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7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9

 
或許,就是那一眼奪去自己的心!那一眼,雖然沒有禔摩犀利逼人的魅惑,但明亮的雙眼卻像柔和月一般,雖然眼神是憤怒的卻讓自己失魂,眼底隱藏令人心疼的愁苦,淡淡、使人憐惜的不解,他從不知道單憑一雙眼眸、一個眼神也能讓自己失控至此。
 
將蒼白奇子牽制在手,望著團團圍住的中原正道眾人,他的視線卻只投注在一個人身上,然後在所有人沒有發現,只有那位當事者知道的情況下,奪去少年的吻。
 
回到闍城,用個小手段安撫了鬧脾氣的禔摩,將蒼白奇子交給維特處置後,他坐在鋪著柔軟墊子的玉椅上,慢慢搖晃著手中的玻璃杯,注視杯中鮮紅液體不斷來回漾動,回味那在青年唇上所品嚐到的甜美。
 
踏入廳中就看到黑紅身形詭異的笑容和舉動,禔摩冷冷將淡金長髮甩到身後,走到另外一張椅子上坐下。維特立刻送上餐點,小心地服侍。
 
『西蒙,思春就思春,不要笑得這麼露骨!』突然迸出來的一句話,不但讓維特手中的銀盤鏘然落地發出巨響,也讓在一旁負責彈琴的希恩連談錯幾個音。
 
冰……冰爵,剛剛那番粗俗的話語是出自他們高貴冷艷的禔摩大人口中嗎?
 
『嗯?』深藍色的眼眸掃向對面銀白身形,只見對方不為所動地繼續用餐。
 
沒有再繼續開口說話,禔摩用餐的速度依舊;西蒙也沒有追問,兀自慢慢品嚐杯中那屬於花樣年華的十六歲少女鮮血。兩位主子都沒有再開口,身為下屬的維特跟希恩自然也沒有開口的餘地,但從那頻頻談錯的曲子與發出輕微碰撞聲響的餐具,可以知道兩人的情緒仍未平復。
 
『是誰?』用餐完畢以餐巾擦拭唇瓣,禔摩這才繼續剛剛未完的話題!看來他很遵守專心用餐這條準則,不過維特私下認為禔摩冰爵是為了避免影響自己的食慾,特地等用餐完畢後才繼續開口。
 
沒有回答,西蒙只是優雅地啜飲完杯中最後一滴腥甜液體。這樣優遊自在的模樣,讓才被安撫好情緒的禔摩不覺怒火又開始橫生:這隻花心蝙蝠又看上了誰?他已經退步接受柳湘音成為闍皇夫人,這死性不改的傢伙竟然又有了新的目標?
 
『你的闍皇夫人失寵了嗎?那是不是代表我可以讓她接受陽洗或血祭的儀式?』也好,如果這次的對象能讓西蒙不再袒護那女人,他可以藉此機會先解決這個令他厭惡的『闍皇夫人』。
 
『禔摩,別挑戰我的底線!』語氣極度平淡的一句話,禔摩卻感覺到寒意滿身!此時的西蒙,比自己因柳湘音入主闍城而鬧情緒惹惱他那時更加可怕。
 
冰爵的稱號、闍城第二主子的地位和自身一半的力量,都是西蒙所給予的!因為自己身上有四分之一與西蒙相同的血緣,因為自己是西蒙第一任的情人,也因為自己是享有他寵愛最久的人。
 
呵,情人!西蒙可以有很多的情人,但這些人卻無法成為他的最愛,就連自己也不行!這一次,西蒙是認真的,從他那眼神就可以看出來,他的心已經被佔據了。
 
『禔摩,邪之子的誕生對我們嗜血一族是必要,湘音不會影響到你的地位。』
 
是啊,柳湘音是不會影響到自己的地位,因為西蒙的心中根本沒有她存在的餘地!自己會針對柳湘音,也只是因為自己沒有那種能力為西蒙誕下子嗣,心中不平衡而已。
 
可是他很清楚,此時西蒙心中所想的身影,不單單會影響到自己的地位,甚至……還會撼動整個嗜血族的未來……
 
 
 
