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7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31

 從頭到尾冷眼旁觀的兵燹看了身邊同樣沉默的天忌一眼,從身上摸出另一把尖銳鋒利的刀刃遞給對方:「要發洩一下嗎?」這樣的天忌跟眼前的續緣一樣,讓他心疼。
 
搖頭,天忌沒有看向兵燹反而將目光放到反方向渺遠的一點:「雖然說是利用,但他說的卻也都是真實!你,殺死了容衣;而我……害死了容衣。」容衣,那名嬌小的、溫柔婉約的少女,他記憶惦記愧疚最深的少女。
 
「你!你以為我…你以為我想嗎?她,雖然只有一半的血緣,但她是我妹妹啊!」挫敗的吼著,兵燹努力克制自己抓起天忌用力搖晃的衝動念頭:「就這樣,你認定這是我的錯,嗯?」這不公平。
 
「……不,我知道這不能…但是,我需要時間。給我時間!」是的,給他時間平復、思考,至少別在這個時候逼著他要答案。
 
無言,只能代表默許!兵燹明白不得將天忌逼得太緊,否則天忌也是會崩潰的。將目光轉到魔龍祭天身上,就算對方早已傷痕累累、全身血跡斑斑,但是看在他眼中仍顯得不足──如果續緣要殺了這個人的話,他很樂意而且會主動協助幫忙毀屍滅跡,甚至由他來宰了這個人也無所謂。
 
只可惜,續緣不是那種人,他沒有像自己一樣狠辣冷硬到可以奪取他人生命的心。
 
氣喘噓噓停下施暴的行為,素續緣看著前方外表很糟但實際上沒有任何生命危險的身軀沒有再行動,洛子商這才上前按住他拿刀的手:「夠了,續緣夠了!你母親不會希望看到這樣子的你。」
 
手中染血的刀刃頓時鬆脫,掉落地面發出了沉重的敲擊聲。
 
「……天忌、白衣、白馬大哥,麻煩你們幫他處理包紮一下傷口;兵燹,子商,煩勞你們跟我一起處理這些資料,這些證物可以讓他在牢裡待上一輩子的。」深吸一口氣收拾好自己的情緒,素續緣拖著虛晃不穩的步伐慢慢靠近桌子邊,忽地一個重心不穩,他整個人向後倒下。
 
「續緣──」
 
「小緣!」
 
在所有人行動前,銀髮鳳目的身影先一步摟住那虛軟的少年,聖潔威嚴的美麗臉上有著未退去的怒火和濃濃的擔憂!騰出手輕拍著懷中孩子冰冷的臉頰,清亮的嗓音中有著焦急:「小緣,小緣……」
 
「…嗯?大…大伯嗎?……」勉強對準焦距,映入素續緣眼中的是一頁書與其他長輩著急的臉龐,強行擠出一個淺淺的笑容,他隨即又落入黑甜鄉中不醒人事。
 
「小緣?!慈郎、玄真,你們先把小緣帶回陸氏去做檢查。」抱起素續緣將人交給跟在後方的玄真跟陸慈郎,一頁書掃視了室內的眾人包括其他五個孩子在內,騰騰的殺氣從那美麗的丹鳳眼中就可一覽無遺,嚇得他們連同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兵燹也不能例外的縮著脖子,深怕等下一個大梵聖掌就直接劈了過來──
 
一頁書伯伯長年習武,又是提起名字就會被人直接拱上第一把交椅的那種高手,除了海殤伯伯那幾個長輩外,他們這些後輩是沒有那種功力可以抵擋的。而且……
 
頭皮發麻地看著依序走入的身影:海殤君、佛劍分說、風之痕、葉小釵跟青陽子,個個臉色鐵青、怒上眉梢,不用多加判斷他們就知道一個事實──他們這次真的慘了!
 
