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20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33

  
他只是……想保護他不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彌補自己曾經帶給他的痛苦、悲傷和恐懼而已!這樣,真的做錯了嗎?
 
續緣,他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他對續緣的認識真的不夠?所以不知道他想要什麼?
 
他…他真的只是想留住續緣的笑容啊!開心的,沒有攙雜任何悲傷痛苦的笑容啊!千年前的悲劇,他讓續緣受過的苦、受過的痛,他只想彌補、只想贖罪啊!
 
不要把他當成小孩子看待!
 
他從來沒有將續緣當成孩子看待過,為何風隨行會有這種說法?他又不是有戀童癖,而且好歹續緣也成年了不是嗎?
 
西蒙發現到自己已經開始偏離了本身的思考主題,急忙將自己偏題的思緒拉回原軌,思索著風隨行話中的含意。不能急,不能慌,細細的想著、分析著,找出兩人的癥結點才能讓自己有陪伴續緣的資格。
 
輕輕的門板叩擊聲傳來,接著的是維特的聲音:「主人,禔摩伯爵來電說他暫時不回錫德蘭城堡了。」
 
「嗯…我知道了!」沒有多想什麼地揮揮手,西蒙突然羨慕起禔摩來:雖說禔摩常被風隨行的不解風情氣得跳腳,但是卻有更多的時候被他那不經意散發出來的溫柔呵護著!公平得很……
 
突然,靈光一閃的西蒙猛然跳了起來,不在乎手中的紅酒因為自己的舉動而潑濺一身。
 
「主人?」急忙上前清理著這一身狼狽,維特不明白西蒙究竟是怎麼了。
 
公平…對了,是公平!他知道續緣的一切,想盡一切的辦法保護續緣的安全、他的笑容,但卻忽略了他的續緣並不是朵溫室的小花!就如同風隨行所說的:
 
續緣他是素還真的兒子,聖集團主席的獨生子,他經歷的事情會不會少於自己身為貴族之後的自己,自己一廂情願的只想將他纳入自己的羽翼下保護,只會讓容易自責的他受到更大的傷害。
 
風隨行想說的,就是這些,是嗎?
 
***   ***   ***
 
看著眼前臉上依舊貼著大塊紗布的素續緣,還有坐在他身邊一臉空茫不知道魂飛到哪裡去的金髮少年,禔摩有一股衝動:想狠狠毒打素續緣一頓的衝動。
 
「恢復的情況良好,看來這解毒程式是正確的!」做完最後一次的血液量測與分析,陸慈郎總算是放下心中大石宣布著這個好消息,也是個讓禔摩差點斷腦筋的消息。
 
沒有把握竟然還敢這樣去賭?這家子的人都瘋了嗎?
 
「你的臉色好恐怖!」注意到身邊禔摩那殺人般的視線與表情,風隨行說道,不明白他又再生什麼氣。
 
「……看到一堆笨蛋淨在做傻事,我的臉色能不恐怖嗎?」
 
「笨蛋?傻事?」
 
「他就是笨蛋,他現在會躺在這裡就是因為他做了傻事才會躺在這裡!」忍不下去了的禔摩跳起來指著素續緣開罵,完全無視於在場還有其他長輩級的人員坐鎮。
 
「你這個笨蛋,怎麼你老爸瘋你跟著陪他瘋啊!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你有沒有想過如果這解毒程式有個什麼萬一,你會有什麼下場?」病毒耶,隨隨便便讓這種生化病毒就這麼注入自己身體裡面做實驗,一般正常人或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有多危險。
 
「禔摩!」扯了一下像顆炸開來跳豆似的禔摩,風隨行有些汗顏的看著整個房間內坐著看好戲的人員,也對禔摩越來越精進的罵人詞彙感到困惑:是誰教他這些罵人詞彙的?
 
「我說錯了嗎?」
 
「好了,木已成舟,事已成真,禔摩你現在說再多也沒有用,倒不如來討論一下接下來小緣你打算怎麼做的好!」最終還是要有個人出面穩定場面,一頁書如此說著,目光還不忘掃向縮在臉色微霽的葉小釵懷裡不敢多出聲的素還真身上。
 
「嗯,就讓大伯你決定好了!」
 
「那你是同意要和天忌跟佛劍好友去日本修養囉!」
 
「嗯!」沒有任何異議,畢竟自己這次大膽的行徑讓所有長輩擔心了。
 
「慈郎,小緣的身體狀況確定好後就可以讓他辦理出院!青陽,你負責幫忙天忌還小緣到日本的事宜;小釵,你負責顧好還真,如果他再給我出狀況我就唯你是問!」
 
既然決定了一頁書就開始一一分配工作:「隨行,這些天辛苦你了,你可以先帶禔摩回去琉璃居休息!我想,以禔摩伯爵的聰明,應該很明白什麼是該說的什麼是不該說的吧?」
 
送過來一個很美卻也很危險的笑容,但其中夾雜的威脅,也是同樣的明顯。明顯到讓禔摩忍不住縮到風隨行身邊,點點頭表示他知道怎麼做:不就怕他跟西蒙告密而已,不需要用這麼恐怖具殺傷力的笑容吧!
 
任由風隨行拉著他走出病房外,關上門板禔摩才稍稍從一頁書那無人能敵的壓迫感下回神,看著走在自己身前的男人……是什麼時候開始,他竟然養成了依賴這個人的習慣?
 
「禔摩?」感受到身後傳來的拉力,風隨行停下腳步回身看著低頭不語的銀白色金髮身影,不明白他又怎麼了。
 
「那個……」
 
「什麼?」
 
「對……」
 
「嗯?」今天的禔摩,怪怪的!
 
