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19

 
「不,沒什麼!」不想讓素續緣擔憂,西蒙將臉上所有的思緒全數收起,拉起對方的手走向屋內:「你的頭髮沒擦乾呢!」
 
接過維特遞過來的毛巾包裹住那頭帶著水氣的長髮,西蒙讓素續緣坐在自己前方,慢慢的、動作輕柔地幫他擦拭著。
 
「你……是不是在想那枚炸彈跟亞維學長有關?」沒有抗拒這太過親暱的舉動,素續緣只是放鬆自己的身軀,任憑身後男人如同呵護舉世無雙的珍寶一樣的溫柔舉動,淡淡的拋出這個其實可以說是很具震撼性的話語。
 
「……亞維跟這件事情應該沒有關係,我只覺得他的父親跟妹妹似乎隱瞞了他什麼事情。」知道續緣的觀察和感覺非常敏銳,西蒙也沒有轉移話題的打算:「你跟他……很熟?」
 
就他所知道,亞維‧安奈爾是續緣當交換學生時所認識的一位學長,對續緣非常的照顧。亞維的行事生活非常低調,相較於瑪莉安‧安奈爾的行事作風,他低調得讓人幾乎忘了安奈爾公爵還有一個兒子。
 
不過,就今天的接觸看來,他倒不討厭這個叫亞維的男人!甚至對他的好感,遠遠超過安奈爾跟他女兒。
 
「亞維學長的個性比較害羞內向,他也從來不誇耀自己的身世!若不是父親告訴我他的家世背景,我恐怕也不知道一向安靜的學長竟然是歐洲著名貴族之一安奈爾公爵的長子。」
 
「所以,你知道這件事情跟亞維無關!」將黑髮上多餘的水分擦乾後,西蒙拿起梳子慢慢地、動作輕柔地梳理著那頭髮絲:「可是,你卻明白今天他們三個人的到來並不尋常,不是嗎?」
 
回給西蒙一個略帶淘氣意味的淺笑,這個笑容讓西蒙明白:其實對這一家子的來意,他有幾分底。
 
「雖然說父親跟長輩們將我保護得很好,但我還不至於無法發現那麼強烈的敵視意味。只是,我不太敢確定瑪莉亞小姐與她父親敵視我的理由,是否跟我所想的一樣就對了。」雖然安奈爾臉上並不是那種明顯到臉上寫著要將人生吞活剝四個字,但是他就是知道他對自己有敵意。
 
「你在意他們?」安奈爾那老傢伙,也許他該『回敬』一下才不至於失禮。
 
「說不上在不在意,只是覺得這樣亞維學長會很為難而已。」其實,安奈爾公爵跟他的女兒對自己來說,充其量只是一個朋友的父親跟妹妹,沒有什麼值得他在意的。
 
「亞維似乎是在美國的學校就讀的。」用點小伎倆讓他先回學校去吧!不然,要對付安奈爾還要顧忌續緣跟他的關係,雖然自己不會對付亞維,但要要對付的是他的親人,讓他留在這裡也不太妥當。
 
「嗯?」怎麼會突然跳到這個問題?素續緣不解的發出單音詢問。
 
「沒什麼!你的頭髮很長,我很少見過男孩子頭髮留這麼長的。」對原先的談話失去了興趣,西蒙將話題轉移到自己握在手心中的髮絲,觸感比他所接觸的任何一個女性的髮絲要來得柔軟滑順。
 
「你的頭髮也很長,不是嗎?」一笑帶過,素續緣對自己的這頭長髮有著非常矛盾的感覺:「我一直想將這頭髮剪掉,但每次在剪刀要剪下的一剎那間又臨時反悔了。」幾次下來,氣得青衣阿姨不理自己整整一個禮拜。
 
「為什麼?」玩心大起地將那束長髮紮成一條辮子,不過向來養尊處優的西蒙不能指望他有一雙巧手,辮子紮得零零落落、一個不注意就會整個散開。不死心,西蒙一面再接再厲挑戰,一面問著。
 
