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20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13

 溫暖的陽光,從身旁偌大的窗子照進來、灑在身上!暖暖的,加上室內播放的輕柔中國風音樂,素續緣的思緒開始遊走,書冊中的文字再也無法映入他的腦海眼中,反倒是一張魔性俊美的容顏緩緩浮出。
 
西蒙!
 
對,就是他!就是這個名字的主人,一直干擾著自己的思緒,使得他無法專心。
 
輕嘆一聲,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是無法將眼前的書本看完,素續緣索性闔上書本,看著窗外那片隨風搖曳生姿的藥草園:西蒙特地為自己打造的藥草園發起呆。
 
西蒙對他很好,真的很好!好到連向來總可以理智控自己感情的他都忍不住自己心中那一絲又一絲因為西蒙而波動的情愫,如果不是那似幻似真的夢魘,也許他真的會……
 
他跟西蒙之間,究竟有著什麼樣的過去?
 
「你就是小緣!」爽朗的男音來得突然,理所當然地讓沉浸在自己想法中的素續緣嚇了一跳。抬頭,映入眼中的事物讓他更是錯愕。
 
「你……」
 
「我?本教父有什麼不對勁嗎?」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自己的妝扮模樣都很正常啊!為什麼這孩子一臉吃驚懷疑的表情?
 
有什麼不對勁?根本就是很不對勁吧!雖然說英國的氣候不比亞熱帶地區,但是也沒有必要在這種暖和太陽照射下穿成這副德性。瞧瞧那從頭蓋到腳的黑色絨布斗篷,將高大的身形蓋得密密實實一點細縫都沒有,讓素續緣想一窺此人面孔都無法如願。
 
「維特,把窗簾給拉上!」
 
「是的,教父!」
 
在素續緣呆愣的同時,得到命令的維特順從地將厚重的窗簾拉上。原本明亮的是內頓時變得幽暗,但還不至於讓人看不到任何東西。素續緣沒來得及問明原因,眼前原本包得密實的身形這才把包裹住自己的斗蓬給拿下來,一張線條剛硬的俊逸面孔出現在他的眼底。
 
「請問,你是……」
 
「我忘了自我介紹,我是西蒙跟禔摩的長輩、他們未成年之前的法定監護人兼教父,我叫茶理王。」沒有讓他畏懼的強烈日光,茶理王將身上的斗蓬隨手丟在一旁大剌剌說著:「你那個老狐狸父親應該有跟你提過我吧?」
 
茶理王?難道是父親口中的茶理王教父?
 
可是,眼前的男子看起來約莫只有三十多歲,怎麼看也不像是西蒙的教父啊!雖說父親跟大伯也是頂著一張永遠讓人無法猜出、與實際年齡不符的面孔,但……
 
「別驚訝,我的歲數恐怕不是你可以接受的。」閱人無數的茶理王怎麼會不知道此時素續緣心中的想法呢?苦笑,他的存在一直是哈奇斯家族永不外洩的秘密。
 
「失禮了,我想我該稱呼您一聲:教父!」思索了一下素續緣才決定了稱呼。對眼前看起來狂妄不羈的男人,他有著一種熟悉感: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他們曾經見過、甚至熟識。
 
「嗯,比起你那狐狸老爹沒大沒小的亂喊一通,你可有禮貌多了!」望著那記憶中不曾更改過的容顏,茶理王笑得灑脫,一點也沒有長輩嚴謹古板的氣息,也讓素續緣原本繃緊的神經放鬆下來。
 
「孩子,你剛剛在想西蒙,對不對?」
 
「啊……」一針見血的問題來得突然,讓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素續緣一呆。
 
抬頭望著性格的白髮男子,他一時不知道該不該老實回答這個問題:自己的表現真的有這麼明顯嗎?就連第一次見面的人都可以看出自己的心緒……
 
「如果不想回答就不要回答吧!反正你的表情已經告訴我答案了。」
 
看著因為自己的問題顯得有些無措的少年,茶理王雖然很想看看這少年窘迫的模樣,但是一想到若是被那隻老狐狸知道自己的想法,下場可是會非常之慘!這是他經歷過這麼多年教訓後的唯一想法,不管你怎麼防都是無用的。
 
不得不承認,就用東方人的說法:不管輪迴轉生幾次,素家那隻老狐狸依舊可以把所有人包括自己在內吃得死死的。
 
「聽我說個故事吧!」
 
在素續緣還沒能跟得上對方的思緒時,茶理王又丟下一個讓他措手不及的話題,讓素續緣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接話,只能呆呆的點點頭,等到他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的時候,眼前的男人再度用斗篷將自己包裹得死緊,然後拉起他的手走向門外。
 
「教…教父?」
 
「我可不能見到陽光太久啊!」露出一個不羈的笑容,茶理王不給素續緣更多的反應時間,拉著他匆匆走向古堡東邊的方向。這個地方是素續緣從來不曾接近過的地方,從眼前裝飾華麗非凡的門板及鎖就可知道這個房間似乎珍藏著很寶貴的東西。
 
「這個地方,是西蒙最常流連忘返的房間,也是他保存寶貝的房間!沒有西蒙的許可,就連禔摩都不准進來的。」
 
「既然這樣,教父……我們還是別……」
 
「沒關係,我可是教父呢,他不會對我怎麼樣的!」表面上說的瀟灑自然,其實茶理王自己心底也很明白西蒙可能會有的反應:這裡面可是保存著西蒙最珍愛寶貴的東西,記得之前有個不長眼的僕人企圖來偷東西,結果還沒摸到門把就被西蒙派人解決掉,連屍體都找不到。
 
不過,如果進去的人是素續緣,西蒙大概連話都不會多說一句吧!
 
