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96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15

 
嘟、嘟的聲響,身影手上的動作沒有停,聽這聲音應該是在研磨草藥的樣子!只聽到一陣很溫和也很熟悉的聲音在自己耳邊繚繞:『怎麼了?你的身體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
 
不舒服?原本想回答說沒有的他突然覺得心口痛了起來,像是被人用刀剜出一般痛得讓他差點說不出話來。
 
『呃,我…的心口……好痛!』就連吸口氣的動作也如同扯動傷處一般,一句簡單的話斷成好幾截。
 
『你心口痛是因為有人在哭,他對著你在哭泣!』
 
『有人對著……我在哭泣?那為什…麼我的心會……痛?』好痛苦,連呼吸都越來越困難了。不由自主地按著胸前,他大口大口喘息。
 
因為他是為你而哭的,不要……再給他冠上莫須有的罪名,不要再讓千年前的夢魘成為你們之間的屏障……』漸漸的,那身影隨著這溫潤的嗓音清晰了起來,首先映入他眼中是深淺不一的藍色系衣衫,擁有令人舒服卻也帶了一絲淡淡哀傷的矛盾色彩。
 
『抱歉,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懂,因為……』模糊的臉龐變得清晰,一張他永遠也不會錯認的臉龐有如撥開遮掩的濃霧般出現在他眼前:那是他自己的臉龐!只是對方的年紀似乎比自己要大一些,眼底透露出眷戀和不捨:『我就是你,你知道我在說什麼,不要再讓他痛苦下去!這份感情,我欠了千年……』
 
『欠了千年?我……』不懂!真的不懂眼前之人說的話中涵義,還沒能來得及追問下去,眼前的青年卻露出悲傷的笑容。
 
『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傻瓜呢!我充其量只不過阻擋他霸業的一顆絆腳石,沒想到他竟然會為了我這個絆腳石付出所有。你說,這樣強烈深沉的感情,我有辦法拒絕嗎?……』
 
『那個他……是?』不由自主問出口,因為眼前的青年也因為自己心頭強烈的衝擊。原本的痛楚已經漸漸平息下來,現在他的胸口傳來的是一陣快過一陣的怦咚聲響,這是他的心跳,快而且強烈。
 
『你知道的,你一直都知道只是不肯面對他的。』給了自己一記笑容,藍色身形開始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名坐在冰冷王椅上、臉色蒼白的黑衣男人。雙眼緊閉,胸前的傷口早已不會再流出深色的血液。
 
他是……
 
慢慢邁開宛若千斤重的雙腿,困難地一步步走到王椅旁,黑衣男人沒有任何的生命跡象,只是失去血色的唇角微微向上勾起、如同正作著一場最甜美的夢境般。
 
是西蒙────
 
 
「西蒙……」
 
「我在這裡……」微弱的夢囈呢喃終於讓守在床邊不知多久的西蒙有了動作,拉起素續緣的手語氣輕柔的回應,並不在意昏睡中的素續緣究竟是否能聽到自己的回答,只是溫柔的回應他的呼喚:「續緣,我在這!別怕,我在這裡……」
 
與主子一同守候多時的金髮男子有些傻眼:他從來不知道他那絕頂聰明、無人能比的尊貴公爵竟然也有這麼……呆的時候,昏睡中的少年怎麼可能聽得到公爵的叫喚呢?如果真聽得到的話,那少年早該醒過來的才對……
 
只是下一刻的景象,當場讓金髮侍者拿抹布將原本自己腦海中打轉的話語抹得乾乾淨淨。
 
低沉的嗓音如同一首溫柔的安眠曲撫平了少年的不安,也舒緩了少年緊蹙的眉峰、讓他從詭譎的夢境中甦醒,掙脫夢魘的糾纏。一雙溫潤如月的深邃眼睛張開,直勾勾地望入了西蒙深藍的眼眸深處……
 
