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20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12

  
「人在哪裡?」全場只有一個葉小釵還沒有被怒火沖失了理智,緊緊摟住身旁已經開始全身顫抖的人兒,他代替所有人問著眾人都想知道的答案:「我們追查他也追了快九年,可是這段時間他就像在這個地球消失了一樣,根本沒有任何消息……」
 
葉小釵心疼地看了懷中沉默的身形一眼,狂刀也是望著不自主撫摸自己左臂舊傷的劍君,九年前的那場事件,是所有人心中的惡夢。
 
「還真,我知道你非常恨魔龍祭天!以你現在的身體狀況,我本來不應該告訴你的,可是……我問你,為什麼當初你會與魔龍祭天對上?」一頁書也明白現在對素還真提起魔龍祭天這號人物並不是好時機,但是所有的資料指出魔龍祭天就是這次狙擊還真小緣的兇手,為了兩人的安危,他不得不開口問。
 
這個問題,將眾人的記憶拉回到九年前……
 
─‧九年前‧─
 
素還真與一頁書幾人受邀參加美國的一場科技研討會的同時,聖集團東區辦公大樓被人安置了六枚炸彈。
 
由於情況緊急,葉小釵、狂刀與劍君接到消息馬上疏散辦公大樓所有人並進行拆除工程,但誰知道拆除七樓的第五顆炸彈後,三人竟發現最後一顆炸彈竟然是綁在當時懷有五個月身孕的風采鈴身上,而且剩餘時間不到十分鐘。
 
這個發現讓經歷過大風大浪都不畏懼的三人,第一次嘗到恐懼的滋味!因為風采鈴的身體狀況、因為那個炸彈是精心設計的高度棘手、因為這個兇嫌的心狠手辣與心腸歹毒、因為……
 
『小釵,狂刀,劍君,我現在說的話你們要…記清楚。綁架我、在我身上安置炸藥的人叫做魔龍祭天……』相形於三人的緊張,最危險的人卻是最冷靜的人!風采鈴清澈的眼注視前方三個汗流浹背的男人,開口說道。
 
『采鈴,妳先別說話!讓狂刀劍君幫妳拆炸彈……』搬著防爆毯蓋在風采鈴的身上,葉小釵看狂刀與劍君臉上不斷落下的汗珠就可以明白,這個炸彈非同小可,跟他們先前拆的五個炸藥不能相比。
 
『不行!先讓我說完……』只見風采鈴苦笑搖頭,蒼白失去血色的臉上落下的淚水,『小釵…小釵,那個人…在我身上打了墮胎的藥,孩子保…保不住了!』話還沒有說完,風采鈴的下襬已經被摻雜著鮮血的血水染濕。糟糕!
 
『采鈴,忍著點……』狂刀加快手上的動作,葉小釵也自身後扶住已經毫無體力的纖弱身形,看著風采鈴痛不欲生的臉龐,三人都不明白是什麼樣的人竟會對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而且還是個身懷六甲的孕婦做出這種事來。
 
『…小釵,求你、求你幫我照顧還真,我求求你,啊……』終於耐不住下腹傳來的劇痛,風采鈴嘶喊哀求。她一直都知道小釵對還真的感情,所以小釵一定能好好照顧還真、一定能!不論身或心……
 
『采鈴,妳別激動,撐著點!』不願回應這個會讓眾人傷心的承諾,葉小釵只能扶住她、握住她的手給他力量。葉小釵不敢去想,若是她有個萬一,還真會如何的傷心哀慟……
 
『拆好了!』就在爆炸前的三十秒,狂刀中止了繼續倒數的時間,望著已經停下的數字,狂刀虛軟地癱坐在一旁,讓劍君將炸藥從已經昏迷的風采鈴身上解下來。三人相對一陣苦笑,正準備處理後面的事宜時,原本停止的時間竟然又開始動了起來!
 
