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願許今生‧22

  
「這……可能會讓你喪命的!」
 
「我討厭有血腥暴力事件!不過,這場遊戲輸贏不重要,我要的是讓他們知道他們找麻煩找錯對象了。」
 
「你……就這麼相信?」最令人不解的是這點,沒有人會傻傻地將自己的生命安全就這樣交託給另一個人,還是一個對自己懷有恨意的人!
 
「你說呢?」給的答案,同樣的令人費解……
 
***   ***   ***
 
「兩個星期內毀了焰堂會?!看來這個人跟五方堂有很大的仇恨……或者,是對龍玥、還有你有很大的敵意。」素風翊撫著下巴,宛若喃喃自語的說著。
 
毀了焰堂會就等於向五方堂的青龍門下戰帖,也就是跟整個五方堂宣戰!雖然說他們並不懼怕五方堂遍及東半球那龐大的勢力;但照目前情況來說,他不想跟五方堂扯上關係。
 
「你確定要答應這件事情嗎?為了柳盈君對上五方龍門!」
 
「風翊,你明知道我沒有辦法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她有危險而不救她的!」勇敢迎向素風翊不滿,甚至可以說是帶著怒火的視線,葉小釵臉上滿是堅定和決心:「別人不了解無所謂,可是你是最明白一切的人,也是最沒有資格阻止我的人!」
 
「不錯!我是知道這一切,也知道你跟柳盈君的關係,但那又如何?你既然選定了還真,就該明白如果對上五方龍門會讓還真也被捲入事件中。我不能放任你將還真陷入危險,他是我弟弟、我最疼愛的手足……」
 
「如果,今天換成是你的話你會怎麼選擇?」一句話堵死了素風翊,葉小釵望著頓時無語的他,臉上有著是了然的笑容。
 
「我……」
 
「如果今天換成是月兒有危險,你會選擇月兒還是還真?」難以抉擇,一如他所面臨的情況。
 
「月兒跟還真都不會笨到被人綁架!」素風翊沒好氣反駁道。說明白一點是:誰敢綁架這兩個超級的闖禍王,別看兩個人長得秀秀氣氣、一臉沒殺傷力的模樣,這種不會叫的『寵物』是最嚇人的──一旦他或她飆起來的時候。
 
「盈君的確不像還真和月兒那樣古靈精怪。」笑著,是因為想起自己那調皮的小情人。
 
「你這是什麼意思?」敢編派他的寶貝弟弟或親親小未婚妻的半點不是,小心他拳頭伺候!半瞇起眼瞪著,已經明顯陷入『思春』階段的葉小釵,素風翊發覺自己無法對著這樣一張嗯…蠢得可愛的俊臉發脾氣,只有無奈地坐回自己位置上,開始思考整理這整件事情。
 
「我認為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查出你小師妹的下落跟那通電話究竟是誰打的吧?」無力的深吐一口氣,素風翊發覺自己最近的工作量有直線上升的趨勢,轉身開啟電腦後輸入了一連串的指令,盯著電腦螢幕說道。
 
「風翊,你要……」
 
「對!不過先說好,僅此一次,下不為例。」搜尋著自己所要的資訊,素風翊一心二用,「還有,我跟月兒結婚後要去度蜜月,為期半年!這半年裡所有的工作,都由你跟還真全權負責。」
 
「啊……是!」這,擺明了是坑人嘛!但不答應又不行。
 
「對了,還真呢?」現在才想起他的寶貝弟弟怎麼半天不見人影?素風翊抽空瞄了一旁的身影。
 
「還在生悶氣吧!」想到那張氣鼓的臉蛋,葉小釵的心裡滿是柔情!傷腦筋的笑著,但是眼底的情意卻是更加濃密,「生氣我不告訴他武館發生什麼事了!可是,我不想他牽扯進來。」
 
像看怪物似看了葉小釵一眼,素風翊很想撬開這個笑得極度白癡的『準弟夫』的頭殼,看看他裡面裝了什麼東西!難道他不曉得還真的個性嗎?只要是他想知道,沒有任何的事情可以瞞過他,包括自己在內。是因為經過轉生,小釵的腦袋鈍掉了嗎?還是他這顆腦袋跟前世一樣,碰上還真就成了一團的漿糊,無法將『思考』這個名詞轉化成動詞?
 
「風翊?!」怎麼表情有些僵硬,是他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了嗎?
 
