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10

  
冰爵,與我生命相連的共同體!我曾以為,他就是我必須提防的對象。可是,當那雙眼出現在我的視線範圍內,驚懼的敵視我時,我就知道這場戰爭,我注定成為輸家……
 
──‧闍皇 嗜血年紀元年‧──
 
 
他做了一個夢,一個不同於以前的夢!
 
夢中,他回到孩童時代!父親、母親和眾多的叔伯長輩們在幫他慶祝生日,桌上擺著一線生伯伯親手做的,插著七根蠟燭的三層大蛋糕。母親帶著溫柔的微笑將他摟在懷裡,他甚至還能聞到母親身上特有的香氣。
 
大夥兒唱完了生日快樂歌、送上禮物,瞬間他被禮物給淹沒了!他開心的動手要拆禮物,突然一個陌生但長得很好看的黑衣大男孩坐到他的身邊,用一雙藍色眼睛看著自己。那是一種他從來沒有看過,很美的藍色!
 
這個大哥哥陪著他一起拆禮物,靜靜的、帶著溫柔微笑地望著高興大叫的自己,直到最後一個禮物拆開後,大哥哥有了動作。
 
『這,是我送你的禮物!』黑衣男孩捧住他的臉,在他的眉心處輕輕烙下一個溫柔也很溫暖的親吻:『生日快樂,我的……』
 
『續緣……』
 
夢中驚醒,素續緣幾乎是用跳的跳起身來!有些茫然的看著陌生卻又熟悉的環境,他一時間依舊反應不過來。
 
這裡是……
 
身下的寢具雖然樣式樸素雅致,但質料觸感卻是讓他舒服得不想離開,不難看出是非常好的質料,相同的價格一定不菲。他記得,他跟西蒙‧哈奇斯到英國不是嗎?可是他現在身處的房間卻沒有任何一絲西歐建築的感覺。
 
這個房間的擺設佈置,不論是床頭邊的燈座、角落的屏風到身下的寢具,通通都是純正的中國風情,沒有華貴的蕾絲,沒有耀眼刺目的金屬,一如他夢中曾經出現的房間一般。
 
起身下床,赤裸著雙腳踩在柔軟的毯子上……嗯,唯一與記憶中不同的就是這地毯了!只是,這個房間是誰佈置的?素續緣好奇地東碰西摸、四處探看,活像個探險的小孩一般。
 
叩叩!
 
「誰?」突來的叩門聲讓他心中一跳,穩定下心神,他出聲回答:「門沒鎖,請進。」
 
直覺性用中文回答後才驚覺自己似乎用錯語言,正想出聲用英語重新再說一遍,門板卻已經開啟,進來的是一名臉色稍嫌蒼白的金髮男子。這名男子他認得,當初在醫院曾經見過,那時他一直跟在西蒙與禔摩身邊,應該是管家或者使從之類的人物吧!
 
「續緣少爺,您好!我叫維特,您在錫德蘭古堡的這段日子就由維特來服侍您……」朝著自己行個禮,雖然金髮男子的口音中帶著濃濃的英國腔,但是能將中文說得如此流利可以看得出他曾經在這方面下過功夫。
 
「這裡是錫德蘭古堡?」
 
「是的!不知續緣少爺是否滿意這個房間?如果有什麼地方不滿意請您儘管說,維特一定……」
 
「不用!這個房間很好,我很喜歡,謝謝你!」
 
「現在已經是午餐時間,主人邀請您共進午餐!」見到素續緣似乎真的很喜歡這個西蒙公爵為他佈置的房間後,維特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
 
本來,他還在擔心這個素續緣少爺會很難伺候,沒想到現在近距離一番接觸後,他發現這個少年十分溫和有禮,對他的好感也加深不少。
 
「喔…好……」所有的心神都還放在這個熟悉的房間擺設上,素續緣只是直覺性在口頭回應著維特。
 
「那請續緣少爺先換件衣服吧!」
 
「這……」瞄了一眼自己身上睡皺的衣服,剛剛一時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儀容竟然是這樣邋遢,臉皮薄的素續緣紅了雙頰,尷尬地直想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雖然說在家裡,他常看到父親一身睡衣地被小釵叔叔抱到餐桌『餵』早餐的模樣,但是現在是在別人屋簷下而非自己從小到大的家中,他這身打扮算失禮了。
 
「續緣少爺經過長途飛行一定也累了!見您睡得熟,主人吩咐不准我們打攪您的睡眠。」笑著上前推開左邊的檀木櫃,維特恭敬說著:「您的衣服維特已經幫您整理好了。」
 
「呃,謝謝你!」有些不好意思地對維特行個禮,素續緣不是個未見過世面的小毛頭,但是像這樣被人當成珍寶般捧在手掌心上還是頭一次,家中的長輩雖然疼他、寵他,但依舊訓練他獨立自主。現在的情況,讓他很難以適應。
 
「那維特在門外等您了!」
 
匆匆換上簡單的白襯衫與黑色西裝褲,素續緣知道西方人十分注重餐桌上的禮節,尤其是以皇室為最。自己這樣簡單隨性的裝扮,不知道會不會引來閒話……可是,本身喜歡東方風格的他一向很少有正式的西裝。
 
隨手將及腰的長髮用條墨綠色的帶子繫好,素續緣稍微打理好自己的儀容就隨即走出房間,不敢讓門外的維特等待太久!只是才踏出房門,眼前的一切再次讓他傻眼。
 
佔地頗為廣大的花園,分類種植整齊的各式花草出現在素續緣的前方,但最讓他吃驚的並不在此,而是這些植物都是屬於可以製成藥材的藥用植物。小時候常跟著父母親一同出外踏青,對中藥植物研究頗深的父母親常會告訴他哪些花草可以製成藥物,哪些是劇毒……
 
只是,為何在錫德蘭這種古堡竟然會有這麼大片的藥草園呢?
 
