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20

 
「白衣,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是這是續緣自己提出的要求,我們也攔阻不了他啊!」一同蹲下身撿拾著散落整地的筆記,紙張上面整齊的字跡都是洛子商幫續緣做的筆記,原本子商跟天忌要一起過來的,只是兩人的選修課突然調課才無法來的。
 
「可是,可是續緣他……」他記得續緣對那個公爵有著很深的恐懼不是嗎?這還是父親告訴他、要他多多注意續緣的。
 
「啊啊────」一陣震耳欲聾的吼叫聲從大宅的另一邊響起,分貝高得差點讓白衣失聰!錯愕地看向眼前的屈世途,他一臉的習以為常表示出這樣的情況已經是稀鬆平常的。
 
「屈伯伯,那是……」
 
「風…風隨行,你為什麼會在我房間裡────」更大的吼聲截斷了白衣剩下的問句,白衣美麗的碧藍色眼睛眨啊眨,腦海中的思緒順著這句話直線思考:
 
隨行大哥在人家房間=隨行大哥闖入人家房裡=不懷好意=﹝限制級思想﹞………
 
還沒有想完,風隨行已經出現在兩人的眼界中,臉上仍舊是一臉冷漠。
 
「隨行大哥……」
 
「禔摩他……」打斷了白衣的話語,風隨行的視線放在白衣的臉上轉了兩次後,平穩沒有任何起伏的音色回盪在兩人耳邊:「他發燒了!」
 
 
霸佔風隨行的床鋪,禔摩在經過白衣這個準醫師的診斷下確定:他只是受寒,也就是感冒的意思!這要歸功他在這種寒流天還跑去泡冷水的緣故。
 
一面看著因為虛熱蒸得臉頰通紅還不斷踢被子的禔摩,再看向雖然板著一張臉但還是用被子將人牢牢包裹住的風隨行,白衣忍不住嘴角的抽動,只能轉頭捂著嘴辛苦地偷笑了。
 
即使隨行大哥沒有表現在臉上,但他仍可以從那眼底明白地看出他的擔心,除了素家父子外,就只有眼前這個漂亮得像一尊娃娃似的人讓隨行大哥這般細心照顧。
 
「有什麼好笑的!」一雙漂亮的眼睛瞪向眼前明顯在偷笑的少年,禔摩想踢開裹住全身的棉被卻礙於風隨行那恐怖的眼神,彷彿再說著:你敢踢開被子試試看!
 
「白衣,有事?」
 
「子商托我把這些日子的筆記送來給他,只是沒想到續緣他還沒有回來……」白淨秀麗的臉上泛起一絲窘意,「天忌、兵燹跟白馬大哥他們也都很想續緣……」
 
「他要一個月後才會回來!」棉被將禔摩包得緊緊的,連帶烘得他一向白皙的臉頰泛起了紅,「再過兩個禮拜你們就可以看到他了……熱死我了!我要回我房間去。」最後,禔摩終於還是耐不住將被子踢開。
 
只是棉被離開他的身體不到三秒鐘的時間,馬上又裹回他的周身──以非常強烈的手法:用綁的。
 
「隨…隨行大哥!這……」
 
「風隨行,你真的……」
 
在場的另外兩人真的無言地望著眼前的景象:風隨行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一捆童軍繩直接連人帶被的綑了起來,連話都不多說一句。屈世途在懷疑風隨行是不是平常被素還真欺壓久了,加上小緣可是他最疼最疼的寶貝,導致現在他在欺壓禔摩出氣?
 
「風隨行你這死冰塊、放開我!你這混蛋!@*&#@!*#(^!*&^……」
 
就在這吵鬧的同時,門板突然被一隻腳踹了開來,砰咚一聲巨響不但讓禔摩消音,也讓屋內的人全部傻愣的看向門口,出現在門口的是一張顯得有些驚慌蒼白的臉龐,是素還真的臉龐。
 
「素還真啊,你是怎麼了?」
 
見到素還真少有的驚慌失措,禔摩心感不妙:「風隨行,你快去看著素還真!心緒起伏過大對他不好……」
 
「禔…禔摩,小緣、小……」素還真知道自己必須冷靜下來,否則不但救不了小緣更會讓自己的身體狀況惡化!但,他做不到!
 
