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21

 
這裡對西蒙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可看性可言,但是對素續緣來說卻是充滿了新奇。在西蒙的帶領陪同下,他驚嘆著融合都鐸與巴洛克式風格的建築、走過美麗的花壇,看著英國最古老的網球場,以及參觀聞名歐洲的王室收藏……
 
這些,在在讓素續緣露出欣喜的笑靨,也讓西蒙的眼神更加溫柔。
 
只是,剛結束漢普頓宮的行程,在兩人準備往下一個地點:泰晤士河去的時候,西蒙的手機卻傳來急促的聲響,急促得讓兩人心頭一驚。
 
「……西蒙,你的手機在響!」不明白自己心頭為何突然閃過驚恐不安,素續緣深吸幾口氣定下心神後才看向西蒙,發現西蒙臉色凝重地望著自己手上不斷響著的手機卻遲遲不肯接聽,於是他開口提醒著。
 
並非西蒙不想接聽,只是他手機的號碼只有三個人知道:教父、禔摩跟維特。維特與教父知道自己帶續緣出遊,不肯能沒事打電話找自己,那有剩下禔摩了!
 
但是,這也是西蒙不安的主因。
 
如果沒有緊急的事情,禔摩不會打這電話,他通常會打回堡內。如果自己剛好不在,他會通知維特轉告自己的!記得上次禔摩打這電話是通知自己母親過世的消息……
 
「西蒙,怎麼了?」
 
「不……沒什麼,我接個電話。」如果可以的話,西蒙其實很不想按下通話鍵,但他知道如果不按下這個鍵的話,後果可能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我是西蒙!」
 
另一方傳來的訊息讓西蒙臉色越來越冷冽,也讓素續緣越看越心驚,直到約莫兩分鐘後西蒙才出聲回應:「我知道了!你轉告他們該如何處理後續動作,我會盡快將事情查清楚,給他們一個交代的。」
 
對方不知道回應他什麼話,讓西蒙的聲音更冷了三分:「我會查出真相!」隨即切斷了通話。
 
事情……不太對勁!
 
「出了什麼事情?」剛剛的那陣心驚肉跳他似乎曾經經歷過,對之非常熟悉卻又恐懼。
 
「……續緣,答應我一件事情!」望著素續緣淨雅的臉龐,西蒙考慮著如何才能將對他的傷害減到最低──他知道自己必須將事情告知素續緣,因為那是他最重要的親人:「不論聽到什麼事情都不要激動,冷靜聽我說完好嗎?」
 
「怎麼……是父親,是父親對不對?」素續緣是何等聰明之人,光聽到這句話就知道事情不對,失態地抓住西蒙追問。
 
「相信我,答應我好嗎?」懇求的眼神,讓素續緣心悸!西蒙將人摟入懷中,輕拍著他的背部,試著將方才得知的消息以平和的口吻說道:「剛剛……是禔摩打過來的,他說……你父親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情緒起伏過大,身體……」
 
「怎…怎麼會?父親他…他……」
 
「他沒事!還好一個叫海殤君的人先將你父親敲昏,而且事發當時禔摩跟一個叫白衣的準醫師都在場,他們通知了陸氏的人做完檢查,目前人已經送到陸氏綜合醫院……禔摩要我馬上帶你回去。」
 
「父親……」聽到素還真出狀況,為人子的素續緣恨不得馬上回到父親身邊陪伴,對於西蒙的話當然是沒有其他異議,也因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父親病發一事吸引,導致他忽略了西蒙的表情。
 
望著素續緣擔心的蒼白小臉,西蒙只是握緊了手中的手機,眼底閃過的一絲憤怒、一絲不解,還有更多的不願相信。
 
禔摩說素還真是因為發現了究竟是誰想要殺他跟續緣,情緒才會過於激動,但他真的不相信,那個人會是……
 
***   ***   ***
 
陸氏綜合醫院個人特級病房外的走廊上,一群人佇立望著那緊閉的門板,為首的是一名柳眉鳳目、滿身莊嚴聖潔氣息的男人,只是那張對男人來說太過清儷的臉龐上有著濃濃的擔憂。
 
「放心,素還真他不會有事情的!」海殤君伸手環住了一頁書,安慰著他的惶惶不安。
 
「可是…還真他……」怎麼樣也沒有想到,自己才離開一下就碰到這樣的事情!搓揉著手掌心不斷冒出的冷汗,他的心緒因為門板的始終緊閉而越繃越緊。
 
「沒事了,放心吧!」正在眾人的心情達到臨界點時,門板終於開啟!一身白袍的陸慈郎跟玄真一面將口罩取下,一面對著外頭擔憂的眾友宣布這個好消息。
 
「雖然已經完全解了毒,但還真的身體因為毒素後遺症的關係顯得十分虛弱!這次他是受了太大的刺激,心臟負荷不了,幸虧海殤君及時將他擊昏,沒有讓他的心臟受到更大的刺激……現在,他只要安心修養就可以了。」
 
慢慢敘述著,知道眾人此刻情緒的陸慈郎讓開路:「不過,最好還是讓他留在醫院。一頁書,小釵,你們兩個進去陪還真吧!」
 
「謝謝你!」心急的兩人馬不停蹄地進入房內,畢竟一個是哥哥,一個是情人,兩人的心境大夥兒也不是不能理解。
 
「隨行跟禔摩呢?」
 
四處張望了一下卻不見那總是跟隨在素還真旁邊的身影,陸慈郎忍不住開口詢問,他的問話只是招來了一堆寫著『不知道』三個字的視線。
 
「他們去英國了!」唯一稍稍知道內情的海殤君不是很專心的回答,畢竟他的情人此時是在另外一個人的身邊照料陪伴,這點讓他心裡頭很不是滋味。
 
「怎麼會突然去英國?」在這種素還真急需要人照料的時候?而且,禔摩算得上是唯一一個知道若是素還真發病該如何處理的人,當初他們不也是因為這一點才堅持要禔摩留下的嗎?
 
