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7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願許今生‧21

 
「靳痕大哥,別讓莫旒離開你方圓一公尺的範圍!我有接到情報,有人出了兩億美金的代價來懸賞莫旒的性命,所以你們在雲硉哥那邊會比較安全的!」
 
「嗯,你們也要小心!莫旒擔心闇黑會把矛頭指向你們。」烈靳痕難得溫和的語氣讓素還真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難得看到這個萬年冰山男有這樣的溫柔一面,一定是因為莫旒吧!
 
「好了!有事我會再聯絡你們,bye-bye!」熟練地關閉螢幕,素還真更加慵懶地癱在葉小釵預備好的懷抱中,困倦眼眸可看出他的疲累。
 
「累了?怎麼不先睡一下呢?」幸好,今天風翊不在家,不然給風翊看到的話他又要被罰『勞動服務』了!葉小釵心中嘀咕著,臉上的溫柔笑意卻成反比的加深。
 
「不要!」嘟著紅唇,素還真使性子地賴在葉小釵身上!鼻尖所充斥的,淨是葉小釵那剛沐浴過、混和著淡淡薄荷葉的清爽氣息;一雙手也不安分地死巴在葉小釵腰間處,不肯放開。
 
「怎麼會累成這副模樣?學校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有些心疼將懷中之人抱回臥房,葉小釵動作輕柔地將他放在柔軟的床榻上,看著那張顯得有些疲累的小臉,細心將那垂落的幾縷髮絲撥開。
 
「沒什麼事情,只是碰上一個專門找我麻煩的老師罷了!」拉著溫暖的大掌不放,素還真臉上有著一絲調皮的光彩,可是這次光彩卻不敵睡意的來勢洶洶,被倦意掩蓋過去了。
 
「先休息一下!這幾天為了莫旒的事情,你也沒有睡好吧?」為他拉好薄被,葉小釵將燈光調暗。回到武館的這段日子,他也沒有好好睡過,一方面是為了盈君的事情,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思念令他無法安穩入眠。
 
「陪我睡!」順勢拉著那雙手,素還真淘氣一笑:「今天哥哥不會這麼早回來,你陪我睡不要緊的。」朝旁邊挪出一個空位,葉小釵總算明白方才那一抹調皮光彩所代表的意義了。
 
「你不怕我對你做什麼?」順從地佔據了這個空缺,葉小釵好笑的望著那迫不及待鑽入自己懷裡的身軀,誘人的淡雅蓮香頓時盈滿了他的呼吸!不知是無心還是有意,素還真不安分動來動去,實際考驗著葉小釵的耐力。
 
「你不會的。」好不容易終於找到了一個最舒服的位置,素還真抬頭給了有些奸詐的笑臉,而後又將臉龐埋入葉小釵胸前:「你答應過哥哥,說我未滿十八歲之前,你不會對我做出任何『不該做』的事情!」
 
「你喔!」鬼靈精一個!葉小釵只有自認倒楣的好好當個稱職抱枕,同時也明白了眾人所稱讚『坐懷不亂』的柳下惠偉大之處──面對一個這樣的『誘惑』,還要把持住自己的慾望的確要有足夠的忍耐力!不過……
 
一想到素風翊的拳頭,葉小釵也只能委屈往肚裡吞地繼續忍耐下去!正在暗自叫苦的葉小釵並沒有察覺到,埋在他胸口那張嬌俏臉龐露出的算計笑容……
 
一切都是那樣的平靜完美,有如暴風雨來臨前的寧和一般……
 
***   ***   ***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反手架住其中一名穿著黑衣、頭戴全罩式安全帽的高壯身形,展清颺冷聲喝問。這已經是一個星期來第三次了,每次在他落單一人的情況下就會有不明的流氓地痞前來攔截堵人,他出手反擊後就立刻跑了!目的又不是因為錢財,也不是其他原因……總之一句話:是受人指使的,逼問指使者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清颺,危險!」突來的大喝,讓展清颺嚇了一跳,手勁一鬆給了黑衣的高壯男子可趁之機,從懷裡抽出預藏的刀子就是朝他一劃──
 
「傲塵?!」望著擋在他面前的人,展清颺呆了一下,隨即一抹藍影從後方衝過將傷人的黑衣壯漢一個過肩摔給摔倒在地,一腳踩上方才握刀的右手腕……是璠殤!
 
