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7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願許今生‧24

 
這個膽大妄為小鬼不知道什麼叫做適可而止嗎?他難道沒有看見令主的槍口已經朝他的心臟部位瞄準了嗎?
 
「你給我閉上嘴!智星,你如果不想要你的『獵物』成為標本的話,最好把他的嘴給封起來。」吹鬍子瞪眼睛,歐陽治的忍耐極限已瀕臨爆發點!這個死小鬼,打從一下船那張嘴就沒有闔起來過,就連現在這種時刻他也要搗蛋。
 
「還真……」眼見槍口對準了那依舊不知收斂的好友,司徒莫旒的心跳開始加速,夏雲硉不動聲色地按住他的肩膀,對他搖搖頭示意他不要衝動。
 
「你們真的很重視這個小鬼嘛!」將注意力從素還真身上調回的歐陽治發現到兩人的小動作,詭異笑容從那老成的臉上泛開!智星說得沒錯,這個叫素還真的小鬼真的是他們兩人要害,那一切的事情就好辦。
 
「你想怎麼樣?」開口問著,夏雲硉當然不會讓司徒莫旒去面對這隻老狐狸!將淡藍色身形攬至身後,剛毅不屈的氣魄與歐陽治的氣勢相抗衡、毫不遜色。
 
「震神,妳說呢?」
 
「我只想要討回你毀了我手下生化研究室的那筆帳而已!」憎恨的眼眸掃向夏雲硉,赫連綃緗銀牙緊咬,恨恨地說道。看來,她對旗下研究室的損失頗為在意,「你毀了我的心血,我要你用你的性命來償還!」
 
「那種害人的東西毀了也好,免得害死更多人!」語氣沉穩地吐出這句話,夏雲硉根本不理會白衣美女殺人般的視線,「妳所研究的GE-127屬於神經性和血液性並存的生化藥劑,其威力不但大,甚至會延續到下一代,妳說這種東西該不該毀掉呢?」
 
「你……」
 
「人質在手上,你沒有資格說話!」打斷了兩人的對話,歐陽治轉向司徒莫旒,「輪到你了,司徒莫旒!你壞了我的計畫,本來我是不打算要你的命,因為你是個人才!可惜,現在有人出價兩億美金要你的性命,所以……」
 
「那個人,是我的母親吧!」平穩的語氣中帶著淡淡的悲哀,司徒莫旒直接點出主使者的身分。對於他的話,歐陽治等人沒有太大的驚訝,宮本莎美厭惡自己的小兒子在闇黑已經不是新聞,司徒莫旒這般聰穎的人會知道也是理所當然。
 
「沒錯,所以……你們兩人都要死!」
 
「臭老頭,誰說他們要死的?」被晾在一旁很久的素還真終於按耐不住,開口了!猖狂的字句讓歐陽治火光,轉身就用槍托朝著這個多話小鬼臉部揮去,意圖給素還真一個教訓……
 
變數來得太快,快得連一旁待命的郁天祺都還未能反應過來時,歐陽治手中的槍已經易主,人也因一記腹部重擊而摔落一旁。劍愁胤和駱雪亞第一個反應是各自護著自己的主人,沒有去攙扶歐陽治的意圖,這個發現讓素還真笑開臉龐。
 
「我說令主啊,你的人緣不好喔!」把玩著手中的銀色手槍,素還真不知何時已經解開手銬,就看銀亮的警用手銬像個玩具一樣在蔥白的指尖上打轉,素還真清儷臉上卻瀰漫著不可忽略的嗜血殺氣。
 
「你…哼,我說過這裡是闇黑的地盤,槍在你手上又怎麼樣?只要我一聲令下,你們三個根本走不出這個地方。」按著腹部,歐陽治在郁天祺授意下由駱雪亞攙扶起身。沒想到素還真這個小鬼看起來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手勁力道竟然如此大,歐陽治感受到腹部仍舊傳來的痛楚,暗自吃驚。
 