在那一片美麗的藍色中,他看到了累積千年的執著與感情。這,是自己欠他的。
 
「天啊,你總算醒了!」西蒙將額頭抵在素續緣那被自己握在雙掌中的手,語氣中有著一絲不明確的哽咽。
 
短短幾個小時,但那感覺卻比千年還要漫長!是因為自己已經懦弱的關係吧!因為找到了續緣而開始懦弱了起來,因為千年的尋覓終於有了結果而開始懦弱了起來……
 
「別哭!」溫暖的嗓音與溫柔的手一同而來,西蒙抬起頭只覺得懷裡多了一道溫熱的身軀,屬於少年修長、看似纖細卻擁有拯救性命的手環住了自己的頸部!乾淨的、甚至混合著淡淡消毒藥水卻異常吸引他的氣息瀰漫在他的鼻尖。
 
那是令人舒服,有別於女人嗆鼻香水的氣味,專屬於續緣特有的氣息……
 
直到這一刻,西蒙才知道素續緣和自己的姿勢有多麼親密,而他……不是一向都很害怕這樣的親暱嗎?
 
來不及開口詢問,他懷裡的少年抬起了頭、指尖輕輕撫過他的眼:「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修長指腹上沾染的,是一滴透明的水漬。這是,屬於王者的淚。
 
「不,該道歉的人是我。」雖然不能完全確定改變少年態度的主因為何,但西蒙知道應該與記印解除脫離不了關係。伸手將少年緊緊摟住,他眷戀這懷中的溫度:「是我讓你承受了這樣的痛苦!該說對不起的人,應該是我。」
 
是的!是自己讓他長久以來承受著夢魘的糾纏,錯的人是自己而不是他。
 
素續緣沒有反抗,摟住對方的手再次環繞在對方的腰身讓兩人的距離更加貼近。一直到此時此刻他才發現西蒙的懷抱很溫暖,和小時候媽媽抱著自己的感覺有些類似!那是一種對珍寶的呵護。
 
看著互相擁抱依偎的兩人,原本守在門邊的維特淡淡一笑後悄悄退出門外,將空間留給房內的主子與他的戀人使用:雖然不明白為什麼續緣少爺會有這麼大的轉變,但只要主人開心就好,不是嗎?
 
「維特,主人他……」轉身,維特前方出現兩道身影,其中一人開口問卻又問不出完整的句子來。
 
「沒什麼,素續緣少爺已經醒了!」習慣性的給予對方微笑,維特很明白身為公爵護衛的他們在擔心西蒙公爵的情況。一式相同的紅襯衫黑西裝褲,同樣屬於西方人的白皙膚色,不同的只有髮色與腰間佩帶的武器而已。看著開口的黑髮希恩和一旁沒有開口的金髮紅寅,他緩緩說道。
 
他們三人都是來自世代侍奉哈奇斯世家的家族,從小就被灌輸『犧牲性命也要保護主人與主人想保護的人』的觀念。
 
對於素續緣少爺,他們總帶著一絲的好奇與警戒心。好奇西蒙公爵為何會如此在乎著一名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人;至於警戒……畢竟,打從遇上素續緣少爺後公爵身上就大傷不出、小傷不斷,就連自己都很擔心會不會一個不注意又再次發生素續緣少爺拿刀刺向公爵的事件。
 
「我問的是主人,不是那個……」剩下的話語因維特放在唇上的食指而消音,加上紅寅拋過來『你是笨蛋』的眼神,讓希恩知道自己失言了。
 
「我…我只是擔心而已!」咕噥般的小聲說著,希恩只是不習慣心中如神祇般的主人竟然也會有這樣失控的一面。
 
「有什麼好擔心的,你以為主人會這麼輕易就栽在一個東方人手上嗎?」紅寅邪媚的眼眸瞄了尷尬不已的希恩,實在不明白跟隨西蒙公爵如此之久的他竟然還會犯下如此的錯誤。希恩只能無言地承受著紅寅的挖苦,紅寅的口舌之犀利他實在無法招架得住。
 