從那久遠卻依舊清晰得彷彿剛發生過似的記憶回神,他看著閉目蜷曲在椅子上休息的身影,蒼白的臉上有著明顯的疲憊,眼窩淡淡的黑影更點明他的睡眠不足。西蒙伸出手觸碰少年的肩膀,卻驚醒了不安穩的少年。
 
「你……」驚恐地縮著身子避開西蒙的觸碰,尚無法分清夢境與現實的素續緣眼中只有恐懼、害怕。
 
「你做惡夢了!」伸手想幫他拭去額邊不斷流下的冷汗,但西蒙的手卻被狠狠拍開,少年嘶啞的聲音也在同時傳入耳中。
 
「不……不要碰我!」
 
「……好,我不碰你!你別緊張」退離少年身邊,這個機艙是哈奇斯家族專用的特別艙,除了哈奇斯家族的人外其他人一律不准進入,因此少年突然的大喊並沒有引起騷動。
 
西蒙走到素續緣對面的另外一個位置坐下,態度沉穩的看著自己手中黑色皮面繞著金邊的書冊,一時間氣氛變得僵持、凝重。
 
經過那場夢境的驚嚇,素續緣已經毫無睡意,滿心戒備地注視著前方端坐閱讀的黑衣男人,苦澀矛盾的情緒在心中纏鬥、拉鋸。
 
又是同樣的夢境!青年的絕望、愛恨矛盾,選擇死亡來做最後的結束與報復;王者的堅持、不肯放手,以自身的右眼與力量作為兩人永世糾纏的籌碼……
 
為什麼?為什麼被稱謂夢境的一切卻有讓他有如此真實的感覺!心痛,痛得非常真,就如同自己曾經經歷過一般。
 
「為什麼落淚?」
 
白皙修長的指尖勾去自己眼角的水珠,關懷的語調有著令他懼怕的感情存在。原來不知何時,自己竟然因為那無法探究的夢境落下淚來,雖然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西蒙他依舊注意到!他總是會特別留意自己的心情、留意自己的一切,這是為了什麼?……
 
「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一個禮拜前,我們根本就不認識!」
 
「……你還在逃避嗎?」西蒙拉起微顫的手貼在自己臉頰上,這是一個非常親暱的舉動。鼻間繚繞的,是一種很乾淨清爽的味道,青草藥皂的氣息混合著淡淡消毒藥水的味道,不刺鼻,跟遙遠記憶中的藥草香有些差距卻同樣讓他迷戀。
 
「我……只是不太喜歡毫無根據的夢境罷了!」不安地想抽回手,掌心傳來的溫度讓素續緣心慌。可是,當他的視線觸碰到西蒙的眼睛時,他猶豫、放棄了抽手的念頭。
 
「不太喜歡嗎?」磁性的嗓音低低、帶著悲哀的氣息,緩緩咀嚼這幾個字!西蒙臉上展露一個淡淡的笑,一個讓素續緣心中抽緊的苦笑。
 
「你……」一瞬間,素續緣以為西蒙會哭,指尖不自覺地撫過他的眼角,等到他回過神後才驚覺自己做了蠢事,尷尬地不知如何是好。
 
「到錫德蘭古堡還有一段時間,你先休息一下吧!」察覺到素續緣的動作,以及他不知所措的模樣,西蒙的笑容擴大,沒有先前的苦澀!放開素續緣的手,他走回到剛剛的位置,素續緣對面的位置上坐下。
 
「沒得到你的允許前,我不會再靠近你!你可以安心的休息。」
 
對你的恐懼,不是這短短的距離就可以抹去的!素續緣心中叨唸,趴在扶手上警戒地看著坐在前方安靜看書的男人。
 
不能否認,西蒙真的很俊美!比女人還要白皙的皮膚,配上漂亮的五官,卻不會給人有女性化的感覺,深藍色的眼睛比自己見過任何一種藍都要好看,可是卻有著很深沉的悲傷和令自己覺得恐懼的瘋狂愛戀……
 
如果不是絕望的夢魘、不是那樣詭譎的情感,或許…他跟西蒙能成為…能成為……
 
唉,終究還是睡著了!
 
