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28

 

 

 

「禔、禔摩伯爵……」
 
「下去擦藥!」挑起好看的眉瞪著那開始蜿蜒流下的血,不經意想起曾經某個男人為他上藥的情景,心中一暖,禔摩說著。
 
「是!」領命退下,雖然維特非常擔心自己這一退下會不會造成世界大戰的爆發:兩位女王,那一個都不是好惹的!但……他還是先去通報公爵一聲好了。
 
「禔摩伯爵……」發現到自己的醜態竟然被禔摩撞見,瑪莉安努力保持著自己的鎮定,準備禔摩只要一質問自己就打死不承認,這樣沒有第三個目擊者,西蒙也不一定會相信禔摩的話……
 
只是禔摩懶得花心思在她身上,真不知道這個胸大無腦的女人是怎麼認定自己有入主錫德蘭城堡的自信,轉身走向門口,順便交代門旁的僕人全數撤離這個房間,然後在門口加排侍衛。
 
「禔摩伯爵,你這什麼意思?」發現禔摩的安排,瑪莉安嚥不下這口氣出口質問:這樣不就代表找人監視自己嗎?「你這樣跟防小偷有什麼不一樣?」
 
「防小偷?我還以為我這樣做是在防潑婦耶!」彈指打出一個響聲,禔摩左看右看一遍後,冷冷的笑著:「我可不希望又發生僕人被潑婦給打傷的情況,自然要多加準備安排了!」
 
「你…你說誰是潑婦?」氣到口齒不清,瑪莉安很早以前就對這個漂亮得不像男人的禔摩伯爵有著諸多不滿:在不少的宴會中,高傲冷漠卻漂亮的他,其實搶走很多屬於自己的目光。
 
「誰回答我就說誰了!」
 
「你…你竟然這樣汙辱我,我…我要告訴我爹地跟西蒙!」
 
「哼,你家那老不死跟我有啥關係?有本事去告啊!」指尖掏掏耳朵,這並不是禔摩會有的舉動。可是在琉璃居住了這些日子,他開始在改變,變得不像以前只以自己的一切為出發點的禔摩!
 
想起成天小禔小禔的叫著他、比素續緣還像小孩子的素還真,按著太陽穴頭痛不已但眼角卻流露出寵溺的葉小釵和一頁書,有時來訪滿臉無奈卻總是給他淡淡關懷的青陽子、狂刀劍君等人,碎碎唸的屈世途……還有那個在某些時刻比木頭石頭還呆的男人,直到這個時候,禔摩才發現自己其實一直很懷念那段在琉璃居生活的日子。
 
「你──」
 
「妳給我聽清楚,別以為抓住了西蒙就可以命令我!」
 
受不了瑪莉安高分貝的音量,禔摩一個動作掐住了對方白皙的喉嚨,力道之大讓瑪莉安根本說不出任何話語,甚至是呼吸都開始困難了起來:「如果安奈爾家族想要跟我作對的話,我很歡迎!妳可以試試看我的能力有沒有辦法在一個晚上內讓安奈爾家族破產,只要你想玩的話……」
 
「你…你不敢的……西蒙,西蒙他……」
 
「哈,妳不知道我跟西蒙各自有各自的事業版圖範圍嗎?而且,哈奇斯家族的資產由誰負責打理,妳該不會不知道吧?」放開手,禔摩的嘴角帶著諷刺的弧度:「想玩可以,我可以讓你變成史上最窮困的公爵夫人或者是公爵的女兒!所以,安奈爾小姐,想要賭一睹嗎?賭我敢跟西蒙翻臉,嗯?」
 
