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願許今生‧19

 
「喔,他怎麼耐不住性子了?」翻動著手中的紙張,褐髮男子臉上悠然神色和口中詢問的口氣搭不上邊,此時,他對於柳家武館的柳盈君充滿極度的好奇心。
 
「因為有人出一億美金的天價要懸賞司徒莫旒的性命……傳聞,是影夜集團的主席司徒溣又因心臟病發而住院了!至於夏雲硉,則是因為他又破壞『震神』的好事,甚至挑了組織在中國上海的據點,惹得令主大怒,下令格殺!」
 
「這樣啊……也好!你幫我調配人手,去個別突襲夏琰書、莫璠殤跟素還真一行人,點到為止,不要逞強;試出他們的能耐,我們有了了解後才依照我的指示進行下步計畫!還有,派人監控柳盈君和葉小釵的一舉一動。」放下照片,褐髮男子如此指示。
 
「可是,主人……令主針對的是司徒莫旒跟……」
 
「我自有我的安排,他沒有那種能力干涉我!」搖晃著手中的玻璃杯,漾紅液體在晶瑩的杯中晃蕩。「更甚者,我看得比他更清楚──至少,我知道對付司徒莫旒的關鍵在於哪裡!」
 
「呃?……」
 
***   ***   ***
 
提著簡單的行李,葉小釵注視眼前的鏤花大門,遲遲不敢按下門鈴。
 
「咦?小釵,你怎麼站在這裡發呆啊?」清脆的女音響起,一身輕便襯衫牛仔褲的林月兒提著自己做的愛心便當,問著杵在門口的雕像,當目光掃到他手中的行李時,滴溜的美眸露出戲謔:「怎麼,做錯事情被還真趕出來啦?」前陣子她去米蘭參加一場時裝發表會,直到今天才回來!剛到家就把行李一丟,馬上跑來看有兩三個禮拜沒有見面的親親未婚夫。
 
苦笑!如果真是這樣,事情倒還比較好解決──頂多被還真跟風翊修理一頓就行了。
 
「走啦!站在門口是見不到人的。」笑著按下門鈴,林月兒的笑容一向是爽朗中帶著無限的朝氣。其實風翊有給她素家的鑰匙,只是她懶得用鑰匙開門外加想給風翊一個驚喜。
 
「月兒!」早在二樓就聽到寶貝未婚妻活力四射的嗓音,素風翊並不表訝異看著撲進懷裡的嬌俏人兒,不過當他的視線接觸到另外一個拎著行李之人時,臉上的表情明顯有了錯愕。
 
「風翊?」不愧是素風翊交往十幾年的戀人,林月兒幾乎是在同時就發現不對勁。有些不滿地掐住未婚夫的臉頰用力向外拉,她倔著紅唇,明眸中有著薄怒:「你又瞞我做了什麼?」
 
「月兒!」又氣又無奈地將未婚妻的魔爪拉下,素風翊就是對未來老婆偶爾的稚氣沒輒;將人帶進屋子裡,順便也把那個待在外頭罰站的高俊身影招呼入內。
 
「怎麼跑來了?不用壓制你那個柔弱的小師妹嗎?」說真的,要他氣消還真不容易!凝視葉小釵手中的行李袋,他挑起眉梢,一臉若有所思:「你真的下定了決心?」
 
「嗯!」放下簡單到不行的行李,俊朗臉上有著淡淡的茫然、淺淺的愧疚。「我負了她!我知道我辜負了她,但是我真的沒辦法愛她。」擁有著前世的記憶,究竟是好?還是壞?他不曉得。
 
「既然如此,你應該明白自己的心向著誰才對!」無奈將未婚妻摟入懷阻止她蠢蠢欲動的魔爪,素風翊極為認真:「醜話說在前頭,如果再有昨天情況發生的話,我會毫不留情封殺龍玥,即是要跟『迅雷』槓上也在所不惜!你該明白還真對我的意義,不要讓我有翻臉的機會。」
 
