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16

 

禔摩生性高傲倔強、寧死也不肯服輸,怎麼會突然無預警就掉下眼淚?傷口真的有這麼痛嗎?風隨行開始有點後悔自己出手過重了些……

 

 
「隨行,小禔在吃醋喔!」無奈地提點著風隨行,素還真突然感受到有個感情白癡的兒子真是辛苦,雖然隨行不是他兒子但感覺亦不遠。
 
「吃誰的醋?」
 
這一句話問得屈世途瞪大眼睛──風隨行是個木頭嗎?
 
這一句話問得葉小釵嘖嘖稱奇──風隨行的感情神經是用鈦合金鑄成的嗎?
 
這一句問得素還真開始感嘆禔摩的感情路──要修成正果實在是遙遙無期啊!
 
「隨行,你覺得小禔怎麼樣?」好吧!看在禔摩這些天讓他玩得這麼開心的份上,他就當當好人來幫忙提點這顆石頭吧!素還真將手伸入口袋,收起臉上的笑容認真問道。
 
「什麼怎麼樣?」不是很在意素還真的問話,風隨行頭一次在素還真面前恍了神。注視自己的左手,剛剛有熱熱的液體濺到他的手背,好像是禔摩的眼淚。
 
「小禔啊!你討厭他嗎?」唉,他們對隨行的教育是哪裡出了差錯啊?
 
「討厭?……」依舊看著手背思考一下,風隨行抬頭看向素還真:「我為什麼要討厭他?」
 
聽到這邊,屈世途總算可以了解到禔摩的心情了:就連他這個旁觀者都很想好好敲一下風隨行的腦袋,看能不能敲得他開竅。
 
「那就代表不討厭他囉!小禔很可愛吧!」
 
「嗯~」不是回答,風隨行又開始思考。和禔摩相處也不過才短短十幾天,其實禔摩只是表現得好強、任性了些,可是內心世界恐怕是很孤獨的。他就不只一次注意到禔摩總是用很羨慕的眼神看著在客廳裡甜蜜相擁的素還真跟葉小釵,或者是狂刀和劍君,也曾在一頁書臉上不經意流露出對素還真的寵溺時付出欣羨的目光。
 
禔摩,只是太過寂寞而已。
 
「不討厭就是喜歡,隨行你喜歡小禔嗎?」
 
「……也許吧!」不討厭就代表喜歡,那他不討厭禔摩就代表喜歡禔摩囉!風隨行思考素還真的話,一點也沒有想過素還真此舉是在誤導自己的可能。
 
「那你不趕快過去看看小禔,你剛剛的動作傷到他了!」很好,拐騙成功。
 
「喔!」
 
看著風隨行乖乖離開道場的身形,屈世途再次無言以對。他從來沒有這麼強烈的感覺:風隨行變呆了嗎?還是他本來就是個感情白痴?
 
素還真不理會屈世途的一臉呆樣,開心地將手從口袋抽出,不過手掌中卻多了一隻金屬的筆狀物體。葉小釵挑起眉,以目光看向他做無聲的詢問:這是怎麼一回事?
 
「呵呵,這是我要送給小禔的禮物啊!」回給愛人的是一個甜蜜的笑容,只是這個笑容下隱藏了多少的苦澀,恐怕只有當事者能夠體會了。
 
 
 
順著直覺走到琉璃居最南端的一處小庭園,這裡是琉璃居中鮮少有人會來的地方!風隨行看著眼前佈置成歐洲風情的庭院,輕而易舉就發現縮在小型噴水池裡面淋水的白色身形。
 
「你在做什麼!」一把將人從水裡面撈了出來,風隨行有些氣急敗壞的吼著:現在這種天氣還敢在泡在這種冷水裡?雖然亞熱帶地區的氣候沒有英國冬天那般的嚴寒,但自己也不容許這傢伙如此任性。
 
瞧,剛從道場跑出來的他只穿著一件單薄的毛衣,在水裡這麼一泡連嘴唇都凍得發紫了,更別提向來就白皙的臉色!
 
