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7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願許今生‧13

 
 
「憲叔,今天的點心食物都不錯喔!」熟悉的清亮嗓音,隨著穎長的身形一起來到伊憲昇的身前,沒好氣的抬頭,一張巧奪天工的容顏映入他的眼中。
 
對了,就是他!要不是這個鬼靈精,他現在應該是待在他的霖櫻館內,享受著他快樂的夜晚悠閒時間!要不是這個死小孩,他也不必淪落要花一整天的時間做出五百人的餐點和飲料,還要充當服務生……
 
「憲叔,別用這樣怨恨的眼神看我嘛!」笑得極其無辜兼可愛,素還真握著裝有澄淨液體的玻璃杯偏著頭,裝傻說道。「我可是特地叫你來看好戲的耶!」想到待會要上場的『好戲』,素還真不禁笑瞇了眼。
 
「是是是,等會兒璠殤他會找你算帳的!」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伊憲昇實在不敢想像等會會有什麼樣的情況發生……唉!不是他在懷疑,實在是這幾個小鬼頭在他面前所表現的樣子,讓他為這兩校的學生感到憂心不已。不過說也奇怪,怎麼所有的學生和教師長輩們對這幾個小鬼竟然只有束起大拇指的份呢?他左看右瞧、上望下瞄,就是看不出這個素書記和莫副會長有些什麼不平凡的地方……有啦,就是長相俊美了那麼一點點,只有一點點喔!
 
素還真就像是沒有聽到伊憲昇的話似,只是佔據著一角靜靜地打量著四周的一切。
 
由於是迎新舞會,所以學生們可以隨自己的意思打扮自己!因此,參加的學生大部分都是盛裝出席,更有不少的學生正密切地注意著他們學生會這方面的動靜──準備等下來邀舞或者是要簽名的大有人在。
 
「還真,你有看到琰書嗎?」深藍身形出現在自己眼前,素還真望著前方正左顧右盼的莫璠殤,極力掩飾著嘴角的笑容。
 
不可否認,璠殤真的很適合藍色系的衣著;正巧,風翔的學生制服就是藍色的。純白色的絲質襯衫,加上深藍色的學生西裝外套、同色系的西裝長褲,搭配著璠殤那湛藍色髮絲,整個人有著一股淡淡、不陷頹廢的氣質,難怪會有那麼多女學生偷偷暗戀著他。
 
耐著想狂笑的衝動,素還真偏著頭抵著手中的杯子,故做沉思樣,「琰書…嗯……好像有看到耶……」
 
「在哪裡?我今天一整天都找不到他!」離開舞的時間只剩下三分鐘了,他可要看好琰書,別讓他被別人拉去跳舞!莫璠殤暗下決心。
 
「琰書在哪裡嘛……咦,我記得他好像在……」擺明了在吊璠殤的胃口!旁邊的伊憲昇只有捂住耳朵,避免自己中年失聰──璠殤的音量可不小喔!
 
「素──還──真──」果不其然,璠殤的暴吼出現,當下他們這一個角落變成全場注目的焦點!伊憲昇以哀怨的眼神望向始作俑者,只見他仍然是一副無所謂,甚至越玩越樂的趨勢。
 
「哎哎哎,璠殤啊,火氣別這麼大嘛!」有些調皮地勾住莫璠殤的肩膀,這個動作對比璠殤還要嬌小的素還真來說是一項高難度的動作!「再等個一分鐘琰書就會出來了,你這麼急做什麼啊?」璠殤還不知道嗎?不會吧!
 
「再過一分鐘就要開舞了……咦,你怎麼還在這裡?等下不是你跟傲塵一起開五的嗎?」只是改由傲塵穿女裝而已!這下,莫璠殤總算發現到不對勁。
 
都要開舞了,還真怎麼還是一身學生制服的打扮?雖說並不是硬性規定每個人都要盛裝出席,但還真再怎麼樣也是擔任開舞的人……啊!難不成──
 
終於意識到事態嚴重的莫璠殤轉頭就要往外衝,但是此時的燈光已由明轉暗,輕柔悅耳的華爾姿舞曲帶動起所有的氣氛!兩道身形藉著明亮光影的指導,緩緩走近、挑起了舞會的開端。
 
