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20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願許今生‧10

 
「琰書,你的臉色好差喔!」方從美術館參觀完古物寶器展的莫璠殤注視著那略嫌蒼白的臉蛋,擔心的問,「身體不舒服嗎?」伸手探量著額前的溫度,沒有發燒啊!
 
「璠殤,等下你真的要上台表演啊!」不確定的提出疑問,為的就是看能不能有個志同道合的夥伴,能陪他一起躲過這場劫難。他真的是瘋了,才會隨口就答應月兒姊的要求,現在可好,有這麼多人來看……想到這裡,夏琰書開始覺得頭昏腦脹。
 
「沒辦法,誰叫我們已經答應月兒姊的要求!現在想反悔也來不及了。」莫璠殤望著佇立在台前一堆十分面熟的身影,不覺緊鎖眉峰:「奇怪,那些人不是上次被我和還真教訓過的傢伙嗎?還有,怎麼這麼多的熟面孔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潮,好像以附近幾個學校的學生居多,就連上次被自己狠狠修理過的不良少年團都來了!怎麼,他們也對美術館這個地方有興趣嗎?
 
被璠殤這麼一提,夏琰書也開始注意到了這個現象。留神四處張望一會兒,映入眼簾的有十之八九都是挺熟悉的面孔,「啊……那個不是傲塵嗎?」就連漢威的學生會成員也來了!但是……為何傲塵的臉色會黑成這樣呢?
 
「璠殤、琰書,素還真那個傢伙呢?」看到兩人,祈傲塵用時速八百公里的速度排開人潮向他們衝來,極有魄力地劈頭問道,「他人在哪裡?」瞧他臉色鐵青成這副模樣,還真是又做了什麼事情捉弄他了嗎?可是不對啊!這幾天還真都跟他的葉小釵黏在一起,哪會有時間去玩傲塵啊?
 
「琰書、璠殤,我可找到你們了!」還來不及回答傲塵的問題,林月兒突如其來的出現,打斷了三人的對話。「你們快到後台去準備,再過四十分鐘服裝秀就要開始了!……咦,傲塵你也來了啊!」
 
「月兒姊……妳……」妳有看到素還真嗎?只可惜後面的話語他根本來不及說出口,就被林月兒打斷了。
 
「有什麼話待會再說,先到後台去準備吧!」不容拒絕的推著琰書兩人,林月兒順手揪住了祈傲塵的衣領,一起拉向露天伸展台的後方,「傲塵你來得正好,過來幫忙吧!」
 
「這…月兒姊啊……等等……」
 
***   ***   ***
 
隨著開始時間的逼近,後台簡直快亂成一團了!素風翊無奈地望著身旁的一群人,還有自己身上的衣物、背上的佩劍以及頭上額前垂落的兩縷白色長髮,心有所感地嘆了口氣──他怎麼樣也想不到自己會有再穿上這身衣物的機會!
 
「哥哥,你在嘆什麼氣啊?」那張古靈精怪的俏臉硬是擠進他的視線範圍,素還真一身玄黑金線鏽邊的衣袍,更襯托出他過於白皙的膚色。只見他青絲整齊的披散腦後,以一條淺色的珠鍊輕輕環繞固定,並沒有如預定的束髮帶冠。「你怎麼還沒有戴假髮呢?」
 
「是小釵說不用的!」多虧小釵,不然頂著那頭重得要死的白色假髮,他鐵定會熱昏的。素還真邊回答邊仔細上上下下打量著素風翊,「哥哥,這是你前世的裝扮吧!真的很好看喔!」回頭對著身後的葉小釵擠眉弄眼,素還真不安好心地拉扯著風翊前額的兩縷髮絲,咯咯嬌笑。
 
前世的還真,從來沒有這樣開懷無憂笑過!對上葉小釵深邃的眼,素風翊明白了為何小釵會堅持不要讓還真束髮戴冠的原因:他不再是前世那個擔盡天下疾苦的清香白蓮!今生,他只是素還真──一個再平凡不過的普通學生。
 
「小釵、還真,你們都著裝完畢啦!」林月兒一身亮紅色的打扮出現在三人眼前,一手拉著琰書,另一手拖著璠殤,開心地向三人炫耀著,「你們看,我設計的服裝都很適合你們的氣質吧!」末了,還有一個無緣無故被抓來的祈傲塵,正迷惘至極地看著自己身上那套白色的外掛長袍。
 
環視整個後台準備區,這場發表會雖然規模不比一般的時裝發表會這樣隆重,但是由於是有名的設計師和贊助企業所舉辦的,仍然有一定的水準,聚集了許多有名的模特兒於一堂!不過相形之下,旁人卻能一眼看出這群純屬『客串性質』的業餘模特兒遠遠要比正式的模特兒要來的搶眼、引人注意!尤其,是他們身上所穿著的衣物和配件,與他們所散發出來的氣質是那樣的相稱。
 
月兒穿著一襲亮紅色的衣衫,黑亮的長髮跟還真一樣用素色的珠鍊環繞固定在耳畔,背著一把古色古香的小巧彎刀立於素風翊身邊,顯得極為的登對。
 
而琰書則換上一襲純白色的內袍,由左向右斜披繫了一件淺古褐色格子樣式的袈裟,雲白色的長髮披散在身後,設計簡單大方!除了手中一支白色的拂塵外沒有任何的其他裝飾,整個人顯出無比的莊嚴氣質和典雅;璠殤換上了一套與自己長髮相映的深藍色古裝,華麗卻不陷庸俗的設計將他瀟灑不馴的氣息完全的襯托出來!手中的藍色羽扇,為璠殤增添了一絲狂傲。
 
