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11

 縫合傷口,白色的紗布一圈又一圈地將那結實的臂膀包起,治療期間沒有聽到任何的聲音,包括醫生的叮嚀或者是傷者的呻吟痛呼。
 
望著自己剛處理好的傷口,素續緣深吐出一口氣來,看著西蒙慘白卻若有所思的表情,一時間他也不知道該稱讚西蒙的忍耐力夠,還是該認真的告訴他不上麻藥就縫針是非常痛的事情。
 
「對不起!」
 
一句突來的對不起,讓正在收拾藥箱的素續緣一愣,無言地望著眼前的男人,那一雙令自己又愛又懼的藍眸中有著懊悔、自責。
 
「……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吶吶地開口,素續緣的嗓音低啞帶著一絲迷惘。是自己先傷了他的,不是嗎?為什麼現在反倒是他這個受害者向自己道歉呢?「是我弄傷你的,該道歉的人是我才對!」
 
「我讓你失控了,不是嗎?」剛剛的瘋狂失控讓素續緣在不自覺中將嘴唇給咬傷,輕輕沾了點藥膏抹向傷口,西蒙的動作始終溫柔。
 
「我不想…其實,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傷害你!」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你知道?」不懂,為什麼眼前的男人好像可以讀到他的心思一樣。一時間,素續緣覺得臉頰開始發熱,變得不敢迎向那雙藍眸。
 
「我只希望你相信一件事情:我,西蒙‧哈奇斯,絕對不會傷害你的!」將手掌伸到對方面前攤開、掌心朝上,西蒙的笑容依舊不變:「現在,能不能陪我吃頓遲來的午餐呢?」
 
為什麼,他總是要對自己這麼溫柔?他知不知道,這樣的溫柔……
 
素續緣的眼底閃過迷惘,猶豫了片刻後才慢慢將手搭上了西蒙的掌心。溫暖,是他第一個念頭:有著像隨行大哥卻有截然不同的溫暖。
 
「維特,準備好餐點送到……庭院中吧!」西蒙回頭吩咐一旁服侍的管家,然後再轉回視線看著眼前的少年:「介意用野餐的方式吃飯嗎?」
 
一瞬間,素續緣眼前再次閃過殘像:自己與所有的叔伯長輩共聚一堂,就像是共同賞月般!但西蒙卻是一個人孤獨地站在遠方望這自己,臉上有著無怨的笑容。這?
 
再度回到現實,迎向自己是西蒙始終不變的臉龐!素續緣這才發現到自己又開始發呆了,尷尬地搖搖頭,轉移話題:「沒什麼,不是要去吃午餐嗎?走吧!嗯?」
 
突然,一股冷冷的寒意從身後襲來,讓素續緣不自主地抖了一下。敏感地回頭查看,但是除了開始張羅的維特與幾位僕傭外,他看不出任何異狀。
 
是…他多心了吧!
 
「續緣,怎麼了?」
 
「沒…沒什麼。」
 
*** ***   ***
 
『禔摩,素還真的情況如何?』
 
「已經被接回家裡了!看他現在的情形,活蹦亂跳簡直比剛剛看到的活跳蝦還有活力呢!」握著電話坐在椅子上,禔摩不是很高興的看著在客廳裡大玩整人遊戲的某人,心中疑問不斷上升:「奇怪,我記得中了嗜血者的人在注射完解毒血清後最起碼會有一年以上的時間會呈現體力衰退,甚至身體行動不能自主的現象,怎麼這個素還真才幾天就可以自己起床?」
 
『我給他的血清,是真正的血清。』
 
「真正的血清?……西蒙你…你瘋啦!」禔摩錯愕地拿著話筒大喊,不在乎自己又吼又叫的異常反應已經引來了客廳之人的注意。
 
所謂真正的血清,指的就是與嗜血者同時從相同帶原體研發取出的解毒血清,百年來只有一劑,其他的都是後來分析這劑解毒血清成分製造出來的稀釋版,雖然同樣可以解毒但是效果就差了很多!
 
