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願許今生‧12

 今天聽到還真娃兒要跟小釵一起來武館,他早早就把棋盤和茶具準備好,預備跟他廝殺個幾盤順便品嚐一下他帶來的翠嚴烏龍茶!誰知道,還真娃兒帶個好大的口罩把半個俏臉都遮住了,只是將茶葉交給自己後就乖乖坐在一邊不說話,連自己找他下棋他都以搖頭代替。
 
陸綺湘細細看著素還真的右頰,「已經消腫了!應該沒有傷到骨頭部位才對。傲塵師弟也真是的!」
 
素還真不語,眼角不意瞄見屏風後面一片黃色衣角,以及那雙可透過屏風的銳利目光!這……?
 
「綠麟師伯,少禕,你們先陪還真一下!小釵,我有事情要跟你商量。」順著還真困惑的視線,陸綺湘也注意到躲於屏風後的人影,跟小釵使了眼色,兩人走到一旁低聲交談著。只見葉小釵的臉色越來越凝重,眼底也閃過複雜的眸光。
 
素還真望著陸綺湘的唇瓣,明瞭了什麼似地低頭不語,對於祈綠麟的話,他也是沒有任何的反應,整個人陷入了自我的思緒之中!直到葉小釵出聲喚著他的名字,素還真才有沉思中醒過來。
 
「還真,你想什麼想得這麼入神?」
 
「沒……沒什麼!」捕捉著葉小釵臉上絲毫不妥的表情,素還真展開了一貫的笑靨!
 
「還真娃兒,你剛剛在發呆耶!」這樣古靈精怪的娃兒也會有發呆的時候,祈綠麟感到有些意外。素還真沒有理會祈綠麟稍帶挖苦性的話語,只是睜著晶亮的大眼望著葉小釵,如果剛剛他沒看錯綺湘唇形的話……
 
「還真,我們先回去吧!你不是還要準備明晚迎新舞會的事情嗎?」不知為何,他竟然下意識躲避著那雙明亮的美眸!等到葉小釵發現自己的舉止時,卻發現素還真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種怪異的了然光芒,只是靜靜地點了點頭,起身跟自己一起走向大門,「綠麟伯伯,還真改天再來跟你下棋吧!」
 
「還真娃兒,就這樣說定了!」就在祈綠麟還很興奮地向兩人的背影招手時,葉少禕走到女友身邊,「綺湘,妳剛才跟小釵說了些什麼?」以照小釵臉色的變化看來,葉少禕猜測應該是為了盈君的事情。
 
「我只是告訴他盈君最近的行為舉止而已。」陸綺湘輕嘆一聲,有些疲累地將前額抵在男友結實的肩膀上,感慨低語:「你知道嗎?盈君是我最心疼的小妹妹,但是,我…我竟然……」
 
「覺得小釵和還真才是最相契合的一對,是嗎?」撫著那頭烏亮的長髮,葉少禕難得有如此正經沉穩的一面,輕拍著陸綺湘的背部,他的聲音雖然小,但一字一句都清晰地傳入她耳中,「其實你我,甚至師傅都明白,盈君根本不適合小釵!」盈君的情感太過癡纏,這會讓小釵感到窒息。
 
「嗯!但是我怕以盈君的個性……」她深深明白盈君敢愛敢恨的性情,和那認定一人的死心眼,葉少禕也一樣!
 
***   ***   ***
 
空氣異常的沉靜,身旁人兒異常的沉默!
 
葉小釵望著一如往常縮在自己外衣內的素還真,雖發現他安靜得詭異,卻也開不了口打破這令人難受的滯悶!
 
「你……明天不陪我參加迎新舞會了!」像是看透他的掙扎,素還真自動率先打破靜默,抬頭以燦燦星眸望向葉小釵,臉上並沒有任何的不滿和怨懟,只有等待一個原因的神情。
 
「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會讀唇語!」誠實地告訴他,素還真認真望著他那深邃眼眸,「可不可以告訴我,盈君姊姊是不是喜歡……喔不,盈君姊姊愛你!對不對?」終於明白為何在初見面之時,柳盈君會對自己抱持這樣大的敵意,也暗罵自己的遲鈍,當時竟然沒有察覺到任何的不對勁。
 
「我對盈君只是兄妹之情,並沒有什麼……」深怕他的小腦袋瓜亂想些有的沒有的,葉小釵急急欲解釋清楚,素還真翻了翻白眼,捂住他的唇瓣,「這個我知道啊!不然,你還以為我會放過你啊?」淘氣地一笑,讓葉小釵放鬆下來。
 
輕輕環摟住他的腰,葉小釵緩緩地說道,「其實,盈君是個好女孩!如果不是因為有你,或許我會愛上她的!盈君她太死心眼,又自小在武館內長大,所見到的男人不多;如果她肯多多參與外界的活動、開闊自己的世界的話,她一定能找到比我更好、能給她幸福的男人的。」
 
「那……你是不是要搬回武館去住啊?」
 
「嗯,綺湘說最近盈君的行為舉止有些脫軌,常常流連於酒吧和舞廳等場所!我想搬回武館去小住一段時間,等開導完她後才搬回來。」寵溺揉了揉他細軟的髮絲,在他光潔的前額烙下一吻,葉小釵淡然地敘述著,「而且師傅也接了一件工作,我必須回去幫忙。」
 