「是啊!如果你一聲令下,大概會有幾百支槍對準我們三個吧!」由於有槍在手,素還真輕而易舉地脫離郁天祺的掌控,走到司徒莫旒的身邊,從口袋拿出一個黑色的物體遞給了淡藍身影,「不過,如果闇黑的三位首領容貌、身分背景和一切資料都被刊登在全世界各國政府軍警網站上的話,那對準你們的恐怕不止幾百支槍了!」
 
「什麼……」
 
「他說的是,你們幾個人的身分背景和闇黑組織的所有據點都被他摸得一清二楚了,如果敢動他們三個一根寒毛的話,包准闇黑組織會成為世界上所有國家通緝的頭號目標,而且是躲也躲不掉的陸海空三方全面通緝方式。」清脆的嗓音從另一方傳來,所有闇黑組織成員包括郁天祺在內,都只能被動地將視線朝聲音傳出的方向看去!一艘小型的遊艇不知何時闖過警戒網,停靠在闇黑組織的大型遊輪旁,上面有著三男一女四道身影。
 
「怎麼可能……」在看清楚四道身形的面孔後,就連夏雲硉和司徒莫旒也呆滯在原地,無法動彈。其中的三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素風翊、葉小釵和柳盈君,至於另一道穿著淺褐色襯衫,白色牛仔褲的纖瘦身形,他們不認識卻熟悉那張容貌。
 
「怎麼會……有兩個素還真?!」駱雪亞不可思議地自語,所有人的視線都在黑色和淺褐色的兩人身上來回移動。相同的容貌、身形,甚至黑髮,若不是身上的衣物相異,他們真的要懷疑其中一個是不是照映在鏡中的倒影。
 
「啊哈,我才不是素還真呢!」陪同著素風翊一塊走下遊艇的淺褐色身影不滿意地嘟起紅唇,靈動、有著無限鬼主意的漂亮眸子直接對上前方的黑色身形,兩雙美眸視線在空中交會,彷彿心電感應般,素還真的俏臉頓時苦成一團。
 
「柳盈君?該不會是妳……」如同想通什麼似,郁天祺唇角笑容再起,只是這次的笑容中有著陰狠殘酷,還帶了點敬佩,「沒想到妳竟然會幫妳的情敵,女人心真的是海底針啊!」
 
「我也沒有想過闇黑三令主竟然會卑鄙到這種地步,為了抓個十七歲的小孩還要花費這麼大的精力!」素風翊口氣冰冷,眼眸中有著高漲的努氣,對準那個不知死活拿著槍在玩的小弟,他的臉上寫個幾個大字:
 
你回到家就慘了!
 
「阿真,你這次會被很多人修理的喔!」調皮站在矮石柱,淺褐色人兒擺明了就是一臉看戲樣,葉小釵對這個跟自己情人一樣古靈精怪的可人兒沒輒,摸著自己還帶著瘀青的左臉頰,他覺得自己的頭開始疼了起來。
 
「死雁子,你就不會幫我說說好話啊!」噘著同樣紅潤的唇瓣,素還真怎麼會不知道兄長、情人還有身旁的好友會有什麼樣的處罰動作,但是那還是後面的事情;現在比較重要的,是把眼前一直纏著他們的老傢伙給解決再說。
 
「如何,還要繼續鬥下去嗎?」
 
「你以為這樣就能唬住我?告訴你,我可不是被嚇大的!」對於素還真的話語嗤之以鼻,歐陽治和赫連綃緗不相信這樣的小鬼有什麼通天的本領,更別說他之前可是被『監禁』在他們的遊輪上。
 