「去陪還真吧!」嘴角抽續,素風翊極力想忍住動手的念頭,將注意力放到手邊的工作和眼前的螢幕上,就是不願意去面對這顆讓他第一次懷疑裡面智商的腦袋。
 
真奇怪,是他眼花了嗎?為什麼他總覺得風翊的嘴角在抽動呢?
 
這是葉小釵離開前的想法!門板一關上,一陣幾乎震破屋頂的笑聲從門板的另外一端傳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
 
***   ***   ***
 
「全面封鎖追蹤系統!不管是誰下令都不准開啟。」
 
「可是,這……」
 
「這是命令!」
 
「……是!」
 
***   ***   ***
 
推開隔離兩個房間的桃木門板,就看到一抹嬌小身影抱著繪繡著蓮荷圖案的大抱枕縮在窗台旁,小臉上滿是哀怨地望著自己,整體說明了一點:他還在生悶氣。
 
「還真……」
 
「哼!」刻意將整個臉埋入抱枕,素還真擺明了就是不想跟他說話。見到他這樣孩子氣的模樣,葉小釵也只能苦笑、走到窗台邊坐下,連人帶枕頭的納入懷裡,「還在鬧彆扭啊!」
 
「誰叫你有事情瞞著我!」悶悶、帶著稍許哽咽的語調從枕頭面傳出,控訴他的過分、也哭訴自己的委屈(雖然從頭到尾都不知道他的委屈來自何方)。
 
不願抬頭跟他面對面談話,葉小釵也放縱他的任性、不撥開他的抱枕,只是溫柔地吻著他的髮頂,等待他願意跟自己說話。
 
「很危險,對不對?」不知過了多久,就在葉小釵怕懷中人兒會被悶死之際,素還真總算是抬起了頭,因憋氣過久而顯出紅澤的臉龐有著擔心!水靈靈的眼眸,流露出的是不安和懼怕:「我有一種不好的感覺!」第六感特別強,是他們素家的遺傳!上到父親素昫沅、下至他們兄弟,尤其對於壞的預感特別強烈,標準的好事不靈、壞事靈。
 
「不會的!」就算真的危險也不能讓他知道!一面安撫著素還真,葉小釵一面暗自心想。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他是何等人也,怎麼會被這種低智商、哄幼稚園小朋友的差勁藉口騙倒呢!嘟著唇,素還真以“你當我是白痴嗎”的眼光瞪向他,看他要如何自圓其說。
 
「因為……不危險,所以不想讓你擔心。」很爛的理由,葉小釵也承認。
 
正當素還真還想反駁時,急促的電話鈴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循著鈴聲傳出的方向看去,就見到葉小釵的手機非常不『識相』的響著,宣示著它的存在。對看一眼,素還真又把臉埋回枕頭裡,葉小釵只能無奈地拿起手機,看著螢幕顯示出武館的電話號碼。
 
將懷中身軀放回窗台上,接起電話:「喂,我是小釵!」
 
「小釵,武館出事了!你快回來……」慌亂的嗓音是出自哥哥葉少禕,「焰堂會的人來武館找碴,指名要找夜風,已經有幾個學徒被打傷了!你快回來……」匆匆掛上電話,顯示出事態急迫,快得連讓葉小釵發問的機會都沒有。
 
「小釵?」
 
「武館出事了!」一般的小角色不會讓葉少禕如此驚慌!收起手機,葉小釵匆忙地向外走去。
 
「我跟你去!」拋下心愛的抱枕,素還真急急尾隨後方說道,可是隨即被葉小釵攔住了:「不行!你留在家裡。」話語中有著絕對的堅持。
 
「……不然,叫哥哥跟你去!」順手…喔,不!是順腳踢開素風翊的房間門,素還真以驚人的速度跟力氣把仍在跟電腦『纏綿』的哥哥給拉了出來,推向葉小釵。素風翊還不能從那一堆的解讀密碼中回神,只能呆呆望著自己的寶貝弟弟,滿臉問號說明他的茫然。
 
「怎麼回事?」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素風翊望著一臉快哭出來的素還真,還有一臉急躁的葉小釵,「葉~小~釵,你做了什麼好事?……」咦?是他看錯了嗎?為什麼還真的眼底……
 
「風翊,武館出事了!」套上風衣,葉小釵傷腦筋地望著揪著他風衣衣角不放的那雙白細修長的十指!見到素風翊一臉“與我何干”的表情後,很慎重地說著,「還真要你跟我一塊回武館一趟。」
 
