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20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願許今生‧17

  
「嗯!透過組織的資料網,我進入十六個國家利用他們政府的電腦網路查詢,算是查出一點東西來了!雖然不是很明確的知道素氏兄弟的個人資料,但是也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事情。」將手中匯集的資料本子交給褐髮男子,駱雪亞的眼底閃出一抹屬於訝異的光彩:「風翔學生會的會長夏琰書,實際身分為翔琰綜合性財閥董事長夏桐威最疼愛的小孫子!本身具有四分之一出自祖母日本皇室昭子公主的皇室血統,同時他也深得昭子公主的疼愛!目前一個人獨自留在台灣居住,其他家族成員分散於美國和日本兩地!」
 
「翔琰財閥掌控全球各國的生化發展,旗下的科學家幾乎是菁英中的精英!而昭子公主本身也是個不可多得的外交人才,在日本有著龐大的勢力,與各國領袖也有交情……嘖,真是可怕的背景呢!」把玩著透著鮮紅色澤的玻璃酒杯,男子臉上的表情卻與口氣完全不稱,眼底透露發現獵物的光芒。
 
「他的哥哥夏雲硉,曾在三年前將組織裝設在日本皇太子官邸裡的生化炸藥拆除,讓令主氣了好一陣子。」駱雪亞對於風翔這個學校的好奇度更深了!盡職地報告自己得到的資料,他也一邊注意的主子的表情變化。
 
「至於莫璠殤,據資料指出他是美國石油大王艾森‧克里斯多的外孫!艾森的獨生女克莉絲嫁給了控制東南亞黑白兩道勢力『風揚』的總裁莫冷峋,膝下共有三男一女,而莫璠殤排行老么,是最讓莫氏夫婦頭痛卻也是艾森最讚賞的孩子!據說劍橋、哈佛和麻省三所學校都曾經有網羅他跟夏琰書的意圖,但是卻都沒有下文……」
 
「那就代表著他們的頭腦也是一等一的!難怪,難怪司徒莫旒跟展清颺會選擇這所學校。」
 
將酒杯中的液體飲盡,黑衣男子的唇角劃出了詭異的弧度:「這樣推敲下來,想必這個素還真也不是什麼泛泛之輩了!真的沒有任何他的資料嗎?」
 
「我正在侵入美國FBI的電腦資料網,利用他們的資料庫進行查詢!可是我就幾天外部跟蹤得來的情報,他跟柳家武館中一個叫葉小釵的學徒很親近,我順便查了一下柳家武館……」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駱雪亞發覺自己的眼睛有點疲累──因為資料上的『豐功偉業』。
 
「柳家武館其實就是龍玥的另一個代稱!三年前,影夜的淚情築爆炸案將司徒莫旒平安救出的烈靳痕就是出自龍玥,也是柳家武館中的一員。之前在美國舉行的世界武術錦標賽,中國籍綜合武術冠軍就是葉小釵。」
 
頭暈,為何這一堆不平凡的人會這麼湊巧地聚集在一個這麼不起眼的地方、一個這麼平凡的學校?如果這些人聯手起來,搞垮一個國家都輕而易舉。
 
「他們……是為了什麼而聚在一起的呢?」喃喃自語,顯然,主子對這個問題比較感興趣。因為他直覺:這些人會齊聚一堂的主因是出在一點──素還真。
 
***   ***   ***
 
「盈君,別任性了!」無奈望著一身性感紅衣的柳盈君,葉小釵發覺到自己的忍耐瀕臨到極限:「跟我回去!」這已經是他第四次在PUB裡面找到人了!而且,穿著一次比一次火辣,與以往他所熟識溫柔典雅的柳盈君判若兩人。
 
「我不要回去!」又是一身的酒味和任性的話語,柳盈君兀自一口氣將高酒精濃度的伏特加灌入嘴裡,推拒葉小釵的扶持。「回去找你的素還真啊,去啊!我才不希罕呢!我不要你人陪在我身邊,心卻在另一個人身上!我不要!」
 
「盈君,快跟我們回去!」陪同葉小釵一塊來尋人的陸綺湘更是蹙起了秀眉,這個禮拜來她跟小釵幾乎是每個晚上都要到各個酒吧、PUB、舞廳找盈君回去!每次看到的,往往都是一身性感惹火的盈君依偎在別的男人身邊,帶著一身的酒氣和俗氣的濃妝。「這裡不是妳該來的地方!」
 
