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願許今生‧15

 只見到兩道熟悉的身影佇立在門口,不正是影夜集團的兩位正統繼承人:司徒非凡跟司徒莫旒嗎?
 
象徵某種程度薄情的唇瓣勾出一道令人猜不透含意的笑,他踩著輕鬆、不干己事的步伐,朝著目標所在的方向前進……
 
 
 
「放開我!」司徒莫旒冷冷地望著緊扣自己手腕的大掌,從他的表情不難看出他的耐性已經到達極限了。無奈,就是有人看不懂憤怒的臉色硬是抓著他的手不放!而且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哥哥──司徒非凡!
 
「莫旒你到底鬧夠了沒有?」不悅,應該說是憤怒,司徒非凡怒聲斥責:「快跟我回日本!我絕不准你待在這裡,還去讀那個什麼爛學校……」話還沒有說完,一股不容忽視的勁道朝他牽制莫旒的手上擊去,逼得他不得不放手。
 
「你最好解釋清楚『爛學校』是什麼意思!」莫璠殤怒火三千丈地硬是插入司徒非凡面前,原本火紅的眼眸如今可以嗜血的赤紅來形容了!司徒莫旒轉身就看見夏琰書清儷的臉,「琰書,你們……」但是從他緊抿的唇瓣看來──慘了,琰書很火大喔!
 
「你是誰?憑什麼管我們兄弟的事情?」向來高傲、處處受到尊敬的司徒非凡那經得起璠殤這般無禮的介入?
 
「憑我是風翔高中的學生會副會長,莫旒可是我們學校的學生!」瞪著跟自己差不多高,滿臉寫著欠扁兩個字的傢伙,莫璠殤一向就不好的脾氣如同火山爆發般地不可收拾:「你又是誰?有什麼資格說風翔是個爛學校?」
 
「我是司徒莫旒的哥哥:司徒非凡!」冷傲不馴的瞄了一下那張寫滿怒氣的臉,他的神情寫滿了不屑:「一個上不了檯面的私立高中不是爛學校是什麼?」
 
噗嗤──
 
傳來的笑聲讓所有人目光投注在依靠著門櫺的身影!夏琰書不悅帶著警告的目光瞪著攤在葉小釵懷裡,笑得很猖狂的人兒,「素、還、真──」鳳眼半瞇,透露出的訊息讓素還真趕緊閉上嘴。
 
他就是素還真!
 
郁天祺將視線投注到賴在另一高健男子懷中的藍色身影,細細地上下打量。映入眼中的容顏,這張臉……該怎麼形容呢?是一張讓人難以用言語形容的臉龐!靈活明亮的眼、直挺細緻的鼻樑、因含著笑意而上揚的唇瓣,有著女性的秀美纖細卻也混合著男性特有的英氣!這張臉,無論是男是女都足以讓人感到驚艷。
 
「不知,要什麼樣的學校才算的上檯面!」夏琰書拉開已經要出手打人的莫璠殤,冷然的表情讓司徒非凡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壓力:「原來在閣下的眼中,學校的知名度要比學校的本質更重要啊!」話語言詞中,莫不透露出帶刺的嘲諷。
 
「這……我並非這個意思!」明白自己說錯話和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龐大氣勢,饒像司徒非凡這等高傲之人,也不覺倍顯尷尬。
 
「俗語說:壞學校有好學生,好學校有壞學生!」閒閒地倚在葉小釵的身上,素還真的聲音不大不小,恰好讓在場的人都能聽到:「非凡少爺雖然系出名校,但是卻隨意批評他校是不入流的學府!這是好學校的學生該有的態度嗎?或者,非凡少爺正是那好學校中的壞學生呢?」溜溜轉動的眼眸,擺明說著他在挑釁。
 
「你……」司徒非凡瞪著素還真!這個傢伙怎麼會有一種熟悉的厭惡感呢?
 
葉小釵在一旁只有搖頭兼嘆氣的份!有很多事情是無法改變的,即使是轉世輪迴後也一樣,眼前的一切就是最好的證明。
 
「這裡可真熱鬧啊!」輕柔悅耳的女音傳入眾人耳中,林月兒偕同素風翊也一同來到了霖櫻館。素風翊複雜的目光在掃視在場的所有人一眼後,直接對上了葉小釵的:這真的是很特別的一個畫面,所有名角色都齊聚一堂了!
 
