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20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35(完)

 
 一瞬間,眼前出現的是一身中世紀貴族華服的黑衣男子與身著藍白中國古裝的黑髮青年相擁的景象,愕然的眨眼,卻發現方才的一幕不過是自己眼花產生的錯覺。
 
是啊,自己一定是眼花了!恐怕是因為續緣那番話的影響,才會讓他在一瞬間產生那樣的錯覺吧!不期然,那清朗的嗓音又在自己耳邊盤旋不去:
 
給兵燹機會也等於給你自己機會,不要……就這樣錯過了,對你付出一切的人!
 
給兵燹機會,不要錯過為你付出一切的人!雖然說容衣之死與他並無直接的關聯,但他真的該給兵燹一次機會嗎?
 
「天忌!」
 
「佛…佛劍伯伯!」看著突然出現在眼前的身影,天忌急忙收起自己開始紊亂的心緒,深怕自己的異樣又會讓這群長輩擔心。
 
「你的事情,我聽梵天說過!」
 
看著眼前的金髮少年,佛劍分說的表情竟然流露出一絲難得的柔和,伸手輕輕拍了拍那不算厚實的肩膀說著:「如果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的話,就靜下心來想想哪裡是自己最想去的地方吧!」
 
這些孩子,也難怪梵天會這樣為他們擔心憂愁不已。
 
愣愣的望著佛劍分說平靜慈藹的雙眼,突然間,天忌驚覺到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去給容衣上柱香。
 
或許,他該去看看容衣!也或許,他可以在那裡找尋到答案。
 



看著前方墓碑上那小小的照片,照片中的清秀少女漾著淺淺微笑回應自己,一如她生前的模樣。
 
點起線香,奉上一束少女最喜歡的香水百合,金髮少年席地坐在墓碑旁,一雙特殊的貓眼帶著迷惘與不知所措。
 
「容衣……我找到殺死妳的兇手了!」暗啞的嗓音中帶著說不出的茫然:「他,就是妳那個從小就被壞人帶走、思思念念卻無法見面的哥哥,兵燹。他,被訓練成一個頂尖的殺手,小小年紀就成為殺手名單中排名第一的人……」
 
「就像妳所說的,他不是壞人,只是被迫必須學習殺人來求生存……」
 
「我該怎麼辦?我曾經發過誓一定會抓到殺死妳的兇手幫妳報仇,可是……」
 
在金髮少年蒼白的臉龐上,清清楚楚可以看見不安與無助。本來就不算壯碩的身軀,此時更顯得單薄,讓一直佇立在暗處的白衣少年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緒,上前將金髮身影擁入懷裡。
 
「天忌……」
 
天忌沒有掙扎,沒有反抗,只是沉默的看著容衣的墓碑,而抱住他的白衣少年兵燹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只能同樣的沉默。
 
「……為什麼要對一個十二歲的女孩子下手?」
 
不知道經過多久,天忌的聲音才緩緩打破這寂靜得只剩兩人呼吸聲的氣氛。注視少女遺照的貓眼依舊充滿了迷惘,但卻不曾移開視線焦點。
 
「…為了我的自由……」
 
「自由?」
 
「那時候,我厭倦了這種殺人的生活想過些正常人過的日子,鄒縱天提出的條件是要我殺了他仇人的女兒,也就是希宮企業的小姐宿容衣!其實再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只覺得她很可愛根本無法引起我的殺意,沒有殺她念頭的我只想開個槍做做樣子,不會危及她的生命!可是,就在我開槍的那一刻,那女孩突然朝我撲了過來……」
 
「怎麼會……」就他知道的,容衣雖然略懂武術但也不至於會這樣赤手空拳就想奪下別人手中的槍啊!
 
想起那個傻氣的女孩,兵燹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她會突然有這樣的舉動:「因為她看到了在我身後的鄒縱天拿槍對準我!也就是因為這樣,原本對準她手臂的那槍就這麼打中了她的心口。」
 
這是兵燹第一次任務失敗,也是他生平第一次失控!就在那一天,他殺了鄒縱天,捨棄慣用的槍改用他的刀,用最生不如死的手法,千刀萬剮地取了他的性命。
 
但是,即使如此他也改變不了殺死那女孩的事實!
 
「從六歲懂事後到我十五歲中,我殺了很多人!這些都是那個老不死下的命令,死在我槍下的人都不是我所認識的人,但我也從來沒有後悔的感覺,甚至沒有任何內咎和歉意,直到誤殺了那個女孩。」
 
