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17

 
 
這次的聚會真是無聊到極點,若不是因為礙於皇室規定必須出席,他寧願陪著續緣留在堡內看書……
 
「西蒙公爵,請留步!」開口攔住他的是與他同等地位的安奈爾公爵,只見這個五十好幾的中年男人臉上有著別有用心的笑容。原本單純的皇室聚會,就因為他的這一句話,開始生變。
 
「有事?」
 
「不知您對小女的印象如何?」安奈爾望著眼前俊美非凡的年輕男子問著。
 
先別說瑪莉安對西蒙迷戀,光是哈奇斯公爵的頭銜就值得自己去與他搭上關係。誰不知道哈奇斯公爵可是目前最受女皇注意的皇室成員,哈奇斯家族近乎敵國的財富、西蒙與禔摩卓越的理財手腕和經商頭腦,種種優勢都讓上流社會人物甚至是其他各國的皇室莫不想與其搭上邊。
 
安奈爾的女兒?
 
西蒙努力地在腦海中搜尋著與其相關的任何一絲記憶。沒辦法,自從找到續緣後,之前所有的花花草草、鶯鶯燕燕全部被他掃出腦海!現在的他根本記不得那個女人的名字,更遑論印象了。
 
「嗯……令嬡是個高貴的小姐!」一心想只想回去陪素續緣的西蒙不想多生枝節,畢竟對方還是跟自己平起平坐的公爵,基本的禮貌還是要顧及的。不過,這老傢伙恐怕也是看準了自己不願意在這樣的場合讓他難堪,才會問這麼敏感的問題。
 
不願意並不代表不敢!
 
「西蒙公爵,您也到了適婚年齡了吧?既然你對小女的印象不錯,是否……」
 
望著那張寫滿垂涎的老臉,西蒙只是靜靜的看著,然後露出一個足以讓在場眾人失魂的微笑:「我是否到了適婚年齡這事,應該不需要安奈爾公爵您來提醒吧?」
 
原本被那微笑迷得暈頭轉向的安奈爾在西蒙開口的瞬間有如身墜萬里深淵般,來不及說什麼,西蒙繞過桌子走到他身邊微微彎下身子附在他耳邊,語氣極度輕柔細聲,音量只容許彼此聽到:「我對令嬡沒有任何一絲的印象,推銷自己的愛女要先打聽一下對方的喜好,明白了嗎?安奈爾公爵。」
 
輕柔溫和的語氣中帶的無比的諷刺與強大的壓迫感,讓原本就渾身冰冷的安奈爾在聽完後更是忍不住地打顫,無法克制自己發抖的身軀,更不敢迎向西蒙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就這麼說定了,那容許我先行告退。」滿意於安奈爾的反應,西蒙露出淡然的敷衍笑容對在場其他不知情的成員丟下話語,然後踏著優雅的步伐離去。
 
嗯,今天的天氣真是不錯啊!也許,可以帶續緣去騎馬散散步之類的,整天窩在堡內對續緣也不太好。
 
十秒鐘……
 
二十秒……
 
一分鐘……
 
兩分鐘……
 
在西蒙的身影消失在門板足足三分鐘後,會議廳內的眾人才各自從那極具殺傷力的微笑中清醒過來,而安奈爾則是花了更長的時間讓自己的身體恢復到自己的掌控下──
 
好恐怖的氣勢,那股氣勢就連真正的王族都要退避三分的強悍!西蒙……不是個簡單的角色,無法拉攏他也不能與他為敵。
 
好不容易穩下心神的安奈爾如此對自己說道。
 
 
「爹地,那個……」原本就漂亮的臉蛋因為雙頰的紅暈而更顯嬌美,瑪莉安扯著剛回家父親的衣袖,撒嬌著:「西蒙公爵他……」
 
西蒙可是英國皇室及上流社會眾家名媛心中的夢中情人,先不要說那顯赫的家世背景,光是那張俊美中帶著邪氣的面孔就足以迷死所有女人了!雖然之前他有不少的風流韻事傳出,但期限最長都不會超過一個月,加上放眼望去只有自己的家世條件可以與其相配,也只有自己才能當得起哈奇斯公爵夫人。
 