急忙剝下那因濕透而貼在禔摩身上的毛衣,風隨行脫下自己衣服就往那開始發抖的身上套,「你這個笨蛋,想把自己凍死嗎?」
 
「我…我凍死也…也不需咬你來觀(我凍死也不需要你來管)……」別懷疑這話的確是出自禔摩口中,可是小看寒流威力的他實在是無法在這種情況下發出正確清晰的咬字,撐著一口硬氣他伸出顫抖的手推拒拉住他的男人:「…放開…放…放開我……」
 
懶得跟禔摩多說廢話,風隨行乾脆直接將人像扛布袋一樣地扛在肩膀上,大步朝著自己房間走去──沒辦法,誰叫他的房間最近加上自己總不能將人扛到素還真房間裡吧!
 
風隨形此時似乎忘記:其實,他可以直接將禔摩送回現在禔摩所住的客房裡。
 
被迫倒掛在風隨行肩上的禔摩只覺得頭暈腦脹,腹部卡在風隨行的肩骨上讓他痛得想吐,一開口馬上就會吐得淅哩嘩啦的念頭讓最怕那種酸腐氣息的禔摩難得乖乖閉上嘴巴。
 
短短幾步路的時間卻讓禔摩覺得自己幾乎要這樣被扛到世界的盡頭,突然又是一陣天旋地轉,來不及反應過來他身上被頭髮浸濕的衣物已經被人脫去;眨眼,一件大得離譜的藍色外衣兜頭罩下;二度眨眼,頭髮被一條乾淨的大毛巾包住;第三度眨眼,他整個人已經被送進溫暖的棉被裡面躺著。
 
現在……是怎麼一回事?!張大碧藍的眼睛看著朝門口走去的風隨行,禔摩試圖理解這個男人一連串的動作代表什麼意義。
 
「乖乖躺著!」莫名奇妙地拋下這句話風隨行的身影消失在門板後面,但也讓原本想起身的禔摩乖乖躺回原位,打量起四周來。嗯,除了他躺得這張床外就只有一張桌子、一把椅子還有一個櫃子,乾淨得近乎空無一物,冷清得讓人覺得寂寞。
 
一點,一點也不像他所知道的琉璃居!因為這裡,有著讓人發狂的冷清,一點也不像他所熟識的琉璃居會有的地方。這裡……
 
是誰的房間?或者說是一個客房會比較恰當!不過,自己現在所居住的客房也沒有簡單到這種地步啊!
 
門板又被打開,風隨行手中捧了一堆的東西走了進來。眼尖的禔摩認出他手上捧著的是一整套的衣服:那是自己的衣服。
 
「把衣服換上!」將手中的衣物放在床邊,風隨行邊走到櫃子旁拉開櫃門從裡面抽出一件灰色的高領毛衣套上邊說著,禔摩這才意識到這個房間是風隨行的房間,難怪整個房間內有一種熟悉的氣息。
 
「咦?啊────」後知後覺的驚喊發出,不只讓風隨行嚇了一跳,也讓在剛走回主屋的屈世途錯愕、素還真賊笑揪住想去察看的葉小釵:反正不會出事,誰管他!
 
「又怎麼了?」不解的看著大叫後滿臉怒火瞪向自己的禔摩,風隨行真的不明白自己又是哪裡惹到他了。
 
「你…你……你脫我衣服!」而且是連續兩次脫得乾乾淨淨、一絲不掛。
 
「你的衣服都濕了!」脫他衣服又如何?同樣是男人又不會少一塊肉,更何況當時他凍得嘴唇發紫,不脫下濕衣服恐怕會失溫失得更嚴重,第二次是因為他的衣服被禔摩頭髮上的水弄濕,他只能再抽出自己的一件外套給他披上。
 
風隨行見禔摩只是張大那雙眼睛一直盯著自己,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直接抓過衣服並將棉被翻開,再次惹來魔音傳腦。
 