「傲塵?你沒事吧!」不只有璠殤,就連琰書也來了,仔細查看著手肘上被劃了一刀的傲塵,夏琰書的臉色異常凝重。
 
「你們怎麼會來?」跟著蹲下查看著祈傲塵的傷勢,幸虧只是皮肉傷並不嚴重!展清颺一面簡單地做包紮處理,一面問著。
 
「我們剛剛要去霖櫻館,路上也被偷襲了!傲塵他正好來找璠殤,說有看到你往這邊走,我不放心就找他們兩個一起過來看看。」夏琰書看著狼狽竄逃的三名大漢跟倒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黑色身形,莫璠殤顯得非常的生氣,踩在昏厥大漢手上的腳還不停的使勁轉動著,也不想想自己前天才拆石膏,展清颺搖頭暗想。
 
「琰書,你們究竟惹上什麼人啦?」祈傲塵望著手上還滲出血漬的手帕,大有追問到底的決心。打從迎新舞會後,風翔學生會似乎就事件不斷,璠殤、琰書跟展清颺都相繼被陌生人襲擊……該不會又是那隻素狐狸惹的禍?「又是素還真那小子惹下的麻煩對不對?」如果是的話,他非宰了這隻闖禍狐狸不可。
 
「不,應該不是還真的關係!」一切都還在雜亂無頭緒中。原本以為這一連串的事情是因為闇黑針對莫旒而起,可現在這種情況好像也不對勁,莫旒離開的消息早就已經傳開了啊!難道真如風翊哥所說,問題出自清颺身上?但是如真的是這樣,為何一直沒有看到任何屬於闇黑組織的成員出現呢?難道……
 
闇黑的人員已經潛伏在他們的週遭,而不斷派小嘍囉前來挑釁是為了試探他們的能力或是…查探他們的底細?
 
「先到霖櫻館,我們找還真一起來!」拉起祈傲塵跟不斷踩人手腕施暴的莫璠殤,夏琰書急忙說道。他有一股不好的預感,就如同有一雙犀利的眼眸正在暗處監視、觀察著他們,等待適當時刻,一舉撲上!
 
「琰書?」
 
「我不知道我猜的對不對!」臉色沉重的望著三人,夏琰書臉色因心驚而顯得有些慘白,「幕後指使者真正的目標或許不是我們,是……」風翔、他、琰書、清颺,加上之前霖櫻館的事情,就剩下一個尚未被狙擊的對象──
 
「還真?!」
 
「看來,是時候了!」一直隱藏在暗處的褐髮男子笑了,身旁白色身影此時也結束掉手機上的通訊,望著自己的主子說道:「主人,總部傳來消息,令主他也來台灣!」
 
「他的耐性真差!也好,讓他來看看我找到什麼樣的玩具!對了,還是無法查到素還真跟素風翊的資料嗎?」
 
「是屬下失職!」第一次碰上這樣棘手的任務,白色身形顯得極度沮喪與對自己能力的不信任。褐髮的黑衣男子笑了笑,伸手將那跼促不安的身軀摟入自己懷裡,微冷指尖解開那高束的領口,有意無意描繪著衣物遮掩下的斑斑青紫。
 
「主…主人……」是羞怯也是害怕,畢竟那晚的魚水交歡,讓他在床上整整躺了一天的時間,主子佔有他時的撕裂痛苦讓他不得不懼怕。
 
「怎麼?還痛嗎?」細細吻著那垂落耳際的銀白色髮絲,褐髮男子看起來非常的開心兼滿意,「這不是你的失職,而是讓我對素還真感興趣的原因。」
 
「興趣?主人,可是令主跟『震神』他們……」
 
「就讓夏雲硉跟烈靳痕去對付吧!反正我現在有興趣的目標只有一個:素還真!」也到彼此該掀底牌的時候,看看到底是闇黑的『智星』厲害,還是風翔的書記足智多謀……
 
***   ***   ***
 
「我?你說這段時間來所有的襲擊行動,最終目標是我?」霖櫻館內,匆匆被召來的素還真呆愣接受著冷面會長給他的訊息。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引起的?這玩笑是怎麼開出來的啊?
 