維特唇角的笑容不減靜靜看著,反正自從這兩人成為西蒙公爵專屬的護衛後這種情況就屢見不鮮,只要不會真正打起來就行!但心中所想的卻是另外一件事情:
 
公爵開始查起嗜血者之毒,該………
 
***   ***   ***
 
無言地望著眼前不顧形象坐在地上的身形,還有一旁手捧著醫藥箱臉部嚴重扭曲的萬年管家,風隨行很認真試圖想理解現在是什麼樣的情況,可惜……還沒等他能理出個所以然之前,某個專門喜歡打亂他思緒的剋星又冒了出來。
 
「隨行,你怎麼把小禔給弄傷了?」離開葉小釵懷抱的素還真走到坐在地上喘氣的禔摩身邊,漂亮的臉上有著不悅跟怒:「人家小禔是客人你還把人給弄傷?如果小禔跟西蒙告狀的話,小緣他……」
 
「我才不會這麼做呢!別把我看得這麼心胸狹窄!」立刻反駁,禔摩也不明白為何自己會這般急著要澄清自己:「我……我才沒有……」
 
「他不會的!」一句話,只是簡單的四個字讓原本想辯解的禔摩呆了一下,錯愕的看著走到他身前蹲下的高佻身形。不能否認,自己的慌亂情緒因為他的話語而平靜、甚至還帶了一點興奮跟喜悅。
 
他相信自己!他真的相信自己……
 
「好痛!」臉頰上傳來的細微刺痛將禔摩的意識從喜悅中拉回,一雙漂亮的冰藍眼眸瞪著眼前摸著自己臉頰的男人,順勢拍開他的手企圖掩飾自己剛剛的失神:「你做什麼?」
 
「擦藥!」
 
「小禔,隨行是在幫你擦藥喔!」
 
字數長短不同但意義一樣的話與出自兩個人的嘴中,又是惹來禔摩的一陣心煩:「我又不是問你!」他討厭素還真老愛幫風隨行發言,眼前這個冰山又不是不會說話,做什麼老愛幫他解釋他的行為。
 
「呵呵,小禔在吃醋了嗎?」漂亮的眼珠子一轉,素還真嘴角浮出詭異的笑容,一句嚇死在場兩人不償命的話語就這麼溜了出來。
 
「你…你在胡說什麼!」說不出自己為什麼會變得這麼激動,在禔摩控制出自己一切怪異舉止前,手中的西洋劍已經朝著素還真那邊刺去──哎呀,不好!
 
「你做什麼!」冷喝加上攻勢受阻,風隨行早一步用竹劍將朝素還真那邊刺去的西洋劍擋下,向來波瀾不興的臉上有著沉沉的怒意。
 
「我……」傻眼的看著前方散發深沉怒火的男人,打從第一次到今天他們之間發生過數不清的衝突、較量過不少次,但是從來沒有看見過這個男人這麼強烈的殺氣。
 
為什麼,自己的心好像被西洋劍刺中般的痛呢?有一種酸酸、澀澀的感覺充滿喉嚨和眼中……
 
你就這麼珍視那個男人嗎?
 
看著風隨行後方,被葉小釵護得密實臉上還帶著甜蜜笑容的素還真,禔摩只覺得自己的視線開始模糊了!視線不清下意識眨眼,臉頰上多了兩道濕黏的感覺後視線恢復清晰,卻也看見眼前男人臉上出現的愕然。
 
手背……有熱水滴到的感覺!只是,那來的熱水?……
 
伸出左手輕撫著自己的臉頰,禔摩這才發現到自己竟然哭了?而且是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落淚?注意到風隨行臉上的錯愕,一種羞愧感讓他衝動的丟下手中的西洋劍就往外衝去。
 
「小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