「還真?」從外頭回來的一頁書跟海殤君老遠就聽到這邊吵吵鬧鬧,過來查看剛好撞見這一幕。
 
一頁書不放心地攙扶住看起來快要倒下去的人,觸及對方身體發現素還真的身軀異常冰冷,冷汗不斷從皮膚散發出來:「還真,你怎麼了?」
 
風隨行從另外一邊協助一頁書攙穩素還真的身子,對他的異常也是束手無策,更不明白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變得如此!不過風隨行還是從那幾個字聽出了端倪:
 
難不成是續緣?
 
「…禔…禔摩,小緣……」
 
「……該死!」禔摩知道事情不好了,扭動想掙脫身上的包袱下床:「該死的風隨行,你還不幫我解開!」
 
「素叔叔,你冷靜下來!」白衣也知道事態嚴重,一面安撫著素還真,一面解著禔摩身上的繩子:「素叔叔到底怎麼了?」
 
就在這一片混亂中,海殤君一個箭步上前直接敲昏了素還真,然後在眾人驚愕的眼光注目下將人移到床鋪上去。
 
在將這個總是整得他頭暈腦脹的小惡魔安置好後,海殤君轉頭看向依舊無法回神的眾人,當然也包括他又愛又懼的親親小書在內,知道自己如果不開口應該是沒有人會回過神來,只有認命的問道:「他的心緒起伏過大,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刺激到他?」
 
「這個……我們還沒有問出來!」經過許久的沉默,終於有勇敢的人士屈世途呐呐開口回答。
 
頓時,海殤君覺得有兩道冰冷的目光瞪向自己,一道出自風隨行,另一道則是出自自己的親密愛人……真的不是錯覺!因為他美麗的書書不知道從哪裡摸出拂塵直接往他頭上砸來:「哇……」
 
「究竟出了什麼事情?」省略那哀號聲,一頁書坐在床畔問著臉色同樣凝重的風隨行和禔摩,怎麼樣也想不到才一會兒沒陪在還真身邊而已,竟然會變成這樣。
 
「不清楚,只知道素還真他突然踹開門衝了進來,嘴巴裡叫著禔摩跟小緣的名字,但是還沒有說出什麼事情就被海殤君打暈了。」屈世途一面說著,一面用手指向窩在牆角抱頭的藍色身影。
 
他不是藉機報海殤君敲昏素還真的仇,他真的只是就事論事而已。
 
「禔摩,還真他的情況怎麼樣?」算了,這是待會再討論,先看還真的情況如何在做決定!
 
一頁書看著幫素還真做檢查的禔摩問道:「剛剛他全身冒冷汗,臉上更是毫無血色……」
 
「嗜血者的毒性本來就強,即是因為子彈射出的熱度讓它的毒性稍減但也無法在注射血清後半個月內就完全康復。」一面察看著素還真的情況,禔摩俏臉上滿是冷淡和嚴肅:「雖然西蒙給他使用真正的解毒血清,但是毒素在他體內沉積太久,沒有兩三個月的休息療養是不可能完全康復。」
 
兩三個月是最快,慢則可能要一年以上!尤其他現在身體因為刺激過大而造成身體上部份傷害,需要更久的時間來調養身子了。
 
嚴格說起來禔摩並不是醫生,可是嗜血者的毒性除了西蒙外就只有他最清楚,所以他了解這種毒的可怕:「嗜血者的後遺症我也告訴過你們,別給他過大的刺激,他現在全身的免疫系統幾乎等於零,心臟也無法負荷太大的起伏……」
 
話還沒有說完,一陣頭暈目眩讓他站不住腳差點倒下,幸虧是旁邊伸出一隻手摟住他的身子才沒有讓他摔在地上。
 
「你……還在發燒!」風隨行摟住了那個臉龐異常酡紅的身形宣佈著。
 
剛剛被素還真這麼一攪和,他都忘記禔摩還病著呢!
 
