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25

 
有如枯樹枝般的手指撫摸著尖細得令人毛骨悚然的下巴,男人的笑容中帶著三分的嘲諷與一絲遺憾:沒想到紅寅這麼沉不住氣,不過也罷!反正紅寅的背叛已經被素還真識破,現在正好幫他了結一個威脅。
 
細長的有如蛇眼的眸子閃過殘酷,他將目光轉向桌面上的一張照片,照片上的女子豐滿、美麗、高傲、具有強烈的野心!就讓這個女孩子成為他下一個工具吧!
 
***   ***   ***
 
「我記得你們中國人有一句諺語:福無雙日至,禍不單日行……」
 
「錯了!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面無表情地糾正著引用錯誤的禔摩,風隨行沒有去理會禔摩紅通通的臉蛋和掃過來的殺人視線……或著是他根本沒有注意到才對。
 
「風隨行──」
 
「嗯?」很配合的轉頭看著活像梅杜莎化的禔摩,風隨行不明白為什麼他會氣成這樣:「我說的是實話!」
 
「隨行大哥!」除了苦笑外,素續緣已經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應的:沒辦法,隨行大哥樣樣都好,就是對感情這方面少了好幾根筋,也就是這樣隨行大哥才看不出禔摩的感情……
 
「素續緣,我問你!」算了,先解決西蒙的問題再來修理這個大木頭!禔摩推開風隨行挨近少年身邊,臉上寫著不悅跟鄙視:「那對父女怎麼會來這裡?」
 
「我……不太清楚!」
 
「不清楚?你怎麼可能會不清楚?!西蒙沒有告訴過你這女的是誰嗎?」問完後禔摩恨不得咬掉自己舌頭罵自己蠢──那個人會告訴情人自己以前的風流史啊?
 
「她是瑪莉安‧安奈爾小姐,她身邊的是安奈爾公爵!伯爵忘記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是在瑪莉安小姐的生日舞會上了嗎?」不是不明白禔摩的意思,但是素續緣還是裝傻回答著。
 
「……她一直『仰慕』西蒙!」
 
「嗯!我知道啊!」溫和的笑容,絲毫不覺得這句話有什麼好驚訝的。
 
「你……原來素家人都是木頭!」怪不得風隨行會這麼呆,原來素續緣也是同個模樣,真不知道素還真平常怎麼教小孩,怎麼一個比一個遲鈍……
 
禔摩覺得自己再跟這兩個人說下去自己一定會斷腦筋,憤怒地踹著一旁的牆壁出氣,不在呼自己這個舉動在兩個小時前才醒過來的維特眼中有多麼錯愕與傷心:一向高貴冷靜的禔摩伯爵竟然會做這麼粗野的動作?天啊!果然不該讓伯爵到別人家去住,把以前那個性情冷漠但舉止高雅的伯爵還給他啊!
 
「不要做人身攻擊!」蹙起眉峰看著踹牆的禔摩,風隨行將人拉離牆邊約兩公尺的距離,不明白他只要一生氣就踹牆的習慣究竟是怎麼養成的,一個不注意扭傷腳怎麼辦?他又這麼怕痛,上次不小心劃傷他的臉就哭了……
 
「放開我!」發脾氣地掙扎跺腳,禔摩一點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多麼像小孩子!風隨行無言兼無奈地忍受著那不斷招呼過拳打腳踢,抓住某人的手一直不肯放開,讓在場旁觀之人都有種錯覺:風隨行/隨行大哥,你還真逆來順受啊!
 