回應他的,是一個苦笑!
 
「我說非凡少爺啊,莫旒離開司徒家至少也有三年的時間了,你們怎麼到現在才知道要來找人啊?」語氣中充滿了挖苦和諷刺,素還真就偏愛撩撥司徒非凡的怒氣極限!夏琰書光從他那張興致盎然的俏臉就可以看出,藉著安撫璠殤情緒也不加以制止;司徒莫旒只是默默地佇立在還真身旁,對於兄長一陣青一陣紅的臉色當作視若無睹!初來乍到的素風翊情侶兩人和葉小釵自然是作壁上觀,至於憲叔嘛,早就不知道躲到哪裡去避颱風尾了。
 
「哼,這是我們司徒家的家務事,用不著你插手!」手很癢,很想朝那張說個不停的唇瓣揮下去!雖然打爛這張臉會有些暴殄天物,但是他還是想讓這個傢伙閉上嘴,不然拿針線把這兩片唇瓣縫起來也行。
 
「不好意思,我跟莫旒剛好是結拜的異性兄弟!弟弟有難,我這個做哥哥的怎麼可以這麼不負責任,丟下他自己逍遙呢?」還不時朝著莫旒使眼色。他話中的含意,眾人都明白。
 
異性兄弟!莫旒啥時跟這個整人精結拜他們怎麼都不知道?而且不管怎麼算,莫旒都應該算是兄長,那個整人精全身上下有一絲絲為人兄長的氣息嗎?夏琰書跟莫璠殤面面相覷。
 
「你……」司徒非凡終於知道什麼叫做『人氣人,氣死人』!眼前這個小鬼簡直是擺明了跟他做對:「你這個傢伙……」什麼氣質和雅量此時都離司徒非凡遠去,他恨不得能將眼前這個傢伙好好打一頓。
 
「別傢伙傢伙的叫,我有名有姓耶!」痞痞笑著,素還真伸出白皙的食指在司徒非凡面前搖了搖,嘖嘖說道:「原來司徒家的禮儀竟是叫別人傢伙的啊,這可真讓我大開眼界。」無是於那越來越青的臉色,素還真故作模樣的搖頭嘆氣。
 
「不准對非凡少爺不敬!」一聲女子的怒喝,原本守護在司徒非凡身後的墨色人影一個動作閃到站在門邊的身形前,葉小釵舉臂護在懷中人兒胸口和腰際,防止墨色人影可能會有的舉動。
 
「華瞱,不准無禮!」司徒莫旒終於再開金口,斥喝著:「這裡不是司徒家,不准妳對我的朋友無禮。」
 
「這……是的,二少爺!」
 
「華瞱,妳退下!」司徒非凡伸出手將那顯得委屈的墨色人兒攬至身後,林月兒和素家兩兄弟並沒有忽略掉其中暗藏的溫柔。
 
林月兒仔細打量著這名一身墨色衣衫的女子!一身融入黑夜的墨色衣衫將她修長的身軀包裹得緊緊的,五官雖然不算是絕艷出塵卻也是清秀端正!黑亮的披肩長髮整齊的束在腦後,整體給人的感覺是清秀、不似還真等一群人的搶眼。
 
「讓我說句話好嗎?」就在眾人大眼瞪小眼的情況下,素風翊總算有了開口的念頭!
 
「非凡『少爺』,再怎麼說莫旒現在是住在我家中,如果您想強行將莫旒帶回日本的話,我是不會袖手旁觀的。不過你放心,既然我會讓莫旒住在我家就代表我會負起莫旒的安全……」由內發出的一股冷傲氣勢與司徒非凡相抗衡,且毫不遜色。
 
「更何況,現下你若要強行帶人恐怕也有困難。」比了比那一堆身手皆屬非凡之輩、脾氣性情也不如預料中好的身形,素風翊搖搖頭笑了。
 
就因為這個搖頭的舉動,讓素風翊發現到一直站在旁邊,黑衣黑褲外加黑色墨鏡的高佻身形!怎麼,這陣子流行身穿一身黑的到處亂走嗎?他稍微打量了那道擺明了是看戲的身影,怪怪……這傢伙挺眼熟的!
 