『禔摩,注意你的儀態啊!』
 
「你……你有必要為了他冒這麼大的險嗎?」這劑血清,可以說是哈奇斯家族歷代相傳的寶物,西蒙就這樣毫不疼惜的用在別人身上,這不就擺明宣示著素續緣對他的重要性嗎?
 
『為了他,我連性命都可以不要了,更何況是支原本就是要用來救命的血清呢!』
 
聽得出,電話一端的西蒙話語中帶了笑意,只要提起素續緣西蒙才會表現出的柔情。照例做完簡單的報告後切斷通話,禔摩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之中。
 
是什麼樣的因素,讓西蒙對素續緣這般的執著,歷經千年都不願放手?如果『他們』所說的都是真實,西蒙跟素續緣兩人本來是敵對的,不是嗎?
 
他跟西蒙不同,他沒有任何關於什麼前世今生的虛幻記憶,如果不是堡內密室中那保存千年依舊完好的多幅畫像,還有那個可說是證人的不死老妖怪:教父茶理王充當證明,他絕對會把西蒙綑了送進精神病院裡去。
 
這就是他們所謂的『愛』嗎?
 
對於感情,禔摩一向冷淡鄙視,只覺得那些為愛瘋狂、為情抓狂的人都是瘋子,當然這群瘋子中還包括了自己同父異母的兄長西蒙在內!他不想理解,也無法理解這箇中緣由,當然也無法明白西蒙的心境想法。
 
「小禔,你講完啦?」
 
突然,肩膀上有一股重力壓住,耳邊也傳來陣陣溼熱的氣息和說話聲。禔摩回神,映入眼中的是素還真那雙滿是算計的漂亮眼睛,嚇得他差點叫出聲來──說是差點,是因為他看到素還真身後那道冷冷白色身形,在一瞬間硬是把要出口的尖喊吞回肚子裡去。
 
「小禔?可愛的小禔,小禔回魂喔!」伸出手戳揉著禔摩白皙的臉頰,素還真不忘用英文呼喚,順便驗證一下他的猜測。
 
「不…不要叫我小禔!」
 
「可是小禔這個名字很可愛,也很適合你啊!」繼續戳著,素還真迷上了禔摩臉上軟嫩的感覺。呵,好好玩喔!
 
「放手,我不是小孩子!」拜託,一直戳一直戳的,他不是玩具更不是充氣娃娃好不好!
 
拍開素還真惡作劇的手,禔摩惡狠狠瞪著這個玩性大起的中年『歐吉桑』──雖然外表看起來不像,但別忘了,他可有一個十八歲大的兒子。
 
「嗚嗚嗚,小禔討厭我了!」哭喪著一張好看的臉,素還真轉身撲向一直站在身後的風隨行懷裡,哭訴:「隨行、隨行,小禔他討厭我啦!嗚嗚……」雖然哭得有模有樣,但是禔摩卻發現到這個素還真從頭到尾都沒有掉過半滴眼淚。
 
「隨行,我好可憐喔!對不對?小禔…小禔他……」拉起風隨行的衣服捂住臉,素還真的肩膀一聳一聳,看起來令人憐惜!不過,客廳內的眾人依舊喝茶的喝茶,看戲的看戲,沒有一個人要來阻止這一場鬧劇。
 
「不要叫我小禔!」左一句小禔,右一句小禔的。拜託,要嘛就叫他禔摩,不然就叫他一聲伯爵大人,他禔摩不接受這兩個以外的稱呼。
 
只可惜,在禔摩暴跳怒吼的同時風隨行伸出雙手蓋住了素還真的兩耳,他的動作讓禔摩差點撲上去咬死這個專門跟自己做對的冰山男──他吼人與這個冰山男有什麼關係,他竟然捂住素還真的耳朵,這不擺明了是要跟他槓上嗎?
 