「風翊……」左右為難著,畢竟一方是自己的恩師兼愧對之人,另一方則是自己的摯友兼所愛之人,饒是葉小釵也不得不面臨這個考驗。
 
「我知道了!還真人呢?」
 
「這個時候他還會在哪,當然是在學校了!」望著牆壁上指著數字三的掛鐘,林月兒不禁想笑,葉小釵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對自己笨得近乎蠢的問題汗顏:「我去學校接他下課好了!不妨礙你們兩個,我先走了。」
 
「對了,小釵!最近還真他們似乎遇上麻煩了,你幫我注意他們幾個。」說道,素風翊握著未婚妻的手,眼中有著專注、不容絲毫玩笑的光芒。
 
「麻煩?……我知道了!」看著素風翊那嚴肅的神情,葉小釵也明白他口中的麻煩指得並非一般的小事情,點點頭,他朝門口走去。
 
「風翊,事情真的有這麼嚴重,連還真都無法自己解決嗎?」待葉小釵的身影消失在兩人眼界後,林月兒躺在未婚夫的腿上,望著他那蹙緊的眉峰,體貼地為他輕揉額邊兩個穴位發問。
 
「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確定萬一真的出事情的話,那代價將會是還真他們的一切,這是我輸不起也不能賭的賭注。」疲累,為的是他那從一出世就注定要他頭痛一生的手足!
 
「對了,這次我去參加米蘭服裝發表會的時候,有遇到兩個很正點的模特兒喔!」突然像想起什麼,林月兒唇邊露出調皮淘氣、還帶了點賊賊的笑容,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照片,「你想不想看看……這兩個人的模樣?」
 
「模特兒?模特兒有什麼好看……」在視線接觸到照片中的臉孔,素風翊呆滯了一刻,瞬間臉色鐵青,「他…他……怎麼會?他怎麼會跑去當模特兒起來?」說是憤怒倒不如說是過度驚訝而顯得顫抖的話語,要不是照片是握在林月兒手中,現在肯定是呈現四分五裂的狀態。
 
那是張非常出色、引人注目的照片!因為照片中人物的俊美無雙,也因為他們身上的衣服與他們的氣質是如此相輝映。
 
「我還以為你會比較好奇他身旁的這個人!」林月兒開心地望著照片中極為登對的身影,笑彎了眉和眼:「聽說他們兩個是走在路上無緣無故被拉進去的,而且還是穿著我上次設計的仿古苗族嫁衣喔!下個月在上海的服裝發表會,我也邀請了他們兩個來當模特兒了耶!」
 
「月──兒──」
 
***   ***   ***
 
討厭!很討厭!非常討厭!超級地討厭──
 
「那位同學,課堂上不得打瞌睡!」如同挑釁,屬於男性其中還帶了點女人口中所謂磁性的低沉嗓音,不徐不緩、不大不小地正好傳入班上所有人的耳中,清清楚楚,沒有人會漏聽的。
 
「這位老師,請不要把閉目沉思當成打瞌睡好嗎?」看似尊敬的口吻中有著眾人都明白的反諷,嚇得所有學生噤口不語,也令右手旁的身形大為頭痛。
 
「是嗎?可是老師怎麼看你都像在打瞌睡的樣子!」擺明是跟他槓上了,講台上戴著金邊眼鏡的男子就是要死咬著這點不放!
 
「如果『郁老師』覺得我是在打瞌睡的話,那我承認就是了!」這有什麼好吵的,素還真懶得去理那過度探索的目光,不滿地趴在桌上,就是不願意去看講台上的『代課老師』。
 
為什麼會是他來代課?嘟噥著,素還真不願去面對講台上的身影。
 
「還真……」小聲喚著他的名,展清颺對他的倔脾氣沒辦法!雖然他本人也不喜歡這個代課老師的眼神,但學生該有的尊敬還是要的,他沒辦法像素還真一樣擺出不理不睬的態度。
 
「是我上得太枯燥乏味,還是因為課程太簡單了?」擺明了就是要刁難素還真,郁天祺臉上帶著某程度的詭異笑容,在黑板上寫下一連串的數學方程式題目,「我記得這位同學是學生會的書記兼會計吧!不知道素同學的數學程度如何?就麻煩你上來解這些題目吧!時間:三分鐘!」出口的話語讓班上的同學都為之一愣!
 