「你這木頭,不怕你最愛的續緣傷心嗎?」雖然說沒有立場,但是風隨行的一舉一動總是有辦法讓禔摩動肝火大動。
 
「……」擰緊眉峰看著禔摩,風隨行不明白為什麼他為什麼會用最愛這兩個字!而且不是他想太多,禔摩在說這兩個字時,自己有聽到磨牙的聲音。
 
「禔摩伯爵,你是不是誤會什麼啦?」聰慧的素續緣看出了禔摩生氣的原因,蒼白唇角勾出一抹弧度,讓原本無神的臉龐透露出一絲活力:「你該不會認為隨行大哥愛我吧?」隨行大哥是疼他、護他,但那也是因為……
 
「哼!」看他那小心翼翼、亦步亦趨的模樣也知道。禔摩沒有發現到自己此時的表情,就像是被情人背叛後還要強裝堅強的模樣。
 
「我是續緣的親表哥!」總算明白禔摩三不五時就會提到續緣的原因,風隨行竟然破天荒地開口說出這個他從來沒有對別人說過的秘密:續緣的母親風采玲,是他的阿姨。
 
「我就…咦,怎麼可能?資料上明明說你是素還真領養的孤兒……」原本要出口的諷刺卻在聽到這個事實後全化作驚訝,禔摩很清楚的看見風隨行眼底閃過的悲傷。
 
「隨行大哥……」不安地輕喚著,素續緣隨即被風隨行緊緊摟入懷裡。素續緣不在乎禔摩與維特詫異驚愕的目光,伸出雙手環住那顫抖的高大身軀。
 
「你們在做什麼!」
 
冷冽的嗓音破空而來,就像冰製成的箭一般刺入所有人的耳中。素續緣轉頭,看到的是西蒙與瑪莉安的身形。西蒙的表情是冰冷,但眼神卻閃過了一絲莫名的光采,如果硬要素續緣說的話,他覺得那是一種若有所思的光采。
 
「禔摩伯爵,晚安!」有禮貌的行禮打招呼,瑪麗安露出最自信的笑容。可惜禔摩根本不理會她,冰藍色的眼眸帶著不容忽視的擔憂直直射向背對自己的高大身影。
 
……他怎麼了?怎麼看起來…這麼脆弱?
 
「禔摩,瑪麗安小姐正在跟你打招呼啊!」
 
「別吵我!」
 
不悅地回瞪一下打擾他的兩人,瑪麗安頓時被那掃來的視線震攝住,身軀不穩地向後癱倒,西蒙見狀趕忙將她摟入懷裡:「瑪麗安小姐,怎麼了?」溫柔的詢問,當下讓瑪麗安心花怒放,於是順水推舟地更加偎入對方懷中。
 
西蒙這小子是瘋了嗎?他是不知道素續緣在場呢?還是腦中的哪個神經線路又斷掉了?活該他找人找了十八年。
 
「隨行大哥……還好嗎?」沒有去理會一旁的動靜,因為現在穩定風隨行的情緒才是最重要的。素續緣輕輕拍撫著風隨行寬闊的背脊,回想著模糊記憶中父母親曾經有過的安撫動作安撫著。
 
隨行大哥……還是沒能拋開那件事情帶來的陰影。這麼多年了,還是不行嗎?
 
「…………」
 
「隨行大哥……」感覺到那緊緊摟住自己的身軀顫抖的越來越強烈,素續緣也極了,可是風隨行將他抱得太緊,自己根本無法掙脫好查看他的情況。無奈,素續緣只能將祈求的目光轉移到禔摩身上。
 
「禔摩伯爵,能不能……借個地方!」
 
「……到我房間吧!」壓抑住自己想追問的慾望,禔摩退了一步著自己的房間方向比了比,帶領著素續緣半哄半拉地將人拉向自己的房間走去,離去前也不忘查看西蒙的反應,卻發現到西蒙依舊摟著瑪麗安詢問,根本沒有將目光放在素續緣身上。
 
西蒙……究竟出了什麼事?
 
 
 
趁著風隨行不注意替他注射了鎮靜劑,慕少艾只能說今天恐怕是自己最忙碌的一天了!先是幫忙素續緣醫治傷口、幫希恩解毒、幫維特查看身體,好不容易回家正準備讓心愛的情人幫自己馬兩節時,電話又來到。
 
看著臉色凝重的禔摩,讓原本想開口損他幾句的慕少艾將所有的話都吞回肚子裡去──做人要懂得看臉色,看不懂臉色的人通常活不久!他家除了一個小鬼還有一個呆子,他可不能出什麼意外。
 