每晚,他總是看到那女孩全身染血的出現在自己眼前,嘴唇張合著卻聽不見她究竟說些什麼,然後自己就驚醒過來。
 
這樣的日子持續著,直到他遇上天忌與義母寒月嬋後才終止!義母讓他回歸到符合他這種年齡的少年擁有的生活,而天忌則總是能讓他在心緒波動過大、想聞到血腥時平復他的情緒。
 
天忌依舊沉默,只是貓眼中的迷惘散去許多,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憐惜。
 
兵燹是個很會隱藏自己,絕對不會讓別人知道他的弱點,因為他曾經是個叱吒一時的殺手!所以他絕對不能被任何人知道自己的致命點。
 
但是,只有自己知道每當兵燹無助或者是慌亂時,他都會抱住自己,彷彿這樣可以得到力量撫平不安與慌亂!就像現在。
 
天忌是個被人遺棄的棄嬰,如果不是金子陵撿到他將他帶回扶養,他恐怕不是淪落到孤兒院就是死在路邊!只是,因為特殊的金髮和眼睛,導致他總是被其他同齡的小孩排斥、孤立欺負,也造成他對人保持著一段距離。
 
容衣,是他第一個認識的朋友!當時才四歲的她漾著可愛的笑容,走向站在大樹下孤單一人的自己,將手中的糖果交給自己!因為這樣,他跟容衣成了好朋友,他也發誓會保護這個可愛的女孩一輩子。
 
後來,因為金子陵工作上和四無君的關係,他跟著金子陵搬家後遇上了續緣他們,他才漸漸地打開心防!可惜的是他還來不及將續緣他們介紹給容衣認識,容衣的死訊就傳來……
 
他不知道容衣竟然就是希宮企業總裁宿文魁的女兒,在他印象中她只是個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的小女孩。
 
由於宿文魁樹敵太多逼得容衣不得不自小學習防身術自保,當他接到容衣的死訊時,他一直以為這是與希宮企業敵對的組織為了打擊宿文魁而做的,但前些天的一封信讓他陷入的空前的掙扎之中──
 
 
容衣是被同母異父的兄長,也就是他的情人兵燹所殺。
 
『天忌哥,我的哥哥如果跟你一樣好看那該多好!』
 
『天忌哥,哥哥會不會跟你一樣疼我?會不會討厭我?……』
 
『天忌哥,如果有一天我可以找到哥哥那該多好!爹地媽咪只顧著公司的事情,有哥哥我就不會寂寞了……』
 
『天忌哥,將來如果你碰上了我哥哥,能不能代替我照顧他?啊,為什麼啊?因為天忌哥是個很溫柔、很好很好的人,如果有你照顧哥哥的話那我就不用擔心哥哥沒人照顧啦……』
 
『咦,你說我嗎?我有爹地媽咪啊!爹地媽咪從小就照顧我可是哥哥沒有,所以我要把我最喜歡的天忌哥讓給哥哥,因為有天忌哥在旁邊就可以覺得很幸福啊!就這樣說定了……』
 
容衣,妳是不是早預料到會有這麼一天才會說那些話?知道即使他是殺死妳的兇手,我卻恨不了他?
 
突然間,一陣風吹過。
 
『…天忌哥,哥哥就拜託你了!謝謝……』
 
「兵燹,你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沒有!」有些不解的看著臉色忽變的天忌,剛剛那陣風……是有些怪異,但是耳力良好的他真的沒有聽見任何聲音,除了兩人那幾乎要合為一體的心跳聲外。
 
有,真的有,還是個女孩子的聲音!天忌轉頭看向墓碑,映入眼中的依舊是少女溫柔的甜甜笑容,但在笑容中似乎多了一絲的安心、多了一絲的放心。是他的錯覺嗎?還是……
 
「天忌?你……還是不能原諒我嗎?」
 
兵燹的話語讓天忌將目光轉移到前方這個抱著自己的少年身上,略微高自己一些的身高距離讓他很清楚的看見,在那雙漂亮的藍色眼眸中有著害怕、恐懼,和自己的臉龐。
 
「……你沒有告訴寒姨就自己跑來了,對不對!是續緣告訴你我在這的吧?」
 
「不,是佛劍分說伯伯!」不能否認自己接到佛劍的電話時整個人陷入了震驚的狀態,很難相信向來正直重承諾的佛劍會告訴自己天忌的落腳處。
 
是佛劍伯伯啊!還真是個令人意外的人選。
 
「天忌……」
 
「我們……回去吧!寒姨跟子陵大哥一定很擔心吧!」慢慢閉上眼睛,前額扺在兵燹的肩膀上,天忌說道。
 
也許,是他自欺欺人,但是,他真的不想…不想再看到任何人從自己身邊離去了。容衣,原諒我!我違背了誓言無法替妳報仇,但是,我真的不想傷害他、傷害兵燹。
 
「…等等,先讓我上一柱香。」放開了天忌,兵燹燃起一柱清香佇立在墓前,必恭必敬的行了三個禮然後插入土中。在中國的古習中,這樣是不合禮節的,但兵燹不在乎。
 
「小容衣,我會好好照顧你的天忌哥哥的,我只能用這種方法來跟妳賠罪……」
 
「兵燹……」這對兄妹,把他當成什麼了?不是照顧別人就是要被別人照顧嗎?
 