「你拆掉的那些東西呢?」沉默些許時間,郁天祺突然莫名其妙地問道。當然,素還真很開心地將方才交給司徒莫旒的東東拿出,展示在他的眼前。
 
「這個就是廢物利用後的成果,小型的單向通訊兼地點發信器!你們很細心,把我身上的衣物和所有飾品都檢查、更換過了,但是似乎惟獨漏掉了我指甲那部分。」刻意將那片透明,薄如紙膜的小型晶片取出,「我既然知道了郁天祺的身分又怎麼不會做防備呢?我把晶片貼在食指的指甲上,配合你們裝置在那個房間的竊聽器跟針孔監視設備拆下的零件,做成這個簡易的通訊兼發信器!」
 
「那盈君的失蹤……」看著身旁一臉沉靜的嬌顏,葉小釵有些欲言又止。淺褐色身影倒是很大方地回答了他的疑問。「有一部分是真的,因為郁天祺用武館和女人的妒忌心來引誘威脅著柳盈君,先讓她與武館斷絕訊息後才進行另一步的計畫!」這點就是他佩服阿真的地方,竟然傻到用生命去賭一個人的本性。
 
「可是為什麼又……」
 
「因為盈君姐太愛你了,她不忍心讓你心碎!」接著未完的話語,素還真凝視柳盈君沉靜的容顏:「我賭得就是這個!闇黑對我們動作頻頻,所以我請盈君姐幫忙我來演這齣戲,為的就是要能得到能徹底擺脫闇黑糾纏的籌碼。將計就計,我藉著被你們綁架的機會,在你們的豪華遊輪上蒐集著我所要的資料,你們不會以為我真得就這麼軟弱吧?還是想看看這份資料的真實性呢?」將自己這段時間裡所繪製,闇黑組織的分布簡圖和位置扔給尚處於震驚中的歐陽治。
 
「這份拷貝版給你吧!看看我有沒有漏掉哪個點沒畫上去。」
 
這…這個小鬼!赫連綃緗不敢置信一個十七歲的少年,竟會有這樣的膽量和機智!這份資料如果真如他所說的曝光,那闇黑真的會成為全世界各國肅清追緝的頭號目標。
 
「你想怎麼樣?」果然,這少年能力非凡,讓他栽得徹底。智星郁天祺承認自己的失敗,反正他也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只要你不再找我們的麻煩就可以!我實在沒有什麼興致跟個恐怖組織玩躲貓貓,只要闇黑以後能不要讓我們碰上,我才不管你們做些什麼事情呢!」聳聳肩膀,素還真回答得理所當然,反正他不喜歡當個拯救世人的活菩薩,只要不犯到他,他管闇黑到哪裡撒野。
 
「還真……」拉著素還真的衣衫,司徒莫旒和夏雲硉不甚贊同他的說辭,素還真順著轉身,駱雪亞跟劍愁胤也在主子的眼神指示下,趁此良機分別朝兩方進行突擊,想趁這個機會扳回劣勢;駱雪亞的目標是背對著自己的素還真,而劍愁胤的目標則是站沒站相、駐足在矮石柱上的淺褐色身影。
 
「還真、濴雁────」雙方同時有了動作,夏雲硉閃身擋住了駱雪亞,兩人就這樣打了起來;葉小釵也同時上前攔住劍愁胤,素還真趁勢將司徒莫旒拉到素風翊身邊,轉身正要開口時,發現郁天祺和歐陽治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一把手槍,對準了正在交戰中的兩人。
 
「小釵危險!」兩聲驚呼同時喊出,粉色的纖弱身影撲向暴露在彈道下的葉小釵,眾人不及反應,破空的槍鳴應聲響起。
 
「不────」
 
***   ***   ***
 
潔白的被單、潔白的天花板,濃郁的消毒水藥味,在在說明了他現在正處於醫院的事實!除了左肩膀不時傳來陣痛外,全身痠麻得讓他不想動。
 
「還真,你醒了!肩膀還痛不痛?」一直守在病床旁的葉小釵見到那雙期盼已久的眼眸睜開,欣喜若狂!溫暖手掌輕撫著那張令他眷戀永生的容顏,前額與素還真的相抵貼,全身緊繃的情緒總算是放了下來。
 
