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24

 雖然平日他會擺架子、會刻意整人,但就此時親愛公爵大人臉上的表情看來,識相的他膽子再大也不敢在這個時候跟主子打馬虎眼。注視著西蒙蒼白得近乎透明的臉,他一度懷疑真正的病人不是他懷裡那個滿臉鮮血的少年而是公爵本人才對。
 
「沒有大礙?」禔摩有點不太相信:這麼深的一個刀口開在臉上叫沒有大礙?
 
「嗯,比起他心理上的,臉上的還算小傷。」頂多留下疤痕,不過有他慕少艾在此怎麼可能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呢!就算自己真的捨得讓這麼一個漂亮的孩子破相,眼前的兩人也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光是看西蒙那近乎猙獰的表情,他就知道這個孩子對公爵有多麼重要,他還想活命呢。眼角瞄了一眼坐在床邊沉默不語的主子,他在心底附註著。
 
「把紅寅救活,不然……」西蒙沒有移開視線,只是聲音中的冷冽足以代表他未出口的威脅。
 
「……我雖然很想說遵命!可是……公爵大人應該明白紅寅吞下的毒是即發性的,就算您有急救過,但是還是……」慕少艾硬著頭皮說道,只是話語還沒有完畢,領口已經被一隻手揪住,逼近自己眼前的是散發令人膽寒邪氣的俊美容顏。
 
「我只接受是的回答!」美麗的藍眸閃過鮮紅,這是西蒙狂怒前的徵兆。
 
「西蒙冷靜點!」將慕少艾從西蒙手下救回來,禔摩對於西蒙的失控很有意見。
 
「你要我怎麼冷靜?」猛力重擊著牆壁宣洩自己的不安,自從十四歲接任公爵一位以來遇上的困境不計其數,但沒有一次比眼前的情況更加讓他懼怕:「我花了千年的時間好不容易找到他,好不容易解開他的詛咒,你現在要我眼睜睜看他瘋狂?」
 
「就是這樣才要你冷靜!你現在的舉動跟瘋子有什麼不同?逼一個死人復活?嗯?」早就知道紅寅已經身亡的事實卻執意要將人給救活?這不是瘋子是什麼?
 
一旁的風隨行靜靜地看著,然後上前抓住西蒙的雙手逼他放開!禔摩這才發現到西蒙因為雙拳握得太緊、緊得讓指甲插入掌心中,流出絲絲鮮血,等到風隨行硬將他的手扳開,掌心一片血肉模糊。
 
「西蒙──」
 
「小緣他需要你……」平穩沒有任何起伏的音色,打斷想要禔摩正要出口的漫罵,風隨行看了看昏睡中的素續緣,又看向一臉憔悴的西蒙:「你不能亂!」
 
自小陪著續緣一起長大,單單一個表情、一個眼神,就可以知道續緣心思和想法的風隨行自然知道這個男人對續緣的重要!不善言詞的他,說不出來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但是他知道眼前這個人在續緣的心中佔了一個地位,也只有他能將續緣從那自責自厭的深淵中解救出來。
 
風隨行的話語將西蒙打醒,看著風隨行清澈認真的眼,又望向素續緣不安的睡容,西蒙慢慢沉澱自己的憤怒慌亂:「我知道了!希恩跟維特的情況怎麼樣了?」
 
「維特已經醒了,至於希恩雖然中毒,但毒素事先已經過稀釋了,只要多休息個兩天自然可以活蹦亂跳。所以……」
 
一直等到這個時候,慕少艾才敢開口──沒辦法,拿人手短、吃人嘴軟,西蒙在怎麼樣還是他的老闆,平時可以跟他大小聲兼鬥嘴,可是絕對不是在這個時候:「所以,紅寅並沒有傷害他們兩人性命的打算!」這是慕少艾的結論。
 