看到天忌無奈的表情,兵燹這才真正鬆下心中的大石,對著他伸出自己的手:「我們回去吧!」
 
「嗯……」
 
 
 
「佛劍伯伯,謝謝你!」
 
「無妨!到是你,」看著身旁的少年,佛劍分說向來嚴肅的臉上多了一分柔和:「你看起來很好!」
 
少年回給他的,是一個很淡的溫柔笑容。佛劍分說眼前閃過了令人難以相信的景象:
 
穿著著藍白古裝的黑髮青年,用同樣的笑容迎向包括自己在內的所有人,然後慢慢的走向一直佇立在後方的黑衣男子!那名男子穿著黑紅的中世紀華服,戴著鑲著十字架銀墜的同色帽子,對那名青年伸出右手,青年也伸出左手搭上他的。
 
男子的容貌、青年的臉龐,是熟悉的……
 
「…佛劍伯伯,佛劍伯伯?」
 
「啊……何、何事?」眼前幻境倏然消失,讓佛劍分說一時間有些愕然,直到素續緣擔心的臉龐映入眼界才拉回他的神智。方才那是?
 
「西蒙他來接我了!」
 
「喔,那你們先回去吧!」
 
注視著黑髮俊美男子與少年的相接離去的背影,佛劍分說赫然明白了自己方才看到的不是幻覺,而是那糾纏千年得來不易的結局。
 
***   ***   ***
 
站立在露天陽台上注視著遠方,平日總是閃爍著無數計策鬼點子的黑眸今日卻顯得有點飄邈與恍惚。
 
這樣做,真的好嗎?
 
「出來又不加件衣服,小心感冒了!」
 
溫和的嗓音從後方伴隨著搭上肩膀的溫暖一同傳來,不需要轉頭看便知道來者是誰!放鬆身軀讓自己向後靠入情人的懷中,臉上浮出了少見的迷惘:「小釵,不知道小緣現在怎麼樣了!西蒙那個大笨蛋,真的知道小緣他要的是什麼了嗎?」
 
「呵呵,這是小緣的選擇!」
 
輕笑一聲,葉小釵知道其實懷裡的情人只是捨不得而已,雙手圈住那被毒素折磨得整整消瘦了一大圈的身軀,他也將目光投向那遙遠的一方:「捨不得但還是要放開,小緣跟西蒙從千年前就訂下的羈絆,除了教父就是你最清楚,不是嗎?」
 
「就是因為清楚所以我才會決定給予西蒙一次機會,他也真的為了終止續緣的痛苦將記印取了出來,只是這樣能彌補續緣所受到千年的夢魘折磨嗎?」
 
「能不能彌補要看小緣的決定,你不也是因為這樣才決定他的名字嗎?」
 
續緣,再續前緣,不論是父子緣、親緣或是情緣……
 
「雖然這麼說,但是我還是會捨不得!」
 
捨不得這個疼入心坎的孩子,是他的骨血啊!從續緣呱呱落地、啞啞學語到現在已經長大即將成年,自己疼惜了近十八年的孩子就要成為另外一個男人的,他真的不捨得但卻又不得不放開手,讓他自由翱翔追尋他的另一段人生。
 
知道他只是怕自己的寶貝兒子受到委屈,這是所有父母共同的通病,但葉小釵還是忍不住想笑:小緣的個性他這個父親還不夠清楚啊!
 
雖然小緣性情溫和但也不是完全沒有脾氣的,說白話些,小緣的脾氣可是非常倔強的,只要他一旦下定決心誰也阻止不了的,不是嗎?
 
想想看這次魔龍祭天就是惹火小緣最好的證明,憑藉完全遺傳自他這個父親的超高智商要受到委屈恐怕不容易吧!
 
就這高居臨下的姿態望著緩緩開啟的大門處駛進的車子,看見渾身尊貴氣息的黑衣男人牽著他與情人心中最放不下少年的手一同下車,用最認真的態度面對等著迎接兩人的那群長輩,葉小釵的笑容更大、抱住懷中之人的手也更加緊了些。
 
「父親,小釵叔叔,我回來了!」
 
溫雅的嗓音從下方傳來,褪去所有枷鎖的少年昂首給佇立在二樓陽台上的長輩一個最燦爛美麗的笑容,右手緊緊與身旁的黑髮尊貴男子交握著,不再放開。
 
終於能,畫下句點!
 
那輪迴千年的夢魘和傷痛,終於能再這一次畫下終止的句號了!
 
突然間,屋內的電視機傳出了一首歌曲,悠揚的女聲唱出了一場延續千年的愛戀的最終結局……
 
竹林的燈火 島國的沙漠
七色的國度 不斷飄逸風中
有一種神秘 灰色的漩渦
將我捲入了迷霧中
看不清的雙手
一朵花傳來誰經過的溫柔
穿越千年的傷痛 只為求一個結果
你留下的輪廓 指引我
黑夜中不寂寞
穿越千年的哀愁 是你在盡頭等我
最美麗的感動 會值得
用一生守候
千年之戀‧詞:F.I.R/林志年,曲:F.I.R 編曲:Terence Teo
 
 
是的,西蒙,那個黑暗的嗜血王者將會用他的一生來守候著續緣,一如這首千年之戀的結局一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