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7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23

「真的是你!」千鈞一髮之際趕上的西蒙將素續緣帶到自己身後,注視被自己用槍擊中,此時軟倒在牆邊臉上卻掛著燦爛笑容的紅衣男子,用冷硬嗓音問道:「為什麼?」
 
紅寅與希恩、維特一樣自小就陪著自己長大,他無法相信紅寅真的會背叛自己。但是,方才他用槍指向續緣心口的一幕卻實實在在地述說著:紅寅的背叛,是事實。
 
想到自己曾經將續緣的生命託付在紅寅身上,西蒙的冷汗不住地冒:也許心理早就知道教父當時的語意為何,但為何自己不肯相信教父的暗示忠告?為什麼,自己不願相信聖集團傳來的訊息?
 
也許,自己只是不願面對事實──不願面對自小跟隨自己的人竟然會做出背叛的行為……
 
「呵呵……為、為什麼?……」
 
原本就蒼白的臉龐因大量失血而顯得透明,赤紅的液體隨著紅寅的笑容和起身的動作大量湧出,可是擁有著金紅髮絲的男子絲毫不在乎,一雙邪媚藍眸中承滿數不清的怨懟和一向隱藏得很好的情意:「當然…是為了我最深愛…深愛的主人,您啊!」
 
「為我?傷害我最愛的人叫做為了我?」一手握槍,西蒙另外一隻手握住素續緣的,藉此來撫平自己的心緒──自己差點,就要失去他了!就這這麼一點點,他就要失去續緣了!
 
「呵…最愛的人?親愛…的主人啊,你…知道被最愛的人傷害、被忽視……是多麼痛苦的感覺嗎?咳咳……」
 
這樣的痛苦,他承受了二十幾年!紅寅的笑聲中摻雜著顫抖與自嘲:「看著最愛的人無視自己…看著他…不斷找尋另一個人,幫他…尋找著那個人……這二十幾年來,我……一直這樣看著……」
 
紅寅竟然……
 
素續緣錯愕地望著眼前不斷咳血的身形,一時間不知該如何面對那赤裸裸的忌妒與怨恨。紅寅將愛意跟恨意隱藏得太好了,好得連西蒙也沒有察覺到!這時,讓他知道自己為何幾次感覺到敵意,但一回頭卻找不著對方的存在。
 
那充滿恨意的刺人視線,是出自紅寅。
 
「……嗜血者,也是你偷出去交給魔龍祭天!」說不出自己心底湧上的怒氣究竟是因為自己信任的部屬背叛了自己,或者是自己曾經有將續緣託付給紅寅保護的念頭,西蒙的眼有如萬年寒冰一般,要將所有眼界範圍內的事物都凍結住。
 
「……要偷出被封印…的毒藥很不容易啊!」一句話代表了承認,紅寅不在乎自己肩膀淌著鮮紅液體的傷口,扶著牆壁站起身來的動作在雪白壁面留下數個清晰的血掌印。
 
「我……還研究前任…公爵的日記好久,花了好幾年的…時間,好不容易才偷出來一部份……可惜,魔…魔龍祭天那個愚蠢的…傢伙,竟、竟然將它抹在子彈上!…更該死的是,他弄錯對象……嘔──」一個顛簸不穩,紅寅的身子向後癱倒。
 
「紅寅……」
 
毫無預警地,原本因大量失血連站著的力量也失去的身軀被人扶住,而扶住他的人卻是他一直想至其於死地的少年:「不要動也不要再說話,你現在正大量失血啊!西蒙,快點叫救護車……」
 
「素續緣,你……」剛抵達現場的禔摩呆滯三秒後隨即想上前將人拉回身邊:
 
素續緣他在想什麼?他不知道紅寅要殺他嗎?就算紅寅現在有傷在身,他這麼傻愣愣跑上前去攙扶著一個隨時可以取自己性命的人,難道不怕對方直接給他一槍嗎?
 
「禔摩,通知慕醫師派醫療小組來!」
 
西蒙的聲音更是讓禔摩腳步絆了一下、差點跌倒,是風隨行即時伸手摟住他的腰身才避免他跌得淒慘:「西蒙──」
 
喂喂喂,有沒有搞錯?那個人是千方百計要取你情人性命的傢伙耶!派醫療小組?西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慈悲,他怎麼都不知道?
 
「去通知吧!」風隨行扶正纖細身形後在他耳邊小聲說著:「續緣是醫生,而西蒙是深愛續緣的人!」
 
聽到這裡,禔摩也沉默了下來!回頭看了風隨行認真的俊臉,拉著他走到一旁角落準備打電話。
 
是的,素續緣是醫生,所以無法眼睜睜看著傷患病人在自己面前大量失血而不為他救治,住在琉璃居時就聽屈世途說過,素續緣曾經做過將人打成重傷後再幫他醫治的蠢事。
 
至於西蒙嘛,他愛著素續緣,自然不會讓愛人為難!更何況,紅寅也是自小就一路守護、陪伴他們兄弟倆長大,這次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也是因為他愛著西蒙的緣故……
 
「…我…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放…放開我……」就算失血讓他損耗不少的力氣,但是紅寅依舊成功的推開素續緣,也讓自己更加狼狽地跌坐在地上!湧出的血在素續緣身上烙下一個血掌印。
 