「小…小釵,我…想喝水!」掙脫麻醉的束縛,素還真倍感艱難地舉起未受傷的右手,撫摸上葉小釵冒出鬍渣的下顎,蒼白嘴角勾起愛戀的弧度:「你…這模樣好醜!鬍渣都跑出來了……」
 
「你這小傻瓜,怎麼笨得用自己的身體去幫盈君擋一槍!」天曉得當他看到盈君向他撲來時,心中只有擔心;當他看到還真的身體突然出現,還幫盈君擋下了疾射而來的子彈時,他的心幾乎是當場破碎!摟住應聲倒下的柔軟身軀,鮮紅刺眼的液體順著手臂滑落、橫亙蜿蜒在那沒有衣袖遮掩的雪白臂膀上時,他的呼吸被人扼住,他的視線完全空白,他的世界頓時崩毀!他摟著那纖細的身體,就這樣呆坐著,無法理會身旁所有的一切。
 
「小…小釵,我想喝…水……」委屈哭喪著臉,素還真虛弱的神色讓葉小釵想起他才剛清醒,急忙拿起一旁的水杯,扶起虛弱的身軀讓他能舒服地躺靠在自己懷裡,小心翼翼地餵他喝水。久旱逢甘霖,素還真大口大口汲取著水分滋潤自己乾澀的喉頭,葉小釵心疼地將水杯移走,引來懷中人兒的不滿低呼。
 
「別喝太快,對身體不好!」憐愛拭去唇角溢出的水珠,葉小釵將素還真放回床褥上,自己則坐回床邊的椅子,握著那白細柔荑的手始終不曾鬆開。
 
「小釵,其他人都還好嗎?闇黑的人呢?」
 
「闇黑的人在你中槍後就立即撤退!其他人都安然無事,風翊準備陪同莫旒回日本去處理影夜,現在正在做準備一些事宜,盈君跟他們在一起。雲硉哥也回去少林寺了!琰書跟璠殤聽到你受傷的消息,正在趕來的途中;而你的孿生弟弟素濴雁……」苦笑指著臉尚未退的瘀傷,葉小釵笑得無奈,「他正『修理』在我臉上留下這個痕跡的老兄。」
 
「你的臉……怎麼會這樣?是風翊哥嗎?還是那隻笨雁子……」這才注意到葉小釵臉上的瘀青,素還真驚呼伸出手貼在那傷痕上,臉上有著不捨。
 
「小釵,我好像聽到阿真……阿真你醒啦!」門板被推開,素濴雁那張俏麗的容貌出現在兩人眼界,看到素還真清醒了,他十分高興地喊著,跑到病床旁邊嘴巴停不下來:「阿真還痛不痛?你這個大笨蛋,老是自己做一些危險的事情,你不怕小釵要當鰥夫啊?還有,你害我被大哥罵慘了……嘰哩呱啦嘰哩呱啦……」像連珠砲一樣,素濴雁的話沒有間斷過。
 
「雁…別再說了,我頭好痛……」求饒地將臉埋入葉小釵的大掌內,素還真企圖用裝死這招躲過素濴雁的口水攻擊,但是顯然有人不肯放過他。
 
「素還真,你真是太久沒有被人修理了對不對?」拜素濴雁的大嗓門所賜,一臉寒霜的素風翊出現在門口,滿臉怒火讓原本想繼續的素濴雁乖乖閉上嘴巴,呆在一旁罰站。
 
「哥……哥,聽我解釋……」
 
「我記得我上次說過,不准你再隨便給我去玩命!沒想到你不但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還把掣鷹追蹤系統凍結住,你是存心找死嗎?還有,你要濴雁故意把你的資料洩漏給郁天祺,你是嫌命太長了對不對?」本來想把人揪起來罵,但一想到他有傷在身也就作罷,反正這樣也可以罵人!素風翊氣得只差沒有把弟弟抓起來毒打一頓而已。
 