「續緣少爺,這藥草園都是主人親手打理的!」心思細密的維特自然看得出素續緣臉上的驚疑,自動奉上他想要的答案,畢竟這位少年可是主人最珍視的人:「主人從小就說要幫他最珍愛的人打造出一個小天地,不但要錫德蘭城堡的所有人員都要會說中文,主人更是努力研究中國的一切,包括醫術、詩詞文學等。」
 
「為…為了他最珍愛的人?」
 
「是的!這一大片的藥草園,就是主人親手栽種整理的。」對維特甚至是其他人員來說,這片園子還搆不上稱為『花園』的程度,因為裡面栽種的花草都不是他們所熟知的景觀植物!可是,主人卻對這個園中的一草一木照顧有加,只為他最心愛的人……
 
無法自主地朝著園中走去,屬於植物的清新氣息隨著清風瀰漫在他的呼吸之間!素續緣說不出心中的感覺,只能呆愣的望著這一片以執念與思念打造出來的藥草園,無語。
 
「喜歡這裡嗎?」低沉的男音傳來,打斷了素續緣的失神!回頭,高大的黑髮男子就站在離自己約莫二十步的距離外,漂亮的深藍雙眸與自己相對望著。
 
風,吹過!使得少年的黑髮隨風舞動,望著那個對自己伸出手的男人,不由自主,他將手伸了出去,就在搭上對方的掌心之際,眼前的景物倏然轉變──
 
銳利的五爪狠狠掐住陸叔叔的額與臉,順著強大的衝擊被迫撞上巨石!血花,漫佈天際……
 
不!不要!
 
扭曲猙獰的俊臉,暴露在外的獠牙,帶了血肉的利爪轉向,開始朝下一個目標邁進。那…是召奴叔叔?!
 
驚天動地的劇烈搖晃證明打鬥的激烈至極!但是眼前所見到的,都是一片的黑暗和血腥,小釵叔叔、召奴叔叔,狂刀叔叔,每一位叔伯身上都是血和傷!而且這些傷都是出自同一個人──西蒙!
 
不,不要這樣!不要再這樣下去……
 
強大衝擊將小釵和狂刀兩位叔叔震飛、輕薄刀刃劃過召奴叔叔喉頭灑出遍地的血紅時,他終於忍不住承受不了而放聲尖喊:

「不要,不要啊!住手,快住手,不要啊啊啊────」
 
「續緣?」從剛剛就察覺素續緣神情不對的西蒙衝上前將抱頭狂喊的少年摟入懷,映入眼中的白讓他心中一驚,素續緣沒有焦距、失神的眼睛更讓他恐懼,不斷呼喚著,現在的他只想讓續緣恢復正常:「清醒,續緣,快點清醒!不要嚇我,拜託,別嚇我……」
 
「不要!不要傷害他們,不要……」失控的素續緣攻擊眼前抱著自己的男人,他已經分辨不出自己此時到底是在何地,他只知道自己眼界範圍內除了血腥外,就只有這個男人,這個製造自己長年夢魘的男人!
 
是不是,只要讓他消失,自己就不會再受到夢魘所困?……
 
「續緣,冷靜、冷靜下來!」天啊,怎麼…怎麼會變成這樣?
 
「…住手,不要傷他!不要傷害陸叔啊……不要殺他啊──」
 
「主人,危險……」
 
失去理智的素續緣抽出兵燹送給他的蝴蝶刀劃向西蒙!唰!一聲布巾破裂的清脆響聲,溼熱的液體從綻開的皮肉傷口湧出,濃郁的血腥味道讓素續緣從瘋狂中清醒過來。
 
血,是血!這次染上血的,是他……
 
「主人,您……」
 
「續緣,續緣……」察覺到懷中的身軀已經平靜下來,西蒙不敢也不願放開手,只是不斷地呼喚著他的名字。手臂上的傷雖痛,但是相較於素續緣瘋狂模樣帶給他的疼,這點痛根本不算什麼。
 
續緣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為什麼會一直認定自己會傷害他身旁的親人?他從來都沒有想過啊!難道,這,就是他強迫續緣接受闍皇記印的代價嗎?
 
看著對方手臂上那幾乎染紅整隻衣袖的傷,素續緣復將目光移回西蒙臉上,深藍的眼睛依舊帶著深情、驚慌和擔憂,沒有去顧慮自己身上的傷,只是一逕詢問著自己、掛心著自己。
 
「續緣?」
 
「你的手……傷了!」恢復冷靜,眼前錯亂的景象也恢復正常。
 
他現在在錫德蘭古堡中,在哈奇斯公爵的錫德蘭古堡中!眼前的男人,是西蒙,不是那個會傷害他周遭所有親人的男子!這個認知讓素續緣丟下了蝴蝶刀,手忙腳亂地要維特抱來藥箱,幫西蒙止住奔流的血。
 
手上動作持續,但兩人相對沉默的滯悶氣息卻無法打破,各自懷抱著各自的心事,無語!西蒙將目光放在素續緣臉上,而素續緣則是將視線放在不斷纏繞紗布的臂膀上,心中思緒大亂:
 
只是,為什麼有這樣恐怖的記憶來阻撓他?每次,只要心中對西蒙的感情有了波動後,腦海裡就會有那樣血淋淋的景象出現!這,讓他對西蒙只能存有懼怕、憎恨,為什麼?這些記憶影像,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
 
如果是假的,為何會如此的真實清楚?
 
如果是真的,為何自己對他又有一種心痛的感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