「……他怎麼了?」
 
「刺激太大!禔摩伯爵,在琉璃居的時候你沒有發現到隨行大哥討厭狹窄的空間嗎?」探了口氣,素續緣想起小時候一時貪玩,拉著風隨行躲到貯藏室結果差點讓風隨行精神崩潰的記憶。
 
「幽閉恐懼症嗎?!」想起那空盪盪的房間擺設,禔摩似乎有些理解:「可是,為什麼會?」
 
「應該是曾經經歷過什麼事情造成的吧!」慕少艾摸著下巴說道:「一般幽閉恐懼症發生的原因,不外乎過於恐懼的經驗造成的。」
 
「禔摩伯爵知道隨行大哥曾經在孤兒院待過的事情,也知道那間孤兒院管理孩子的方法太過極端才對!」
 
素續緣轉頭看著禔摩急著想知道答案的表情,慢慢說著:「當年我的小阿姨十六歲時因為家裡反對而跟一個男孩私奔生下了隨行大哥!可是後來因為生活過得太過困苦,那的男孩就拋棄了我小阿姨回去他的家庭當他的大少爺………」
 
「我小阿姨的個性本來就驕傲倔強,遇到這種情況怎麼可能回家求援呢?結果她竟然上吊自殺!自殺前,她寫了封信給我母親要求幫忙照顧她的孩子!可惜的是,我母親一家人搬家所以沒有接到信件。因此,隨行大哥就被送到那個孤兒院去了。」
 
深深吸了一口氣,素續緣穩住聲音繼續說到:「那家孤兒院表面上照顧孩子,但私底下卻將那些孤兒當作搖錢樹!能賣掉的孩子就賣掉,賣不掉的孩子就讓他們到大街上乞討,甚至還將不聽話的孩子鎖在木箱子裡面!隨行大哥就在這家恐怖的孤兒院中待了六年……」
 
「後來呢?」
 
「過了幾年老房子一直沒有賣掉,我母親心血來潮回到舊家去看看,意外在信箱中得到那封信!看完信件後,母親她費盡心血終於找到了隨行大哥,那時候隨行大哥正因為不肯聽話而差點被打斷腿!」
 
想起屈世途伯伯每次說到這都會氣得吹鬍子瞪眼睛的,素續緣就有些無奈:「當時母親還懷著七個月的身孕,也就是還懷著我,竟然不等父親就一個人衝上去阻擋,結果動了胎氣差點一屍兩命;幸好葉叔叔及時擋下那一棍子,不然我也不會在這裡了。」
 
禔摩緊咬著下唇,力道之大連下唇被咬破了也沒有發現,緊握的雙拳可以清晰地看到青筋浮現:「繼續說!」
 
「父母親將隨行大哥帶回家中,一開始隨行大哥對所有人都有著高度的戒心,不肯吃、不肯睡,只有在極度疲累的時候稍稍瞇一下眼睛。不哭不笑地坐在院子的草地上一坐就是一整天,因為那時母親早產身體虛弱加上要照顧我,因此都是由父親來守護陪伴隨行大哥的。」
 
「父親跟母親前前後後花了三年的時間才讓隨行大哥打開心防,像個正常孩子一樣會哭、會笑!由於被鎖在木箱子的恐怖經歷,讓隨行大哥懼怕狹窄密閉的空間,因此隨行大哥的房間雖然大卻也非常空曠。另外,雖然那家孤兒院在當時就被父親給掃平、幫裡面的孤兒都找到可以照顧他們的人!但是,為了不讓隨行大哥再次回想起那兒時的恐怖記憶,所有人也絕口不提那家孤兒院的事情!」
 
「……就是他為什麼這麼護著素還真的原因?」無視於滴落在衣衫上的血跡,禔摩只覺得自己的喉嚨乾澀得幾乎快發不出聲音──他無法想像,如果當時素還真他們沒有出現,風隨行會有什麼樣的下場?他也無法想像當時不哭不笑、不吃不睡像個木頭人的風隨行,又是什麼模樣?
 
「嗯!慢慢的,隨行大哥融入了琉璃居的大家庭生活,他把我當成親弟弟一樣照顧保護!母親過世後都是隨行大哥負責照顧我,在我心中他是我最敬愛的哥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