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7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18

 
「…主人,您弄疼素續緣少爺了!」發現到素續緣臉上的不自在,維特不得不停下來提醒,身為服侍公爵多年的他自然知道西蒙的手勁有多大,素續緣少爺的手腕恐怕是逃不過瘀青的命運。
 
「嗯!」
 
從自我情緒中清醒,西蒙抬頭看了維特一眼,再順著他的視線看向被自己緊緊握住的手腕和手腕的主人,正如維特所說的,素續緣的眉心微蹙,彷彿正在承受什麼樣的壓力或者是……痛楚。
 
「對不起……」急忙放開自己的手,愧疚地望著那白皙細瘦的手腕浮出淡淡的痕跡,西蒙無法以言語形容自己心中的懊悔。
 
「我沒事!」
 
「嗯…維特,繼續說下去。」
 
「是的,主人!」繼續翻動手上那剛剛交過來的資料,維特接著說下去:「這次的爆炸只造成那名警衛手臂部分擦傷、警衛所的玻璃震碎,並沒有造成太大的損失!從這部分看來這枚炸彈威嚇的意味濃厚,而且是針對素續緣少爺而來的。」
 
問題出來了:究竟是誰幹的?而且為什麼會確定素續緣少爺人就在錫德蘭城堡內?
 
雖然說續緣少爺暫住錫德蘭城堡並不是什麼秘密,但是西蒙公爵非常的低調,甚至還以身體不適、工作繁忙等藉口推掉許多社交舞會與聚會,也拒絕外人進入錫德蘭城堡,為的就是多陪伴和保護續緣少爺,不讓皇室貴族的黑暗面波及到他,因此堡內人員對素續緣少爺的事情都是三緘其口的。
 
那麼,究竟是誰呢?
 
前一次是父親,這一次又是警衛先生,因為他,害得其他人被連累了!
 
咬著唇瓣,就算素續緣不會認為這只是個巧合:從台灣追殺到英國,那個人還真的跟自己有很大的仇恨啊!只是,自己曾幾何時與人結過如此深的仇恨呢?
 
一股寒意從心底蔓延到四肢百骸,素續緣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冷!真的好冷。
 
「不要怕,有我在!」
 
在理解這段話所包含的意義前,他的身軀已經被人用雙手摟得緊緊的!素續緣抬頭,環抱住他的男人給了他一抹安撫的微笑,這抹微笑如溫暖的冬陽般驅除不斷蔓延的寒冷,也讓他的身子不再顫抖。
 
多麼不可思議啊!記得幾天前自己還百般恐懼這男人的一切,但現在……自己卻必須藉助他的懷抱才能讓自己免除恐懼。
 
想到這,素續緣不自覺挪了挪自己的身軀更貼近黑髮男人。這算是個很任性的舉動!不過,西蒙應該不會介意才對。如此想著,素續緣滿意地汲取著對方傳給自己的溫暖。
 
瀰漫在鼻尖的,是一種淡淡的、屬於男性卻不嗆鼻的味道!跟父親那與生俱來的淡雅花香、與自己長期接觸醫藥材所染上的藥草味、與隨行大哥擁有類似薄荷草的氣息完全不同。帶著危險卻又令人無法抗拒,不是一般西方男人偏愛的古龍水,是一種與夢境中血液腥羶氣味完全相反、屬於沐浴在陽光下男性的氣息。
 
「紅寅、希恩,加強堡內的戒備!維特,去追查出那個包裹究竟是誰送過來的。」發現到懷中的身軀不再顫抖後西蒙開始下達命令,沒有讓素續緣發現自己隱藏在眼底的嗜血──其實,他還是無法完全擺脫千年前的黑暗,只要思及有人想傷害他最珍惜的人,他就有親手撕裂那個主謀者的念頭。
 
他要讓那個『人』知道,什麼叫做地獄。
 
「是的,主人……」維特話還沒有答完,領口傳來輕微的震動讓他停下,從領口特製的通訊系統接獲到大門警衛室傳來的通報讓他更是錯愕。
 
「維特?」
 
「主人,安奈爾公爵來訪。」
 
「嗯?」看來,那個老傢伙還真不怕死呢!「打發他離開……」
 
「可是,安奈爾公爵的公子亞維少爺跟千金瑪莉安小姐也一起來了!據說,是要來探訪素續緣少爺的。」急忙補上這句話,維特知道這下子事情有點嚴重了。
 
太過湊巧了!
 