西蒙望著再度墜入黑甜鄉的少年,脫下黑色繡金邊的大衣蓋在少年稍嫌薄弱的肩膀上,自己則是坐在對面的位置上,癡癡看著他沉睡的容顏──雖然他睡得不算香甜,這點從他那依舊微蹙的雙眉就可以看出來,但最起碼他們之間的距離已經拉近一步。
 
想到剛剛素續緣不由自主的關心舉動,西蒙的眼底充滿眷戀的溫柔。放置在腿上的黑皮書,略微泛黃的紙張上書寫的,全是流傳千年的同樣心情……
 
***   ***   ***
 
「是這樣嗎?他已經帶著素續緣回來啦!」白色的髮絲披垂在肩膀上,一身黑色皮質勁裝的高大男子一臉苦笑地聽著從話筒中傳過來的訊息。
 
『是的,依照我估計大概十個小時後會到!這一個月,續緣就麻煩教父您照顧了。』
 
「無妨!反正這算是你我的約定之一不是嗎?只是……你真的不會後悔?」望著一室的灰暗、不見一絲光明,這名不算太英俊卻很性格的男子一面品嚐著手中的鮮紅色液體,一面望著眼前的畫像。
 
『後悔?有你茶理王教父用千年的時間做下的証明,我不後悔賭上這一把!只是,如果最後的結果不如你預計的那樣,我希望你能言而守信、最好別讓西蒙再出現在我眼前,否則……』
 
「是是是,本教父這麼多年也不是白活的,了解你的手段。」男子大笑兩聲回答,突然又沉默了片刻,低沉的嗓音中參雜了一絲的思念:「那個……『他』過得好嗎?」
 
『你說『他』?很好,最近他的妻子剛生下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娃娃,頭髮是很特別的銀白色,而且這小娃娃只要情緒一激動眼角就會浮現特殊的胎記呢!我幫他兒子取了個外號,叫小半分。等下我把他們的照片一起寄給你吧!』
 
「……謝謝你了!真的……」語氣中有著一絲的哽咽,聽得出他的話語中帶著哭泣時後才有的氣音,很難相信一個看起來剛毅堅強的性格男子竟然會這樣一面。
 
『為什麼不出面跟他團聚?』
 
「……我該用什麼樣的身分?沒有資格!我…跟他沒有任何關係啊!」
 
『隨便你,反正你這千年不死老妖怪有的是時間,如果錯過了這一次,你依舊還有時間等他……』
 
「有時候,有著這樣冗長的壽命反倒是一種折磨啊!」苦笑,若不是秉持著一股堅持和執著,他根本無法渡過這樣孤獨寂寞的漫長歲月!漫長到自己都忘記自己究竟這樣生活了幾年,一直到尋找到他的目標後,他才慢慢有笑容、有了自己真正活著的感覺。
 
『既然知道這冗長的等待是一種折磨,為什麼又要讓自己陷入這樣的困境呢?見面,也許是一種解脫的方法。』
 
「……哈哈,你不懂!」也許可以用一句東方的話語來形容:近鄉情怯!又愛、卻又怕受到傷害。
 
『我的確不懂你這老妖怪究竟在害怕什麼,反正那些與我無關!不過,我醜話說在前,續緣要是有任何一點點的損傷,我會拆了你的城堡、燒光你所有的茶園跟茶葉,還有……』
 
「是是是,本教父知道!還有,多照顧一下禔摩,他這個孩子只是任性、偏執了一點,事實上他還是個還長不大的孩子。」就算有再多了仇恨恩怨,經過這麼漫長的時間光陰沖刷,他也不想再怨恨下去了。
 
『知道啦,老妖怪!』很不客氣地送了他一句,對方隨即收線掛斷。
 
唉,怎麼他的脾氣越來越差了呢?
 
茶理王苦笑地掛上話筒,無奈地想著。不到五分鐘,房內的電腦和傳真機同時運作起來,電腦上閃過一張又一張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照片,傳真機所印出來的,則是一封封寫給未曾蒙面恩人的感謝。
 
顫抖手指劃過照片之人的輪廓,茶理王剛毅的臉上浮出欣慰的笑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