素續緣望著自己衣衫上沾染的刺紅一眼,撕下自己衣袖上前壓住湧血的傷口,也許是給紅寅一點教訓的想法促使他的動作不溫柔,甚至有些粗魯地刻意讓紅寅感到痛楚但並沒有讓他的傷勢更加嚴重。
 
「我是一個醫生,醫生的職責讓我無法看一個傷患就這麼在我眼前死去!」
 
「咳咳……好、好偉大的…情操啊……」紅寅的唇角上勾,突然手這麼一揮,一道切劃開皮膚的傷口就這麼出現在素續緣的臉頰,鮮血急速湧出、順著臉頰頸部下滑頓時染紅了素續緣的大半衣領。
 
這樣的情況讓身為事主的素續緣呆愣當場,臉部肌膚被切割的痛楚讓他明白紅寅恨自己的程度之深,就連面臨生死關頭都不忘恨著自己。
 
看見自己劃在素續緣臉上的刀痕,紅寅十分滿意,不顧自己的危險用盡所有力氣準備將手中的刀送入少年的心口──既然無法得到所愛之人的心,他也絕不會讓素續緣得到,因為素續緣配不上主人!
 
是的,素續緣他不配擁有主人的愛。
 
「續緣!」
 
「素續緣!危險……」
 
西蒙第一時間衝上將素續緣拉入懷中,以自己的衣袖壓著他臉上的傷口;禔摩將手中的手機直接砸向攻擊的兇手,讓對方稍微停下了動作讓風隨行及時上前將人制住!
 
三人的動作幾乎都是在同個時刻動作,完全沒有事先的溝通或者是眼神交流!這讓被制服的紅寅笑得更是激烈、也更顯淒厲。
 
「哈哈…哈,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你…擁有著良好的家世…背景,擁有著…公爵的愛,擁有著伯爵……的關心,……所有最好的事物,都讓你擁有著……真是令…令人忌妒得眼紅,令人…生氣啊!咳咳咳──」
 
「紅寅!」
 
無視臉上熱辣辣的痛,不理會傷口湧出的血順著臉頰、脖子染紅了衣衫,忘記了剛剛紅寅要殺自己的事實,素續緣見到那大口大口咳出鮮血的男人,想再次上前繼續替他進行急救卻被人攔阻下來,被兩人阻擋。
 
「素續緣,不准/不需要!」破天荒的,其中一個阻攔的人竟然是禔摩,而後者則是身為傷者的紅寅。
 
只見紅寅冷冷的喝令,拼上自己所有的力量掙脫風隨行後退到一旁:「…不需要!我要…你記住……今天我會死,都是你…造成的……」
 
露出詭異瘋狂笑容的紅寅說完,用自己保留的最後一絲力氣用力咬緊牙齦,眾人清楚聽見清脆的咬擊聲。
 
「禔摩,快叫慕少艾給我滾過來!」西蒙的臉頓時鐵青,一起衝上前抓起旁邊花瓶就將裡面的水往紅寅口中倒、試圖清除他口中的毒藥,不忘朝禔摩吼著。
 
這個舉動讓素續緣與風隨行都明白出了什麼事情,禔摩更是氣急敗壞地從風隨行身上摸出行動電話快速按下一串數字──
 
紅寅、維特和希恩屬於歷代守護哈奇斯世家的家族,為了表示對哈奇斯的忠誠,他們都會在齒間暗藏毒藥,一旦發生被質疑或者是對公爵不利的事情,他們會立刻咬破毒藥自盡以保全公爵的安全或者是召示自己的忠心。
 
「續緣、續緣?……」
 
風隨行向來冷漠的臉開始浮出驚慌,轉頭看向身後的素續緣,只見到那張原本就白皙的臉龐已經毫無血色,原本散發著光彩的眼眸如今已成了兩潭死水!齒間咬著近乎與其同色的唇瓣,力道之強從已經開始滲出鮮血的傷口可看出端倪。
 
「續緣,續緣!醒醒……」輕拍著素續緣的臉頰,風隨行想要將他的意識拉回,別讓他陷入自我厭惡責備的境界中。
 
紅寅非常聰明,也很能抓住人的心思和弱點!他就是看透了素續緣的心,所以他會在自盡前說那一大串的話語,目的只有一個:逼瘋續緣。
 
「續緣、續緣──」不知道哪來的神力揪起風隨行的衣領往後將人拉開,西蒙驚慌地把素續緣摟入懷裡:「這不是你的錯!續緣聽著,這不是你的錯、不是……」
 
「…真的,不是我的錯嗎……」暗啞的嗓音有如蚊吶,從西蒙懷裡發出來。素續緣臉上毫無表情,雙眼的焦距更是透過西蒙的身軀投向倒地的紅寅。
 
如果……他沒有出現,是不是就不會惹來這場風波?
 
如果……不是他,紅寅不會跟魔龍祭天合作,父親也不會受嗜血者之毒的苦……
 
眼前,出現的是紅寅渾身鮮血指控著自己的身軀、是父親躺在病床上厭厭一息的景象、是小釵叔叔和大伯擔心難過的臉龐、是希恩中毒時的痛苦表情、是父親中槍後抓住自己在自己衣上留下的血印……
 
「……續緣,續……」
 
是誰在他耳邊說話?可是他聽不清楚對方到底在說什麼……天黑了嗎?怎麼他的眼前是一片的黑暗呢?是睡覺的時間到了吧!因為他覺得好累、好想睡……
 
「續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