「果然又是你這個闖禍精!」原本手臂正讓伊憲昇上藥兼重新包紮的祈傲塵,聽到這句話當下就用另一隻可以動的手拍桌子跳起來大喊。但,他忘記了一件事情:伊憲昇可是站在素還真那派的人啊!當下手上的雙氧水就狠狠倒了一整瓶下去,還把夾子上的棉花當成棕子、優典當成油漆,用力來回刷著他手上不算小卻也不深的傷口,痛得他直想甩給伊憲昇一拳,卻因正義感作祟而打消──憲叔是在幫他處理傷口,不小心用力一點也不能怪他。
 
向來直腸子的祈傲塵根本不知道,伊憲昇是故意在整他的。
 
「怎麼可能,我又沒有做什麼壞事!」語氣極度無辜,素還真搔了搔頭,望著身後已經開始變臉的情人,臉上寫滿了四個大字:無辜冤枉。
 
「還真,你仔細想想看,從新宿車站那件事情後,你到底碰過哪些人、哪些事……不,範圍縮小,從葉小釵來後的所有人、事、物,你都仔細想想有沒有什麼怪異之處。」有些受不了素還真這副散漫、事不關己樣,夏琰書只能主動幫忙他濃縮該回憶的範圍。
 
「嗯……人嘛,有小釵、清颺、慈兒姐姐、莫旒、司徒非凡、靳痕大哥、流氓A、B、C……Z,還有綠麟伯伯……」屈指算著,只是說出來的人名讓夏琰書忍不住大動肝火。
 
「素──還──真──」都什麼時候,別人幫他急得要命,他小少爺卻還裝傻的可以?「你再給我裝胡塗看看!」
 
「我很認真啊!而且我幾乎都是跟你們一起行動的,碰上的人你們也知道啊!」臉上淨是委屈,素還真咬著下唇,盛滿委屈控訴的眼眸直望著夏琰書等人。想想也對,自從莫旒來後,他們幾個人都是團體行動的,就算不能大夥一起,也絕不會落單一人!
 
的確,不是莫旒就是葉小釵,再不然就是他們幾個,還真幾乎從沒落單過。
 
「那究竟是為什麼呢?」真的不是還真嗎?可是為什麼他總覺得他漏了一個很重要的環節,究竟是什麼?
 
「琰書,就算你不相信我也該相信小釵吧!」見到這個向來剋他剋得死死的冷面會長臉色凝重,素還真趕忙申訴,看著後方臉色雖然不是很好卻也不復方才鐵青的情人,他鄭重申明。
 
「這……」說得沒錯,還真這闖禍精打從葉小釵來後就乖上了許多,不再以欺負傲塵跟璠殤為樂!看來這陣子的事情讓他精疲力盡,處事判斷都失了以往的沉著。夏琰書揉了揉太陽穴,原本提高的心緒一旦放下,整個人就如同一灘泥般軟了下來,很『恰好』地落入莫璠殤『剛好』敞開的懷裡。
 
「這一連串的事情起因應該是莫旒的關係,現在莫旒離開這的消息應該也傳開了,闇黑的目標會開始慢慢轉移向雲硉哥那邊!」安撫著夏琰書,其實素還真的心底也知道事情並非如此單純,但是琰書這陣子承受太大的壓力,不希望他再為自己的事情操煩。
 
「希望真是如此!」
 
 


 
搖晃著手中的玻璃酒杯,醇紅液體在杯中蕩出艷麗的色澤!黑衣褐髮男子唇角帶笑,一臉不以為然地回應著前方帶著怒火的中年男子,當然也不會去理會那宛若利箭的憤怒眼神了。
 
「你究竟想做什麼?竟然放任組織目標離開,自己卻在這裡逗留閒晃?怪不得『震神』會向我抱怨……」就像是明白自己再怎麼以眼神責罵他都是無濟於事,中年男子只好率先開口,打破一室的寂靜。
 
「他在中國遇上麻煩了?」將手中的酒杯遞過去,黑衣男子有些興致勃勃,揚著手中的資料,目光銳利的眼眸中透露出嘲笑:「對上五方堂的鳳門少主,他旗下的一員大將據說被打斷了三根肋骨!嘖嘖,這對向來要求完美的他是再大不過的恥辱了,更別提那個鳳門少主是個二十來歲的女娃娃。」
 
「你知道這件事情還在這裡磨蹭?!我開始好奇,這次是什麼樣的目標讓凡事不感興趣的『智星』如此在意,甚至不惜進入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私立高中當老師?」得到手下的呈報,原本以為這是為了接近司徒莫旒的手段,但沒想到司徒莫旒竟然就神不知鬼不覺從闇黑的天羅地網中溜走!這簡直是對闇黑下戰書、嘲笑堂堂一個世界有名的恐怖組織竟然鬥不過一個小娃娃,叫他怎麼能不氣惱呢?
 
「一個很有趣的小傢伙!」將手中唯一可以拿到的照片交給對方,黑衣男子沒有忽略那眼底的錯愕跟驚訝:「怎麼?你見過他?」
 
「這個傢伙……他叫什麼名字?」這個不就是把紐約第一黑幫老大整得死去活來的小惡魔嗎?他怎麼這麼陰魂不散!
 