「……隨行,你先帶禔摩回他房間休息一下!屈世,你打個電話給慈郎請他來一趟看看還真跟禔摩的情況。」左看昏睡中的素還真,右有被風隨行摟在懷裡陷入半昏沉狀態的禔摩,一頁書也只能這樣吩咐。
 
風隨行點了點頭,將禔摩橫抱起走向屬於禔摩的客房。
 
「需要通知葉小釵嗎?」
 
「暫時不用,等慈郎來了再說吧!」如果現在讓葉小釵知道了,大概聖集團的辦公大樓會被他整個拆掉吧!
 
「白衣,回去後麻煩你別告訴子商他們。我知道你們擔心小緣,但你們還是孩子,我不希望看到你們魯莽行事!上次去挑了幫派的事情我不想再見到,明白了嗎?」
 
「……是的,一頁書伯伯。」白衣怯怯地點了點頭,明白他們上次挑掉欺負小俠的不良少年團組成的幫派一事讓一頁書伯伯很生氣。
 
「海殤,你還要在那邊蹲多久?」
 
美麗的鳳眼一瞪,原本縮在角落避風頭的某位警界高階人士趕忙跑到愛人面前立正站好,「梵天,有什麼要我做的嗎?」
 
「麻煩送白衣回去!」
 
「好的!白衣,走吧!」接收到那雙漂亮鳳眼傳遞出來只有兩人才了解的訊息,海殤君帶著白衣離開,剩下一頁書獨自照料著昏睡中的人兒。
 
***   ***   ***
 
「為什麼要故意送那個炸彈?」
 
『這是我幫你送給素續緣的禮物啊!怎麼,你不喜歡嗎?』
 
「你……你是故意的!故意讓西蒙起疑心的!」
 
『呵,起疑心?他有懷疑到你身上嗎?』
 
「你的目標是素還真!素續緣有我對付,不需你費心。」從話筒傳來的刺耳笑聲,讓他不用見面就可以知道對方現在的表情:譏笑!他在嘲笑諷刺自己。
 
『你根本對付不了素續緣,不是嗎?如果真的對付得了他,就不會讓他跟西蒙公爵這樣如膠似漆、恩愛異常。哈,我可是在幫你啊!如果讓西蒙‧哈奇斯知道原來是你背叛他,你的下場可會很慘的喔!』單手把玩著手中的精緻刀刃,雕工精緻優雅的刀柄美得讓人常常忘了它是一把可以置人於死的武器,一如……感情。
 
是的!如果說要尋找最能置人於死的凶器,感情永遠會比刀刃槍械來得好用,即使你是稱霸東半球的集團主席,或者是高高在上的皇室公爵,只要觸及感情,往往都是最容易取他們性命的時候。
 
「多謝你的提醒,但不要忘記你之前說的:我們是同坐在一條船上,誰出賣誰都會害到自己!這句話我完整的送還給你,不要你為躲在暗處就會比較安全,哈奇斯的勢力遍布西半球,只要聖集團與哈奇斯家族合作,你也逃不了的。」
 
話語中有著玉石俱焚的威嚇,挑明最壞的結果是兩敗俱傷。
 
『呵呵,我知道!我很識相的。』眼底閃過一絲的狡獪和不悅,手一緊,鮮血緩緩從指縫間溢出,一滴一滴的打在放置桌面的照片上,那是一張介於柔與剛之間、帶著不容忽視英氣的俊美臉龐。
 
「知道就好,不要再有下次。」說完,立刻斷線。男人拿著話筒,看著桌面那染著鮮血的照片。
 
素還真,你能承受得了再一次失去至親的打擊嗎?哈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