「不……」要字還沒有出來,還真清脆的嗓音已經先發制人。
 
「如果哥哥不去,那我去!」
 
「……好吧!小釵,走囉!」聽出還真語氣中的堅決,素風翊只能認栽了。不過,是他太敏感了嗎?為什麼總覺得今天的還真特別嬌弱、柔弱得跟平時的他判若兩人?!一面披上黑色的薄外套,素風翊捫心自問著;但是,他也不想讓還真到柳家武館去,因為他有預感,柳盈君的失蹤絕對是一個針對還真設下的陷阱,「你不准偷跟來,知道嗎?」
 
威嚇著,企圖以身為兄長的最後一點威嚴,震攝住這個古靈精怪的小鬼。
 
「好啦!」滿臉的不情不願外加委屈,素還真就這樣目送著兩人出門!但是,當兩道修長穎健的身形消失在眼界範圍後,原本委屈加無辜的俏臉瞬間換上了一抹算計得逞的微笑,看向自己的手機,他等待著。
 
一陣意料中的聲響響起,讓素還真臉上的笑意更加擴大。
 
「喂?……」
 
 
 
「滾──」狠狠地將前來找碴的三流混混一腳踢出武館大門,葉少禕偕同女友滿心怒火地瞪著地上被揍得亂七八糟的十來個身影,臉上殺氣畢露。
 
「怎麼回事?」遠遠的就看到武館門前躺了一堆的障礙物,葉小釵和素風翊加快腳下步伐來到葉少禕身旁,有些詫異望著這群踢館人渣。滿身的傷痕、不入流的誇張打扮,這些人不像焰堂會那樣龐大組織會納入旗下的人……
 
「小釵,你怎麼跑回來了?」還是跟上次來武館『嗆聲』的超級囂張人士,葉少禕不明白弟弟臉上的擔憂從何而來,一面猛力踹著還躺在地上的三流小混混,一面問道。
 
「這些人是誰?還有你剛剛不是打電話給我,要我回來嗎?」不祥的預感纏繞心頭,葉小釵拿出手機,螢幕上的確顯示著武館的電話號碼!兄弟二十幾年,他沒理由會錯認自己兄長的聲音。
 
「我?!沒有啊!這些人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小流氓,莫名其妙跑來大吵大鬧,還調戲武館內的女學徒,甚至打傷了兩個初級的學員!你也知道師父為了盈君的事情在傷腦筋,所以綠麟師伯要我們動手……怎麼了?看你們兩個臉色青成這樣!」發現眼前兩人的臉色隨著自己的話語越顯鐵青,葉少禕跟陸綺相對看一眼,也發現了一些不對勁之處。
 
小釵的手機上顯示的是武館的電話號碼、找碴的這群小混混、少禕的聲音……
 
「該死!」葉小釵像是領悟了什麼事情,轉頭便衝了出去!素風翊先是一愣,英眸一暗,人也跟著追了上去。
 
難怪,他剛剛會從還真的眼底看到一抹『計劃』的光芒,這小鬼……
 
「小釵?」呆然望著兩道像急驚風似的身影,葉少禕將視線轉到女友身上:「到底是怎麼回事?」誰來告訴他答案啊!
 
「出事了!」思索了一下,陸綺湘也發覺事情不單純!招來幾個在旁待命的學員,交代如何處了前面這堆七零八落的『大型垃圾』,她拉起男友的手也一同朝著素家方向奔去。
 
「還真?!」衝回到家中,葉小釵和素風翊同聲大喊著心上人﹝寶貝弟弟﹞的名字,但回應他們的,只有寂靜的空氣和空盪盪的家具擺設。素風翊大喊不妙,撞開還真臥房門板,就見到他向來不離身的手錶竟然端端正正的放在桌上,這個發現讓素風翊頹下肩膀,全身無力地跌坐在椅子上。
 
「風翊?」發覺好友的頹敗,葉小釵疑惑地拿起精緻的銀鏈手錶,即刻察覺到這錶的重量和刻度上的數字不太對勁,「這該不會是……」
 
「這是還真的通訊器和發訊器,只要還真帶在身上我就可以透過『掣鷹』的訊網找到他的下落!我們家每個人都有一個,只是型態不同而已。上次還真把通訊器留下是在他跟璠殤兩個獨自去救琰書的那次……只要他把這個拿下,就代表著他又去『玩命』了!」雙手揪住髮絲,素風翊的嗓音中有著恐懼和不安。
 
「那……剛剛的電話是……」
 
不可置信望著手機,葉小釵不相信素還真會拿這種事情來玩。素風翊抬頭看了一下葉小釵的手機,搖搖頭:「不,那應該是真正的主謀做的,而他們的目標不是柳家武館、不是柳盈君,也不是你!真正的目標是還真。還真他應該也知道這點,才會順水推舟讓我們出門,好一個人去赴約」
 
他怎麼會如此大意,早知道他的寶貝弟弟不可能這樣乖乖聽話,怎麼他就是會傻傻地照著還真的計劃走呢?
 
