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29

 就算有紗布蓋住沒有讓他們看到傷口究竟到什麼樣的程度,不過從那快遮蓋住半個臉頰的紗布面積看來,這個傷痕應該不小!而且是開在臉上,不正擺明了要續緣破相嘛!
 
「你說呢?」他又不是瞎子,怎麼可能沒有發現到!可是時機還沒有到,他們沒有資格去問好不好?
 
不悅地拍掉那不斷戳著自己手臂的筆頭,邪氣少年看得出來心情不佳,尤其是某個人不懂得看臉色的時候。
 
雖然兩人的對話聲音不大,但是在室內近乎僵硬的寂靜中顯得非常突兀!但,台上教授沒說話,台下學生也不敢說話──雖說有旁聽也有選修,F大的風雲人物不知為何同時選了這門課這點讓台上的授課教授很有面子,可是與其每堂課都是像這種的上課氣氛他寧願不要這種殊榮。
 
本來想將注意力放在台上教授講課內容的素續緣,接過從旁邊遞過來的紙條,上面屬於白衣的秀娟字跡有著關心:續緣,還好嗎?你在發呆喔!
 
被白衣發現了嗎?側過臉對旁邊座位的白衣送了個別擔心的溫和笑容,素續緣在紙上快速的寫下幾個字然後趁教授不注意時遞了過去:我沒事,只是放假太久心收不回來而已。
 
可是,我總覺得你好像在想著什麼一樣,有什麼不開心的可以跟我們說。
 
苦笑,素續緣反省著自己真的表現得這麼明顯,明顯到除了小俠跟闇蹤因為年紀不符不能選這門課外,其他五人全部都來這間教室陪他嗎?聽聽,洛子商跟兵燹那『不算小聲』的討論,在這麼安靜的環境中要裝做不知道也很困難吧!
 
我真的沒事,不過,白衣如果你再不制止洛子商跟兵燹他們會打起來的。
 
這段話…不,應該是這段文字成功的讓白衣將目標轉向門口邊那一對的身上。正當素續緣想鬆一口氣時,另一邊也就是他的左手邊丟來了不贊同的視線!啊,他忘記這邊了。
 
天忌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看了他一眼後又低頭開始做自己的筆記!向來少言卻心思細膩的他知道什麼時候該問,什麼時候可以問。橫豎子陵大哥是吩咐他保護續緣,他可以慢慢等到續緣想說的時候自然就會說。只是……
 
心中總覺得從英國回來的續緣怪怪的,不單單是因為他換了個髮型、臉頰上多了個傷口,整體而言續緣似乎像是擺脫了什麼東西似的,真的要用一個形容詞來形容的話,就像是解開了綑綁他很久很久的鎖一樣,整個人不再沉重、渾身充滿著悲傷的哀愁感……
 
突然覺得自己的形容詞就跟子陵大哥最近迷上的,被那隻四物雞歸類成沒有營養的地攤言情小說中的用詞很像,天忌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抖落一身的雞皮疙瘩。
 
環視一遍室內的情況後,白馬縱橫只能對台上默默把眼淚往肚裡吞的教授致上最高的歉意跟敬意。沒辦法,他們幾個人都接收到家中老大耳提面命的叮嚀,在他們宣布『解嚴』之前每個人都要提高警覺,避免類似先前的槍擊事件再次發生。
 
好不容易挨到下課的鐘聲響起,已經在門口邊等待很久的闇蹤一把撲向剛走出來的素續緣,舒服地在他的懷裡磨蹭:「我好想你喔!」牢記白衣的話,他不提關於續緣臉上的傷口任何問題。
 
「好久不見了,闇蹤!」看著懷裡像隻小黑貓一樣的小闇蹤,素續緣露出了笑容摸著他的黑髮。
 
「英國好玩嗎?」一手拉著素續緣,一手牽著白衣,闇蹤刻意忽略過那個臉色陰沉的洛子商走向校園最僻靜隱密的一角:自從那次槍擊案發生後,續緣就不喜歡出現在人多的地方,說什麼怕波及無辜!他跟小俠找了好久才在F大的校園裡找到這個隱密又少人來的地方呢!
 
「嗯,很好玩!」一句帶過,心中又傳來了微微的沉重悶痛感。
 
「真的嗎?」停下腳步,闇蹤偏著腦袋張著碧綠色的大眼看著素續緣,像是在評估他話語的真實性。
 
「好了,小蹤小俠,子商,你們幾個陪我去點餐吧!」白衣打斷了闇蹤想繼續問下去的意圖,拉著他跟一臉哀怨的情人走向餐廳之餘還不忘吩咐:「你們先過去,我們一會兒就到。」
 
看著闇蹤跟洛子商互不相讓的身影,素續緣真的是無奈又好笑,不過他真的很感謝有這些朋友陪著他,讓他不至於這麼容易就回想起在英國的那段日子……
 
「續緣,你戀愛了嗎?」
 
「咦?」腳下步伐一個踉蹌差點跌倒,素續緣穩住自己的身子後錯愕的看向發言的人,正是撫著下巴一臉邪笑的兵燹……剛剛自己耳朵耳鳴了吧!
 
「兵燹!」
 
「終於肯跟我說話了嗎?」挑眉看著關心別人永遠比關心他多一些的天忌,兵燹的口氣中有這幾分衝。只見天忌抿直唇將臉撇開,彷彿剛剛那聲呼喚根本不是出自他口中。
 
眨眨眼睛注視那明顯在鬧彆扭的兩人,素續緣的訝異其來有自:兵燹的性情是公認的變態,天忌可以說是他的鎮靜劑而天忌也很盡責的執行這項重責大任,自己去英國也才一個月不見,兩人怎麼現在會變成這樣?
 