「哇哇哇……這種畫面看起來真的挺詭異的耶!」伊憲昇望著那中央被學生團團圍住、翩然起舞的兩個人,嘖嘖稱奇道,「雖然『女方』整整高了男方十幾公分、個子也比男方大了不少,這樣我還是勉強可以接受!不過……能不能叫傲塵別將臉面向我好嗎?這樣我拍不下去耶!」這才是他來真正的目的──拍下傲塵的女裝照。拿著單眼相機,伊憲昇瞄了一眼正笑得很……溫柔善良的素還真。
 
「不行!我就是要拍下他和琰書一起跳舞的樣子。」呵呵……想整他,連門縫都沒有!得意至極的素還真還不忘看了已成化石狀態的璠殤一眼,這就是想整他的下場。
 
莫璠殤已經無法說出任何的話來,他沒有聽到伊憲聲和素還真的對話──就算聽到了也無法做些什麼,畢竟提議兩校各派一人出來開舞的是他自己,而答應穿女裝開舞的是傲塵,自願代替還真開舞的人是琰書!素還真並沒有任何強迫他們的動作。
 
好…好怪異的畫面喔!這是在場每一人共同的心聲。
 
穿著筆挺黑色西裝的琰書,那張俊秀不已的面孔散發著淡淡的莊嚴聖潔的氣質,僵硬且生疏的舞步不難讓人察覺他的緊張;而身穿白色『超大號』晚禮服的祈傲塵更是彆扭,原本就緊鎖的眉頭皺得更緊!臉上畫了淡淡的妝,雖然不是說難看…但在一張百分之百、滿是男子陽剛氣息的臉孔上添了這樣的淡妝……真的很詭異。
 
好…好想哭……這是伊憲昇和莫璠殤共同的念頭!璠殤想哭的原因是琰書和傲塵跳舞,而伊憲昇的原因是他必須拍下這些會招來『殺身之禍』的照片。
 
「你很開心!」穿著紅色絲質襯衫、黑色西裝長褲的展清颺注視著素還真笑得開心的俏顏,開口,「你不怕璠殤找你麻煩嗎?」怪不得璠殤會說他一肚子都是壞水,原來他那愛整人的性子依舊沒變。
 
「那也要他有能耐找到我的麻煩才行啊!」綻放著自信滿滿的笑容,素還真拍拍已經開始崩解的璠殤化石,轉向展清颺前還不忘叮嚀著伊憲昇,「憲叔,幫我拍些特寫喔!」換來的,是伊憲昇的白眼。這小子……
 
「慈兒姊姊她還好嗎?」
 
「還好!只是要解開心結還要一段時間!」與他一同走到最不顯眼的後窗簾旁,展清颺伸手要看他的臉頰但卻被素還真下意識躲開了。素還真被自己的動作嚇了一跳,只能以愧疚的目光望向火紅色的身影,「抱…抱歉……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應該是拜祈傲塵那記重拳所賜。
 
「是那一拳的後遺症吧?沒關係,我用問的也是一樣!」不介意笑了笑,展清颺保持著輕快的語調,「臉頰還會痛嗎?」
 
搖搖頭,素還真撫開自己右臉頰上的髮絲,讓月光映照在他白皙的臉頰上,「只剩一點淤青,過個幾天就消掉了!」話題一轉,素還真像是在研究什麼一般地望著展清颺,「我很好奇你為什麼會來風翔讀書?」
 
「我是個十七歲的高中學生,不是嗎?」
 
「但是你已經有麻省理工的博士學位,何必再回來讀高中呢?」笑得依舊自然,一點也沒有窺探他人隱私的自覺,「請別介意,風翔的學生會必須了解每個學生的一切求學事蹟,還有其在校的豐功偉業!」尤其是你這種由理事長特別指定班級的學生,更是要深入了解一下。
 
「那你們選擇風翔的動機又是什麼呢?」微笑,有如談論著再平凡不過的事情,展清颺也不是可以小覷的對象,「擁有天才頭腦的你、夏琰書和莫璠殤,為何願意捨棄第一的省立高中而選擇風翔這所私立學校呢?」說正格的,素還真和夏琰書的頭腦可能連自己都無法與他們相提並論!只要他們願意用在讀書上的話,麻省的博士學位簡直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你這個人真的很好玩呢!」將視線投望窗外的的弦月,素還真根本不理會一旁有心人士的偷聽,只是輕聲的說著,「琰書是想創造一個可以讓每個高中學生發揮自我長才的學校,證明給所有人看,不一定要讀最好的大學才會有最高的成就!而璠殤則是為了琰書才讀這裡的……至於我嘛?」淺淺一笑,笑得溫柔且深情,「我只想做個平凡的學生,等著自己等待的人!」
 