「不是啦……哥,你聽我說嘛!」忽然發現自己很可憐,也不想想他才剛清醒耶,怎麼每個人都對著他大吼啊!委屈的眼眸投向葉小釵,那飽受折磨的可憐表情當然為他贏得情人的不捨,葉小釵開口阻止素風翊意猶未盡的話語。
 
「風翊,還真才剛醒,別這麼大聲!」
 
「……好吧!看在小釵的份上,我先聽聽你的解釋。」見弟弟一臉因失血過多的蒼白疲憊,素風翊再大的怒氣也抵不過疼愛弟弟的心,放棄原本要接下去的責備,他走到素濴雁身旁望著床榻上的脆弱身形。
 
「你也知道莫旒他被闇黑盯上,最近琰書、璠殤和清颺被襲擊的事情接連不斷,所以我猜闇黑的人一定已經在我們身旁盯稍,為了避免打草驚蛇順便得到能阻絕闇黑騷擾的絕對優勢,我才瞞著琰書他們私下利用掣鷹調查,結果我查出郁天祺就是闇黑的智星!可是他行事太過謹慎,我根本沒有下手的機會,所以我請濴雁故意放出『隱蓮』的資料好引誘智星上鉤!」
 
「還真聯絡我、要我這樣做的時候,我也很反對!但是他說如果不這樣,闇黑的動作一定會越來越明顯,甚至對哥哥和小釵下手而且手段會更激烈,所以我也只能配合他的計畫。不過幸好,還真篤定柳盈君一定會把還真的匕首送回來,她真的做到了!也多虧智星並不知道匕首上裝飾的綠色水晶,其實就是與還真手中晶片相聯繫的另外一個晶片,我們也才能循著線索及時到達。」素濴雁總算把事情一切交代清楚。
 
葉小釵望著蒼白的儷顏,「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一個人去冒險,我真的那麼不受你的信任嗎?」輕輕就著他的姿勢,葉小釵選擇一個不會觸動他傷口的方式,擁抱纖細的人兒。
 
「不是!就如同你不願我受傷一樣,我也不希望你因為我陷入危險。」困倦地將臉埋入葉小釵的胸口,未退的麻醉藥讓他精神不濟!可惡,為什麼最近他老是敗在麻醉藥下呢?
 
「哎……我該好好打你一頓的!」熟悉又陌生的嗓音響起,讓原本昏昏沉沉的素還真倏地睜大眼,一名乾淨絲白襯杉和深色西裝褲的溫雅男子推開擋在前方的葉小釵,臉上的擔憂顯而易見。
 
「爸?你怎麼在這?」
 
沒錯,這名斯文俊雅的中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素家三兄弟那行蹤飄渺不定的父親──素昫沅,杏林聞名遐邇的醫界權威。就看見他溫和俊挺的眉宇間染著淡淡的不悅和薄怒,望著自己的小兒子,「我記得上次你跟璠殤跑去救琰書的時候,我就禁止你在這樣獨自行動的,不是嗎?」
 
「爸…我……」
 
「幸虧子彈沒有傷到筋骨,不然你這手臂就廢了!」原本想繼續下去的責備話語,卻因見到小兒子蒼白的臉龐而作罷!素昫沅嘆了口氣,將目光轉向一旁守護的葉小釵,顯然對這個未來的『女婿』很滿意!「年輕人,還真以後就交給你顧了。」
 
這個就是風翊所說,還真未來的另一半啊!不愧是他兒子挑的人,真是萬中選一的好對象。素昫沅仔細打量過眼前的英挺青年一遍後,再次肯定。
 
「爸,你…不反對?」雖然自小就知道父親是超級開放派的明理人,但對於自己兒子愛上另一個男人的事非但不當一回事,反倒還以嫁兒子的口氣將人託付給葉小釵,這讓素還真不太能接受。
 