「該死,我要去找他!」腦海中,浮現的是最令他膽戰心驚的一幕!在前世,在那邪魔鬼魅群集的幽暗之地,為了保護他不顧一切地運動真元、氣血逆流……一身鮮血的還真倒臥在自己懷裡,蒼白的臉上沾染著點點血漬,唇角還有著他咳出的刺眼鮮紅……
 
「不…不要!啊────」
 
痛苦的抱頭大喊,太過真實的過往記憶讓葉小釵頭部抽痛不已!兩手抱頭狂吼著,情緒嚴重失控。
 
「小釵?!」驚訝於葉小釵的舉動,素風翊隨即抓住他的雙手:「冷靜點,小釵!還真他不會有事的,他是清香白蓮的轉生啊!你冷靜一點──」
 
真可笑,曾經巴不得能拋卻的名號竟然在此時成了安撫葉小釵的最好藉口!「冷靜下來,還真他不做沒有把握的事,記得嗎?所有的一切,他不會就這樣拋下我們,絕對不會!」
 
「風翊……」被素風翊的吼叫喚回了意識,葉小釵總算從恐怖的血色記憶中回過神來!有些失神望著與他同樣愛惜還真的人,他只能僵硬的扯動著嘴角,算是他把風翊的話語聽入耳中。
 
「我們到武館來回也不過才五十分鐘,而且以還真的身手和素家的保安裝置,是不可能有人闖入將他綁走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那個主謀聯絡要還真出門赴約,那這樣的話我可以要『掣鷹』傳回我們出門後到還真出門前家中的所有資料和畫面,應該會有線索……」
 
「我聯絡開,請他幫我查一下還真所有的電話紀錄……」恢復冷靜的葉小釵也開始有了動作,拿起電話說道。他的話,讓坐到電腦桌前的素風翊挑起劍眉:「你確定你要拜託『他』?」那個他有些避之唯恐不及的人物,真要與他聯絡?
 
「開他雖然狂妄了些,但是這方面拜託他可以得到最精確完整的消息。」嘴角拉出一道比黃蓮更能讓人感覺到『苦』這個字真諦的笑容,葉小釵只能承認不管前世還是今生,他注定要栽在還真的手裡:「跟還真的安危相比,值得。」
 
這兩個……唉,不知還真聽到這番話後會不會乖一點,不再固執地往危險裡鑽了呢?
 
急促、活像嫌事情不夠多要來湊熱鬧的門鈴聲響起,打斷了動作的兩人!對看一眼,一同來到大門邊推開門……
 
「哥哥!」一抹白色的熟悉身影像隻白兔似地撲到素風翊懷中,漂亮的笑臉是那樣的燦爛、耀眼,迷得連在旁邊、剛剛到達的陸綺湘都自嘆不如。
 
「還真!」素風翊來不及開口,掛在胸前的身軀已經被旁邊的葉小釵一把拉入懷中,狠狠的緊緊抱住,只見嬌小身形錯愕望著前方死命抱住他的高大俊男,紅潤的小嘴張成O字型,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小釵,他…不是……」慘了!素風翊剛好瞄到一抹綠影。
 
「你放開他──」一陣更大聲的吼聲掩蓋了素風翊的話語,葉小釵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一記強而有力的右鉤拳讓他狼狽地重重摔向一邊,頭暈腦脹外加眼冒金星!葉小釵努力想讓自己看清眼前偷襲他的人是誰,心中不自覺地浮出一個念頭:
 
原來,被右鉤拳打到是很痛的一件事情!
 