「不要妳管!」吼著,柳盈君甩開葉小釵和陸綺湘的手,醉意醺然的她一個踉蹌就快跌入身旁陌生男子懷裡時,葉小釵及時將她拉回身邊。
 
「盈君,回去吧!師父很擔心妳的。」柔和卻無奈的嗓音,葉小釵不懂,為何她要如此的執拗:「這裡不是妳該來的地方,跟我回去吧……」
 
「我不要!」雖然醉意醺身卻異常固執的柳盈君,推拒著!三人的爭執,早就讓一旁等待的男人不耐煩,一把粗魯的將柳盈君拉到懷裡,不屑兼挑釁的眼神與葉小釵相互直視。
 
「臭小子,這美女今晚歸我,你最好閃遠一點!」難得遇到這樣正點的貨色,他和身旁的兄弟們早就想好好瘋狂一下,誰知道沒事冒出這個臭小子來礙事!不過,他身邊那個女的也是個好貨色說!「小妞,要不要也跟我們兄弟一同去樂一樂啊?」不安分的手朝陸綺湘胸口探去,色瞇瞇的雙眼在在透露出他的意圖。
 
「請你放尊重一點!」冷然先一步將那隻『豬爪』扣住,葉小釵右手輕鬆一扭,另一手扯回柳盈君順勢推到陸綺湘身邊:「綺湘,帶盈君回去!」他知道如果讓綺湘出手的話,這人的手絕對會廢了。
 
「好!你小心一點!」半拉半扯地將柳盈君帶出這間地下舞廳,剛踏出門口就聽到一陣兵哩乓啷的聲響,嗯……跟她上次在那間PUB發飆的情形來比較,小釵似乎和平了許多。「盈君,走吧!」耐著性子扶持著酒醉的紅色身影,陸綺湘知道速速離開這種地方才是最安全的選擇。
 
「我不要回去!妳放開我、放手啊!」惡狠狠推開陸綺湘,柳盈君不雅的打著酒嗝,發著大小姐脾氣:「妳憑什麼管我?小釵憑什麼管我?爸爸都沒有這樣限制我了,你們憑什麼?」
 
「盈君,我會生氣的喔!」以前溫柔恬靜、善解人意的小妹妹到哪去了?為什麼她就這麼樣死心眼呢?陸綺湘忍著高漲的怒火,冷冷說道。
 
「生氣?真好笑!妳有什麼資格生氣?是妳們自己叫我多認識外面的男人,不要死守著小釵的啊!我照著妳們的吩咐做,妳們有什麼好生氣的?……啊──」拗脾氣的柳盈君愣愣撫著火辣辣的臉頰,原本的醉意全部被這一巴掌給打散了!
 
「妳以為我和小釵喜歡這樣每天晚上到處找人嗎?妳究竟要鬧到什麼時候才甘心?才甘願?」怒吼出聲,陸綺湘氣極大喊──她受夠了!盈君到底要什麼時候才會死心呢?
 
「小釵他從來沒有給過妳希望,他打從一開始就擺明了不會愛上妳!妳究竟要怎麼樣才能看清楚?我們的吩咐?哈,我們有要妳每天穿得招蜂引蝶的到這種地方認識男人嗎?要不是為了避免讓師父擔心,我怎麼會這麼自討沒趣的來找妳呢?」
 
「我……」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小釵會選擇還真了!盈君,妳真的不適合小釵!」雖然知道這句話很傷人,但她還是要說出來。「妳只知道如何去綁住小釵,不像還真是完全的信任、支持他!」
 
「可是……我愛他!我愛他愛了十五年,打從我懂事起,我就喜歡他、愛他……」
 
「妳知道小釵愛還真愛了幾年了嗎?他愛還真愛了二十年、甚至更久!」陸綺湘視線放在甫踏出舞廳門口的高大身軀上:「這或許就是他所說的,前生的約定!妳明白了嗎?」
 
「我才不管什麼前生的約定,我只知道他們兩個是不能在一起。他們兩個都是男的啊!為什麼妳們都贊成小釵愛上那個男的呢?妳們為什麼不阻止他,就像阻止我去愛小釵一般地阻止他愛去素還真呢?不公平!妳們不公平……」歇斯底里的狂喊,終止於頸背傳來劇痛,接著就是一片無止境的黑暗。
 