「不知道!只覺得會留長髮,是一種期待、卻也是一種害怕。總覺得這長髮能帶領我找尋到終止每晚夢魘的方法,卻也覺得它會帶來更多更多的殘酷事實……」望著鏡中那努力跟自己的髮絲作戰的男人,素續緣露出一抹所有所思的微笑。
 
不想說,曾經在一次的夢境中看到黑衣王者溫柔地撫摸著青年的黑髮,臉上的柔情讓他即使潛意識對王者恐懼不已,卻也無法自拔地將頭髮蓄長、捨不得剪短。
 
「……那,剪掉吧!」原本沉迷與那柔細黑絲嬉戲的手僵滯了一下。
 
不能否認,續緣的這頭黑髮真的很美,但他不要續緣身上有任何代表著悲傷或痛苦的事物!好不容易將那夢魘的源頭取出,西蒙只希望他的續緣能開心快樂。
 
「嗯,回去我請青衣阿姨幫……」這頭長髮代表著過去令人驚恐的夢魘,現在是該剪去的時候了。
 
「不,我幫你剪,好嗎?」他所造成的痛苦,由他親自結束!
 
西蒙的要求不只讓素續緣愕然地瞪大眼,就連一直守在門外『注意』的維特也是張大嘴訝異地張大嘴巴,說不出任何話來:西蒙公爵竟然要親手幫人剪髮?!這……素續緣少爺,你可千萬別答應啊!
 
「……嗯!」素續緣的愕然在兩秒鐘後收回,在思索三秒鐘後輕輕點頭答應。
 
不……素續緣少爺,您要三思啊!
 
要不是謹記著自己是偷聽者的角色,維特早就破門而入衝進去搶救素續緣……的頭髮。
 
唉,不是他要這麼神經質兼對主人的手藝沒信心,因為西蒙曾經在十二歲的時候開玩笑說要幫自己剪頭髮,自己當時是抵死不從啦,可惜抗議無效後還是得乖乖上斷頭台,十分鐘的酷刑讓他整整三個月都要帶著帽子出房門。
 
喀嚓喀嚓!剪刀剪著某項物品的聲音不斷傳來,維特的心也因為這連續的聲音提得越來越高,最後終於在西蒙的特赦令下得以進入房內:「維特,進來!」
 
大概是要自己進去幫忙收拾殘局,或者是要幫忙素續緣少爺找頂假髮或帽子之類的吧!維特心中暗想,然後以一個身為過來人的身分踏入屋內,想給素續緣少爺一點安慰,只是……
 
「咦?」
 
「維特?」不明白這個一向機警幹練、懂得察言觀色的管家怎麼突然發起呆來!西蒙解下自己的髮帶小心地將手中那頭青絲紮好。
 
素續緣有些不習慣地看著鏡中的短髮青年──留了十幾年的長髮就這樣剪去了,說不出來自己的感受,只覺得鏡中的自己看起來……
 
好小、好稚氣的感覺,完全不像原來的自己。
 
「啊…嗯…是,主人有何吩咐?」沒有他想像中的長短不齊、凹凹坑坑的窘境,這樣簡單乾淨的短髮更適合素續緣少爺,不再帶著一身揮不去的蕭瑟和悲傷,令人不忍的悲哀。
 
怪哉,他從不知道原來主人的手藝竟然能在一夜之間變得如此精巧!該說是自己倒楣、不該太早當主人的實驗品,還是說愛果然會讓主人的剪髮技術無師自通、一夜成神?
 
「把這些碎髮清一清!」指著地毯上的細碎髮絲,西蒙下完命令後轉頭看著有點不適應這樣自己的素續緣,臉上仍舊是寵溺溫柔的微笑,令維特有些感慨。
 
這樣的笑容,除了素續緣少爺外沒有任何人見過,包括前任的公爵和公爵夫人在內!因為,主人只會對素續緣少爺綻放這樣溫柔的笑靨。
 
也或許,只有像素續緣少爺這般的人,才會讓主人露出這樣的溫柔吧!就連禔摩伯爵都沒有這樣的能力……
 
說到這,不知道被留在聖集團主席家中作客的禔摩伯爵過得好不好?
 