「也就是葉小釵對吧!」好美的笑容,但卻不是對他而笑,是對葉小釵。
 
「對!」將視線轉回到展清颺的臉上,他笑得真誠、灑脫,「所以,我只能對你說抱歉!但是……我希望我們的情誼不會改變,你依然能把我當成你的義兄…喔不,你大我幾個月,應該是把我當成你的義弟。」伸出手,他等待著清颺的答案。
 
遲疑了許久,望著那張真誠且坦然的臉龐,展清颺伸出手掌與他的交握著,「這次該你叫我大哥了!」心痛,但是他痛得心甘情願!就算今生還真不屬於他,但他還是奢望自己能守著這朵淨蓮一生。
 
「不,我該叫你二哥!」注意到舞曲將盡,素還真的笑容中增添了幾許邪惡和看好戲的成分,「還有,歡迎你加入風翔的學生會!」昨天琰書就說過展清颺有意加入學生會。看樣子,他的擋箭牌又多了一個。
 
「要是給璠殤知道你是故意被傲塵打傷、佈置這一場局的話,你會被璠殤給打扁的!」經過這兩天的觀察和仔細推敲,展清颺終於瞧出端倪來了。不愧是白蓮的轉世,佈局的手法一流!就算當時沒有慈兒伯母的出現,他還是有法子製造個意外出來。
 
「前提是:他能看得出來!」照片應該也拍得差不多了!素還真瞄著開始在四散和向自己這邊移動的身子,聳聳肩膀,「不過除了攸關琰書的事外,他向來不會在我身上多花腦筋,所以他也不太可能看得出我的佈局。」
 
唉……看來不管輪迴幾次,他這鬼靈精的性子還是無法改變!璠殤,可憐的海殤君,你也只有求上天保佑了!不過……
 
展清颺看了正拿著單眼相機的伊憲昇一眼,發覺此時上天更該保佑這名可憐的中年男子……
 
 
 

 

隆隆震耳的重金屬音樂充斥在小小的空間內,昏暗、令人目眩的燈光和空氣中的濃濃煙味,在在讓葉小釵蹙緊了眉頭。「盈君常常到這種地方來?」問著身邊的陸綺湘,他對盈君墮落的程度感到惱怒。
 
「從你搬到素家去後,盈君就常常到這種地方遊蕩!所以,我才會希望你能先搬回武館。」同樣擰眉瞪著舞池那重重的人群,陸綺湘極度不安,「你也知道這種地方的危險性,我擔心盈君再這樣放縱下去,早晚會出事情的!」
 
暗嘆一聲,葉小釵排開前方的人群,走到正坐在高腳椅上喝酒的鵝黃色身形背後,「盈君!」不贊同地拿開她手中的酒杯,好聲勸哄著:「跟我回家去。」
 
「小…小釵!」美眸醉意氤氳,在努力看清楚身後拿走她酒杯之人後,柳盈君開心的展露出笑容,「你來接我回去是不是?」酒精濃度過高的柔軟身子膩向葉小釵身上,雙手勾住他的頸子。
 
「是的,我們回去吧!」扶助她起身,對她這樣糟蹋自己的舉動,葉小釵又怒又愧疚!怒的是,她竟然放縱自己到這樣的地步;愧疚的是,盈君放縱自己的原因出於自己身上。
 
「回去?回去哪裡?」突然柳盈君張大美眸望向葉小釵,雙手纏摟得更緊,「你要回去素還真身邊對不對?不要,我不要你回去他的身邊!」歇斯底里的哭喊,隨即被吵雜的音樂聲所覆蓋,柳盈君啜泣著,緊緊地抱住葉小釵。
 