「對不起!」磨蹭半天,禔摩終於鼓起勇氣抬頭說出這遲了好久的歉意,畢竟當初是自己讓他想起那段黑暗的記憶的,不是嗎?
 
只是當他抬起頭卻看見風隨行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時,心中頓時又是一陣五味雜陳!怎麼,聽到他說對不起有必要這麼震驚嗎?看到那張震驚到不行的俊臉,禔摩突然有種自己是個笨蛋的錯覺產生。
 
「你……」伴隨著這個聲音的,是風隨行貼上自己前額的額頭,在禔摩來不及反應臉紅之前他又把自己抱起然後衝回剛剛的那個病房內,粗魯的推開門板,發出好大一聲聲響。
 
砰──
 
「隨行怎麼了?這麼慌慌張張的……」
 
「慈郎醫生,幫我看看他,是不是上次高燒的後遺症!」將人擺到陸慈郎面前,風隨行顯出手足無措的慌亂模樣,他的表情也讓陸慈郎跟房內所有的人跟著緊張起來,當然其中並不包含素還真在內。
 
「禔摩怎麼了?」雖然不明白是什麼樣的事情讓風隨行這麼慌張,陸慈郎開始認真的查看著禔摩的情況,好不容易才平息魔龍祭天的事情他可不希望禔摩在這個節骨眼也出事。
 
不過,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禔摩不論是臉色表情呼吸都正常到可以歸類成健康寶寶的程度,這樣的結論讓陸慈郎考慮是不是要幫禔摩做深層的X光或超音波檢查:「他很正常啊!」
 
「可…可是他剛剛跟我說對不起!一定是上次高燒過後的後遺症……」
 
噗嗤,哈哈哈──
 
笑場的人自然是素還真了,只見他再也忍耐不住地笑倒在同樣呆愣住的葉小釵懷裡,就像他所說的,隨行有時真的很兩光!瞧,禔摩的臉色都變了。
 
「風隨行,你、你這個……你這個豬頭!」
 
憤怒地賞了風隨行一腳,禔摩扔下因自己的粗魯言語而呆住的他轉身衝出了病房,素還真站起來攔住所有的人員,包括依舊搞不清楚狀況的風隨行:「我去吧!隨行,有時候你真的笨到讓人生氣呢!」
 
不理會因為自己的話語而再次當機的風隨行,素還真笑笑地藉著葉小釵的攙扶走出房門,然後看著倚靠著牆壁強忍自己眼淚的禔摩!使個眼色要葉小釵迴避,他上前伸出雙手拉住禔摩的手臂:「小禔,陪我去走走好嗎?」
 
 
 
「小禔,你真的喜歡隨行!」寧靜的個人休息室中,素還真看著眼前雙眼有著淚光但臉上寫滿倔強的漂亮臉蛋,一針見血的道破。
 
「誰會喜歡那個木頭啊!」不肯承認,因為方才受到的委屈。
 
「你該知道隨行小時候的事情了吧!」
 
不在乎禔摩的口是心非,素還真托著線條好看的下顎,神情似乎回到久遠的之前:「我還記得,那時候的隨行才六歲但外表看起來卻只有四五歲的模樣,常常在草地上一坐就是一整天也不肯跟任何人說話!當時,慈郎判定他的精神方面有異常的傾向,建議我將他送到專門的機構去治療但卻被采玲阻止。」
 
「采玲……就是你的妻子,風隨行的阿姨?」
 
「嗯,采玲說是她沒能來得及救隨行的母親才會讓隨行變成這樣,因此說什麼也要讓隨行恢復到跟普通人一樣,也許是這樣讓隨行對感情方面的事情變得如此遲鈍也不一定,畢竟在他的成長背景中幾乎沒有碰到與感情方面有關的任何概念!你,是第一個讓他有這樣慌亂舉動的人,你知道嗎?當然,扣去我跟小緣的話。」
 
「我?」
 
「長久以來,隨行一直把保護我跟小緣當成他自己的義務和責任,可能是為了想回報什麼吧!除了我和小緣有關的事情外,他一向都把所有的人事物看得很淡,說穿了他根本不會去關心任何與我們父子倆無關的事物,你是第一個讓他有情緒起伏的人,這代表著你在他心中有著與我們、與別人不同的地位。」輕輕戳著禔摩因自己的話語而染上不自然紅澤的臉頰,素還真笑得很溫柔。
 
「與別人不同的地位?」
 
「想一想,如果隨行真的不在乎你的話為什麼會把你從水池扛起來?在你們趕去英國時還特地跟屈世途拿退燒藥,端午節餵你吃粽子兼說故事給你聽?還記得那次過年的時候大家一起倒數嗎?隨行的心思很單純,從他的行動就可以看出來他對你跟對別人是不一樣的,甚至可以說他很重視你!」不然以隨行那八風吹不動的性格,他怎麼可能為一個陌生人這麼做?
 
聽了素還真的話後,禔摩仔細回想著與風隨行第一次見面至今的點點滴滴,不能否認雖然常被風隨行的無俚頭氣得半死,但也有很多很多時候他那不經意的溫柔……
 
「來,這個送你,算是我送給你的禮物!」手中被塞入一個冰冷的筆型金屬製品,禔摩不解的看向眼前恢復成老狐狸狀態的素還真,先前的溫柔慈祥笑容彷彿只是自己一時眼花看錯的假象。
 
「這是什麼?」
 
「聽聽就知道了!這是隨行對小禔的告白喔!」眨眨眼睛,素還真就這樣拋下一顆對禔摩殺傷力極大的震撼彈。
 
「咦?怎麼可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