『快走!』來不及多說,狂刀將防爆毯往葉小釵三人身上一蓋,然後往門邊推去。
 
防爆毯只能蓋得住三個人,尤其采鈴的情況很糟無法行走,葉小釵只能將她橫抱起,一群人沒能衝出鐵製的大門,強烈的爆炸聲和氣流已經從後方朝他們席捲而來,最後方的狂刀沒有防爆毯的遮掩首當其衝,葉小釵和劍君也一同將風采鈴的身子護得牢牢的,深怕她再受到傷害。
 
等到激烈的轟然響聲慢慢平息、等到天搖地晃的強烈震撼散去,劍君不顧一切地將蓋住三人的防爆毯掀開,映入眼中的是渾身鮮血淋漓的狂刀倒在他們身上,壓著防爆毯守護三人……
 
之後,風采鈴跟狂刀被緊急送到醫院急救!狂刀雖然外傷沉重,但在慈郎精湛的醫術下挽回了一條命;可是風采鈴就沒有這麼好運,雖然有三人的捨命相護,風采鈴死命地苦撐著,卻只換來見到素還真最後一面。
 
『…還、還真,好好照顧…小緣!』迴光返照的風采鈴握著素還真的手,然後將其交給一旁的葉小釵,臉上有著放心的笑容:『小釵,還真他就拜託你了……』
 
***   ***   ***
 
那一場的爆炸,奪去了采鈴還有他未出世女兒的生命、也奪去眾人整整一年的笑容。
 
辦完妻子的喪禮,素還真不眠不休只為追查出魔龍祭天的下落,只為親手制裁他為采鈴報仇!但,魔龍祭天就像是從這個世界蒸發了一般,就連聖集團一流的情報網也查不出他的蹤跡。
 
那段時間裡素還真常常追查工作累了,就拿出與采鈴小緣一起拍的全家福照片輕撫,然後又投入尋找兇手的行動,讓眾人又氣又心疼,直到葉小釵看不下去,忍痛將他打醒……
 
「海殤跟劍子追查出的結果顯示,那天動手開槍的人極有可能是魔龍祭天!但是因為魔龍祭天擅長易容,所以他們無法確定是否真的是他。」
 
走到素還真身邊,一頁書明白九年前的事件是還真一生的痛,可是為了要揪出兇手以絕後患、也為讓采鈴能夠安眠,他必須問:「為什麼魔龍祭天要針對你?」
 
「……與天策集團的合作。」
 
「與天策集團的合作?他跟策謀略……」
 
「策謀略是他後來培養安排出的棋子。早在十年前,天策集團就有意與我們合作開發新型藥品,對付魔龍祭天研發生的化武器的藥品!威脅恐嚇的手段用盡,但是聖集團與天策集團依舊達成合作共識,所以他綁架了采鈴……」雙眼一閉,溫熱的淚水滾落,染濕了葉小釵的衣物。
 
「這個動作讓他引來聖集團的全面追殺,魔龍祭天不得已只好退居暗處並培養出策謀略來破壞兩個集團的合作。只是,策謀略在破壞不成竟然也選擇綁架小緣作為報復行動,小緣不像采鈴一樣柔弱,結果策謀略不但自己喪命還讓整個潛伏已久的組織毀於一旦。」海殤君總算明白了整個前因後果。
 
「我不會放過他的!」話語,一個字一個字從齒縫間逼出來,素還真的恨意,顯而易見。
 
「還真,沉住氣!」一頁書從來不曾見過素還真這樣冰冷、殺氣四射的模樣,握著那冰冷的手,他試著將那冰冷驅散:「我們現在最主要的是找出這個人!策謀略是兩年前被他的手下殺了,整個組織應該瓦解了才對!可是,最近除了你外,天策集團跟當年參與這件案子的人都陸續收到恐嚇和攻擊,這讓我懷疑那個組織真的瓦解了嗎?還是……」
 