「欸……不是我要多嘴,但是……」原本不知跑去哪躲的憲叔終究還是冒了出來,他按著太陽穴試圖想降低自己的頭痛程度,一面拍了拍莫璠殤的肩膀:「你們不覺得該換個地方談嗎?看看你們四周吧!」
 
「啥?…呃……」夏琰書和司徒莫旒聞言看相四周,映入眼簾的人潮讓他們不禁錯愕地愣在原地──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多人?而且還以滿臉愛慕加興奮的高中女學生居多?
 
「他們不是風翔學生會的成員嗎?」尖叫聲開始散播開來,就連司徒非凡也是呆愣的看著四周一圈又一圈圍著的女學生:現在是什麼情況啊?
 
「還…真……?人呢?」莫璠殤終於驚覺到素還真為何一直站在門口的原因了,轉頭正要找人時門邊哪還有那兩人的身影啊?早就不知道從後門溜到哪去了!
 
「風翊大哥……」
 
「什麼都別說,先進去吧!」拉了同樣呆滯的司徒莫旒,素風翊摟著未婚妻的纖腰也閃入霖櫻館,「憲叔,掛起休息牌子吧!」順手帶上玻璃門,素風翊對著早一步進來的伊憲昇說道。
 
「那…琰書跟璠殤……」畢竟司徒莫旒的個性還算比較溫和善良,望著被團團女人包圍的幾道身影,連司徒非凡都不能倖免於難!他顯得極度的不放心:「不理他們好嗎?」這些女高中生看起來跟豺狼虎豹差不多耶!
 
「反正死不了就對了!」
 
「風翊大哥…月兒姊姊……」
 
「放心吧!」
 
***   ***   ***
 
「這是風翔高中的一切資料!」一身白衣白褲的俊秀男子將手中的資料呈上,「據資料顯示:風翔高中的一切校務運作是由學生會操作執行的,校方僅僅是處於督導立場,與友校漢威高中都屬時下學校中的一個特例。」
 
「那風翔學生會成員的資料呢?」翻了翻那疊記載著兩校豐功偉業的本子,褐髮男子挑起眉峰,詢問的眼神望著效率一向很好的屬下,只見白衣青年表情不變,眼神卻流露出一股怪異的光芒。「雪亞?」
 
「除了在校的成績與校外競賽的紀錄,其他如家庭背景等基本資料全部遭人封鎖,無法獲得。」平靜無波的音調中似乎摻入了些許懊惱。
 
這可是雪亞第一次碰到這種情形,難怪他會有這種怪異的神情出現。擒著讓人無法明瞭的笑容,褐髮男子翻閱著手中所記載的資料!片刻後,他唇角的弧度加大了。
 
就這樣看來風翔學生會的成員遠比漢威的有趣多了!光是學生會副會長莫璠殤一個人就囊括了兩年校際錦標賽田徑方面的總冠軍;而夏琰書則是奪得辯論及棋藝方面的獎牌!相形之下,幾乎沒有任何得獎紀錄的書記素還真就黯淡的讓人訝異。可是……視線調到三人的在校成績,他的眼中閃過了一絲醒悟的光彩。
 
就資料上的成績來說,夏琰書與莫璠殤都很符合一個學生會長和副會長該有的好成績!至於素還真嘛……只能說他的成績太平穩了,平穩到令人不敢相信的地步;所有的學、術科成績都剛好八十五分不多不少,連個小數點都沒有。這如果說是碰巧的那也太扯了吧!
 
「雪亞,你見過這個素還真嗎?」放下手中的資料紙,半是玩笑半是認真問著跟隨自己多年的部下,「他是個很『特別』的人。」加重特別兩個字,雪亞明白這個素還真已經引起了頂頭上司的興趣。
 
「盯住他,我倒要看看他能『平凡』到什麼時候!」唇角勾出冷然的笑意,邪魅的眼眸閃過光芒──名為『計算』的光芒。
 
***   ***   ***
 
「你這個護衛很不負責任喔!」一面將手中的冰品舀一匙送入葉小釵口中,素還真一面說著,「你竟然丟下莫旒一個人?要是被別人知道的話,我看你們『龍玥』的名聲一定會大打折扣的。」如果他臉上的笑意能收斂一下,那他話中的可性度或許能提高些。
 
龍玥,就是柳家武館的另一個代稱!別以為柳家武館是個普通的國術館,它可是有名的正統武術館喔!館中的弟子個個都有國家級的認可保證,除了有時去參與國際級的武術競賽外,更是各界政要名人眼中最佳的護衛人選,有不少人不惜以天價來聘請館中弟子擔當貼身保鑣但都不見得能如願,與前陣子上演的電影『中南海保鑣』頗為類似。
 
含住微甜的冰沙,葉小釵淡淡一笑,「有風翊和月兒兩人在身邊,我不必擔心。」別人他還不敢說,但風翊的身手他是絕對有信心!
 
