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19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8

 
「啊……父親,您…您怎麼沒有……」顯然被嚇到的少年錯愕地望著應該入睡卻沒有入睡的父親,說話有點結結巴巴,話不完整。
 
「噓,別驚動到別人!若是被逮到,我們兩個都倒楣喔!」
 
調皮的將手指放在唇瓣上,素還真的模樣也讓素續緣沒輒,只有趴伏在病床上,望著父親溫和的臉龐,慢慢將自己心底的困惑說出:「父親……我做了一個好奇怪的夢!」
 
「夢?什麼樣的夢,讓我的小緣這麼心神不定呢?」輕撫著愛子柔順的黑髮,素還真臉上的表情溫雅卻暗藏玄機。
 
「我夢到父親、大伯、狂刀、小釵叔叔,莫叔叔跟陸叔叔還有其他好多叔伯,也夢見了西蒙、禔摩……可是,那不是一個開心的夢!大家最後都死了,被西蒙殺死了……」想起夢境中的一切,素續緣依舊不由自主地顫抖不已,他甚至感覺得到夢中所見的是多麼的真實、真實到讓他心痛欲裂。
 
「小緣,這就是你討厭害怕西蒙的原因?」畢竟是自己的孩子,素還真知道續緣對西蒙的感覺不是非常好。
 
「我……也許!可是,當我夢到他為了一個跟我一模一樣的少年的死而發狂,甚至挖出自己的右眼時,我又覺得他很可憐……不,應該是覺得那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很可憐。」因為這幾天夢中不斷交雜混亂的情景,他對西蒙的感覺很複雜!是恨、是怨、是憐,也是不捨跟……心痛。
 
「小緣,你知道嗎?西蒙他尋找你尋找了十八年……不,應該說他尋找你很久、很久,久到常理無法去判斷時間的久遠了!」該同情西蒙嗎?素還真看著兒子迷惘的臉龐,心中想著茶理王曾經告訴他那荒誕不符合常理的一切,只能說是西蒙自作自受。
 
「十八年?……怎麼會?我現在也才剛滿十八歲!」
 
「所以我說,西蒙是個執著過頭的笨蛋!」這,是他對茶理王用來形容西蒙的第一個形容詞,一個對小緣執著過頭的宇宙無敵大笨蛋。
 
「父親,我……該怎麼辦?」
 
「小緣,你這不該問我,該問的是你自己的心啊!」這也算是小緣頭一次遇上這種感情事吧!沒想到,竟然會碰上這樣棘手的情況,早知道當初就不要答應茶理王了:「你一向很清楚自己該如何處理事情,所以我也不好多說什麼!這次你不用去想太多對錯與道理,只要順著你的心去做就可以了。」
 
「可是……我怕!我怕萬一順著自己的心,會…會有很可怕的後果……」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會有這樣的錯覺!彷彿自己的心,給他一個預警:會被破壞!所有的平靜,將成為假象。
 
素還真無言:小緣本身的感覺就比較纖細敏銳,這也是西蒙自己的問題,誰叫他不知道幾世前要做下這麼多傷害小緣的事情!不諱言,自己要求茶理王動用所有力量封鎖小緣的消息,是條件,也是算給西蒙『一點點』的教訓。
 
「小緣,不用怕!只要你自己覺得好就行了。若是在英國有什麼問題,你儘管去找茶理王,他是西蒙的教父也是我的好友,他會盡一切所有力量來協助你的。」
 
素還真撫摸黑髮的手轉向愛子的臉龐,明亮的眼睛內有著疼惜:「至於我這方面,你不用擔心,就算你不相信你父親我的能力,也該想想大伯跟其他幾位叔叔的能耐吧!」
 
「唔,嗯……」原本心中的擔子因為與父親的一席談話而卸下,素續緣趴在床邊的動作沒有改變,但是眼底的睡意已經開始瀰漫、擴張。
 
「在這陪我睡,好嗎?」朝內移了移身子,挪出個空位,素還真知道續緣累了。
 
素續緣稚氣地點點頭、爬上床,找到一個最不會影響到父親的位置:父親的懷裡,慢慢地閉上眼睛。這是,熟悉、屬於父親特有的淡淡蓮花香氣,在這種氣息圍繞下,素續緣很快就沉沉睡去。
 
「孩子……希望,這次西蒙真的不會再傷害你才是!闍皇的記印,也是永遠的承諾啊……」素還真的眼中浮上憐惜,與一瞬間閃過的陰狠:「如果他敢傷害你絲毫半分,素還真在此立誓,絕對會讓他永世不能超生。」
 
是的,永生永世不得超生,也代表他永遠無法再來打擾小緣的生活……
 
 
 
「還真,小緣他……」一頁書帶頭,葉小釵跟風隨行殿後衝入特別病房時,原本慌張失措的語調因為看到床上安然入眠的兩道身形頓時消音。一時間,一頁書真的有一股衝動:將床上睡得正香甜的少年抓起來打屁股的衝動,只是被後面的葉小釵跟風隨行制止了。
 
凌晨三點接到屈世途傳來續緣莫名失蹤的消息,一頁書等人幾乎是全體動員、兵分多路尋找!但是在始終毫無線索之下,不知道哪個人提起說要不要到醫院看看,說不定小緣會在還真這邊,這才打醒他們這一群的無頭蒼蠅!
 