至於半途被抓來的祈傲塵呢,他也換上一襲米白色褐邊的長衫,繫著同色的腰帶,外面加了一件褐色系的紗罩,再揹上一把長劍,顯出一股憂逸劍客的特殊氣質,雖然顯得有些古板不通的氣息,但卻也是一個吸引眾人眼光的焦點。
 
「難怪,今天風翔和漢威的學生全聚集到美術館這報到!」一陣耳熟的嗓音不大不小,剛好清晰的傳入素還真等人的耳中,一致的回首看向來者,展清颺高瘦俊逸的身影出現在每個人的眼底,「好久不見了!」後面這一句話,是對摟著素還真的葉小釵說的。
 
「真的好久不見了,清颺。」收緊擱在還真腰上的手臂,葉小釵淡笑著回應展清颺的招呼,也算是宣示今生白蓮依舊為他所護衛、珍惜。素還真雖然不明究理,但也順從地任由葉小釵摟抱。
 
看著眼前的景象,展清颺不能不面對自己心底的痛楚。不論他再怎麼做,今生的白蓮依舊不會為他所有!是既定的命運嗎?與蓮相伴的,終究還是那片蒼綠色的蓮葉……
 
「該看開了,清颺!」注視著展清颺的面孔,素風翊不難發覺青陽雖然對還真眷戀不減,但卻不會造成小釵和還真之間的危險!那,他心中的那股不安是為何為誰而起呢?
 
「啊……你叫做清颺對不對?來幫我個忙吧!」一直盯著展清颺看的林月兒突然擊掌喊道,望著林月兒興致高昂的美顏,眾人包括最為遲鈍的祈傲塵在內都明白她想做些什麼!展清颺從大夥兒的臉部表情就可以猜出月兒的意圖,卻也淡笑不予以點破,「好啊!有什麼地方是我可以效勞的?……」
 
***   ***   ***
 
這是一場足以轟動整個東半球的古裝發表會!
 
原本月兒的意思只是想讓中國古物寶器展覽有個完美的落幕,卻沒有想到這場發表會竟會吸引如此多的知名服裝設計師來參加!這樣也就算了,最誇張的還是屬那些風翔和漢威高中的學生,不分男女,簡直對素還真等人瘋狂到了極點;就連曾經被還真和璠殤修理得金光閃閃的那群不良少年,也是對這場表演看得如痴如醉。
 
由於屬於跑龍套性質,所以他們一行人是最後出場的!當林月兒和素風翊一出場時,馬上引起人群的驚呼和讚嘆!而接下來的傲塵,則是吸引許多女孩子的尖叫。
 
琰書和璠殤兩人一塊步上伸展台,雖然沒有跟先前正統模特兒一樣走台步,卻讓許多的名設計師讚嘆鼓掌不已;接下來的小釵和還真、和清颺就不用說,震耳的鼓掌和叫喊讓他們幾人差點失聰。
 
還真和琰書的靈秀、傲塵的憂逸和璠殤的狂、風翊和小釵的沉穩冷然、清颺的傲然霸氣,以及月兒大方爽潔的美,藉由身上的古裝完完全全被襯托出來!不僅為展覽寫下個完美的句點,也在風翔和漢威學生的心中寫下永難抹滅的一篇神話。
 
好不容易發表會總算是結束了!還真、琰書等人急忙脫下身上的古裝,換回輕便的衣物後,閃到一旁閒人止步的地帶去躲避那令人昏炫的鎂光燈和記者。月兒是這是發表會的主要人,根本跑不掉,素風翊自然是捨命陪未婚妻了,還真等人也樂得在一旁看熱鬧。
 
「素狐狸,是你要綠麟伯父叫我穿女裝的,對不對?」將素還真拉到一邊,祈傲塵的臉可用猙獰來形容了!只見他緊緊握住雙拳,臉上寫滿了『素狐狸,我跟你誓不兩立』這幾個字。
 
「祈白痴,敬老尊賢不是你一向敬遵的至理名言嗎?」無視於那滿是青筋的拳頭和不斷跳動的太陽穴,素還真充分表現出挑釁這兩個字的意思:「綠麟伯伯是你的長輩,他叫你做什麼你敢不聽嗎?」揚起那張寫滿『你耐我何』的俏臉,素還真才不理會祈傲塵的“歹看面”。
 
「你……可惡!」開打了!素還真靈活地閃過祈傲塵劈來的手刀,加以還擊!當下整個休息區乒兵乓乓,熱鬧滾滾。
 
「他們兩個感情真好!」展清颺與小釵、琰書和璠殤一同閃到角落,喝著冰涼的礦泉水,看著葉小釵說道!葉小釵聳聳肩,只能無言以對,但是視線卻緊追著那閃躲靈活的纖細人兒。
 
就在這熱鬧的當口,一道荏弱纖細的柔美身影從外踏入戰爭範圍,不但引起其他四人的錯愕,更讓展清颺呆然不已。她是……
 
「啊……小心!」原本可以閃過祈傲塵一記重拳的還真眼瞥見那道白色身影,深怕自己閃開就會傷到他,竟硬生生地接下這記重拳,當下被打得唇破血流、眼冒金星。
 
「還真!」退後的身子順勢壓向那道白色身形,一陣細細、溫柔無比的悅耳嗓音傳入他的耳中,向後直退的身軀也被一股輕柔的力量扶住。琰書、璠殤和傲塵都被還真竟然會被打到這個訊息而驚愕呆立在原地;葉小釵和清颺則是急忙奔至他身邊查看。「還真?你怎麼樣了?」
 
「好痛……」捂著火辣疼痛不已的臉頰,素還真困惑地看著眼前這個溫柔秀美的臉孔,不明白她為何知道自己的名字。「請問妳…是?」他不認識這名女子啊!
 
「慈兒伯母!!妳怎麼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