「這樣啊……」嘟起小嘴,素還真顯得有些不願意!葉小釵笑了笑,鬆開手從口袋取出一樣東西,「這樣東西我已經準備好久,原本打算等你滿二十歲生日時再送給你的!不過,現在送給你也一樣。」將手中之物掛在那纖細頸上,他等著看那驚喜的神情。
 
「這是……好漂亮喔!」一條細細的銀鍊子,上面懸掛了一枚小巧的戒指!仔細看,戒指上面是一片蓮葉的圖樣,雕刻細緻外還以數個小巧的水鑽鑲成葉上的水珠,令人愛不釋手!「這片葉是代表你對不對!」露出甜蜜的笑容,臉頰上小小笑窩突顯出他的天真。
 
葉小釵點點頭,伸出左手的無名指,上面有著同樣的戒指,只是他的是蓮花的圖樣,「這朵蓮就是你了!」
 
開心地猛親葉小釵俊俏的臉頰,素還真根本已經忘記先前在討論的事情了!而轉角處兩道身影則躲在不顯眼的角落,看著那對正吻得精采的人影,「我們好像來得有些不是時候!」莫璠殤柔情地望著身前滿臉通紅的夏琰書,伸出雙手摟住他的腰際。
 
「呃……璠殤,你…我……」被璠殤這個突兀的舉動拉回視線,夏琰書直直望見那雙滿是柔情的赫紅色眼眸,竟然說不出任何要他放手的字句出來。
 
原本他和璠殤是要來看看還真的臉有沒有好一些,順便告訴為了彌補打傷他的過錯,傲塵願意代替還真穿女裝開舞!可是照目前的情況看來,他們兩個實在是不宜出面耶!
 
「我們走吧!明天再告訴他也不遲啊!」莫璠殤的手依舊摟在琰書的腰際,帶領著他向另一條路走去,「反正,這事情也不是急在一時!」
 
夏琰書以複雜的眼神望著璠殤,他不知道明天擔任舞會開舞的人是……唉,算了!是他自己說不用急在一時的,不是嗎?
 
***   ***   ***
 
「這次是發生了什麼事了?」注視著端坐在沙發椅上陸慈兒,展清颺實在沒有那股勇氣去打電話給遠在法國的伯父,「慈兒伯母,妳來這裡的動機不單純喔!」
 
天曉得,他這個外表溫柔纖雅的伯母發起火來有多恐怖!記得他十歲的時候,有一次跟慈兒伯母出去時經過一條黑巷,遇上幾個外國不良少年的調戲,慈兒伯母一個嬌小的中國籍女子,竟然在短短幾分鐘內將這些比她高大上兩倍的外國男孩撂倒,讓他明白什麼叫做『人不可貌相』這句話。
 
陸慈兒的眼中閃過數道複雜的光芒,她藉著喝茶的動作想掩飾卻瞞不過姪子銳利的眼眸,「沒什麼!我說過我回來只是要看一看老朋友和我姪女而已。就這樣而已……」聲音悶悶的,包藏委屈。
 
「是這樣啊!那我幫妳打個電話給伯父好了……」
 
「不准!」急急阻止展清颺,但發現他凌厲精明的目光望向自己,陸慈兒坐回原位,咬咬唇瓣,一雙秋瞳定定的望著杯中清綠色茶水,「清颺……你認不認識一個叫白月珊的女人?」
 
白月珊?她不就是展玄伯父的得力助手,負責日本分公司業務的總經理嗎?不過據他所知……這個女人好像對伯父……
 
展清颺不安望向陸慈兒黯淡的臉龐,點點頭,「她是日本分公司的白總經理不是嗎?日本業務發展都是由她負責的。」他這個伯父該不會做了什麼對不起慈兒伯母的事情了吧?不會吧!展玄伯父的愛妻如命簡直可以榮登金氏世界記錄了,尤其他對慈兒伯母的心可說是比山高、比海深,要不然以慈兒伯母的條件,怎麼可能在十七歲就嫁給了大她八歲的展玄伯父呢?
 
「原來是日本分公司的白總經理啊……」陸慈兒喃喃自語著,但是心中仍浮起那令她痛心的一幕。就在此時,電話聲響起,天伯拿著無線電話筒來到展清颺的身邊:「少爺,展玄老爺的緊急電話!」會動用到這緊急電話,大概是為了慈兒夫人吧!
 
「清颺,慈兒有到你那裡去嗎?」才接過話筒,展玄驚慌失措的聲音如打雷般響起。展清颺第一時間將話筒遠離自己的耳朵,並且看到陸慈兒對他搖著頭,要他別將自己的行蹤告知。
 
「慈兒伯母?……沒有啊!我沒有看到慈兒伯母啊!」他是個說謊的罪人!展清颺在心底暗自懺悔。
 
「你馬上要天伯派人去找慈兒,一有消息馬上通知我!」沒頭沒腦地拋下這句話後,展玄立刻掛上電話,快得連一句道別的話都來不及說!展清颺將話筒交回天伯手上,望著一旁臉色矛盾的陸慈兒,「展玄伯父他急昏頭了!」
 
陸慈兒不語,只是靜靜地注視著無名指上的一只小巧的鑽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