本來一頁書是打算,若是這邊在找不到人,他就會直接殺到西蒙跟禔摩下榻的飯店直接抓西蒙來問,問他是不是將人給帶走了……
 
「這兩個孩子……」像是全身緊繃的神經頓時全數斷裂般,一頁書整個人虛軟了下來,藉著風隨行的扶持走到床畔椅子上坐下,注視床上那讓他幾乎嚇去十年壽命的素續緣,真的不知道是該將他抓起來罵一頓,還是欣喜這孩子能睡得如此沉……
 
「前輩,要叫醒他們嗎?」葉小釵看著相擁而眠的一對父子,雖然這般問著但還是將音量壓低,避免吵醒好夢正酣的人兒。
 
「……不用了!你去通知其他人說小緣人在還真這裡。」
 
「那前輩你……」
 
「我留在這邊陪他們吧!你轉告海殤一聲,就說我今天不會過去他那裡了。」有些疲倦地趴在床邊,一整天的風波不斷讓一頁書倍感疲倦,準備就近在兩個孩子這裡小歇片刻,明天好好『訓誡』一下這兩個總是給他出狀況的小鬼。
 
「我明白了!前輩,你就先休息吧!」忍住笑意,葉小釵跟面無表情的風隨行退出病房,準備去聯絡那些快找人找到把地皮掀開來的眾多友人,還有今夜又要孤枕難眠的海姓人士。
 
***   ***   ***
 
機場內,來往旅客頻繁,但是不容置啄所有人包括機場內的服務人員在內,都將目光放在這邊的一行人身上。
 
俊的俊、帥的帥,不容否認若在場有星探的話一定會纏著這群人不放,因為不論哪一人都擁有著足以讓人心羨的容貌。
 
「隨行大哥,小釵叔叔,父親……就麻煩您照顧了!」望著眼前來送行的陣仗,雖然最大尾的兩名要角:大伯跟父親不在場,但是其他的叔伯也夠嗆人的!希望不要登上明天的報紙頭條才好。
 
想到一頁書,素續緣苦笑搖頭!因為今天一早自己也被大伯狠狠地唸了一頓,直到現在他的耳朵似乎還迴盪著大伯說教的聲音。
 
「我曉得!你要照顧自己。」風隨行揉著素續緣的黑髮,滿心的寵溺疼愛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旁邊葉小釵等人已習以為常,反正風隨行將素續緣捧在手心疼惜早已不是新聞,不過不知情的人還是吃悶醋吃的兇。
 
「我會照顧他的!」一個伸手將少年拉出風隨行觸碰得到的範圍,西蒙冰冷的眼中散發著強烈的獨佔意味。一時間,氣氛,僵持不下。
 
「好了……隨行大哥,小釵叔叔,爹親……就拜託你們了!」見氣氛一時僵住了,素續緣趕忙緩頰,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那雙牽制在自己腰側的手掌,不知道該不該推開的好。
 
看到這個挑釁的行為,一旁看著續緣長大的長輩們自然是不太能認同!風隨行沒有說什麼,一個突發動作讓所有人都傻眼──只見到他一把拉過繃著一張俏臉的禔摩,對著西蒙摟著素續緣的動作依樣畫葫蘆,大掌搭在禔摩的腰際,算是回應西蒙的挑釁。
 
呵呵,這就是你所謂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嗎?好個風隨行。
 
西蒙嘴角帶著眾人無法理解的笑容,緩緩將手撤離少年的腰際。風隨行見狀,手也跟著放開,一點也沒有注意到金髮身影臉上一閃而過的薄紅!他沒有注意到,並不代表素續緣沒有注意到,望著一臉倔強驕傲、拼命想掩飾自己不對勁的禔摩,他微微一笑。
 
「禔摩伯爵……父親,他的情況就拜託您了!」對於嗜血者的毒性,除了西蒙外就屬禔摩最為清楚,這也是風隨行堅持要選禔摩的主因之一。
 
「哼……」
 
「你這是什麼態……」狂刀看不慣禔摩的反應,當下又開使咆哮起來──開玩笑,續緣可是他們這群人手中的寶耶,平時自己連大聲一點都捨不得,這金髮小鬼憑什麼拿喬擺態啊!
 
「狂刀叔叔,不要……」
 
「狂刀,你閉嘴!」接收到風隨行打過來的暗號,和看到小緣苦笑的臉色,向來愛睡的劍君總算難得張開眼睛,直接對身旁無哩頭兼粗神經的情人下了封口令。
 
「可……」話還沒有說完,葉小釵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勸他別再說下去──如果用那種殺無赦的眼光也能叫做『勸』的話。
 
「你自己好好照顧自己就可以了!別不小心被人吞下肚都不知道……」
 
嘟噥著,禔摩分不出是怒是喜的語氣跟模糊難解的話語,讓素續緣一時愣住了!西蒙輕咳一聲,拉著還沒有回過神的少年往登機門走:「時間到了,我們該登機……」
 
這個禔摩……
 
目送著那一藍一黑的身形離去,禔摩碧藍色的眼睛轉回到身旁這個跟冰塊有得拼的男人,語氣中有很明顯幸災樂禍:「你的心肝寶貝被西蒙帶走了,你不怕他被人『吃』得乾乾淨淨嗎?」
 
風隨行淡淡的掃視了這個擺明在鬧脾氣的白色身形一遍,沒有多說什麼。
 
小緣被『吃』?雖說小緣個性溫和有禮,不過自小在他們這群長輩的教導下,防身的功夫可沒有少練過一項。他跟西蒙,誰吃誰還是個未知數呢!不過……
 
看了一眼臉上毫無表情的風隨行,再回頭看一臉恨不得撲上去咬人的禔摩,而狂刀、劍君和葉小釵三人共同有一個念頭升起:這個倔強嗆辣的小美人,絕對只有被冷漠如萬年冰山吃的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