「我不該到武館來的!不然,盈君她也不會變得這樣偏激……」輕輕地將昏厥的紅色纖影橫抱在懷裡,葉小釵眼中只有無盡的自責與懊悔。或許,他不該對盈君這麼溫柔的;也或許,他根本不該到柳家武館習武。
 
「不!你從來沒有給過盈君機會,錯不在你的身上!」陸綺湘望著柳盈君慘白、帶著濃妝的小臉,無線的感慨:「是她自己錯將感情用得太深,才會讓她自己變成這副模樣。」
 
沒有誰對誰錯,祇能怪愛得太深而已……
 
***   ***   ***
 
「怎麼,怎麼看著月亮在發呆呢?」勾住司徒莫旒的肩膀,素還真頂著一張頗玩味的怪異笑容注視著坐在窗台上看月亮的好友。
 
「沒什麼!你跟小釵通過電話啦?」收回渙散的思緒,司徒莫旒輕淺的一笑。
 
「他手機沒有人接!」學他一樣坐在窗台上,隨手把玩窗簾的流蘇,素還真聳聳肩膀說道:「在想什麼?想靳痕?還是學校的那枚炸彈呢?」
 
「都有!」雙手圈住曲起的雙腿,司徒莫旒小巧的尖下巴抵在膝蓋上面。素還真聞言只是伸手揉著他那頭烏黑似墨的青絲,沒有開口。
 
「還真,你知道靳痕的下落!對不?沒有什麼事情可以瞞得過『昫日』的情報網,也沒有任何訊息可以躲過『掣鷹』的搜索。」燦亮如星的眸子,鎖在那表情未曾稍變的容顏上,澹然苦笑說道。「為什麼一直不肯告訴我呢?」
 
果然,莫旒還是把矛頭轉向自己了!
 
「怕你傷心!」將視線調向窗外的弦月,素還真平淡的一句話卻引起了司徒莫旒的錯愕,「另一半……是為了要讓他有段時間能冷靜下來,凝聚面對你的勇氣!」
 
「面對我…的勇氣???」
 
 
 
「你確定真的要這樣做嗎?」素風翊有點頭痛地望著寶貝弟弟跟堵在前方的黑髮少年,揉著眼皮,一副嚴重睡眠不足的模樣:「不過,現在是凌晨三點整,你們要去也要等天亮再去吧!」他可是忙到兩點多才闔上眼休息,沒想到還沒有睡下去呢,就被這兩個人給挖了起來。
 
「哥,反正你明天也不用急著去公司,幫忙一下莫旒又沒有關係!總裁的特權很多的,你不用這樣省著!老爸他也不會感激你的。」素還真一臉諂媚拖著兄長的手臂搖晃著,他的話引來的素風翊的白眼。
 
這小子……
 
「好啦好啦!我可以幫這個忙,但是也要看他們肯不肯接這個任務!」趴著零亂的黑髮,素風翊無奈地注視這兩個霸佔了他三分之二床位的小傢伙,算是很慎重地表示自己的立場。「尤其,莫旒的安全實際是由小釵來負責,雖然他是把莫旒寄放在我這裡!若真要這樣做,我覺得你們去找小釵商量會比較好解決……」話還沒有說完,就見到弟弟的臉頰鼓了起來,錯愕的將視線調往莫旒臉上,也是見到他一臉無辜的神色。
 
「怎麼了?」否決掉與司徒峻的合作企劃後,為了保住影夜的股權不讓其江山易主,素風翊與展玄、琰書商量過,三人分成三路私底下先將收購司徒夫婦倆所拋售的股權,並且與影夜其他股東接洽,進行收購股票的交易!這件事,除了他們三個和素還真知道外,並沒有讓其他人知曉。也就因為這樣,素風翊最近幾天簡直忙得焦頭爛額的,根本無暇去管到弟弟──反正還真一向只有他耍人的份,用不著為他擔心!
 
「他已經有好幾天沒有跟小釵見面了!」苦笑,也是無可奈何,近來這些日子他們也不好過。上次的視聽教室被放置生化炸彈,學生會等人一直在秘密追查究竟主腦是誰,一方面為了不讓學生恐慌,一方面也是不讓自己處於劣勢,他們細心的過濾著可疑的人物;至於葉小釵那邊好像也是問題重重,這也就是阻礙兩人相聚的因素之一。
 
「究竟出了什麼事情?」英眸一瞇,素風翊身為兄長的迫人氣勢立刻籠罩四周,在在表現出兄長的威嚴:「你又瞞我什麼事情了?」開什麼玩笑,他這十幾年的哥哥不是當假的呢!
 