為什麼安奈爾公爵會知道素續緣少爺在錫德蘭城堡?更棘手的是:亞維少爺可是素續緣少爺的朋友兼學長,當初若不是因為亞維少爺的關係,主人也不會找到素續緣少爺的。
 
這下……人究竟是要轟,還是要請呢?
 
「亞維學長?」亞維學長怎麼知道他人在英國?
 
素續緣也是不解,畢竟這次來英國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除了家中的長輩外就連白衣他也沒有說,只是說有點事情要到英國來,學校方面請白衣幫忙處理!因此,學校同學只知道他要請一個月的假。
 
「你想見他?」低頭看著素續緣的臉龐,西蒙輕輕問道。
 
「亞維學長一直很照顧我。」
 
對亞維,素續緣一直有著愧疚。當初亞維一直很照顧自己,就連自己回國後他的關懷也是沒有更改,常常以書信電子郵件的方式傳遞著他對自己的關心。可是,現在自己卻連到了英國都沒有跟亞維學長打聲招呼……
 
「請他們進來。維特,你吩咐下面準備招待貴客;紅寅,希恩加強堡內的戒備跟警衛,但不要讓客人發現不對勁,引起他們的恐慌。」
 
「可……是的,主人。」
 
原本想說這樣不妥當的維特與希恩等人,在看到西蒙對同樣愕然的素續緣綻開溫柔的笑容後又將反對的話語嚥回肚子,順從地退下分頭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這樣……好嗎?」這樣無疑是製造了一個機會給有心人,素續緣眉心輕擰地望著西蒙,心中擔心的並不是自己的處境而是怕給西蒙帶來危險。
 
「放心,一切有我在!」安撫的吻落在那蹙起的眉峰上,西蒙低沉且有磁性的嗓音平撫素續緣的不安,也讓他臉頰泛起了羞澀的紅潤!迎向西蒙美麗的藍眸,他露出笑容點了點頭。
 
他的續緣,終於在他的眼前露出最美的笑容了……
 
 
「安奈爾公爵,亞維少爺、瑪莉安小姐,這邊請!」
 
安奈爾和瑪莉安總算是見識到被譽為最神秘古老的錫德蘭城堡的真面目:雖然錫德蘭城堡是哈奇斯家族公爵居住的居所,但由於有百年的歷史加上哈奇斯家族於世界各地都有別墅居所,外界一直認為西蒙與禔摩鮮少住在錫德蘭堡中,也因此對於錫德蘭城堡的評價不外乎就是一個過氣的歐式古堡。
 
如今親眼看見,安奈爾才知道外界的傳言錯得多離譜!
 
隨著俊雅的金髮侍從進入富麗堂皇卻不顯俗氣的大廳,安奈爾一行人只能用:氣派、雅致、華貴卻不顯得庸俗!這幾個形容詞來形容他們的感受。
 
「續緣!」
 
就在安奈爾跟瑪莉安還在驚嘆時,亞維已經注意到正廳中央兩抹身影,興奮地上前拉住他的手,完全忘記了身旁西蒙與其他人的存在:「續緣,你真的在這!」
 
「亞維學長,近來可好?」溫和如風的微笑,這向來是素續緣的招牌笑容。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吧!」視線飄到一直站立在續緣身後兩步距離的黑衣俊美男子,亞維只覺得自己有一肚子的問題卻無法問出口。
 