開什麼玩笑,這五個都是極度困難的題目而且有兩題是課程還沒有教過的,要在三分鐘內解完……這個代課老師是故意刁難的吧!
 
「還真……」注意到素還真的興致闌珊,展清颺只能無奈地代為處理:「老師,我自願上台解題……」不是他的錯覺,這個老師真的很奇怪!一直針對著還真,而且還真也好像很討厭他,該不會這個老師就是上次的那個……
 
「展同學你的頭腦好是眾所皆知的!但是素同學可是學生會的會計,如果數學程度不好的話,那可會造成校方與學生之間的困擾!」堅持就是要他上來解題,郁天祺的話語讓展清颺無法反駁,看著那張清儷容顏上的不悅,展清颺也只能暗暗叫苦!
 
「素同學,你還剩下兩分三十秒的時間……」
 
懶洋洋地起身走到講台上,素還真刻意將青絲側披擋去郁天祺探索的目光,手拿起粉筆快速的解答著題目。所有學生除了早知道情況的展清颺外,全部都為那極為快速的解答速度呆然──不愧是學生會的書記兼會計,厲害!
 
「解完了!『郁老師』,你可以檢查答案有無錯誤!」不到兩分鐘的時間,五題艱澀的題目全數解開,放下粉筆走回自己座位上繼續趴著,素還真還是選擇不理睬的回應方式,也不管所有的學生對他這個書記的敬意更加深一分。
 
「不愧是風翔學生會的會計,答得漂亮!」鼓掌,但是郁天祺的眼底閃過的是早已明瞭的光芒,雖然是一閃而逝,但卻讓展清颺看得清清楚楚的。下意識,他伸手擋住郁天祺投過來的眼光,這個突兀動作讓素還真嚇了一跳,黑白分明的杏眼詢問著展清颺。
 
『這個老師有問題!』撇過頭用不會讓台上教師發現的角度,展清颺以脣形無聲地說著,他知道還真會讀唇語,『他是故意找你麻煩的。』
 
丟給他一個『沒事』的笑容,素還真伸出指尖點了點展清颺擋在他面前的手掌,輕吐舌尖,調皮模樣惹得展清颺原本緊擰的眉頭放鬆──還真他有心理準備就好。
 
當然,兩人之間的小動作全數落在講台上郁天祺的眼中,再看著素還真左手那空缺的位置一眼,不著痕跡的將視線拉回,繼續上課!
 
好不容易,課堂上的秩序總算恢復正常!展清颺不經意地朝著窗口探看,映入眼簾中的景象讓他露出戲謔的笑容,復將目光投往趴在桌上的人兒身上,他決定暫時不告訴還真他的發現……
 
門口那,站了一個人!一個可以讓還真興奮很久的人!
 
 
「我說,小釵,你是來做什麼的?」望著一旁堆著的物體,莫璠殤拄著柺杖,挑起濃眉注視摟著素還真不放的高壯身影,口氣中滿是濃濃的促狹。
 
「接還真下課。」很簡單明瞭回答,葉小釵的答案坦白得讓莫璠殤不知如何回應!展清颺轉過頭偷偷掩飾自己唇角的笑容,夏琰書跟秦季先也只能以視若無睹來做反應。
 
「好了!」作勢輕咳一聲,夏琰書拉回了眾人的注意力,盯著眼前約十來個的大漢此時全化作一個個昏迷不醒的路障躺在校園偏僻角落,他只有頭痛的份:「葉小釵,你是用了什麼方式讓他們倒下的啊?」算算時間,從他們發現到現在也過了半個小時,看來這些大型路障的昏迷時間還要往後延長──無限期的。
 
