
 
「哇……」
 
唇角依舊擒著那抹玩世不恭還帶著冷情的笑容,郁天祺瀟灑的轉身離開之際還不忘丟下一句話語:「保重了!素還真。」
 
「郁天祺,你給我記住──」
 
 
 
 
──翔琰財閥附屬綜合醫院──
 
三天前素還真中槍之際,素風翊一行人第一時間做完簡單的包紮後立刻返回台灣,並通知夏琰書在翔琰名下附屬的醫院裡安排緊急搶救!恰好素昫沅也因為得知四大財團組織聯合發動的搜索行動,不放心回台查看狀況,正好趕上幫自己的小兒子動手術!﹝所以說,還真現在正在翔琰財閥附設醫院的頭等個人病房修養﹞秦季先和展清颺得知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也跟著琰書兩人一同前來探視還真的情況。
 
手中捧著水果籃跟一束猶帶水珠的白色蓮華,莫璠殤蹙起眉峰看向身旁一同來探病的三人,「我剛剛好像聽到有人在叫還真的名字,是我聽錯了嗎?」這種怒火三千丈的吼聲,有些耳熟。
 
「嗯,聽起來好像是──」
 
「是小釵的聲音吧!」素濴雁接著夏琰書未竟的話語,調皮的俏麗臉龐隨著聲音出現在眾人眼前,「你們都來看還真啦?」一雙骨碌碌大眼直望著包裝精美水果籃。
 
「濴雁,別打這籃水果的注意!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想在水果上動手腳,好整還真對吧!」無奈地揉著素濴雁柔軟的黑髮,夏琰書發覺自己真的對素家這對兄弟沒輒!瞧見素濴雁嘟起嘴巴,控訴的眼神彷彿在訴說他的不滿,夏琰書開始轉移他的目光。
 
「清颺,這個是還真的雙胞胎弟弟素濴雁;濴雁,這位是展彝企業的展清颺,你應該知道他的。」為兩人介紹著,夏琰書順勢將擋在面前的少年推入病房,但是那個該躺在病床上的身影卻失了蹤跡,空蕩蕩的床褥迎接著幾人的來臨。
 
「還真人呢?」不用多想,鐵定是磨著葉小釵帶他出去透氣了!莫璠殤很自動的將水果籃放好,將花束插入一旁的水瓶內。
 
「依照小釵剛剛的吼聲判斷,他應該很快就會回來的。」看來,阿真的計謀曝光了喔!捲著自己耳畔垂落的一縷青絲,素濴雁落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不是很在意的說道。只是他的話語,讓夏琰書和展清颺開始擔心起某人的安危了。
 
五分鐘過後,單人病房的門板被打開,渾身熾熱怒火的葉小釵橫抱著一臉心虛的素還真踏入病房;見到等待的眾人,素還真先是一愣,臉上浮出的是:『慘了』兩個大字!
 
「小釵,怎麼了?你臉色很差喔!」察覺到葉小釵不對勁的夏琰書開口問,但是他的發問卻讓葉小釵的臉色更沉、素還真的頭垂得更低。門板再度開啟,進來之人幾乎要讓素還真大喊:蒼天亡我啊!
 
「小釵,發生了什麼事情了?」沒錯,進來的人正是素還真的親親父親:素昫沅!就見他滿臉擔憂,進入病房的第一個動作就是先查看寶貝兒子的身體情況──看來葉小釵剛剛那記怒吼,驚嚇到很多人了。
 
「我剛剛得到了一個消息。」雖然怒火高漲,但是葉小釵動作卻依舊輕柔地將懷中人兒放回床榻上,望著那張寫滿求饒的臉龐,葉小釵只是回給他一個邪邪的笑容。
 
物極必反這個道理果然沒錯!看見葉小釵那張帶著不明笑意的俊容,素濴雁乖乖地縮到一旁避難,打死都不要被暴風圈波及到。反正阿真有傷在身,就算小釵、琰書和爸爸再怎麼生氣,也不會卯起來圍毆他一頓的。
 
「什麼消息?」察覺到葉小釵的臉色真得難看到讓人不寒而慄,莫璠傷和秦季先不自覺地先後搓了搓雙手。奇怪,有點冷,氣溫怎麼突然降低了呢?
 