「你們倆是真心相愛就可以了!」素昫沅對兒子的疑問是如此回答,素風翊笑著望著一臉訝異的弟弟,不想告訴他其實早在數年前,他就把還真和小釵在前世所做的約定告訴了父親,但還有一個約定是今生他們兩個都不知道的:
 
昫沅,續緣,願來世……再續父子情緣……
 
***   ***   ***
 
──美國‧闇黑的總部──
 
「該死,智星你看你給組織惹了什麼麻煩!」檢視著腹部留下的一大片淤血痕跡,歐陽治對於這次徹底栽在一個小鬼手上這件事怒不可當,望著眼前一臉無所謂的郁天祺,怒火終究爆發了。
 
「我只是找出一個組織絕對不能動的目標而已!更何況,又不是我接下緝殺司徒莫旒的指令。」
 
「那個叫素還真的小鬼,是個不能招惹的人物!」就連一向與智星不合的震神:赫連綃緗竟然也難得放棄成見,附和著郁天祺。望著手臂骨折的護衛,她柳眉蹙起,動作極為輕柔地幫劍愁胤推拿!「葉小釵不愧是龍玥的『夜風』,如果不是那個小鬼中槍的話,我想愁胤的手一定被他折斷了。」
 
「你們是在誇讚,還是在貶低組織?」
 
「沒什麼,只是這次的行動並非完全失敗啊!」望著身旁也受了點輕傷的駱雪亞,郁天祺拿過藥布貼上他肩頭碗大的青紫處,眼底的寒光更盛:「我知道組織以後不能再將夏雲硉和司徒莫旒列為頭號狙殺目標,應該列為絕不碰觸的目標!或許你們還不知道,如果動了這兩個人,就如同跟展彝、翔琰、掣鷹,甚至是迅雷這幾個財閥組織宣戰。」
 
「怎麼可能,翔琰跟掣鷹也就算了!展彝和迅雷跟他們又有什麼關係?」歐陽治不能接受地大喊,赫連綃緗則是拿起桌上的資料細讀,美艷的臉上也浮出難以致信。
 
「沒錯,這就是近三天來這幾個組織積極搜尋素還真下落的資料,甚至有傳言連『昫日』都有參與這項行動。」遣退駱雪亞和劍愁胤,讓兩名傷者下去休息,郁天祺指著赫連綃緗手中的紙張說道。
 
「這就點明了一件事:順著那小鬼的話去做,這是目前讓闇黑永續經營下去的最好方法!那小鬼很聰明,他也明白真的把我們幾個惹火絕對不是明智的決定!所以他才會以那份簡圖和資料當成一個籌碼,等到闇黑如果真再對司徒莫旒等有逼迫的動作時,他手中的籌碼就可以當成致命的武器。」
 
「你是說……」
 
「將司徒莫旒和夏雲硉的狙殺令撤回,就是最好的保命方法。兩為應該不想被各國列為通緝的頭號目標吧?」注視著歐陽治與赫連綃緗不甘心的臉龐,郁天祺知道他們默許自己的意見,將視線調回到桌上素還真笑容燦爛的照片上。
 
以一個十七歲少年的身分就將他們這三個闇黑首領打得無法招架,素還真你真的非常人也!
 
「對了,那個跟素還真一模一樣的少年究竟又是何種身分?」突然想到那個淺褐色衣著的清儷少年,歐陽治知道他跟素還真一定是孿生子,但他的身分…………
 
「我想他應該就是掣鷹的另一個人物:霧雲!當初在美國把紐約第一黑幫老大整得死去活來的,應該就是這個小傢伙了!」收起桌上的資料,郁天祺一面說著一面將所有紙張送入碎紙機內,看著上面的字跡一一被銷毀:
 
掣鷹兩大幕後黑手,一為隱蓮,一為霧雲,隱蓮真實身分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