***   ***   ***
 
穿著香檳色的低胸小禮服,佩帶著璀璨的鑽石項鍊,瑪莉安帶著一身的驕傲與得意,踩著同色的高跟鞋在父親的陪伴下踏入了佈置華麗的舞會會場。一進入,所有參加的來賓不約而同的投來了錯愕的目光,接著就是一陣的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那不是瑪莉安‧安奈爾小姐?她怎麼會出現在這,還有她脖子上那顆藍色鑽石,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深海之心吧!」
 
「深海之心?不是由禔摩‧哈奇斯伯爵買下,怎麼會…而且色澤似乎有點不太對勁……」
 
「噓,小聲點!該不會有什麼變數?……」
 
「歡、歡迎歡迎,瑪莉安小姐的蒞臨真是讓寒舍蓬蓽生輝啊!」舞會的主人赫亞藍爵士面對這對父女的到來也是一愣,隨即又親身迎上前,雙眼充滿好奇的注視著瑪莉安:「若我沒有看錯,這顆鑽石應該就是深海之心吧!」
 
「是的!」巧笑倩兮,瑪莉安挺起傲人的雙峰刻意展示那條價值不菲的的飾品:「這可是我的未婚夫送我的禮物呢!」
 
「未…未婚夫?可是這鑽石應該是禔摩伯爵……」
 
「正是禔摩伯爵的兄長哈奇斯公爵送給小女的結婚賀禮!她們的婚禮將會在近期內舉行,而且哈奇斯家族將會無條件支持所有安奈爾家族的投資企劃案。」驕傲的宣布,安奈爾嚴然已經幻想著自己將西蒙壓在自己腳下的情況,以報上次的一箭之仇。
 
「咦?可…可是……」想到方才才收到的最新消息,又是一陣竊聲私語的聲浪,就連赫亞藍爵士都被搞糊塗了:「可是,剛剛哈奇斯家族才宣布收購安奈爾家族名下所有的資產,現在應該都已經進行得差不多了才對!」
 
「咦?赫亞藍爵士您別開玩笑了,昨天我才跟西蒙見面,這條項鍊也是他送給我的。怎麼有可能在不到一天的時間就將安奈爾家族的事業全數收購?」對於赫亞藍的話嗤之以鼻,瑪莉安根本不相信。
 
「嗯,就算哈奇斯勢力再怎麼龐大,短短一天的時間的確是不可……」傲然的話語在看到赫亞藍遞過來剛出爐的晚報而停止,不敢相信的看著頭版頭條,上面清清楚楚寫明的就是自家產業全數為哈奇斯家族收購殆盡的消息。
 
「這……」搖著頭,安奈爾無法置信的後退兩步,將目光放在同樣震驚的瑪莉安身上,握著報紙的手顫抖著:「怎麼可能?不可能的,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什麼好不可能的?」高雅的銀白身型出現在會場門口,引來眾人一致的目光,禔摩有如君王般的來到了場中央那對父女檔的身邊,毫不掩飾自己嫌惡的目光:「不知道安奈爾公爵和瑪莉安小姐覺得這份賀禮如何?這可是在下準備了三天三夜才準備好的禮物呢!」
 
「你…你竟然……為什麼?你不怕我……」
 
「我禔摩長這麼大還不曾畏懼過任何事情!」
 
近乎無禮的截斷了瑪莉安的話語,禔摩冰藍色的眼眸中沒有任何溫度,有如脆冰相擊般的嗓音在一片寂靜的空間中顯得清亮:「反倒是妳,瑪莉安‧安德爾小姐,妳難道不明白與國際通緝要犯聯絡是犯法的行為嗎?」
 
「什麼……」
 
「D.S,或者我說他另外一個名字大家會比較熟悉,魔龍祭天!遭到四十個國家包括英國政府都在通緝的罪犯,身為公爵的女兒卻跟此人有連絡往來,這是很大的罪名的!」
 
「我…我不曉得你在說什麼,我不認識什麼魔龍祭天,你別污賴我!明…明明是西蒙他……」
 
「西蒙他怎麼了?他可是很乖的留在錫德蘭古堡中啊!既沒有跟國際通緝犯聯絡往來,沒有買通私家偵探二十四小時跟拍,更沒有像某人明明逃稅外加觸犯法律卻利用自己公爵的名號來作威作福,不是嗎?」扔出一大疊的資料,禔摩冷冷的說著,臉色蒼白的安奈爾撿起臉色更顯死白。
 
上面的全是自己歷年來的犯罪事證,甚至連十幾年前買通殺手暗殺掉與自己敵對的眾議院議員一事這種極為機密的事情也清楚記載……
 
「別以為這種事情哈奇斯的勢力會查不到,我們只是一直不想去插手不相干的人的事情,不過……」
 
帶著強烈媚惑與傲然的冰冷雙眼掃視了安奈爾一眼,禔摩的嘴角勾起完美卻無情的弧度:「你…跟你女兒千不該、萬不該動到我和西蒙的『所有物』!不過,你該慶幸一件事情,你有個善良的寶貝兒子,才不至於讓安奈爾公爵這個頭銜就這麼消失……」
 