「素還真!風翔高中學生會的書記兼會計,一個IQ最少超過170的少年……」話語未竟,白髮下屬匆忙走入,打斷了兩人原本的對話。
 
「主人,查出來了!」將手中甫獲得的最新資料交給了黑衣男子,白髮青年臉色顯得極度的錯愕!
 
怎麼會這樣……
 
「嗯?原來他是……」手中資訊的確讓他震驚,黑衣男子望了中年人一眼:「我想我可以早一點去跟『震神』會合了!帶著一個最棒的『禮物』一起過去。」
 
「是什麼?」
 
「噓,秘密!」
 
***   ***   ***
 
「計畫就是如此,妳自己好自為之,別拿親人的安危來開玩笑。」冷笑丟下話語,男子隨即揚長而去。
 
「我知道了……」貝白齒尖緊咬著失去色澤的唇瓣,如同要咬出血來似!對方離去前的最後一句話,無疑是在以自己的家人為要脅,她該如何是好呢?
 
失魂落魄地走在街道上,不知不覺中柳盈君來到了一處她非常耳熟的地方:風翔高中,也就是素還真就讀的學校!今天正值週末假日,所以學校顯得有些冷清。
 
「盈君?」耳邊傳來的,是熟悉的叫喚!柳盈君臉色蒼白地轉過頭,正好看見葉小釵一臉詫異兼驚訝的望著自己。不知是什麼原因,柳盈君只覺得此刻葉小釵臉上的微笑太過溫柔,溫柔的令她覺得陌生。
 
「妳怎麼來了?」今天還真說要到學校來打理畢業典禮的會場,暑假快到了,風翔三年級的學生即將在下禮拜三舉行畢業典禮!好快,時間過得真的好快。
 
「我……你呢?」不知該如何開口,柳盈君索性轉移話題。
 
「我來接還真的!」看了看手錶,也該是時候!還真有打行動電話給自己,叫自己這時來接他,人應該也快出來了。
 
果然,這個溫柔多情的微笑不是給她的!暗笑自己的癡傻,這是早知道的事實不是嗎?也就是因為這個,所以她如今才會陷入這樣的僵局中,不是嗎?
 
「小釵!」一抹白色從學校跑出來撲向葉小釵的懷裡,快得讓葉小釵差點不能反應,雙手反射性地接住撲來的身軀!這一幕,讓柳盈君冷了心。就見到素還真笑開了原本就亮眼的臉龐,一派開心滿足就如同向她示威,令她感到刺眼。
 
跟在後面出來的展清颺跟夏琰書一行人對素還真孩子氣的舉止,只能報以搖頭嘆氣的份!查覺到一旁的清麗黃衣女子,夏琰書突然不自主打了個冷顫,引起莫璠殤的注意,「琰書,你怎麼了?」
 
「沒、沒事……」好冷的眼神,這個女的……眼神好冰冷!
 
「啊……盈、盈君姊!」興奮中瞥見了一旁的黃衣身影,素還真想起了那時的一巴掌,不自禁地縮向葉小釵懷裡!當然,這種情況看在其他三人眼中更是吃驚──沒想到,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闖禍神也會有怕的時候啊?
 
看到這樣的情況,聰敏的展清颺直覺就去推想出這名女子一定就是上次打還真的那名兇手!全神戒備,準備這女的有什麼動作時他可以立刻出手制止。
 
出乎意料,柳盈君竟然是轉頭就走,沒有任何的隻字片語,更沒有任何如同以往的激烈動作,讓葉小釵不解,更令素還真匪夷!
 
「小釵,還真,她是誰?」不懂為何其他人都呆在原地,莫璠殤摟著夏琰書發問。現在琰書已經不反對自己摟著他了,下一個努力目標是要讓琰書接受自己的情感才行!莫璠殤很愉快的暗想,一點也沒有發覺到素還真惡作劇的視線。
 
「別再捉弄璠殤了!」沒有回答璠殤的問題,是因為看出素還真的意圖,葉小釵跟展清颺無奈交換了視線,由葉小釵來遏止懷中那蠢蠢欲動的身軀。素還真不滿的嘟起唇瓣,顯然對葉小釵不准他惡作劇的行為顯得不太滿意。
 
「好了,我們該走了!再待下去就趕不上送伯父伯母去機場了。」適時打圓場,好像已經成了展清颺最重要的工作!苦笑,展清颺倒很能接受這個和事佬的角色。
 
「好啦,走吧!」展玄跟陸慈兒到日本去就是為了影夜集團的事情,但也不是完全將影夜納入展彝中,而是暫時由展玄先代為『看管』,等到闇黑和宮本莎美的事情解決了後,再讓莫旒回來接手一切。由於素風翊早已事先秘密知會過老太爺,因此他們做起來並沒有任何後顧之憂。
 