「大概五成的力道,因為他們還帶了這些東西。」指著被丟到一旁大型垃圾桶內的刀械棍棒,葉小釵真正動手的原因在此──拿著這些東西到學校裡,加上風翊告訴他的話,百分之九十九點九認定這群傢伙是針對還真而來!既然如此,那五成的力道還算太輕了。
 
「你怎麼會來?」任憑那結實有力的雙手環摟自己腰際,素還真將臉埋入眷戀的胸口,汲取著自己熟悉懷念的氣息。
 
「來看你!臉頰還疼嗎?」
 
輕觸著那白皙的臉龐,葉小釵不避諱一群礙眼的燈泡在旁發出令人炫目的光芒,只是輕輕在素還真臉頰烙下一個吻,「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
 
「他…還真……他們倆……」扣除早就知道兩人感情的琰書、璠殤和展清颺,秦季先算是在場最激動的人,就看見他張大嘴巴,活像一口氣吞了五個鴕鳥蛋的模樣指著姿態曖昧的兩人。夏琰書拍了拍這位理事長,順便丟了個眼神要璠殤跟清颺幫忙用身體將兩人擋在後面。
 
這兩個人也真是的,細訴心衷情也要看地點跟場合吧!
 
「我們現在要查的,這批人是針對什麼人來的?」揉了揉太陽穴,夏琰書意圖減低自己頭痛的程度!最近的生活怎麼這麼熱鬧啊?先是還真的夢中情人,莫旒跟闇黑槓上、視聽教室被放置生化炸藥、他跟璠殤遭人襲擊……再來就是學校也不平靜!看來,他們必須快點將動手反擊,不然會造成學生的危險。
 
「應該是針對學生會的成員!」在領頭者『睡』下去之前,他有逼問出是受人指使來對上學生會成員,只是指使人是誰沒能問出來而已。
 
「璠殤、還真啊,你們最近是惹上了什麼麻煩?怎麼會鬧得這麼大?」秦季先的口氣不善是因為太過擔心這幾個孩子了!對這個理事長的性子早已摸透的幾人只是微微一笑,沒有多做解釋──如果讓秦季先知道他們所要面對的,極可能是現在榜上有名的恐怖組織,他可能會直接心臟病外加腦溢血的。
 
「理事長,麻煩你先把這些人處理一下,剩下的我們會想辦法的。」推派出最能讓秦季先安心的琰書出馬安撫,如預期的順利將秦季先給解決了。
 
「在學校目標太明顯了,我們到霖櫻館去吧!還有,通知一下莫旒跟靳痕大哥小心,雲硉哥那邊我已經聯絡過了。」低聲地附在還真耳畔說道,莫璠殤朝三兩下就將秦季先擺平的夏琰書使了個眼色。
 
「好!」
 
***   ***   ***
 
「全軍覆沒?」沒有等到意料中的情況發生,褐髮男子顯得有些不悅,詢問的眸子看向一旁的屬下,他等待著一個合理的答案。
 
「因為所有人都在校門口就被攔截住了!」駱雪亞誠實地回答著,「因為攔截者是葉小釵,所以在還來不及對上目標,那一行人就全數倒下了!」那種凌厲的攻擊方式和身手,跟組織內的五位一星級殺手還要略勝一籌,看來『龍玥』的名聲並非浪得虛名。
 
「這樣啊……今天沒有看到司徒莫旒,我要你派人二十四小時盯著素家,掌控司徒莫旒的動向!」褐髮男子黑中帶紫的眸子有遇上對手的興奮,隨手將手中的資料灑向半空,一道銳利的銀光破空劃過,一支細小,長不過五公分的銀色長針將有著素還真相片的資料紙定在牆壁上。
 