「是,你不擔心!」復舀了一匙送入自己嘴裡,素還真向來不正經的臉上難得浮出一絲擔憂,「可是……我很擔心莫旒!」
 
「因為司徒非凡,還是因為『闇黑』?」
 
「應該是擔心莫旒自己吧!」一向飛揚的秀眉塌了下來,貝齒咬著塑膠湯匙,素還真清澈目光落在葉小釵的臉上:「莫旒一天不見到靳痕……不,應該說靳痕一天不回莫旒身邊,莫旒身邊的危險就存在一天。闇黑的事情不大,最讓我注意的是關於司徒家族內部的問題。」
 
「三年前淚情築的爆炸?你知道是誰做的!」
 
輕嘆一聲,素還真鬆開口中的湯匙,「是莫旒的親生母親,宮本莎美!」這也是為什麼他一直阻擾琰書和璠殤兩人追查那件意外的原因!對於葉小釵那驚愕、難以致信的眼神,他也只能無奈的苦笑,「我知道時也是跟你一樣的表情。」
 
「為什麼……她是莫旒的生母啊!」葉小釵不可思議的喊出聲來。就他而言,雖然自小與兄長就在武館中長大,跟父母親聚少離多,但和雙親的情感卻沒有因為這樣的距離而疏遠,反而更顯親密!直到兩年前父母親移民加拿大,兄弟倆人每當過年時節還是會飛至加拿大與雙親團聚。
 
「莫旒,莫留!其實從莫旒的名字中就可以發現他的出生並不受到父母親的喜愛和期待。」無意識的踱步著,素還真一向掛著笑意的眼角染上心疼的色彩!注視著逐漸灰暗的天色,他的心情如同天空一般。
 
將還真稍嫌單薄的身子摟入懷裡,葉小釵不喜歡他此時的模樣!因為,還真此時的表情會令他想起前世那個必須為眾人而活的清香白蓮。看來,他悲天憫人的性情依舊未曾改變過。
 
「很難相信,對吧!」順勢靠上葉小釵的胸口,素還真騰出右手回摟住他的腰際,「當我知道這一切的時候,我也一樣!」
 
「應該有個原因吧!」真的很不喜歡他這副模樣,葉小釵不覺擰起眉峰。
 
「不只一個原因!」伸手按著他蹙起的劍眉,「當莎美夫人懷有莫旒時,竟碰上司徒老爺與君莉阿姨兩人的事情!莎美夫人認定是因為自己懷孕、身材走樣才會導致丈夫外遇,因此就將這件事算在莫旒的頭上。第二個原因,是莎美夫人在生莫旒時發生血崩,雖然經過醫生的搶救讓母子均安,卻也造成莎美夫人無法再生育的事實!莎美夫人本身就有輕微的燥鬱症,加上這兩件事情……這也是為何莫旒會跟君莉阿姨比較親近的原因。」
 
深深呼出一口氣,素還真的聲音越來越低:「莫旒的早熟不是沒有原因的。若不是因為老太爺喜歡他、庇護他,還有君莉阿姨的細心照顧,他根本沒有辦法在司徒家族存活下去。老太爺知道莎美夫人的心態,才會聘請靳痕來保護莫旒的安危的……」
 
「還真……」
 
「從小,莫旒就必須學習如何自己保護自己!君莉阿姨去世、淚情築的事情相繼發生後,他對司徒家已經沒有任何的感覺了;雖然有些愧對老太爺,但是他仍舊毅然離開司徒家!不過據我所知,雖然司徒峻,也就是莫旒的父親揚言要與莫旒斷絕父子關係,但這個舉動卻引起老太爺的憤怒,甚至還打算將影夜百分之五十的產業交與莫旒處理!」這才是造成莫旒離開淚情築最主要的原因。
 
「那……司徒峻跟宮本莎美肯嗎?」百分之五十的產業,那相當於近上千億美金的資產!
 