「不知道!他們好像是看過素還真被我打昏前手上握著的東西才突然要去英國的!」
 
只可惜他們還來不及確認那是什麼東西,禔摩就將人往他們身上丟,所以到最後素還真手上究竟握著什麼東西,他們也不知道。
 
「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個……是真的嗎?」握著手中的物品,禔摩的手顫抖著,白淨的臉上透露著不自然的紅。看向身邊正極力穩定住自己情緒的男人,此時的風隨行看起來……好嚇人。
 
沒有回答,風隨行只是努力壓制住自己心中湧現的不安。
 
聽過了素還真握在手中的小型錄音器後,禔摩顧不了還在發著高燒,抓起自己就坐上到英國的最近一班機,只希望不會有事情發生!雖然有跟西蒙通過電話告訴他實情,但是就怕西蒙不肯相信,因為自己也不太相信那個人會作出背叛西蒙的事情……
 
「咳咳……」
 
一陣咳聲拉回了風隨行的視線,轉頭看到禔摩用手捂住嘴唇,試圖想要抑制自己的咳嗽聲音!看到這一幕,他趕忙翻找著自己的衣袋,他記得出門前自己有跟屈世途拿過的……
 
「來,吃下去!」跟空服員要了杯水,風隨行小心翼翼將手中的藥丸餵入禔摩口中:這是退燒藥,是慈郎特別研發製造出來給琉璃園的人用的,這得歸咎於他有個不常生病,但一生起病來絕對弄得所有人人昂馬翻的主子。
 
「這是……」
 
「退燒藥!你吃了後好好睡一覺,什麼事情到了英國在說。」見禔摩吞下了藥丸,風隨行幫他披上毯子、調整好位置:「以前小緣感冒發燒時都是吃這藥,很有效的……」
 
又是素續緣!不是素還真就是素續緣,風隨行你…你這個……
 
禔摩再次覺得心中有千百根針在那扎刺著,加上身體仍舊很不舒服,一張臉又沉了下來,閉上眼睛不願在看到風隨行那張擔憂著別人的臉。
 
風隨行…風隨行是個笨蛋,大笨蛋──
 
以為禔摩閉上眼睛是因為藥性發作想休息,風隨行怕等會他發汗後會因為機上空調的關係再度受涼,隨即挪動身軀讓禔摩能舒服地將頭靠在自己肩膀上,讓自己隨時注意他發汗的狀況、好幫他擦去……
 
每次都是這樣!他的溫柔總是在暗中、總是在不經意的時候,這個男人……
 
發現到風隨行的動作,禔摩雙目依舊緊閉,唇角勾起了一抹不容易察覺的笑容。暫時放下了心中所有該擔心的事情,放任自己在風隨行不經意的溫柔之中,安穩睡去。
 
 
 
「小緣……」從夢中醒過來,素還真第一個喊出口的名字,就是素續緣的名字。
 
「還真,你醒了!太好了。」終於盼到心愛之人清醒,葉小釵緊緊的抱住了那因毒而消瘦許多的身軀:「拜託,別再嚇我了,好嗎?我…我受不了啊!」
 
上一次是他中槍昏迷,這一次是他情緒失控發病,這兩次已經將葉小釵的性命奪去一半,他是無法經得起第三次的驚嚇了!葉小釵的身軀無法克制地微微顫抖,這代表著他的心又因為情人出的狀況而一同走了鬼門關一回。
 
「…小釵,抱歉!真的很抱歉!」呆愣了一會兒,素還真反手環抱住了那高大的身軀:自己真的嚇壞他了……不,或者他將所有關心自己的人都嚇壞了!「不會再有下一次了,我保證……」
 
「你的保證效力期限永遠只有三天!」提著的心隨著素還真的清醒而落下,一頁書不知道自己的話語中是否帶著哽咽,但無妨!只要,只要還真醒來就好,只要這個惹他擔心的闖禍鬼平安,哪怕是他永遠會給自己帶了一堆的麻煩也無所謂。
 
好不容易讓葉小釵冷靜下來,兩人才稍稍分開,素還真看著眼前的一頁書,知道自己又讓這個兄長擔心了。「哥……對不起,又讓你擔心了!只是……」
 
「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有讓他說完,一頁書揉捏著素還真蒼白的臉頰,有些壞心報復的念頭──報復他這麼讓自己擔心:「如果是平常的小事,你不可能會這麼激動。說吧,你到底發現什麼了?」
 
「我…我……」回想起自己得到的訊息,素還真握著葉小釵的手深吸好幾口氣,努力讓自己心緒平靜下來:「我查出了魔龍祭天的下落。」
 
「真的?那他人現在在什麼地……」
 
「我也查出了,跟他勾結、偷取『嗜血者』之毒企圖狙殺我跟小緣、錫德蘭城堡中的叛徒是誰?」漂亮的深邃眼眸閉起、再張開,素還真眼底有著勢在必行的堅定光芒:「沒有人想到『那個人』竟然會背叛西蒙……隨行跟禔摩都已經趕去英國了吧!」
 
「嗯,算算時間還要六個小時才會到達!」不明白為什麼素還真會突然岔開話題,不過聽起來似乎是發現了什麼驚人之事。
 
「那英國方面交給他們,隨行不會讓小緣吃虧的。」就算在怎麼緊張,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也無法搭機趕過去,『那個東西』他們也帶走了,想必是已經知道自己想告訴他們的訊息。
 
「我要想一個計畫,一個讓魔龍祭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計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