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20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7

 看著無奈被素還真扯住衣袖逃不開的葉小釵,一頁書的眼神很明顯地說出:『你讓開』三個字!葉小釵只送給他一個手勢,他用左手指了指某人死抓著不放的右手,說明他的無奈。
 
「還真,你再不放開葉小釵試試看!」
 
「哇啊……我放、我放……」好可怕的吼聲,該不會是一頁書哥哥的『碎腦神音』吧?素還真只覺得一口氣提不上來,話也說不出,只能壓著心口。
 
「還真?還真你怎麼了?」
 
一頁書察覺不對急忙按下緊急鈴,葉小釵趕忙幫近乎窒息的還真施行急救。陸慈郎接到消息急忙衝回病房來,素續緣也跟在後方神色緊張。
 
「父親,為什麼……」
 
「我不是說過,他的身體比一般人還要虛弱嗎?想要他死就早說。」跟著眾人一起進來的禔摩瞥了一直悶不吭聲但卻表情明顯出現波動的風隨行,不知道是擔心還是諷刺的話語聽在眾人耳中是百般刺耳。
 
「你……」
 
啪!
 
清脆的響聲過後,禔摩白皙的臉頰出現了一個清晰的掌印!這個響聲阻止了可能會有的衝突場面,所有人包括一頁書在內都傻愣愣地看著動手的風隨行,陸慈郎急忙與素續緣幫素還真施行急救,沒空搭理這邊的情況。
 
「你竟然……」禔摩撫著被人賞了一巴掌的臉頰,這巴掌打得不重,但由於禔摩本身皮膚就白皙,所以即使是薄薄的微紅卻也讓掌印明顯至極!臉上的痛比不上心中所受到的震撼,一時間禔摩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該怎麼做。
 
衝上前揍風隨行一頓?還是破口大罵順便壓抑自己想哭的念頭?
 
「出來!」扯住一手指著自己一手撫著臉頰的禔摩,風隨行不由分說地將人連拖帶拉地扯出病房外。
 
「奇怪,怎麼今天風隨行這麼沉不住氣呢?平常應該是我動手的才對啊!」望著拉拉扯扯的兩個人,狂刀有點摸不著頭腦的看著其他人,回給他的是劍君同樣不解的眼神和其他幾人了然的目光。
 
「嗜血者之毒在他身體太久,他需要更長的時間將身體調養好!這段時間,尤其這一個月內不要讓他心緒太過激動,不然像剛剛的情形就會再度重演。」西蒙拉住素續緣的雙手,淡淡地對一頁書說道!
 
「你……」素續緣傻愣的看著眼前的西蒙,一時間不知該做什麼樣的回應才好。
 
「你父親他沒有事,只要讓他休息一下,平復心緒就可以了。」指尖狀似不經意地劃過他的眼角,連帶抹去那滴不明顯的淚。素續緣望著那雙明白透露出情感的深藍眸子,唇瓣微張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腦海中閃過一幕熟悉的景象。
 
尊貴的黑髮華衣男人,指尖溫柔地拭去藍衣青年臉上的淚……
 
「西蒙說的對,一頁書,還真的身體還很虛弱,虛弱到他甚至不能承受太吵雜或高分貝的音量。」陸慈郎在檢查完素還真的身體狀態以後,臉色凝重的對著一頁書如此說道,他的話讓旁邊的狂刀、劍君跟葉小釵肅然起敬:
 
慈郎,你真是………太勇敢了!竟然敢這樣跟最暴力的帶髮修行僧說話?
 
「我知道了!以後我會注意。」看來,在還真身體養好前,自己都不能給他擺臉色看!唉,希望這樣不會將這孩子寵上天才好。
 
「現在,還真需要靜養,大家都先出去吧!」看著狀況穩定下來,一臉疲累不已的素還真,陸慈郎扳起醫生的架式將病房內的人都趕出去。
 
「父親他……」依依不捨,素續緣不知道自己還能這樣陪伴父親多久!西蒙承諾他,會讓他看到父親清醒;現在父親清醒了,自己……也該實現自己的諾言了,不是嗎?
 
「他不會有事情的!相信我……」西蒙伸出手摟住素續緣的腰際,半是溫柔半是強迫地將他帶離病房,注視著病房外的人員:一頁書、葉小釵、狂刀、劍君、風隨行,但就是不見禔摩。
 