「瑪莉安,不要去招惹西蒙這個人,明白嗎?」知道自己女兒想問的事情,安奈爾公爵很快就先截去女兒的話語,語重心長的叮嚀到:「我最心愛的女兒,以妳的條件,多的是優秀的追求者,所以千萬不要去招惹西蒙,好嗎?」
 
「爹地?出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您會這麼說?」原本溫順嬌俏的臉蛋換上一層困惑與不滿,瑪莉安扯著父親的衣袖追問,「您出門前還信誓旦旦跟我保證絕對有辦法說服西蒙公爵的,而且您也可以要求女皇陛下下令的不是嗎?」
 
「瑪莉安,西蒙公爵對妳沒有感情啊!」原本不想傷害愛女的心靈,只是對方不是好惹的,他不希望最疼惜的瑪莉安受到傷害。
 
「感情是可以培養的!您跟媽咪當初不也是由女皇陛下措合的?爹地,如果安奈爾家族能與哈奇斯家族聯姻,那將會為雙方帶來多大的利益啊!」不肯放棄地不斷誘惑著自家父親,瑪莉安深怕父親真的會放棄與哈奇斯家族聯姻的念頭。
 
父親願意,她也不肯!西蒙的妻子只有自己能勝任,也只有自己能坐上這個位置。
 
「瑪莉安,爹地也很希望能與哈奇斯家族聯姻,可是……」不想說出那讓自己覺得丟臉的恐怖感覺,而且還是來自一個比自己小上二十來歲的孩子,這樣的經歷安奈爾真的不想再承受一次:「瑪莉安,不管如何,別去招惹西蒙……」
 
這樣的男人,不是瑪莉安可以掌握得了的──
 
***   ***   ***
 
剛回到錫德蘭堡內,西蒙將外衣脫下交給忠心的管家維特,一面詢問著:「續緣呢?」
 
「素續緣少爺正在藥草園那邊看書!」維特必恭必敬地回答。
 
「那我交代你查的事情,查得如何了?」解下領帶、鬆開領口的襯衫釦子,西蒙再度詢問。
 
「綜合聖集團傳來的資料,開槍的人應該是與聖集團有仇的魔龍祭天!不過由於魔龍祭天善於易容,目前正在全力追查此人的下落。」停頓了一下,維特還是決定說下去:「另外,聖集團也傳來消息說……錫德蘭城堡內也許有奸細。」
 
「奸細?」美麗的藍眸轉向,搭配著俊美的臉龐,眼前的主人耀眼得有如天神一般,令人無法直是他的光采,更讓人失魂忘神。
 
「維特?」
 
「啊……維特失職了!」聽出主子語氣中的不悅,維特趕忙收回心身盡職地報告著:「嗜血者之毒是由錫德蘭城堡外流出去才會被用來攻擊素還真的。據聖集團推測,確定攻擊者是魔龍祭天的話,以錫德蘭城堡的戒備保安情況和嗜血者毒素藏匿的位置隱密這兩點看來,就只有內賊這個可能。」
 
嗜血者藏匿的地點除了公爵外就只有禔摩伯爵知道,而且如何開啟的步驟也只有公爵一人曉得,因此對於聖集團的推測,維特本來是嗤之以鼻,但是在聖集團丟出一個問題後,他沉默了:
 
若非是內賊,嗜血者之毒究竟是如何流到外界的呢?嗜血者是一種可以破壞造血組織並且使其身體產生變化的毒素,中毒者除了造血組織被破壞,若是沒有及時醫治,犬齒會開始變得尖銳異常、整個人因為腦神經系統被毒素感染變得渴望鮮血!一如傳說中的吸血鬼一般會攻擊別人、吸食對方的鮮血,然後所有免疫系統都遭受破壞、最終到痛苦得發狂致死……
 
這樣稀少罕見的毒,被錯認的機率根本是零!
 