***   ***   ***
 
「為了一個自己的情敵來赴這個賭命的約會,值得嗎?」約定的飯店頂樓密室內,褐髮黑衣的身影背對自己,熟悉也可說是陌生的嗓音卻沒有讓踏入的白色身形感到驚訝!白色人影只是率性聳聳肩膀,關上房門坐到沙發上去。
 
「總要給對手一個表現的機會,不是嗎?『郁老師』!」刻意加重後面三個字的語氣,白衣人兒顯出很無趣的表情。
 
「聰明,竟然知道是我!」轉過身,郁天祺邪俊的容顏正對上眼前嬌俏容貌,實在是很好奇這張如此賞心悅目的皮相下,究竟埋藏多少的實力。
 
「你做得太過明顯了!生化炸彈時,你出現的太過突兀,還有你的眼神流露太多的邪氣和殺意。」很好心指點著他的敗筆,毫無顧忌地大方伸展著四肢,眼前的白衣人兒有侍無恐地附上一個超大的呵欠。
 
「不愧是素還真,難怪風翔學生會能夠讓縱橫商場、向來不吃虧的『紅鼻福星』秦季先如此甘拜下風,真是佩服佩服!」
 
「好了!說出條件吧!」打斷了與郁天祺皮笑肉不笑的招呼對話,素還真倒是快人快語──跟這種人對話真是麻煩!這時小釵跟哥哥大概已經猜到了大部分的事情了吧!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很想……
 
很想宰了自己!
 
想到為了出來赴這個『玩命約會』所要付出的代價,素還真不禁打了個寒顫,可以預見回家後,自己即將面臨的情況。
 
「這麼好說話!好,那我開條件了……」
 
「但我可沒說我會答應喔!」搶在郁天祺之前開口,素還真笑得天真兼開心,痞痞地說道。聞言,郁天祺的表情沒變,但是可以看見那暗紫色的眼眸下光芒更盛數分!就看見他沒有回話,只是輕輕、宛如自言自語的說著:「把人帶進來!」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門板再度打開,踏入房內的不是別人,正是一臉恍惚失神的柳盈君和一名有著銀白髮絲、帶著無線對話耳機的俊美青年,素還真這時才注意到郁天祺衣領旁別了個小型的通話器,應該是與這名青年的耳機相連應的吧!仔細看這名白髮白衣的青年,他的眼睛是淡灰色的,一種摻雜著無盡奉獻的淡灰色!
 
「如果我手中有她這個籌碼,是不是就可以無任何顧忌地對你開條件了呢?」笑著,郁天祺的眼中有著滿滿的期待,期待看到素還真有什麼樣的回應表情。
 
「你說呢?……」話語未落,駱雪亞只覺得眼前一花,一樣冰冷的物體已經抵上自己的下顎,原本著柳盈君雙手的右腕竟也在眨眼之際被一股力量強扯、扣在背後!定神下來,才看清那冰冷的物體是一只帶著寒氣的三吋匕首,從那泛著寒光的刀刃看來,是可以要人命的東西。
 
「盈君姊,妳先走!」臉上猶然帶著不在乎的笑容,素還真抵著駱雪亞走到一臉失神的黃色纖影前、以前方之人作為屏障,「快點回去小釵……」背向柳盈君的人並沒有看到她臉上那一閃而過的恨意,但是面對她的郁天祺卻將這恨意收入眼底。
 
「啊──妳……」困難地回頭看著以塗有麻醉劑銀針刺入自己頸部的容顏,素還真臉上有著驚慌和……不解!這麻醉藥的藥效很快,入體的瞬間迫使他連手中的武器都拿不住,掉落地面發出一聲清響:「為什麼……盈君姊……」
 
強拉著快失去的意識,素還真嗓音斷斷續續、極度吃力訴說他的不懂!但是還來不及得到答案,他便被強發的藥性拖入黑暗之神的掌握之中,失去了所有的意識。
 
郁天祺擒著笑意站起,將昏迷在地上不醒人事的白衣纖軀打橫抱起、摟在懷裡!看著眼前的柳盈君,「妳對他的恨意很深喔!」
 
不回答,柳盈君目光只鎖定在素還真雙眸緊閉卻依舊秀美的容貌上!對於她的沉默,郁天祺只是無所謂的笑著,朝著身旁的駱雪亞使了個眼色,朝著門外走去:「交易完成,妳我各取所需,我把人帶走,而妳可以回去找妳的心上人了。但是能不能贏得他的心,就得看妳的真本事了!」留下讓人難以理解的笑聲,黑色身影偕同著白髮青年離去。
 
一黑一白身影走出了柳盈君的視線後,柳盈君臉上的表情從冰冷憎恨轉變成複雜困惑,思慮許久後她蹲下身子,將掉落在地板上的銀色匕首撿起,凝視著刀柄上面裝飾用小小的綠色水晶一刻,將其收入懷裡隨即快步離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