「你……」語塞,因為禔摩的能力的確不容小覷,也因為他的話是對的。瑪莉安只能惡狠狠的瞪著禔摩,巴不得用視線將對方的身體穿出兩個窟窿來。
 
「禔摩,你在做什麼?」突然飄來的嗓音打破了這極度危險的氣息,西蒙臉色微怒的半倚著門板,白色的絲質襯衫因上方兩顆紐扣未扣而敞開,顯現出一種不羈的、放肆的氣質。
 
「西蒙……禔摩伯爵、禔摩伯爵他…他對我無禮!」撲向西蒙的懷抱,瑪莉安的表情在瞬間變得楚楚可憐、有著萬般的委屈無從說起。
 
閒適地坐在矮櫃上,禔摩看著眼前足以讓人噴飯的情景:方才還在那邊頤指氣使,現在竟然可以趴在西蒙身上訴苦?他想,終於明白為何素還真總喜歡看戲了。
 
「禔摩,你怎麼可以對瑪莉安小姐不敬?」掃過來的視線臉色和口氣不符,只可惜趴在他懷裡的瑪莉安並沒有發現兩人的視線交流,禔摩雙手一攤,臉上的表情擺明了要他自己看著辦。
 
「我不敬?她可是把維特打傷的人,我沒有報警抓人已經夠對得起她了!」轉身離開這個房間,禔摩怕自己再待下去恐怕會笑場──唉,自己該同情西蒙的,可是在同情他之前先讓自己好好笑一場吧!誰叫這場鬧劇是西蒙一手策劃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不小心就……」
 
「無妨,禔摩這麼說代表著維特沒有什麼大礙,我在這邊替禔摩對妳的不禮貌道歉!」將瑪莉安從自己身上推開,西蒙從自己口袋拿出了一個紅絲絨盒子打開,璀璨耀眼的鑽石光彩當場讓瑪莉安移不開視線。
 
「這…這是……」
 
「這是前些天禔摩從珠寶商那邊購得的稀有藍鑽石,我請人製作成這條項鍊……我幫妳帶上吧!」
 
「不,不用…該道歉的人是我,我不該……」推拒卻又無法將目光移開,這應該是前些天聽說被禔摩用高價買下傳說中的深海之心:深藍色的十五克拉鑽石!由於這樣有色澤又完整的鑽石非常稀少,幾乎世界級的富豪都爭相想購買,最後由禔摩出了令人咋舌的天價買下。
 
而西蒙竟然就這樣把這樣昂貴的東西送給自己?還不會,他有什麼企圖或者是……
 
「當初,我請禔摩買下這鑽石是因為我母親曾經交代,深海之心是他與家父相遇的關鍵,所以她希望我們能將這鑽石買下然後傳給她的媳婦……」看得出來瑪莉安臉上浮出的懷疑,西蒙只是拿起那鑲滿許多大大小小鑽石、看起來極度奢華的頸鍊說著:「如果瑪莉安小姐覺得不對,那我就把它收起來好避免妳的懷疑。」
 
「不…我,我只是覺得…自己不該收你這麼貴重……」眼見西蒙要將項鍊收回,瑪莉安急忙阻止,反正西蒙有把柄在自己手上,何苦為了這個稱不上威脅的疑惑而喪失了這麼美麗的寶石呢!
 
「不,這是屬於妳的!畢竟,妳『即將』是哈奇斯公爵夫人……」笑著,將手中的項鍊掛在瑪莉安的脖子上,美麗的藍色鑽石就這麼靜靜躺在她刻意坦露出來的半個白皙酥胸上,對部分男人來說這是挑逗也是邀請,不過西蒙並不包含在那個『部分』之中。
 
「謝謝你,西蒙……」呵呵,這麼珍貴的寶石,可以讓她在明晚的晚宴上出盡鋒頭的!「明晚在赫亞藍爵士府上的舞會,我們……」
 
「親愛的瑪莉安小姐,這寶石跟妳真是搭配!可惜我明晚有著非常非常重要的會議不能參加爵士府的舞會,竟然要白白放棄充當妳護花使者的機會!」一手將瑪莉安推離自己約麼一手臂的距離,西蒙一手撫著額頭苦惱的說著。
 
「不行!你明晚要陪我出席,說好要跟大家宣佈我們訂婚的消息的!」
 
「這樣啊!那我只好取消所有禮堂安排還有婚禮儀式的討論,還有那個資助安奈爾家族三億美金的會議……」
 
「不,不行啊!」一聽到這裡,瑪莉安急忙阻止西蒙準備打電話的舉動,嘟起嘴巴嬌嗔跺了跺腳:「我自己去就自己去嘛!」
 
「那好,時間不早了,妳該回去準備準備好好在舞會上大放異彩了!」三兩下將人送走,目送著那豪華轎車離去捲起的塵埃飛揚,西蒙如同全身的力氣被抽空了一般,無力的坐在沙發椅上。
 