放開西蒙後風隨行轉身看著床榻上那個自己守護了十幾年的孩子,習慣性地用手撫去蓋在那張蒼白臉蛋上的髮絲、然後摸著他的額頭確定沒有發燒。每次小緣生病的時候,自己跟素還真都會這樣在旁邊照顧。
 
這是很普通正常的舉動,不過這個舉動卻引起了旁邊那座冰山的不滿!礙於西蒙都沒有說話了,所以禔摩也只能咬著嘴唇用銳利的目光瞪著風隨行,企圖在他的背上刺出兩個洞來。
 
風隨行像有所感應一般,回頭看向自己的背後,滿臉困惑的神情讓慕少艾開口詢問:「你在找什麼?」
 
「總覺得背後有東西在刺我!」很坦白回答,風隨行發現就在自己回答完畢後那種刺痛的感覺就消失了:「現在消失了!」
 
既然已經那種不舒服感覺已經消失,那他也沒有再多加追查的必要!回頭繼續自己的動作,一點也沒有發現到在場其他人的表情和反應。
 
禔摩:……風隨行是個超級大笨蛋___/##!
 
西蒙:……禔摩,辛苦了= =|||||!
 
慕少艾:哈哈哈……怎麼會有這麼外表冷酷內在單純的人啊!跟羽仔好像,到底是怎麼養出來的,他好想看看這個飼主喔^+++++^!
 
就在這眾人各懷心思的情況下,床上的小王子終於從睡夢中清醒,張開有些迷濛的眼,花了些許時間才辨認出在眼界範圍內的人究竟是誰:「隨…隨行大哥嗎?」
 
自己是怎麼了?怎麼隨行大哥的臉上有著擔心?
 
「續緣,你醒了!感覺怎麼樣?還有哪裡不舒服的嗎?」一把抓開風隨行,西蒙扶起素續緣讓他靠在自己身上連聲追問。
 
「西蒙,我……疼……」回頭想看西蒙時,臉頰上傳來一陣劇烈的痛楚讓他忍不住痛呼出聲。慕少艾急忙上前察看,幸好縫合的傷口沒有裂開的跡象,「動作別太大,你的傷口在臉上而且很深,如果不好好休養就會留下疤痕的!」
 
素續緣困惑的看著眼前眉宇間摻雜著些許看好戲意味的男子,不算年輕,約莫三十多歲,不過有種感覺跟子陵大哥很像,一種瀟灑不羈的感覺……「請問,你是……」
 
「我叫慕少艾,是錫德蘭城堡的特約醫生,也有人叫我藥師!你好!」自我介紹著,慕少艾不忘上下打量眼前的少年一遍。
 
好可愛乖巧的孩子!配給西蒙實在有些可惜,到不如留給他的乾兒子阿九好了──只是這種想法千萬不能說出來,如果自己不想讓羽仔當鰥夫的話!
 
「醫生……對了,紅寅、紅寅他怎麼了?還有希恩跟維特……」
 
「續緣,冷靜些!你身上有傷,再休息一下好嗎?」西蒙將人緊緊圈在雙臂內,不讓他過於激動,只是他真正的用意在場人都心知肚明。
 
「隨行大哥,告訴我!」不去費心多問為何兩人會突然出現在這裡,素續緣只想知道自己問題的答案。不去問西蒙,也不想讓禔摩矇混過去,所以他問著最不會說謊的人。
 
「死了!」很簡潔有力的回答,風隨行稍稍蹙起眉頭上前將西蒙的雙手強行拉開,將素續緣從那用蠻力限制住他行動的懷抱救出來:「那個叫做紅寅的人!」
 
「風隨行──」真的不能說他是個超級大笨蛋,這樣太抬舉他了,應該說他是個宇宙無敵超級白癡!
 