「現在,我答應的事情都已經辦到了!你們,是不是也該履行諾言了呢?」西蒙看了一眼懷中失神依舊的素續緣,再掃視一遍眼前的幾人,「剩下的,禔摩會告訴你們該怎麼做的。」
 
「西蒙你…你不會為小緣想一想……」
 
「劍君叔叔,狂刀叔叔,別說了!我……我回去整理整理,明天再到機場跟你會合。」阻止正要爆發的兩人,素續緣輕輕推開西蒙放在自己腰側的手。
 
「風隨行,你跟小緣一起回去!狂刀、劍君,你們兩個去警局幫忙海殤君!小釵,你留在這裡保護並隨時注意還真的狀況。」
 
清場完畢,一頁書望著眼前的西蒙好久好久,然後輕嘆一聲:「好好照顧小緣,別讓他再瘦下去了!還有,這是我們所有人的電話號碼,我想你應該用的到。」
 
「關於毒素的事情,我會查清楚給你們一個交代。」沒有收下一頁書遞過來的紙條,因為他覺得沒有必要。
 
「毒素的事情我們自己會處理!我只要你完成一件事情:保護好小緣!否則即使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一頁書照樣不會放過你。」一頁書見他不收下自己手中字條的態度明顯,收回手,淡淡的烙下狠話。
 
「你不用擔心,我,會用我的命來保護他的……」
 
是的!這次,我會用我的生命來保護他、不讓他再受傷害,除了這一次後,不讓他再在為難的困境中做抉擇!不讓他……再落淚……
 
 
 
「主人,禔摩伯爵他……」回到下榻的飯店總統套房內,一臉菜色的維特站在禔摩房間外面,看到西蒙宛如看到救世主一樣。
 
「怎麼了?」禔摩這傢伙還在鬧脾氣嗎?剛剛在醫院沒看到人,想來一定是衝回來發洩了!
 
「伯爵他……他……」苦笑地推開左邊緊閉的門板,映入眼中的一片狼籍讓西蒙了然地點了點頭。
 
全毀!這禔摩也真聰明,不砸自己的房間砸他的,是看準砸完後有地方可以讓自己休息嗎?只是,為什麼一向聰明的他看不出風隨行那一巴掌是在幫他解圍呢?用眼神示意維特將禔摩的房門打開,西蒙踏入房間掃視四周,只看到禔摩坐在沙發,修長的雙腿架在茶几上,冷冷的瞪著自己。
 
「氣還沒有消?你究竟在氣什麼?」大步走到禔摩身邊坐下,西蒙看著冰冷的他問道。維特很自動將門帶上,順便找飯店人員處理那間被禔摩砸毀的總統套房。
 
「他沒有資格打我!」從小到大,就連教父茶理王都不敢打自己,那個傢伙憑什麼打他?禔摩說不出自己心底酸酸澀澀的是什麼感覺,強忍著眼眶的熱辣,他倒了一杯紅酒一口飲盡。
 
 
「是你太任性了!你怎麼到現在還沒有發現,他那一巴掌是幫你解圍。」同樣倒了一杯紅酒,西蒙的笑容中摻雜著其他意義。
 
「解圍?賞我一巴掌叫解圍,那其他人……」原本想堵回去的反駁越說越小聲,禔摩也不是個笨蛋,當然明白那時病房內的人除了西蒙、風隨行外,就只剩下幫忙急救的素續緣跟陸慈郎沒有瞪自己。
 
「的確,那時他們真的有可能會殺了你。」若是風隨行沒有快一步將禔摩拉出來的話,連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制止那群人可能有的暴動。
 
沒有說話,只是一股驀然的欣喜由走在禔摩內心之中!
 
「我明天就要回去了,你就留在這裡跟你的目標好好耗下去!注意一點:素還真的身體狀況要每天準時回報給我!你明白嗜血者的厲害沒錯,但是其他幾人不曉得,你若想將你的目標手到擒來,素還真是個很好的誘餌。」西蒙見禔摩冷靜下來,慢慢啜飲著杯中的紅酒說道。
 
「帶著你的小情人嗎?我不認為你會忍著不對他出手。」更重要的一點,若是素續緣看到堡內西蒙的『收藏品』時,會不會直接嚇昏倒呢?
 
「禔摩……你該知道我的個性才對!」起身,紮成一束的墨黑髮絲垂落在厚實的背脊上,西蒙的眼神變得深幽、難以看穿:「只有對他,我會忍耐。」
 
曾有的錯誤他不會再犯了,現在的自己,有足夠的時間跟空間來等待、等待他接受自己,不再逃脫……
 
「我知道了!」嘆了口氣,禔摩心裡早有準備……
 
早在千年前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西蒙陷了下去!嘴裡雖然罵著西蒙是笨蛋,但自己卻還不是犧牲了不老、不死的力量,為西蒙定下這永久的血誓約定!西蒙是個笨蛋,自己……恐怕也好不到哪裡去吧!
 
「對了!關於嗜血者外流跟是誰要殺素還真父子,你有什麼底了嗎?」
 
「沒有!但是……」一瞬間,握在西蒙手中的杯子頓時被捏碎,細碎的玻璃碎片飛散、甚至扎入西蒙的手心內!可是,西蒙只是冷冷一笑,慢慢舔去手上溢出的血絲:「我會抓到那個人,然後……讓他求生不得,後悔自己做過的一切。」
 
是的!他會讓那個人後悔自己曾經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後悔自己竟然對素續緣出手過。沒有人能傷害到續緣,包括……自己在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