我要看看你的能力到底為何!素還真……
 
***   ***   ***
 
「都準備好了嗎?」霖櫻館中,放任展清颺和莫璠殤去拖住碎碎唸的伊憲昇,素還真、夏琰書和葉小釵一同來到霖櫻館隱密不為人知的樓上客房,看著大致將行囊都整理妥當的司徒莫旒跟烈靳痕!司徒莫旒淡笑點頭,看著眼前兩個好友。
 
「東西本來就不多,護照跟一些必要的東西帶著就好,根本沒有什麼需要整理的!只是麻煩你們,還害你們擔心這麼久……」
 
打從璠殤琰書受到狙擊,素風翊跟素還真就把莫旒秘密帶到霖櫻館來,因為霖櫻館是目前最不受注目的地方!也許是因為這次面對的,是具有高度危險性的恐怖組織,所以素還真跟夏琰書都一致決定讓他立刻到中國跟琰書的兄長,也就是夏雲硉會合。
 
「但是,易容還是必須的!我想闇黑的人應該早就鎖定了你的行蹤,霖櫻館是無法待太久;雲硉哥那邊已經準備就緒,你們一到他們馬上會跟你們在機場會合。靳痕大哥,莫旒就麻煩你了!」細細叮囑著,從素還真的眼中不難發現他對司徒莫旒的關懷絕不亞於其他人。
 
「學校方面我會處理,老太爺那邊我也請風翊哥秘密聯絡過了!」向來跟人少有肢體接觸的夏琰書也極其難得地伸手擁抱了司徒莫旒一下,隨即抽身,「保重,等事情過了我們就可以再見面了。」
 
「抱歉,琰書、還真,給你們帶來這麼大的麻煩……」有些哽咽,司徒莫旒墨色的眼眸中有不捨。烈靳痕從身後將他納入自己的懷裡,對眼前的三人,他也只能抱著無限的感激──如果不是他們,他跟莫旒這要這樣錯過一輩子了!
 
「該道歉的是我,如果不是我亂切入闇黑的系統得知他們的計畫,也不會把你給拖下水來!」輕輕地拭去莫旒眼角含著、不願落下的淚花,素還真給了他一個最放心的笑容,「靳痕大哥,現在我以莫旒結拜哥哥的名義,把莫旒交給你了!如果你再把莫旒丟下或讓他哭泣,那我會親手殺了你,不惜任何代價。」
 
「還真……」被他慎重且認真的模樣和話語嚇住,司徒莫旒驚訝地看了素還真隨即又將目光放回身後的烈靳痕身上。
 
「我向你承諾,我絕對不會再丟下他一人!我會一直陪著他,就算他要趕我走我也不會再離開了。如果,我有違背這個誓言的一天,那就是我離開這個世界的那一天。」雙手將懷裡之人緊緊摟住,是承諾,也是宣示。
 
「嗯!」夏琰書此時總算是真的放下心來,素還真也依靠在情人懷抱中,深情的目光與他相對不語。有了這個『影』的陪伴,莫旒不再孤獨了!
 
「你們做什麼……唉唉,別打、別打了……」猛然,伊憲昇狼狽的叫聲傳來!葉小釵放開雙手,步伐就朝外邁開;夏琰書察覺事情不對勁,急忙要素還真幫兩人易容,他跟著葉小釵到外頭去查看狀況。
 
「憲叔,怎麼回事?」踏到外頭,就看見伊憲昇滿臉冷汗注視著玻璃門外,原本該在吧台跟他聊天的展清颺跟莫璠殤卻都不見蹤影!夏琰書急忙問道,眼尖的葉小釵早就看到在館外打成一團的熟悉火紅身影。
 
「不知道啊,總之就是有人刻意找清颺跟璠殤的麻煩,現在人在外面打架呢!」可憐他辛苦收集的酒杯啊!現在可好了,成了一堆碎片躺在地上,等會非得要找那群流氓索賠不可。
 
「刻意找麻煩?糟了,璠殤他的傷……」想起還未痊癒的莫璠殤,夏琰書忙著打開門,沒想到門一打開迎面而來的是一個龐然大物!幸虧,身旁的葉小釵一個四兩撥千金,這個龐然大物轉移了方向,撲到一旁的行道樹下乖乖趴著。
 