「怎麼會有這麼笨的人啊!」不知道躲在暗處看戲看多久的禔摩雙手環胸笑看著自己近乎虛脫的兄長,隨手扔了一件全新的衣衫長褲給他。
 
「謝了!」將身上的襯衫長褲全部脫下換上新的,被瑪莉安那女人濃厚香水味沾上的衣服他想他不會再穿第二次了。
 
「你真的把深海之心給那個女人喔!沒有動手腳嗎?」
 
「你說呢?放心,有什麼萬一的話我會把錢給你的!」用僕人送上的溫熱毛巾擦了擦臉,西蒙顯然對這個話題並不在意,反正快結束了,只要不要在迸出個什麼意外就可以在這兩三天之內結束,他就可以去找續緣了。
 
「不用了,反正不是什麼大數目,只要你記得要拿回來還我!」其實對他來說,就算不是西蒙拜託他也會去買下深海之心。畢竟那是他母親、自己母親的家徽,雖然母親的家族早已沒落、代表家族的家徽也遭人偷出賣掉,但西蒙說過這是母親臨死之前唯一的遺憾……
 
「我知道!」
 
「西蒙……我不太記得我母親的模樣了!你還記得嗎?」父母親過世時他也不過才幾歲,因為母親是繼室,錫德蘭城堡中保存的畫像中並沒有母親的畫像或者是照片,對母親的印象早已模糊了。
 
「嗯……還記得!麗達夫人是個很美、很溫柔的女性,令人難以忘懷!」想起記憶中跟自己母親擁有相同地位的那位女性,西蒙只有尊重與敬愛。
 
雖說,一開始自己對父親在母親因病過世後一年就另娶妻子的事情耿耿於懷,但而後發現到這名溫柔的女性真的很好,對他也是出自真心的、不下於她自己親生兒子的關心照顧,西蒙這才敞開心胸的接納她與這個一半血緣的弟弟。
 
「是嗎?她長得什麼模樣?她是個什麼樣的人?」
 
「是個很了不起的女性!其實,禔摩你長得很像她,像雪一般的銀白色髮絲,還有漂亮的藍色眼眸,除了個性和性別外,你簡直就是她的翻版。」看著臉上有著迷惘的禔摩,西蒙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這些都不是你真正想問的話吧!就算你不說我也知道你真正想問的是什麼。」
 
「……沒什麼,我去忙了!」像是再多待一秒就會被西蒙看個透徹,禔摩收回自己一瞬間暴露的迷惘急匆匆地走向門邊。
 
「禔摩,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決定,不需要太在意外界的眼光,明白嗎?」
 
「……你自己才是,別忘了現在被人抓著把柄不放的人是誰。」一記回馬槍打在西蒙身上,禔摩可沒這麼好脾氣可以任人揉捏的。
 
「哈哈……該是動手的時候了!」
 
***   ***   ***
 
「怎麼樣,這項鍊有什麼不對勁嗎?」
 
「安奈爾小姐,這項鍊沒有任何問題,而且就連旁邊的鑲鑽都是頂級的鑽石,不明白小姐究竟要檢查什麼……」頗負盛名的鑑定師將手中的深海之心交還給眼前的女子,不明白她急呼呼召自己到安奈爾府邸意圖為何。
 
「沒有任何問題?」
 
「是的,不過這藍鑽應該是深海之心吧!記得當時被禔摩伯爵以千萬英鎊的天價買下的,怎麼會……」
 
「呵呵,沒有任何問題代表著西蒙……」將鑽石項鍊戴在脖子上,瑪莉安沒有理會鑑定師的話語,兀自站在偌大的全身鏡前搔首弄姿,得意至極。
 
西蒙將這麼貴重的寶石給自己,看來她離哈奇斯公爵夫人的位置不遠了!真期待,希望婚禮那天趕快來臨。
 
自始自終,瑪莉安都沒有發現到傻坐在沙發上的那名鑑定師,嘴角隱藏那涵義不明的笑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