打打鬧鬧的一行人始終沒有發現,轉角處柳盈君正冷冷的望著他們的離去背影;而柳盈君更不知道,自己身後那一直盯稍的白衣身形……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嗎?……但,別忘了,黃雀身後還有一個獵人呢……
 
***   ***   ***
 
「盈君?盈君?……」夜餐時分,柳半飛敲著女兒的房門呼喚!今天一整天都沒有看到盈君出來吃飯,這樣下去這丫頭的身子會撐不住,柳半飛端著陸綺湘幫他準備好的晚餐,不死心地呼喚,「盈君,開門。」
 
房內依然沒有任何的回應,就連燈光都沒有……燈光?不對,盈君這孩子最討厭漆黑的環境,怎麼可能一個人把自己鎖在黑暗的房間內呢?「盈君,開門啊……」
 
「老弟,發生什麼事啦?」飽足的祈綠麟被柳半飛的叫聲吸引,偕同陸綺湘這對小情侶前來查看!綺湘雖然不能太諒解柳盈君近來的行為,但也因為是自己從小疼到大的小妹妹而不能放其自生自滅。
 
「師父,發生什麼事了?」看到柳半飛有些慌張的神色,葉少禕驚覺事情不對勁,再加上緊閉的房門,他排開擋在門口的一行人,運氣深吐,一個側踢將柳盈君的房門給踢開。
 
「師父,盈君不在房裡!」不愧是男女朋友,陸綺湘第一時間查看完整個房間的情況後,臉色凝重的說道:「她會不會……」又跑去那些聲色場所,用墮落來麻痺自己的一切?
 
「這丫頭的心眼怎麼這麼死啊!」見識到柳盈君的執拗,祈綠麟只能搖頭嘆氣,指揮著陸綺湘跟葉少禕:「你們跟幾個師兄弟到處去找找吧……」真令人操心的傻丫頭喔!
 
「好的。」正當兩個人要離開時,柳半飛的行動電話卻在此時響了起來!騰出手拿起電話,上頭來電顯示正是女兒的電話號碼。
 
「喂,盈君?」正想放下心的柳半飛,卻被話筒另一端傳來的陌生男音給震懾在原地,不能動彈。
 
「柳館主,你好啊!」陌生且帶著不懷好意的男音響起,從那詭譎多變的聲音中不難發現是使用過特殊變音器發出的!這,足以表示對方並非一般的尋常人。
 
「你是誰?」不能控制自己的聲音,柳半飛甚至發現自己的嗓音在顫抖。上頭所顯示的號碼是盈君的,盈君不可能隨便把手機交給別人……
 
「喀喀……我是誰這個問題有比你的寶貝女兒重要嗎?」幾聲冰冷的機械笑聲更令柳半飛恐懼,祈綠麟跟陸綺湘幾人都被他那突然慘白的臉色嚇住,紛紛圍在他四周;強壓下心中的激盪,柳半飛拿出龍玥之主的氣魄,「你究竟想怎麼樣?」
 
「葉小釵!我想看看龍玥首屈一指的首席保鑣:夜風,是否能救回柳家武館最受寵的小姐……」詭譎的聲調,模糊難變的語中涵義,讓柳半飛更是心驚──這個人知道龍玥?!
 
「我要看到葉小釵毀了焰堂會!」
 
焰堂會?五方堂龍門所設立的分部?!這個人跟五方龍門有仇,還是想讓龍玥與五方堂對上,好坐收漁翁之利?
 
「不可能!」怎麼能讓小釵去冒這個危險。
 
「那……在下只有再繼續代為看管柳小姐了,不知道直接通知葉小釵,他會不會願意來幫這個忙!」
 
「你……」
 
「柳館主,別拿你寶貝女兒的性命來開玩笑啊!如果龍玥連自家人都救不了這個消息傳出去的話,那龍玥的名聲可是會一敗塗地的喔!」刺耳的笑聲令柳半飛臉色更慘然,「兩個星期為限,我要看到焰堂會瓦解的模樣。」語畢,對話也立刻停止。
 
「師父,怎麼了?是不是盈君出事了?」著急追問,陸綺湘和葉少禕從未看過師父這副模樣!
 
「對方…要小釵在十四天內毀了焰堂會!代價是……盈君的安危!」木然地放下手機,柳半飛說出的話語讓在場之人全體傻住了。
 
「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