「沒……好啦!因為上個禮拜學校視聽教室被人放置了炸彈,而且武館似乎出了一點情況,所以我們才沒有見面嘛!」偷偷吐了吐舌,素還真不甘不願地說著並丟給了司徒莫旒一個白眼。
 
「炸彈?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被放置炸彈呢?」銳利眼神還是沒有放過眼前兩個臉上寫滿『心虛』兩個大字的小鬼──以秦季先八面玲瓏的性情是不太可能會招惹到什麼可怕人物,那就是這幾個小鬼了!尤其是以眼前的兩個為主,一個是天生的惹禍胚子,另一個則是被最可怕的恐怖組織通緝在案的闖禍人物。
 
「噯,老哥你別擔心我們,你幫我們把這件事情辦好就可以了!至於學校方面的,我們會處理的,就算你不放心我們也該相信琰書和理事長吧!」開玩笑,要是被老哥知道這件事極有可能是闇黑所作,他不把整個風翔高中封了起來才有鬼呢!
 
「……好吧!對了,莫旒,我剛剛得到消息,老太爺他的心臟病又復發了,現在人已經送入東京的醫院……你要回去嗎?」知道這個消息對莫旒來說是個難以抉擇的問題,但是他還是必須說清楚,「司徒非凡已經回去了,你……」這也是為何這些天司徒非凡會不見蹤影的原因。
 
沉默,是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從小疼愛他祖父!回到日本,他所要面對的是母親的嘲諷和父親的冷漠;更多的,是繼承權的爭奪問題。
 
「莫旒,現在回去並不是個好時機!」
 
「我知道……這個時候回去的話,只會讓我父母有發洩的對象可用。」淡淡的笑著,司徒莫旒很清楚自己在父母心中的地位。
 
「風翊哥,能不能幫我傳個消息給爺爺,告訴他,現在我跟你們在一起很安全的,請他放心。」
 
「順便告訴老太爺一聲,藥要按時吃啊!人家說禍害遺千年,他絕對可以長命千歲的!還有,上次他賭輸答應要給我的那幅百蓮繡畫也要記得裱好,隨時等我去拿!別想拿生病當藉口,不把東西給我啦!」
 
「還真,你這樣會把爺爺氣得從病床上跳起來的!」哭笑不得,也慶幸自己認識這樣的好朋友!不然,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熬過這三年,一千多個沒有靳痕陪伴的日子。搖頭,卻不經意發現素風翊正拿著紙筆記錄方才素還真所說的一字一句:「風翊哥,不會吧……」
 
「我正把你跟還真剛剛說的寫下,明天要傳給老太爺!來,在這裡簽名。」一臉認真地將紙張推給啞口無言的司徒莫旒,順便要弟弟也簽下大名代表他沒有亂寫。
 
天啊,早知道素家兄弟都是一個模樣,素風翊這個大哥自然也是不能以常理來論斷。
 
***   ***   ***
 
「我說,伯父啊!你們究竟要什麼時候才肯回法國啊?」有一口沒一口扒著碗裡的白飯,展清颺對笑得幸福美滿、一臉白癡樣的展玄只能投以白眼對待。雖然說每天回到家裡有熱騰騰的飯菜、還有一對恩愛至極的長輩等待自己是個不錯的感覺,但是他這個長輩也太亂來了吧!竟然把公司該處理的文件企劃一併丟到自己身上,還說什麼這是他知情不報的處罰──他若真的知情不報,只怕他這個展玄伯父到現在還在找老婆呢!
 
「慈兒說她要多待一些日子看看老朋友,還有她的小姪女兒!我也剛好有事情要跟風翊討論,可能會多留兩個禮拜吧!」溫柔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廚房中忙東忙西的嬌小身影,展玄不忘分一點點注意力給可憐的姪子。
 
「風翊哥?伯父,你認識風翊哥?」總算抓住了一個漏洞,展清颺放下碗筷,好奇的問。他一直沒能查出還真的身世背景,因此他對伯父這樣世界級的大忙人竟然會認識素風翊這件事情覺得很好奇。
 
「他沒有告訴過你嗎?」早在妻子口中得知清颺與還真之間的事情﹝但關於前世的一切,陸慈兒是絕口不提半字﹞,展玄也對他們口中的素還真感到有興趣!這個十幾歲的小娃兒竟然能讓老婆、清颺甚至風翊重視到這種地步,他很想親眼看看這個神秘的小娃兒。
 
「什麼事?」
 
「清颺,你該不會是想從我這邊打聽到關於風翊他弟弟的事情吧?」賊賊笑著,展玄難得看到他這個聰明過頭的姪子也有不知道的時候,「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啦!因為風翊把他們家人的所有資料全部鎖住,就算你要查也很難的。」
 
「啊?風翊哥鎖的?」就連展彝遍及全球的資料網也查不出個所以然來?
 