「化明為暗嗎?」
 
「而且,更重要的一點就是……」
 
「他是如何取得『嗜血者』的?」冷著一張俏臉,此時的他不再是一頁書眼中那愛撒嬌的人兒,現在的他是叱吒風雲的聖集團主席,能夠掌控半個地球的一方之主。
 
「依照西蒙對小緣的態度來看,只可能有一個答案。」一頁書沉重的說出他的結論:「是西蒙週遭的親信與魔龍祭天搭上線偷了嗜血者!而且這個人,憎恨你或者是小緣的存在……」
 
***   ***   ***
 
慵懶閒適地斜倚在豪華的單人太師椅上,白髮齊肩的性格男子注視眼前的黑色身形,在蒼白臉色映襯下顯得特別鮮紅的唇瓣勾起,帶著一絲幸災樂禍的味道:「找我問素續緣的情況?」
 
「為什麼?」
 
「闍皇一脈繼承者的右眼,除了代表歷代闍皇的傳承,也是一個記憶庫。當初素續緣的記印是在嗜血族佔據中原後的三十年留下的,也讓那三十年的血腥經歷連同你的記印一起被封鎖在體內。所以說,這段可說是真實也可說是虛幻的記憶,是你親手為他留下的。」不放過西蒙表情任何細微的變化,茶理王有時真的很想狠狠敲敲這個傢伙的腦袋──
 
動手前也不先考慮清楚後果,現在可好了,害得自己的愛人受到這麼多的苦,也讓自己的情路更加難走!活該,套句東方人的話:這叫報應。
 
「我親手……」背負著這恐怖的記憶長達千年,是他讓自己所愛的人受苦了!
 
閉眼沉默了一刻,西蒙知道眼前的白髮男人一直等待自己的反應。
 
「……該怎麼,挽救?」
 
「挽救?除了取出那個記印外應該別無他法。」
 
聳肩一笑,茶理王似乎很滿意對方的表情,白皙的指不斷敲著座椅扶手說道,可是西蒙卻聽出他的話語中帶著些許的保留:「應該?」
 
「闍皇的記印,只有闍皇一脈的人能夠取出!可惜,闍皇一脈早在千年前就已經滅絕。現在的你只是個空有記憶的普通人,禔摩就更不用說了,他連記憶都沒有保留下來,所以根本沒有人有這個能力。」茶理王的視線越過了西蒙,投射到他身後那張放大的巨幅照片上,眼底有著寵溺和欣慰。
 
「只要能幫續緣解除這永恆的夢魘,我會答應你開出的任何條件。」
 
「呵,我剛剛有沒有聽錯?這是我那個從小跟我嗆聲嗆到大的西蒙說的嗎?」不雅的掏掏耳朵,茶理王狀似訝異的喊著。迎向他的,是西蒙認真的眼神!無奈,他只有點頭承認:「好吧!我是可以幫素續緣將記印取出。」
 
「代價?還有你必須付出的代價是什麼?」
 
「我的性命!」不是很在乎的說著,茶理王的態度就像是在討論等下要做什麼一樣的輕鬆自在。反正他活得夠久了,久得可以將一切都看透,如果能幫得上那個從千年前就疼在心中的青年,他願意。
 
「……沒有別的辦法嗎?」
 
「我已經活夠了!素續緣那個狐狸老爹幫我完成了心願,我已經沒有任何遺憾。」是的,就連他唯一不放心、牽掛的那個人都已經與他深愛的女子結婚,有了美滿的家庭生活,他真的無憾。
 
「我再尋找其他辦法。」起身,極其難得地對眼前坐沒坐相的前監護人行個禮,西蒙退出了這個終年倚賴微弱燈光的密室。
 
「……唉!以你現在的情況真的很難將你跟千年前那個冷血奸詐的闍皇聯想在一起,是因為愛人的心讓你改變了吧!」望著那開了又閉合的門板,茶理王笑了,將視線又調回到眼前的超大電視螢幕上,原本因為西蒙進入而暫停的畫面又開始播放。
 
畫面中,一名身著紅衣的短髮俏麗女子懷中抱著剛滿月的娃兒,豔麗的臉上有著滿足的笑容。她身邊站著一名黑衣青年,膚色是健康的麥色,俊逸剛健的臉上並沒有如女子般那樣笑意盎然,但是眼底佈滿柔情和幸福,靜靜守護著他最愛的妻子與孩子……
 
「傻小四……」淡淡的嘆息,慢慢回繞在幽暗寂靜的房中好久、好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