展清颺則是接受到素還真求救的視線,順從地走到病床旁望著一臉鐵青的葉小釵:「究竟是怎麼回事?」
 
「還真的傷是他自找的!」這幾個字幾乎是從齒縫間逼出來,葉小釵氣他怎麼能那自己的生命開玩笑!難道他不知道當自己看到他中槍時,心幾乎碎了、死了……
 
「什麼?……」秦季先和莫璠殤一時反應不過來,但是夏琰書和素昫沅、展清颺立刻明白葉小釵的意思!三個人個個睜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瞪著床榻上的心虛身影,經過一刻的沉靜後,三聲暴吼同時響起:
 
「素──還──真──」
 
哇,打雷了!素還真雙手困難地捂著耳朵,面對眼前三個蓄勢待發的雷公,欲哭無淚!素濴雁則是悄悄地從琰書等人帶來的水果籃裡摸出個蘋果,隨意擦了擦後就一面啃著蘋果,一面看著眼前的三司會審,沒有伸出援手的念頭。
 
哈哈哈,阿真,這次我真的幫不了你囉!
 
***   ***   ***
 
撐著下巴,水靈美眸望著床榻上幾乎快陣亡的身形,紅潤的唇瓣劃出了一道算得上是幸災樂禍的弧度。看向腕上的手錶,嗯,歷時二小時又五十分鐘,如果不是剛好柳家武館的館主來到,應該會拖得更久。
 
「死雁子,要笑就趁現在!」被眾人輪流砲轟得頭昏腦脹的素還真橫睨了他一眼,沒有好氣地丟下一句話:「要是老爸他知道你也有參一腳,哼哼!」眼睜睜看他被罵還不幫忙,這隻死雁子!
 
「阿真,你別亂說話喔!」急忙拉平唇角可疑的弧度,素濴雁試著將話題轉移到別地方去。「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才出去一下子就風雲變色山河動了?」
 
「還不是闇黑那個智星,輸了就輸了,竟然還給我來一記回馬槍,真是氣死我了!」鼓起腮幫子,素還真想起方才被三個人罵到狗血淋頭,心中就是一把火。
 
「你把闇黑給打得這麼徹底,讓他扳回一點也是理所當然的啊!他可是鼎鼎有名的闇黑智星,要他乖乖挨打是不太可能的。」無奈望著那皺成一團的俏臉,展清颺也是哭笑不得,不敢說出本來自己也是要加入『罵人隊伍』中的,只是看素還真已經被罵得夠慘了才打消念頭。
 
「對了!雁子,你怎麼會突然跑回來了呢?」不願意再繼續同個話題,素還真所幸順著素濴雁的話語轉了風向!水亮亮的眼眸中有著探究和好奇的光芒,望著突然沉下來的小臉,他若有所悟地綻開笑容,「是不是因為那個木頭琴癡?」
 
不會吧!之前他千拜託、萬哀求地磨著雁子回來幫忙他都不肯,怎麼這會兒被個木頭琴痴氣回來啦?而且那個木頭也跟著追來了,該不會……
 
「我可不可以拒絕討論這個話題!」嘟著唇,素濴雁拒絕回答這個問題。不用想也知道阿真只是想找對象發洩,他才不要當免費出氣筒呢!
 
「哈,那個木頭琴痴可真是個大木頭啊!」開玩笑,雙胞胎兄弟是當假的啊?濴雁會氣哪些事情,他這個雙胞胎哥哥豈有不知的道理!「不要緊,哥哥我來幫你修理那個大木頭!」
 
「阿真,不准你欺負他!」
 
「心疼啦?」戳了戳素濴雁的臉頰,素還真收起臉上的笑容,單手將他摟入懷裡:「你不明白告訴他你的想法,他怎麼會知道你的心情呢?」
 
「可是葉小釵不用等到你開口,他就能明白你的心情!我也只是希望他不要用對一般朋友的方式對我而已,這樣總會讓我覺得自己像是一個人在自做多情……」委屈地悶在素還真懷裡!雖然有時候阿真他很惡劣,但是每次自己難過時還喜歡窩在阿真或大哥的懷裡,平復自己的心情。
 
「你有沒有想過或許他也跟你一樣,怕自己表錯情會讓你離他更遠!」溫和地輕撫著那頭柔細黑髮,素還真展開溫柔的笑容:「你應該還記得你回來的那天,小釵因為抱住你而被那個木頭K了一拳吧!小釵半邊的臉頰都淤青,可見那個木頭下手很重喔!以他那種木訥的個性來說,鐵定是氣瘋了才會動手打人的。」
 