「盈君,別這樣……」試著安撫她,葉小釵扶摟著她,在陸綺湘的協助下困難地走向門外,「我們回武館去,好嗎?」
 
「為…為什麼你愛的是他?」喝醉的柳盈君哭泣,不斷地說著,「為什麼你不愛我?我才是女的啊!為了跟上你的腳步,我不斷逼自己去學習一切,學習做一個能配得上你的女子……但是,為什麼你卻愛上素還真,一個男人!為什麼?……小釵,你告訴我為什麼……」字字句句都是對他的控訴,控訴他枉顧她的真心。
 
「盈君……小釵,你別介意盈君的話,她已經醉了!」企圖將盈君的身子扶正,無奈柳盈君執意要賴在葉小釵的身上。葉小釵以一個無妨的淺笑阻止了陸綺湘的動作,輕輕將鵝黃色的纖柔身軀橫抱起來。
 
「她說的對,是我辜負了盈君!她值得更好的男人追求,但能陪伴她一生的人絕對不是葉小釵。」凝望著眼前熟悉的美顏,葉小釵笑得苦澀:「我虧欠她兩世的情了!」
 
「小釵?」陸綺湘對葉小釵突如其來的自語感到困惑。「你方才說什麼?」
 
「沒什麼……」淡然的笑著,他閃避著那打探的視線,「我只希望盈君能早日遇上真正屬於她的男人。」
 
***   ***   ***
 
「小釵,辛苦你了!」回到武館,柳半飛已經坐在客廳內等待他們一段時間了!望著那酒醉的身形,他是又氣又心疼,「綺湘,妳能不能幫我帶盈君去休息!我有事要跟小釵單獨談談。」
 
點點頭,陸綺湘將醉得不醒人事的柳盈君帶入臥房內,而小釵則端坐在柳半飛前方的椅子上,「師傅,有什麼事嗎?」倒了熱茶恭敬地遞給前方之人,小釵詢問的目光望著柳半飛。
 
「是關於闇黑的一件任務!」望了葉小釵一眼,「可能會跟還真娃兒有關!」
 
「還真?」葉小釵頓時呆住了,以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柳半飛,他從未想過還真也會跟闇黑的恐怖組織有關係,「師傅,你是不是搞錯了!還真他只不過是個單純的學生而已……」
 
「他真的很單純嗎?」柳半飛一句話回堵住葉小釵,了然的目光望向他,「雖然素還真實際的身分我並不清楚,但我知道他的背景一定不單純,甚至他的背景身世可能更勝於你!這次闇黑組織的目標是放在日本華人財閥──影夜集團的第二繼承人,司徒莫旒身上。根據調查,司徒莫旒已經來到台灣,並且辦好了入學手續,風翔高中的入學手續!如果我沒有記錯,還真他似乎也是風翔的學生吧!而且,展彝企業的展清颺也在十天前轉入了這所高中。」
 
還真、琰書、莫旒,再加上璠殤和展清颺兩人,風翔可說是集各方面的精英於一校,闇黑鐵定會將目標放在風翔上面──如果闇黑知道這個事實的話。
 
「重要的是,有消息指出闇黑的首腦和旗下兩名大將已經來到台灣,我擔心他們會直接對司徒莫旒下手。」
 
闇黑,是一個跨國性的恐怖集團的代稱!這個集團『據說』是由兩個二十、三十來歲的年輕男子所創立,且在許多國家犯下多起的嚴重案件,手段殘忍且狠毒!最近的一起案件是在日本新宿車站的毒氣炸彈事件,不過這起案件由於兩封匿名的電子信件通知,才使得日本警方及時發現,沒有釀成嚴重的災情。
 
「展彝企業的展清颺,影夜集團的司徒莫旒,這兩個財團對闇黑來說不啻是最好的金主!更何況,這兩個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我想闇黑一定不會放過這他們的。」
 
這也表明了還真和琰書等人被牽扯進去的可能性極大,尤其是萬一闇黑的人發現三人的背景……葉小釵不敢去想像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望著手中的戒指,他沉默了……
 
***   ***   ***
 
「莫旒,你跑來做什麼?」學生會館內,莫璠殤沒有好氣的望著一臉沉靜優雅的秀麗臉龐,和掛在沙發椅背上偷笑到臉部已經呈現抽筋狀態的素還真,「素還真你再讓我看到你的牙齒試試看,我會把它拔到一顆都不剩。」
 
「有本事你拔啊!」連甩都不甩他,素還真從學生西裝外套的口袋拿出了一疊的照片,「我這邊有好東西可以供給大家欣賞喔!」刻意將祈傲塵跟琰書面對面跳舞的照片拿到莫璠殤眼前晃啊晃的,根本不理會他鐵青的臉。
 
「素還真!你──」竟然提起他最心痛的事情!
 