維特一面招人來清理地上的碎髮,一面胡思亂想著,直到西蒙的聲音再次將他遊向他方的神智拉回:「維特?」
 
「是!」直覺反射性的回應,等自己喊完後才注意到眼前微帶不悅神情的主子,而素續緣少爺則是淺笑不語地看著自己,維特知道自己恍神得太嚴重了:「主、主人有何吩咐?」
 
「我明天要跟續緣一起出去,你叫希恩跟紅寅注意堡內的安全戒備!尤其是教父那邊要多加注意一下,明白嗎?」西蒙注視著白晰臉上浮現出詫異神情的素續緣:「這些天讓你一直留在城堡內委屈你了!明天我有空,出去走走吧!」
 
「這……好嗎?」之前他與父親被狙擊,加上校園的槍擊,近日來的幾次事件讓素續緣根本不敢出門,就怕波及到其他無辜的人。
 
「是啊!主人,還是讓希恩與紅寅多帶一些侍衛保鏢陪同吧!」
 
「不用!」試問,誰希望跟自己情人出門談戀愛時還有一堆人跟著?而且……
 
記得教父曾經意有所指地拋下:『有時候,敵人不會讓你知道他是你的敵人!』這句話,還有就是聖集團傳過來錫德蘭城堡有內奸這個消息,在在讓他無法釋懷。
 
不想去懷疑自己週遭的人,但是接踵而來的事情讓他不得不去想這個可能!但,這個通暗鬼的『內神』又會是誰呢?他只能確定不可能會是維特、希恩與紅寅三人。
 
「可是主人……」不是不相信主人的能力:雖然公爵大人鮮少動手,但他們始終無法抹滅主人身懷絕技的事實:精通武術、射擊、劍術……等等,截至目前為止少有人能勝過主人的!
 
「維特!」一聲淡淡的呼喚讓維特安靜了下來。知道主人心意已決,他做屬下的也沒有任何資格可以再多嘴。
 
「西蒙……」
 
「續緣,你還沒有去看過……」轉過頭望著少年的臉龐,那雙帶著擔憂的美麗眼眸永遠是他看不厭的,西蒙微微俯下身將自己的前額抵著少年的,美麗的藍謀與溫婉的黑眸就這麼平行直視,讓素續緣能看見自己眼底的情。
 
「嗯!」不由自主地發出一個同意的單音,在這樣的親暱曖昧下,素續緣不想也無法拒絕這樣的邀請。
 
只是……為何總覺得有種莫名的視線讓自己不安呢?就著西蒙的親暱,他不著痕跡地探視了週遭一變,但卻沒有任何發現。這個結果讓素續緣開始在心裡暗笑自己太過敏感了。
 
「續緣?怎麼了?…」
 
「沒什麼!」
 
 
 
「讓主人跟素續緣少爺兩人出去好嗎?」希恩不放心地望著那駛出古堡大門的車子,轉向旁邊的維特與紅寅,「才發生過炸彈事件,主人為什麼不等事情告一段落後再出門呢?」
 
「這是個好問題,你可以直接問主人然後得不到答案。」紅寅美麗的媚眼一翻,極度破壞形象兼毫不客氣地送了一個白眼給希恩:「既然這麼擔心,你不會偷偷跟著主人去啊!」
 
「我不敢!」是的,主人的話等同與英女皇的命令一樣,他哪敢陰奉陽違啊!
 
「那就乖乖去執行主人交代的命令吧!」在這種時候,出面打圓場的永遠是維特!無奈地看著錫德蘭堡中的兩大護衛官,維特有些無奈地再次當起調停人。
 
「什麼命令?」
 
「查出槍傷素續緣少爺父親的兇手:魔龍祭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