「阿真,你的意思……」
 
「我要好好修理他一頓!」甜甜的笑容搭配著令人不寒而慄的話語,素還真就是有辦法在這種感性的時刻丟下讓人錯愕的字眼。展清颺只有一句話:他甘拜下風。
 
「阿真──」
 
「清颺,我想吃憲叔做的冰糖銀耳、桂花凍、核桃酥還有……」不理會素濴雁的叫聲,素還真轉頭看向一旁的紅髮少年一口氣點了一大堆甜食。展清颺認命地一一記下,末了還看床榻上兩張相同的臉龐:「這些夠了嗎?」都是甜食耶!雖然說憲叔的手藝好到讓人垂涎三尺,但是這麼多吃得完嗎?算了,還真高興就好。
 
「嗯……還有翠玉三色涼糕!」歪著頭,素還真又補充了一個他從來沒聽過的甜點名稱。
 
「吃這麼多甜食不怕胖啊?」葉小釵才踏入病房就聽到還真惡性大發的點菜,無奈地搖頭走入,有些不太高興地將窩在小情人身上的一隻八爪魚拉開:「還真的傷口還沒有完全癒合,別又扯到。」
 
「誰叫你要罵我!吃胖一點可以壓死你。」嘟著唇瓣,素還真撇過頭賭氣意味濃厚!如果可以他也不想用苦肉計這招,也不想想他是傷患耶!三個人聯合起來罵他,罵到他頭暈腦脹的。
 
「誰叫你拿命去玩!」現在想起來他仍然心有餘悸,這幾夜都沒有睡好!瞪了一臉心虛的素還真,葉小釵也無力再為這種既定的事情生氣,轉向一旁的素濴雁,他比了比門口的方向。
 
「濴雁,外面有人找你!」摸著自己的左臉頰,葉小釵有些苦笑地說道。
 
「誰?」不感興趣的隨口回問,卻招來素還真的白眼。
 
這隻笨雁子,看到小釵的動作竟然還問是誰,他是真的想看到那根大木頭被自己修理的模樣嗎?「好吧!小釵,你就幫我把外面那根隴山神木『請』進來吧!」很好,欺負他弟弟又打他的情人,他到要看看這個木頭琴癡長得什麼模樣!
 
「不用了!我去外面找他!」急忙站起身走向外頭,就怕葉小釵真的去把人給拉進來,那穆琴哲真的就只能用『死定了』三個字來形容他的下場。「阿真,好好修身養性啊!」
 
「我去霖櫻館幫還真買甜點!」展清颺也拎起自己的薄外套走人,不想當個五百燭光的飛利浦。
 
見到人都清空,葉小釵調過視線看向床上人兒的一臉可憐樣,認栽地嘆了口氣,以不觸動他傷口的方式將他摟入懷裡,「你又想問什麼了?你難道不能讓你這顆腦袋瓜子好好休息一下嗎?」
 
「你應該知道我是靜不下來的人嘛!」皺了皺臉蛋,素還真孩子氣的動作讓葉小釵總算是露出一個笑容:是啊!他的蓮就是靜不下來,不管是什麼時候都充滿了好奇心和『鬥志』。
 
「經過闇黑的事情後,盈君改變很多,她已經恢復以往的正常作息了!師傅剛剛來一方面是為了這件事情要我向你道謝,一方面是我離開龍玥的要求已經通過其他人的同意,師傅剛剛是來告訴我這件事情的。」
 
「你要離開龍玥?!」
 
「也是我該回去接管迅雷的時候了!再不把那些工作接回來的話,我想開他鐵定會殺人的。」一想起自己那的脾氣旺盛、性情暴躁的堂弟,葉小釵搖頭,「當初我跟少禕因為在柳家武館習藝,所有迅雷的事務都由開去處理的!現在我也該將那些工作接回來,換開休息了!」
 
再不將那些足以將人壓死的工作接回來的話,開一定會那槍追殺他跟少禕的。
 
「就是那個脾氣暴躁、弔兒郎當外,還跟你不對盤的堂弟──葉開嗎?」
 
「後面那句可以不用說!」輕點素還真直挺的鼻樑,葉小釵可以想像得到未來葉開跟還真兩人見面的『盛況』,「你也知道迅雷在電腦網路業界是佔據龍頭地位,就算我不想接手也不行!少禕則是要跟綺湘結婚後,才會接回迅雷的工作,估計還需要一年半的時間他才會回到迅雷接任。」一想到那些堆得跟什麼似的文件案子,葉小釵就覺得頭皮發麻。
 
「別告訴我,你想拉我做免費勞工?我才不要呢!」扮了個鬼臉,靈活的眼珠子轉了一圈,素還真突然神秘地附到葉小釵耳邊,「我想到一個可以讓你多玩幾年的計劃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