「風隨行,我要跟你決鬥!」找不到手套,禔摩氣得乾脆抓起屈世途放在旁邊的抹布就往風隨行身上丟,接著跳到對方面前睜大眼眸與他大眼瞪小眼,碧藍色的瞳孔中只有映出風隨行那張萬年不變的臉。
 
「你們要打我不反對,但是麻煩請到道場去打,不要在這邊打起來!」一旁觀看很久的屈世途鑑於為自己的身體著想,停下喀瓜子看戲的心態開口打斷兩人的瞪視:開玩笑,整理房子可是很累人的事情呢!
 
「小禔好兇喔!隨行……」一臉楚楚可憐、淚水汪汪的模樣,素還真依舊縮在風隨行懷裡,雙手緊緊抓著對方胸口的衣服輕顫。風隨行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只是默默地扶著他走向沙發,將他安置在那個臉上有疤的男人身邊。
 
「道場在哪裡?」禔摩已經完全失去以往冰冷對人的態度,眾人幾乎能看到他身後那高漲三尺的怒焰。為了避免被波及,屈世途很識相地指向門口。
 
「從那個門走到底向右轉就可以看到了。」
 
「我等你!哼!」
 
丟下這句話禔摩轉身就走,根本沒有注意到那客廳裡排排端坐眾人眼底的詭譎光芒,他此時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他非得把這個冰山給打扁不可!否則,否則……
 
「哇哇哇,小禔下戰帖了耶!隨行,你還不快去!」原本雙手捂住臉的素還真從葉小釵臂灣中抬頭,一張看不見任何淚跡的臉上有著戲謔。
 
「……」臉上沒有任何情緒波動的風隨行看了看禔摩消失的方向,然後又將視線移回在場眾人的臉上,沒有答話。眾人喝茶的繼續喝茶,喀瓜子的繼續喀瓜子,不過眼睛焦點卻都還集中在風隨行臉上!其中,又以最熟知他個性的素還真笑得最開心。
 
「嗯?隨行怎麼站在客廳中央?」剛踏入屋內就看到一屋子看好戲心態的人外加一個站在中央當柱子的風隨行,一頁書有些不解,但是當他的視線接觸到笑得正開心的素還真時,眼底浮出了寵溺和些許的擔心。
 
「隨行你還不快點去道場,等下可愛的小美人抓起狂殺過來,可不是讓他踢個兩三腳可以解決的喔!」素還真敢打包票,隨行到現在還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情,禔摩究竟在發什麼脾氣。
 
其實隨行是很單純的!只要不是碰上跟素家人有關的事情,隨行有時的反應態度可以用兩光來形容。
 
「……我為什麼要接受他的挑戰?」環視眾人一眼後,風隨行總算是吐出一句話來,吐出一句若是讓禔摩聽到他肯定抓狂的話來。
 
他不明白為什麼禔摩朝自己丟一塊抹布後,自己就必須接受他所謂的『挑戰』。
 
「因為他挑戰的對象是你啊!快點去吧!」最知道怎麼應付隨行偶爾發作的兩光舉止,素還真隨口丟出一句話便像趕小雞一樣把人趕到道場去。
 
屈世途跟美其名來保護素還真,實則是打混摸魚的狂刀劍君正準備在一頁書尚未注意前抱起茶點瓜子跟在風隨行身後看熱鬧去,但卻在邁開前腳時就被攔了下來:「劍君、狂刀,你們兩個留下來。」
 
「啥?我們?」突然被點名,劍君有些錯愕,將訝異的眼光掃向狂刀,只見對方送給他一個同樣不解的表情。
 
「有意見嗎?」這句話不是出自一頁書,而是出自一直被眾人忽略、跟在親親愛人身後很久卻沒有人發現的海殤君。
 
「沒…沒有!」趕快入座,這兩人深知某位容易遷怒於他人的海姓人兄最近心情很不好。
 
「哥,出了什麼事情了?你的臉色很差!」窩在葉小釵懷裡,素還真發現到自己兄長的臉色不佳,開口詢問:「是公司方面出事情了嗎?」
 
「還真,你知道魔龍祭天嗎?」
 
「啊?魔龍……祭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