西蒙當然也是怒由心生,但是所有的動作卻被一旁的慕少艾阻止,冒著被控不敬的罪名將西蒙跟禔摩拉到一旁,壓低聲音避免打擾到正在做『心理輔導』的兩人說道:『別打擾他們,至少……先聽聽他們在說什麼!』
 
『聽他們說什麼?你看不出來風隨行是個超級笨蛋嗎』
 
『他是那個孩子的親人吧!』唉,難道公爵跟伯爵的教育課程裡沒有安排過心理學嗎?『在這種遭受重大打擊時,任何人的任何話語都比不上親人的一句安慰……除非,你是以情人的立場去安撫他!』
 
情人?!
 
禔摩看了西蒙一眼,沉默了!對啊,人家情人都沒有說話了,自己做啥在旁邊窮著急啊?
 
「…所以,紅寅,他真的死了!……」
 
用力揪扭著身上蓋的絲被,素續緣那過於平靜的嗓音勾回了注意力,三人將目光投向床鋪那邊,只見到素續緣低著頭、半坐起身靠著柔軟的枕頭,風隨行則是坐在床邊上跟他對話。
 
曖昧的氣息中摻雜著濃郁的火藥味……
 
慕少艾瞄了一眼身旁兩位大人,再一次的確認自己的用詞:對,就是火藥味!公爵大人生氣他是可以理解,但是伯爵大人的怒火他就覺得好玩了!慕少艾怎麼會不知道這就叫做吃醋呢!
 
「不是你害的,要害也是另外一個人害的。」直接截斷了素續緣近乎自語的低喃,風隨行老實不客氣地伸手指向西蒙:「真正的罪魁禍首是他。」
 
噗哧──
 
慕少艾捂住自己嘴巴並跳離西蒙三大步遠,禔摩則是順著風隨行的手將目光轉移到身旁的…兄長身上,思索著風隨行的腦袋裝些什麼東西,有時候兩光得讓人想吐血,有時候卻靈光的嚇人!就像現在,他的話真的是一針見血。
 
「是的,真正害紅寅的人是我!」像是明白風隨行這麼做的主因,西蒙深吸一口氣走到床邊,風隨行自動讓出原本的位置讓西蒙坐下,自己則是站在一邊看著眼前的發展。
 
「可是,如果不是我到這裡,也許、也許……」
 
「就算不是你,我也不會愛上紅寅,這樣只是讓他痛苦更久而已!」握住素續緣在絲被上發洩不安的雙手,西蒙不介意風隨行泛著不悅的視線,態度虔誠的輕輕吻著修長的十指:「這一切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所有的錯誤都是我一個人造成的!明白嗎?」
 
不知道為什麼,風隨行突然有一種想要將西蒙抓起來痛打一頓的衝動!直到這時候,他終於明白為什麼打從洛子商跟白衣交往後,上至誅天夫婦,下到闇蹤,每一個每次見到洛子商都會用仇視的眼神瞪他,闇蹤甚至是撲上去咬……
 
聽素還真說過,這就叫做親人被搶走的遷怒??……
 
「你父親的事情,或許也是我害的!」輕輕揉著素續緣那頭黑髮,西蒙想著方才風隨行告訴他的,續緣一直為著父親中毒的事情自責:「如果不是我,你跟你父親會平安快樂,不會被捲入這場風波。」
 
原本想要直接送到西蒙臉上的拳頭在聽到這段後打消念頭的收回,風隨行退了兩步想摸出自己身上的手機通知屈世途說小緣沒事了,順便也打聽一下素還真的情況,結果摸半天還是摸不到屈世途塞到自己身上的東西。
 
奇怪……
 
「在這,拿去吧!」禔摩手上放著他尋找的東西,風隨行這才想到自己的手機被對方拿走,而且是未經過他允許就擅自……算了,這似乎沒有什麼好計較的!接過手機撥了通電話回去琉璃居報平安,也從電話令一端傳來的嗓音中得到了素還真情況穩定的消息。
 
禔摩看著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已經雨過天青了!但,為何他的心中有著不安的感覺呢?彷彿,眼前的平靜都是假象,還有更大的風波將要掀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