就是他們讓素續緣哭著離開,也是他們害得風隨行必須『陪著』素續緣離開,所以,一切都是他們的錯。
 
「你……你說謊,西蒙他明明……」想到頸部的深海之心,瑪莉安稍稍安下了心:「這是西蒙送我的訂婚禮物,他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來!禔摩伯爵,你別以為自己是西蒙公爵的弟弟就可以假傳聖旨……」
 
「誰假傳聖旨啊?」從口袋拿出一條一模一樣鑲有藍色鑽石的華貴項鍊,禔摩的眼中有著不屑,「隨便拿條廉價的藍色鑽石就充數成我家的深海之心,別把我的眼光看得這麼低!」
 
「怎麼會……」
 
朝身後的檢察官律師與警方使了個眼色,他讓開了路。
 
「不,放肆!再怎麼說我都是公爵,沒有女皇的命令你們不能……」
 
「這是女皇的諭令,經查彼得‧安奈爾公爵因涉及多項案件證據確鑿,故安奈爾公爵頭銜從此時起由亞維‧奇‧安奈爾繼承;瑪莉安‧安奈爾因與國際罪犯往來密切且涉及多項恐嚇威脅案件,一併依法嚴辦!」宣告著,看著訓練有素的警方毫不留情的將兩人銬起、帶走。
 
等到一團混亂結束後,禔摩淡淡的朝著赫亞藍行了個禮:「很抱歉,將您的宴會搞得一團亂,這是西蒙公爵命我送上的禮物以代表他的歉意。」
 
揮手,身後的希恩恭敬遞上了包裝精美的盒子,算是給足了赫亞藍面子:「吾等還有後續的事情需要處理,失陪了!」說完,有如來的時候一般突然,禔摩離去得飛快。
 
他可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浪費在這裡,趕快把事情都辦好,他才可以、才可以去找……
 
「哈囉,禔摩伯爵還真是來去如風啊!」價格不菲的昂貴轎車內,一名年約三十好幾的身影就這麼大剌剌坐在車上,看著禔摩取笑:「怎麼樣,那位小姐看到這條項鍊的表情應該是非常精采的吧?」
 
「她根本搞不清楚深海之心的定義,所以才會聽信西蒙的話以為那是哈奇斯家族的傳家之寶,也不想想如果真是傳家之寶怎麼可能會落到外人手上!」
 
隨手將藍鑽石取下,將其餘的鑽石連同鍊子一同丟出車窗外,就如同丟棄什麼令人厭惡的物品一樣,「不過她恐怕料想不到,西蒙給她的是真正的深海之心,只是後來被你這個鑑定師堂而皇之的在她面前掉包偷了回來吧,狡詐的人形師!」
 
「能得到禔摩伯爵的稱讚,在下覺得非常榮幸,不過該付的酬勞不會因為這幾句讚美而打折扣!」帶上半邊的白色鏤金面具,男人不知從哪裡變出一大束的藍色玫瑰花,引來了禔摩臉上的一陣黑線。
 
「我真為那個被你看上的人感到悲哀!好,那人目前在愛情海度假,不過她居住的地方已經佈置了三個軍隊的人嚴密防範『某人』的騷擾,不知道閣下有沒有那種能力可以連續擊倒三個軍隊的人將美人奪回……」
 
「嗯?才三個軍隊,看來這次她有放水的趨勢,記得上次她找來了七個傭兵團的人還不是照樣被我放倒!」詭異一笑,抽出一朵藍玫瑰咬在唇瓣,俊美卻有著令人不寒而慄的邪氣。
 
「好吧,我能說什麼呢?祝你好運,人形!」反正早該明白自己週遭不會有什麼樣的正常人,從茶理王那千年不死妖就可以看出端倪來。
 
「我的運氣一向都很好的,倒是你,禔摩伯爵!」惡劣的一笑,人形師以看好戲的目光看著身旁的銀白身影:「實心木頭不好雕刻啊!尤其是已經快成化石的實心木,您不覺得你比我更需要這四個字嗎?」
 
「想死嗎?」
 
一陣銀光閃過,男人早已失去蹤跡,只留下散落一座位的藍色玫瑰花瓣和哈哈大笑。禔摩臉色鐵青的收回刀刃,心中對著那個遠在愛情海度假的人置上深深的歉意:
 
小陰陽,對不起妳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