輕搥了葉小釵胸口一記,素還真對這會汙辱他智商的問題翻了個白眼,「我知道如果換成你爸媽將所有的事業交給你哥哥去處理的話,你會高興得感謝上蒼,但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樣!不然,你以為司徒峻為何會要裝病,騙司徒非凡帶莫旒回去?電視上那些為爭家產而打得你死我活的連續劇是拿什麼做腳本的啊?」
 
真該叫風翊哥把書房那堆得跟山一樣高的文件給小釵看一下!「影夜擠身於世界十大財閥之中,你想司徒峻會讓影夜毀在他這一代嗎?問題是老太爺的命令他不能不聽啊!」
 
「為什麼……我總覺得有一些不對勁呢?」整件事情還是有一點怪怪的!疑惑的眼緊盯著貼在胸前那張無辜至極的臉龐。
 
「你想太多啦!」偷偷吐了吐舌尖,素還真望著那白色的圍牆,推著他,「武館到了,你快回去,我會自己回家的。」
 
挑起眉,他以探尋的目光望向那稍嫌心虛的臉龐。
 
「我……不想見到盈君姊!」在不容逃脫的目光下,素還真只好吞吞吐吐說出自己介意的地方。雖然嘴上說不在意,但是如果真的看到小釵和別人親近他還是受不了,與其在小釵面前吃醋發飆,還到不如來個眼不見為淨的好。
 
「傻瓜!」笑出聲來,葉小釵將那對自己來說顯得纖瘦的身軀抱入懷裡,用力揉著他的髮絲!素還真橫了他一眼,對他的嘲笑卻無可奈何。突然地,一股莫名的冷意衝上他的腦門,小心地往葉小釵身後看去,映入眼中的是一雙無比冷酷、帶著沉沉殺意的美眸……
 
「盈…君姊……」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一股令他害怕的冰冷讓他不自主地懼怕著現在站在離他五步之遙的女子!素還真有些瑟縮地把玩著自己的十指,不知所措的神情讓葉小釵心疼。
 
「盈君,怎麼這麼晚了還跑出來呢?」看出她眼底的痛苦,可是葉小釵無能力去撫平那痛楚!因為,他明白他如果真的這樣做了,最後只會害了盈君。輕輕將還真攏於身後,他秉持著大哥哥式的笑容,用著兄長對妹妹的關心語氣問著那纖細的鵝黃色身影。
 
「我……我在等你!」聽不出喜怒哀樂的聲音,讓葉小釵有不好的預感。
 
「小釵,那……我先回去了!」尷尬望著依舊以憎恨視線瞪著自己的柳盈君,素還真輕輕拉了拉前方高大身軀的衣衫算是打了招呼後,便先行離開。
 
「你真的放心他一個人回去?」幽幽的女音,此時卻顯得極為的空遠。
 
葉小釵只是保持著唇邊溫柔的笑容,「還真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只是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當自己提起還真這兩個字時,他的眼神有多麼溫柔、透露出深刻的柔情!這些在在讓柳盈君看在眼裡、痛在心裡。
 
「你會搬回武館來,是為了什麼?」
 
「……」不語,亦是不想欺騙她!葉小釵在謊言與沉默中選擇了後者。
 
「是綺湘姊還是爸爸拜託你的?」明白他突然搬回來並非他本人所願,柳盈君再也受不了地崩潰了!她哭喊著、抓著葉小釵的雙臂搖晃,吼道:「為什麼?為什麼你愛的不是我?為什麼你要愛上一個男人?……你怎麼能愛上素還真呢!」
 
「盈君……抱歉!我就是愛上他,不管這是不容於世俗的崎戀也好,我葉小釵今生今世就只能愛還真一個人。」知道自己的話對盈君來說是再殘忍也不過的,但他必須斷絕盈君的一切愛戀,「別把情感放在我身上了……好嗎?比我好的男人很多……」
 
「不要!我不要……我只要你!我恨他!我恨素還真……為什麼要有他的存在?我恨他!啊啊────」激烈的嘶吼和叫罵,情緒失控的下場就是體力不堪負荷地昏絕過去。
 
眼明手快地接住下墜的鵝黃色嬌軀,葉小釵只能無奈地拭去柳盈君臉上的淚水。
 
唉,情字,傷人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