「他們……出了點小小的事情……」揉了揉抽痛的太陽穴,白馬縱橫顯得疲累又頭痛的表情。
 
「你們……去好好談談吧!不然,我怕等下我吃不下飯。」終於下定決心要這兩個人好好談談,這段時間他夠煩了!白馬縱橫一手推一個,將兩個人像趕小雞一樣趕開,「續緣有我陪著,你們等談好了夠了再過來!看你們這樣我消化不良。」
 
面對面沉默好久,久到兵燹耐不住性子一把抓住天忌的手,無視他的掙扎將人拖向另外一邊。
 
「他們兩個怎麼了?」皺起眉心看著漸行漸遠的兩人,素續緣吶吶的開口問道,不明白究竟是什麼事情讓天忌這般倔強。
 
「私事吧!沒聽他們說,只知道幾天前天忌接到一封沒有屬名的信件後就變成這樣了!」聳了聳肩膀,白馬縱橫對這對怪異情侶向來不會干涉太多:管太多,萬一哪天又被兵燹拿蝴蝶刀要脅怎麼辦?
 
「嗯……對了,白馬大哥,飛紅姊送你的手機呢?怎麼今天沒看你帶著?」不經意的隨口問道,畢竟平日白馬縱橫總把燕飛紅送的手機當成寶地握在手中。
 
「嗯…咦?」
 
本來想要從口袋拿出手機來,但前袋後袋衣袋褲袋全翻遍了卻始終找不到親愛的飛紅送給他的手機,猛然他想起自己似乎將他放在剛剛那個教室的抽屜內忘記拿了:「糟了,我把手機放在教室裡忘了拿,飛紅知道肯定會生我的氣的……」
 
「那你趕快回去拿啊!不然被人拿走就糟糕了。」
 
「那續緣你自己先去,我回去拿手機馬上過來,你別亂跑否則我又會被那幾個傢伙罵到臭頭的……」聲音還回盪在素續緣耳邊,但白馬縱橫已經不見人影。
 
這些要人擔心的朋友啊!
 
無奈笑著繼續向前走,素續緣的步伐不快就如同在散步似的悠閒,若不是眼前出現了一抹坐在地上痛苦低吟的身影,他恐怕直接會停下來欣賞旁邊的庭園設計順便等待白馬縱橫回來。
 
「…好痛…救命啊……」夾雜著隱約顫抖的呻吟聲,是個男生,而且似乎是因為腳部受傷無法站立才會坐在地上。
 
「你怎麼了?受傷了嗎?」小跑步到他身邊蹲下查看,只見對方的褲管染滿了紅色的液體,濃厚的味道讓他明白那是血。
 
「我…我被人開槍打中腳…個人朝那邊跑去……」抬頭,是一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大學男生的模樣,這樣被人莫名其妙開槍打中過度的驚嚇中能完整的說到這邊已經很了不起了。
 
「我送你到醫務室去!來,把手放在我肩膀上。」讓男生將手繞過頸部搭在自己肩膀上,素續緣撐起對方不算瘦小的身軀想將人送到校內醫務室進行急救,這種出血情況很危險的。
 
「……真是謝謝你了!好心的素續緣!」突地,耳邊傳來了詭異的帶笑嗓音,沒能來得及轉頭查看,頸後傳來的刺痛讓他瞬間陷入了昏迷,撲倒在地上。
 
不好,是陷阱……
 
「我就說心軟是你們父子倆的通病!」男生將手中夾雜的銀針收起,站起身軀扛起昏迷的素續緣就大步朝著後門處離開,步伐沉穩快速絲毫沒有任何受傷的跡象,恐怕是將血灑在褲管引人上勾。
 
太過容易得手的獵物引不起他的興趣,如果能看到這獵物恐懼的表情,應該又是另外一種視覺的享受呢!
 
 
 
「都弄好了嗎?」看著眼前的禔摩、希恩還有維特,西蒙問著。
 
不知道為了什麼,他心中一直有著似乎有什麼事情發生的感覺,這點讓他開始擔心起遠在地球另一邊的那個少年,但又礙於現在的情況不能打電話去詢問,這也讓西蒙開始焦躁起來。
 
「西蒙,你怎麼了?今天看你一直這樣坐立不安的。」
 
「……沒什麼!」能說什麼,說他心緒不寧?說他總覺得有什麼事情就要發生了?說出來實事求是的禔摩也不會相信。
 
「公爵大人可能是太過想念素續緣少爺了!」希恩沒頭沒腦的迸出這句不知是說真的還是開玩笑的話語,讓維特掩嘴偷笑卻也西蒙一怔:
 
沒錯,就是續緣!他心中想的就是他的續緣。
 
「禔摩,所有事情都準備好了嗎?」
 
「都準備好了,只要你一聲令下……」禔摩交疊起休長的雙腿坐在新買的單人沙發上,白皙得有如上好玉石般的指朝著脖子作勢劃了一道:「除了亞維‧安奈爾,其他兩人隨你怎麼處置都可以。」
 
「好,那麼……」
 
「封殺安奈爾那老傢伙跟瑪莉安‧安奈爾兩人!還有,密切注意那女人對外的一切聯繫,不可放過任何一絲線索。」
 
「是!」
 
西蒙看著眼前三人各自執行工作,本來想要拿取桌上盛著鐵觀音的茶杯──續緣不喜歡喝酒,就連紅酒都不喜歡,所以在這短短的一個月中西蒙也迷上了東方的茶茗──突然,一聲清脆的聲響讓在場四人靜默了下來。
 
在西蒙觸碰到之前,茶杯……自己竟然碎裂開來?這,不是個好的兆頭,至少再東方的風俗中不是好的預兆。
 
難道是……續緣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