「琰書!」看到突然衝出來的夏琰書,莫璠殤也顧不得手上還揪著人的手,隨手一甩,一聲淒厲的慘叫,代表著骨折的響聲一同響起。「琰書,你怎麼這樣就衝出來了呢?」嚇死他了,他還以為剛剛那個被清颺打飛出去的傢伙會壓到琰書,還真多虧葉小釵!上上下下打量著,莫璠殤就是深怕他有那麼一點點損傷。
 
「見色忘友!」啐了一聲,展清颺一個迴旋踢將拿著棍棒朝他跑來的陌生男子踢暈倒地,乾淨俐落地看著葉小釵漂亮解決剩下的另一個傢伙;比了個勝利的手勢,兩人一塊回頭看著正緊張查探著夏琰書的藍髮男子。
 
「我沒事,倒是你的傷口……」急急看著他的左腳踝,夏琰書深怕這樣妄動的行為會加深他的傷勢!後面跟著的伊憲昇翻了個白眼,就他這種門外漢來看都知道璠殤的傷根本不礙事,更何況他還能興致勃勃動手打架呢!怎麼平時冷靜聰穎的琰書,也會有這樣慌亂的時候?
 
「究竟是怎麼回事,怎麼連你也跟這些人起衝突了?」擰著劍眉注視著倒了一地的『大型垃圾』,葉小釵小聲問。清颺的個性向來沉穩,善於應對,跟人嗆起來的機會根本是微乎其微!而且看著地下這批人的穿著打扮以及身手,並不像是一般的不良少年跟幫派份子,是有組織規模的派門成員。
 
「因為他們擺明是衝著我跟璠殤來的!為了避免憲叔的霖櫻館受到太大的波汲,我只能這麼做。」將捲起的衣袖放下、整理平穩,展清颺的視線飄向遠端,刻意降低聲音:「我發現有人一直監視著我們打架的情形,莫旒跟靳痕必須馬上離開。」
 
「還真已經在動手了,只要能避開這一段路程,到了中國自然有辦法做全面的保護!」同樣壓低音量,就是怕有心人士的偷聽。
 
「那這些人……」
 
「我請警局的朋友來帶他們回去,順便查查看能不能揪出幕後的指使者!不過就我推測,這些人的目的跟學校那一些人一樣,是針對你們這幾個學生會的成員。」拿出手機,葉小釵撥出一組號碼。
 
「呃……璠殤,你還要抱多久?」雖然很不想,但是就在這眾目睽睽下莫璠殤吃豆腐也吃得太過火了吧!完全把身材較嬌小的琰書當成了真人版娃娃,抱在懷裡不肯放手。展清颺回頭看到這幕,直覺得好笑異常:難得嚴肅剛直的琰書肯讓璠殤這樣抱著!也真難為璠殤了,竟然會喜歡上遲鈍至極的琰書!不過,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誰也怪不了誰!
 
「哇,結束啦!」才踏回霖櫻館,素還真漂亮的俏臉就探出來,滿臉興奮,「清颺也會打架,真是難以置信!你不是信奉以和為貴的虔誠信徒嗎?」打從認識他到現在,他還沒有看過清颺抓狂打人的樣子,就連剛剛戰況正處最激烈狀態時,他也是一派斯文有禮的模樣,但下手卻毫不留情就對了。
 
「以和為貴適用在講理的人身上,剛剛那群是故意挑釁的混字輩,『以和為貴』這四個字對他們起不了作用,用拳頭比較快。」揉著素還真黑亮的髮絲,展清颺也有他的一套解釋說辭!伊憲昇在一旁聽了直翻白眼:
 
騙肖耶!方才是誰一腳把人給踢出去的?還說得這麼冠冕堂皇,不就是手癢想扁人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