「這…還是不要吧……」不知為何,素續緣心中有著一股莫名的衝動:千萬別進去,一但進去了就有如陷入泥沼般永遠無法脫身的,所以千萬別進去……
 
「不行!你一定要進去。」有著不容抗拒的堅持,但只要細看就能看茶理王的眼中浮出了一絲的無奈:「孩子,你不是一直受到夢魘的折磨嗎?難道你不想就此擺脫那糾纏你多年的可怕夢境嗎?」
 
聞言當場呆滯的素續緣就這樣被半拖半拉地拉入黑紅色的大門!
 
屋內的擺設可以說是很簡單,簡單到令人無法想像的地步:除了畫畫用的工具外,就只有一幅幅覆蓋著白布的畫作,沒有任何窗戶和燈光,唯一讓這個室內有光明的是嵌在牆壁中的特殊燈管,散發著不刺眼但足以讓人看清楚室內一切的光亮。無法想像眨眨眼睛,素續緣不解茶理王堅持要他進來的意圖。
 
「在很久很久以前,西方的吸血鬼被東方人稱為『嗜血族』的時代!嗜血族因為封印被打開而再度肆虐、佔據了整個中原,由於帶領他們的王者是個不畏懼陽光的嗜血族皇者,闍皇一脈純正血統的繼承者。」
 
拉過椅子讓素續緣坐下,茶理王的臉色在微弱燈光照射下顯出異常的慘白,藍眸透露出他此時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嗜血族不老不死、刀槍不入的體質,加上當時中原正道領袖與邪惡的鬼王同歸於盡,使得原本就不公平的戰爭更加慘烈!中原的正道中人紛紛慘死在那個皇者的手下,而殘存的人則是努力的保護著那中原領袖遺留下來的獨子。」
 
素續緣的身體開始在顫抖,有一股不知從何處傳來的聲音告訴他:教父說的並不是故事也不是夢境,而是事實!曾經發生過的事實!
 
「在黑暗、沒有任何希望的世界中,那位青年為了等待傳說中的救世主而不斷地躲藏、奔逃,而那個黑暗界的王者也不斷地追逐,這一場追逐整整持續了三十年,也讓青年身邊所有的親人、朋友一一為了保護青年而離開、喪生。」
 
「可想而知,青年恨著這名黑暗王者,打從心底的憎恨!就在那一天,來自三十年前的救世主終於來到了青年的面前,在埋葬所有正道人士的墳場前從青年手中接過記載這三十年血腥記憶的手札的時候,黑暗王者也在同一時刻來到……」
 
知道素續緣現在的情況,但是茶理王卻沒有停止!要破除闍皇的記印,就必須讓素續緣重新想起被烙印前的記憶,這樣才能讓記印之石也就是闍皇的右眼浮現、取出。
 
「不要……」頭,好疼……眉心中的那與生俱來、遺傳的硃砂胎記好像要燒起來一樣,好熱、好痛……
 
「但在兩人還沒有開戰前,救世者被時空之門給拉回到三十年前的世界;那名青年也因為背負的重責大任已經結束而服下暗藏在口中的毒藥,自盡在黑暗王者的眼前。青年不知道王者追逐他追逐了三十年的原因:王者愛上了這名青年,在第一眼的時候就深深的愛上了這名眼底總是帶著輕愁的青年。」
 
線條剛硬的臉上有著不容錯認的遺憾,茶理王的模樣就像是沒有發現到眼前少年的不對勁,兀自走向那一幅幅被白布覆蓋住的畫像相框前,兀自說著。
 
「嗜血族王者的感情是非常強烈獨占的。為了得到青年,王者不惜一切也要奪得整個中原武林;為了佔據青年的視線,王者不惜殺害青年所有的親人朋友!可是,他的所作所為只讓青年痛苦絕望進而選擇自盡,也直到青年死在他眼前他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傷得青年多麼深、多麼重。
 
黑暗王者在懊悔悲痛之餘挖出了自己右眼在青年的屍首上烙下記印,以自己永世不老不死的生命作代價保留住那一世的記憶,在將來輪迴轉生的每一世都找到那青年而且絕不再重蹈覆轍,不再做出讓青年傷心難過的事情……」
 
「被時空之門捲回三十年前的救世者成功地改變了未來,也讓那黑暗的世界不會來臨。但,青年被烙下的記印卻也是真實的,黑暗王者的誓言也是成立的!王者犧牲自己的一切,每一世的輪迴轉生都帶著同樣的記憶和使命,堅持要找到那個青年。一年又一年,一世又一世,陪伴他的除了那不變的記憶外就是曾經與他並肩作戰同父異母的弟弟!」
 
「不…不要說……」頭真的好痛,不要再說了!
 
「一切就如他計畫的進行。可是,他卻做錯了一件事情!就是加諸在青年身上的記印使得青年擁有著那黑暗、不存在的三十年的記憶,血腥殘酷的記憶就這麼烙印在青年的深層意識中無法抹去,即使再次輪迴忘卻所有的記憶從頭開始的青年也無法拋卻的恐怖經歷。這記印,有如詛咒一般纏繞著青年,讓青年與王者之間的距離更是越拉越遠。」
 
「你知道嗎,黑暗王者平日只有一種消遣,那就是作畫,畫中的人物永遠只有一個!」無視素續緣慘白如紙的臉,茶理王伸手揪住覆蓋畫像的白布用立一拉,白布落下,一張年代頗為久遠的油畫像立刻映入素續緣眼中。
 
素續緣瞪圓原本就很大的黑眸,溫熱的液體不受控制自眼角滑落。
 
那是……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