「你做什麼……」
 
「你穿的是我的衣服!」看似粗魯的動作事實上是很輕柔的,風隨行第三次將禔摩身上的衣服剝下,幫他套上屬於他自己的整套衣物後又將人塞回被窩:「如果不想感冒就躺好!」
 
「你……」才想開罵,後續的動作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讓禔摩閉上嘴巴。風隨行將椅子拉近床邊,慢慢地用包覆在他髮上的大毛巾幫他擦著溼透的頭髮。看到他認真的模樣,禔摩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只能悶回被窩中賭氣。
 
沒事變得這麼溫柔做什麼,讓他沒有再開口罵人的機會!在心中嘟噥著,禔摩刻意將棉被拉蓋到鼻子,一種不像普通男性用的古龍水、淡淡的清爽氣息瀰漫在鼻尖,這種味道有點像薄荷草之類的葉草氣息!不是他所熟悉的香水氣息,但很好聞……
 
風隨行好不容易將那頭濕潤的髮絲徹底擦乾,原本正想跟禔摩說他可以回去自己的房間了,但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禔摩會這麼安靜沒有吵鬧的原因是:他睡著了!大大方方佔據自己的床鋪睡得香甜自得。
 
現在是怎麼樣?風隨行拿著半濕的大毛巾矛盾的望著蜷曲在自家被窩、睡得像隻白色的波斯貓的禔摩,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思考了快兩分鐘的時間,風隨行決定:叫醒禔摩好了,不然等他醒過來後肯定又吵得天翻地覆。
 
打定主意正準備執行叫人計畫,卻在看到那張難得溫順的香甜睡臉之後全數打消,風隨行發現自己似乎有點不對勁可是卻又說不出來自己何處不妥,想叫人起床卻發不出聲音,百般無奈下他只能雙手托著下巴注視霸佔他整張床的罪魁禍首發呆。
 
嗯,其實安安靜靜的禔摩是很可愛的……
 
***   ***   ***
 
「是你偷走嗜血者的,對吧?」
 
錫德蘭古堡最僻靜、鮮少人跡的一處角落庭院,月光因為雲層而顯得黯淡、若隱若現,也連帶讓庭院中的身影難以辨認。刻意壓低嗓音音量控制得只讓彼此聽見,其中隱藏著憤怒、困惑和不解。
 
「我?怎麼可能!」對方的語氣中有的不屑與嘲笑,彷彿是聽到舉世無雙的笑話般:「你是看不起西蒙公爵的能力,還是太看得起我的實力了呢?」
 
「我不想跟你討論這個問題,我只想知道究竟是不是你偷走了『嗜血者』。如果不是,我為我懷疑你的舉動道歉;如果是……」
 
「如果是的話你要怎麼做?直接告訴公爵東西是我偷走的,讓公爵用對付之前那個背叛者的手段對付我?」
 
「我……你如果真的記得那個人的下場就不該做出背叛公爵的事情。」其實他也不希望鬧成這樣的局面,畢竟他們幾人都是自小就服侍西蒙公爵,彼此說沒有感情是不可能的。
 
「放心!我不可能忘記那個人的下場,所以東西不是我偷的。除非,你不相信我!」丟下一個燦爛的笑容,其表情變化之快是在非常人所及。
 
「我……」我當然想相信,但……「那天,我看到你出現在毒窖附近!後來,我又看到你跟一個陌生人見面。」
 
「呵呵,在錫德蘭堡中巡視不經過毒窖不是更奇怪?還有,你能記住我所有的朋友親人嗎?」中國有句成語: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憑眼前的人還不足以威脅到自己。
 
「這……」
 
「好了!時間不早了,我該去巡視其他地方。」收斂起臉上吊兒郎當的表情換上正經嚴肅的神色,他朝著堡內走去。留下另一人呆呆的站在因月光暗淡而顯得幽暗的庭院中,不知所措。
 
「哦,對了!如果你還有看到什麼陌生人出現或者是什麼不尋常的地方,記得要通知我喔!或者……你又覺得我哪裡不對勁的話,可以當場告訴我。」遠遠拋來一句讓人哭笑不得的話,當場讓他傻眼兼哭笑不得。
 
此時,原本在雲朵中玩捉迷藏的月亮總算肯放棄這無聊的遊戲探出頭來,自己的一頭金髮在皎潔月光下顯得耀眼、炫目。
 
也許,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