「據他說是他弟弟鎖的!反正素家小子都不是簡單的人物,光看風翊一個人就知道了!你聽過『昫日』嗎?」
 
「昫日?那個各國想巴結的昫日?據說這個組織的最高掌權人從來不曾出現在媒體面前,就連見過其真面目的人也是十隻手指頭可以數出來的……這個掌權人是風翊哥?」猛然大喊出聲,展清颺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
 
昫日,一個沒有名列世界十大財閥的神秘組織。它的出名是因為它曾經無條件地幫住一家小小的企業擠身成為十大財閥之一,也曾讓原本排名第四大財團的日本山島財閥在一夜間垮台……
 
「不是!其實昫日真正的掌權人應該是風翊的父親──素昫沅,只是他這個父親一年到頭在家的時間不超過三天,風翊也只好乖乖扛起所有的責任!嚴格說起來,風翊才是素家的掌權人。」將湯端到餐桌上,陸慈兒笑看著清颺那純然呆滯的臉龐說道。
 
怪不得!怪不得找不出還真所有的身家資料,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難怪這十七年來會這樣的平靜、沒出過什麼亂子,原來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急促的門鈴聲突然響起,陸慈兒解下身上的圍裙:「我去開門,清颺、玄,您們今天不是要到總公司去處理事情嗎?快點吃吧……」一面開門,她還一面分心叮嚀著兩人,只是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撲進懷裡的東西打斷了所有話語,「啊…還真?」
 
「還真?!」聽到名字同樣錯愕的展清颺離開餐桌,大步來到門口,就見到素還真緊緊摟著陸慈兒不放,整張臉埋在她的懷裡!
 
「怎麼啦?今天是禮拜天,你不是要到武館去找小釵……」開玩笑的話語,終止於在看到素還真臉上,那半個清晰可見的五指紅印!展清颺心疼地將人從伯母懷裡拉到自己跟前,查看著他臉上的傷痕:「怎麼,誰打你了?」過於白皙的膚色使得掌印更顯得怵目驚心。
 
緊咬著唇瓣,不讓委屈的眼淚流下,素還真復將頭埋入陸慈兒的懷裡,不語。陸慈兒溫柔輕輕撫摸著那柔軟的青絲,用眼神意示清颺把門關上,自己則摟著懷裡的人兒走向客廳:「受委屈了嗎?」
 
「慈兒姊姊……」坐在沙發上好一會兒,素還真才將臉抬起來,靈靈的黑眸裡滿溢著不滿卻又倔強不肯留下的淚水,白皙臉頰上的半個掌印,讓人著實心生不捨。
 
「慈兒,這小娃兒就是風翊的弟弟啊?」被騷動引過來的展玄半忌妒半好奇打量著這個看起來像受了天大委屈的漂亮娃娃,清颺拿過藥箱,幫素還真的臉頰上藥。
 
「他叫素還真!還真,他是我丈夫,也是清颺的伯父展玄,你叫他展…伯父就可以了!」有點不知道該如何開口,還真叫她姊姊卻叫玄伯父?可是又不能叫哥哥,不然清颺會抗議的!當初還真堅持叫她姊姊時,清颺就有抗議過了說。
 
「為何他叫妳姊姊,卻要叫我伯父?」不滿意,展玄哇啦哇啦的叫著。只是投注到自己身上的,只有警告閉嘴的視線。
 
「好了,你怎麼一大早地就跑來啦?」展清颺徹底跳過伯父,溫和的問。只是那抹掩藏在眼底的怒火卻刺破他的偽裝,「還有你臉上的傷是怎麼一回事?別告訴我那是跟傲塵打架留下來的。」如果是傲塵的話是不可能會留下掌印,男人打架很少打耳光的。
 
他要看看是誰這麼好膽,竟敢動他們眾人捧在手中呵護的珍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