「怎麼樣?」不馴地昂首挑釁,素還真一副你耐我何的模樣,「你是自作孽不可活!」將手中的一疊照片放入司徒莫旒手裡,素還真朝著莫璠殤做鬼臉。
 
夏琰書望著這一幕,只有無力的向展清颺使眼色求救──為了莫旒突然入學的事情,他已經夠頭痛了,實在沒有辦法鎮壓這兩個人。「莫旒,你怎麼會來台灣呢?」直覺嗅出不對勁,莫旒不會隨意離開自己的淚情築!那裡,有著他最珍貴的回憶。
 
「闇黑已經查出三個月前那兩封通知信,有一封是我發出的。」司徒莫旒平靜地說道;他的話,讓原本鬥得起勁的莫璠殤和素還真全都將注意力轉到他身上。
 
「怎麼會?闇黑中誰有這份本領查出來呢?」夏琰書蹙起好看的柳葉眉,望著坐在沙發椅上臉色淡然的司徒莫旒,「你會離開淚情築,就是因為闇黑的人開始對你採取行動了是吧?」這下糟了。
 
「一半一半,闇黑的動作還沒有這麼快。我會離開淚情築的主因是:我有『他』的消息了!」司徒莫旒笑得牽強,望著手腕上的一道傷痕,「可是……他卻不肯見我!」
 
「莫旒……」素還真不忍心,只能輕輕拍著那略嫌單薄的肩背,「或許……他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雖然與司徒莫旒是第一次見面,但展清颺還是細心為他倒了杯溫開水,「喝點水吧!」其實,他和司徒莫旒不能說是第一次見面!司徒莫旒,亦是前世的心築情巢之主──莫召奴,白蓮的另一個結拜義弟!與自己有數面之緣。
 
「謝謝!」司徒莫旒接過水,對著展清颺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你是展彝企業的展清颺,久仰大名了!」對這個以十六歲的年紀就拿到麻省理工博士學位的天才少年,司徒莫旒多少也有耳聞。
 
「莫旒,你現在準備怎麼辦?要回影夜去嗎?」莫璠殤嘴巴上這麼說著但心中也明白這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畢竟,莫旒就是為了脫離影夜才會住在淚情築裡三年之久。現在就算是有著闇黑這個危險,莫旒也不會再回到影夜去,「你應該明白你現在的處境十分危險。」
 
「璠殤,你知道我是不可能回去的。我……我只想見他罷了!」這三年來,他也祇抱著這個信念而已!
 
「那……莫旒你知道他在哪裡落腳嗎?」該坦白告訴他嗎?素還真望著司徒莫旒蒼白消瘦的清儷面容,猶豫。
 
搖搖頭,司徒莫旒顯得極為喪氣,「我只查出他來到台灣,且沒有再出境的資料。」目光落在素還真身上,現在自己只能寄望他了!
 
「那……莫旒,你就先住在我家好了!」素還真環視了室內其他人一眼,「既然闇黑的人已經知道莫旒,那想必他們一定會循線找到這裡來!琰書,我看你最好先搬到璠殤那裡,兩個人好有個照應!畢竟……三個月前的那件事情,你們也有份。」
 
「你還敢說!」提到這件事莫璠殤的火氣又上升了數倍,赤紅色的眼惡狠狠地瞪著這個罪魁禍首:「要不是你沒事亂切入人家的資料庫裡面,我們也不會淌這趟混水!」越說越火大,他巴不得能將眼前這個專門沒事找事做的禍根子『做』了。
 
「我又沒有叫你們去昭告天下,更何況……」笑得極其的無辜,素還真一副干我啥事的模樣,「我只是告訴你們而已,是琰書和莫旒決定要阻止這件事情的啊!你怎麼能怪我呢?」這下可撇的一乾二淨。
 
就算不明白整個事情的始末,但是展清颺最起碼可以明白這幾個人似乎招惹了挺大的麻煩──闇黑恐怖組織的名氣不小,手段也十分凶暴!看來……
 
他的『高中學校』生活好像會過得很精采刺激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