素還真之所以幸運,是在於攻擊他的嗜血者之毒是塗抹在子彈上頭,在開槍的瞬間子彈因高熱而使得毒物部分成分被破壞、毒素降低,加上大量出血緊急送醫搶救時由陸氏的毒物科發現其中毒、用部份的解毒劑為他壓制住嗜血者的毒性,讓他能撐到公爵提供血清給他解毒,否則現在世上就不會有素還真這個人存在。
 
「你……認為最有可能的內賊是誰?」美麗的眼眸在剎那間閃出鮮紅的光芒,但在下一秒又隱沒在那片美麗的藍色之中。西蒙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甚至唇角的弧度還提高了兩度,可是熟知他的維特卻可以從那太過冷靜的語氣裡,發現到那深沉的怒火。
 
「這……是屬下失職,屬下尚未查出!」
 
「維特,我將事情交給你調查,是因為我信任你的忠誠與能力!」
 
溫度略微冰冷但卻不容他抗拒的修長指尖抵住他的下顎、半強迫性地逼維特將頭抬起迎向主子的視線,看不出那張微笑依舊的俊臉下隱藏著什麼樣的想法,只能靜靜聽著主子的聲音,一個字、一個字傳入自己耳中,排列成命令:「不要讓我失望,明白嗎?即使那個內賊……是我最親近的人,我也不容許他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這句話,很清楚的點明了:這個內賊絕對要抓到,而且下場會非常的悽慘。因為即使是禔摩伯爵,主人也絕對不允許他做出傷害素續緣少爺的事情。
 
「維特明白了!」恭敬地彎了個九十度的腰,維特回應。
 
「明白就好!現在,你該知道怎麼做了嗎?」轉身走向藥草園,西蒙不忘丟下結論:「不論花費多大的代價,我只要一件事:續緣安全!」
 
「是的!」領命退下去,維特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沒有去理會離開的身影,西蒙只是靜靜地走到自己一草一木親手培植出的藥草園外,只見到一抹身影蹲在綠草中間,不知道在忙些什麼。一時間玩性大起的西蒙放輕自己的步伐,躡手躡腳地走到那背對著自己的身形,突然開口出聲:「你在做什麼?」
 
「啊!」被突然出現的干擾嚇到,原本專心掘土移植草藥的素續緣一個不注意竟然讓被手中的小鏟子弄出傷口,一道劃過掌心約莫三公分的傷口慢慢地淌出紅色的血。
 
「對不起!」西蒙怎麼樣也沒想到自己小小的惡作劇竟然會讓最心愛的人受傷,拉起那受傷的掌,他想也沒想地用自己的衣袖拭去那溢出的血漬:「來人,快拿醫藥箱來。」
 
「這只是小傷,不要緊的!」瞧見西蒙一臉緊張的模樣,素續緣有些哭笑不得!開口安撫著西蒙,很想告訴他其實手上這個傷口跟之前自己留在他身上的傷兩相比較,可以說是小巫見大巫。
 
「我會心疼!」
 
這句話,當場讓素續緣不知該如何回應。西蒙知道素續緣向來臉皮薄,也沒有再繼續逗他,揮手制止想要上前幫續緣處理傷處的僕人,他接過藥箱小心翼翼地拿雙氧水為那染了血的掌清理著傷口:「如果我弄痛你……要告訴我!」
 
一時間素續緣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了!他不是孩子,這點痛他還能忍受……但話語到了嘴邊卻是出不了口。就只能直直望著異常忙碌的男人,直到他自認已經將傷口處理完畢為止。
 
說實在的,手上的紗布包紮得並不漂亮:以準醫生的判斷,自己手上的傷口其實不需要用繃帶纏繞這麼多層,導致現在他的手掌看起來就像……一團紗布球似的。
 
素續緣看著自己的手,又看看西蒙有些困窘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溫柔的弧度,輕聲說著:「謝謝你!」
 
然後在西蒙臉頰上留下一個安撫的吻。這是一個突發動作,連素續緣自己也沒有料到自己竟然會做的突發動作!就在吻過西蒙臉頰後他自己也楞住了,就這樣四目相望,時間也就這樣靜止了下來。
 
突然,一陣不算巨大但也絕不能說細微的響聲從大門處傳來,接著是一連串護衛的騷動和腳步聲傳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西蒙和素續緣已經被紅寅、希恩與其他的保鑣護衛團團包圍住。
 
「出了什麼事情?」第一個動作將素續緣摟入懷中,西蒙沉聲問道。
 
「剛剛有人送了一個炸彈郵包給素續緣少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