記得上次見面時續緣的臉蒼白得毫無血色,自己還來不及問出原因前就被西蒙公爵打斷。
 
後來,自己被禔摩伯爵以父親找他的藉口騙回會場再出來時,已經沒有看見西蒙與續緣的身影,查出續緣下榻的飯店趕過去結果發現續緣等人已經退房回台灣,父親又拿一堆婚姻事情來煩自己,事情也因此不了了之。不過,現在看起來續緣的精神跟氣色的顯得很不錯,已經看不到先前那初見西蒙時的驚恐。
 
「你的氣色看起來很好。」算了!只要續緣好就好了。
 
「這都要謝謝西蒙公爵的幫助!」
 
「各位請坐吧!」不著痕跡地拉開亞維緊握住素續緣的手,西蒙秉持著主人的態度開口,但是維特很清楚這只是主人要亞維少爺離素續緣少爺遠一點的藉口。
 
由於這不是一場正式聚會而真正的主角是素續緣跟亞維,因此一行人隨意落了座:亞維坐在素續緣的右手邊,西蒙則坐在素續緣的左手邊,與安奈爾父女倆面對面相望沉默。
 
幫忙倒茶送點心的維特花了不少的自制力才壓下自己想笑的慾望:除了素續緣少爺跟亞維少爺聊得似乎挺開心的外,主人跟安奈爾公爵父女倆竟然都沒有開口,只是面對面坐著,這倒符合中國的一句話:相對無言!要是讓禔摩伯爵知道,肯定會大大嘲笑主人一番。
 
「亞維學長,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寒喧應付完亞維一連串的關懷,素續緣終於可以問問他不解的地方。只見到亞維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雙眼看向了西蒙又轉向自己的父親跟妹妹,沒有回答。
 
「亞維學長?」
 
「是一個朋友告知說亞維的學弟因身體不適目前在錫德蘭堡作客,亞維才會這麼唐突地前來拜訪!在此,我先為我們的失禮道歉。」回答的人是安奈爾公爵,但是他的說詞在場的人員:西蒙、素續緣跟維特並不相信。
 
「續緣的身體狀況的確欠佳,需要一個寧靜的地方好好休養。」這樣的巧合令人心生疑竇,但西蒙沒有戳破安奈爾的謊言,只是順水推舟的說著:「續緣的父親與本人的教父是至交,所以才會讓他前來錫德蘭古堡小住一番,靜養身體,避免他人的打擾。」
 
言下之意非常清楚:你們的來訪打擾到素續緣了。
 
「這……」本來就憨厚內向的亞維發現到西蒙的不歡迎,有些尷尬地低頭──
 
自己的確太魯莽了!一聽到續緣人在錫德蘭古堡就冒失的跟著父親一起過來,也沒有追問父親是如何得知這個消息,也更沒有想過為什麼續緣會突然來英國卻不跟自己連絡。
 
「真的很抱歉,西蒙公爵!不過,因為亞維哥哥真的很掛意這位素續緣先生,所以才會做出這麼失禮的舉動。」
 
眼見西蒙挑起了哥哥的羞愧,瑪莉安急忙開口企圖活絡氣氛:「因為哥哥是醫學院的學生,加上素續緣先生又是哥哥的學弟,所以我們才會前來探望素續緣先生並且看看有什麼地方可以盡綿薄之力,幫素續緣先生看病。」
 
「煩勞亞維學長,真是不好意思!」看出自家學長的不安和愧窘,素續緣沒有多說什麼,一逕溫和微笑的回應讓亞維眼底的內疚更深。
 
其實,一開始他是被父親和妹妹半強迫逼來了,美其名是他來探望續緣但事實上是瑪莉安想來見西蒙的成分居多。只是……
 
小心地偷覷了眼前的溫和少年,還有與他並肩而坐的俊美黑衣男子,這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曖昧。對西蒙的認識不深,但從多數人的評論知道他不是個熱情的人,可是從剛剛他對續緣的呵護,讓一向不喜歡去揣測太多的自己都覺得不太對勁了。
 
一下子,氣氛就這麼僵了下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