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屬於凱的部落格,主要放置凱的文章,也就是雜文庫啦^^~~~
偶爾會有很無俚頭的發言,歡迎大家來玩^Q^~~~
  • 20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千年羈絆‧6

 
「可是,你很怕他,不是嗎?」長素續緣八歲的風隨行算是陪著他一起長大,對續緣的了解自然比其他人都深!央求一頁書前輩等人讓他與小緣有獨處的時間,因為他知道小緣對那個叫做西蒙的人有著很強烈的情緒存在,只是不知道這股情緒究竟是愛恨情仇中哪一種。
 
「隨行大哥,我好像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轉頭看向自己視如親生兄長的風隨行,素續緣苦笑點頭:「我怕他!但是,我更怕失去父親。」
 
「這並不是你的錯啊!那次的槍擊,目標本來就是素還真。」知道素續緣的心結,他一直認定是自己害得父親中槍。風隨行在經過一段長時間的考慮後終於決定開口。雙手按在素續緣肩膀上,他眼底是絕對的認真。
 
「小緣,你聽我說,別把所有的責任都扛在自己肩膀上……」
 
「隨行大哥,不管怎麼說這都是救父親的唯一希望啊!西蒙他不會傷害我的,我想……」知道風隨行是擔心自己,可是眼見只有這個方法可以換取到救治父親的希望,不論如何他都要一試。
 
「你為什麼能肯定他不會傷害你?你忘了,在英國的時候他曾經抓過你。」
 
「…可是,他沒有傷害我!」拉住風隨行的雙手,素續緣的臉上有著懇求:「隨行大哥,我拜託你,讓我、讓我去,我想讓……讓自己心安。」無論是對父親、或是對『他』……
 
「你……唉!」面對素續緣那張泫然欲泣的表情,風隨行只能立白旗投降,將自己頸部的藍玉墜鍊取下、掛在素續緣的頸上。
 
「好吧!我讓你去,可是你一定要答應我,要自己保護自己!只要西蒙欺負你,你一定要讓我知道,明白嗎?」
 
「好,謝謝你,隨行大哥!」
 
***   ***   ***
 
「什麼,風隨行你真的讓小緣到這傢伙家去住喔……」狂刀的聲音響徹整個室內。
 
原本留在會議室等待答案的一頁書等人,見到素續緣回來還以為風隨行已經勸服小緣了,沒想到他一開口竟然是完全相反的答案,這讓他們怎麼能不吃驚呢?
 
「這是小緣自己的意思!不過,我有兩個條件:一是,我們要確定解毒血清真的有效;二來,我希望你們也能讓一個人來素家小住一個月。」風隨行很冷靜的開口,一雙冷眸毫不掩飾地直直看向西蒙。
 
「哦,你的意思聽起來有點像是人質交換!」完美的薄唇揚起淡淡笑容,西蒙慵懶地看了身旁賭氣不肯說話的禔摩一眼,繼續開口,「你有屬意的對象了嗎?」
 
「他!」修長的指尖指向一旁白衣白褲的淡金髮身形,風隨行一點客氣的意思也沒有。
 
「為什麼是我?」
 
「因為你跟他有一半相同的血緣!我想西蒙公爵應該不會棄自己的弟弟不顧吧?」一頁書明白風隨行提出這個條件的用意:幸好剛剛有要葉小釵跟劍君壓制住狂刀。
 
「你如何對待小緣,我就會如何對待他!」這也意味著如果西蒙敢傷害續緣一絲一毫,他風隨行絕對會如法泡製應用在禔摩身上。
 
不過,這句話聽在禔摩跟西蒙耳中卻成了另外一番解讀,西蒙的笑意加深了,而一向任性自傲的禔摩竟然意外的紅了臉頰。
 
「西蒙……」
 
「只是西蒙公爵也可以選擇不答應,慈郎既然能抑制毒素不再繼續擴散,那麼要製作出解毒血清應該不會太困難……」
 
「你們這幾個笨蛋,嗜血者的毒素就算注射解毒血清後病患也會有身體虛弱、體力嚴重衰退的後遺症,這段期間病患的免疫系統幾乎等於零,一個小病痛就會讓他一命嗚呼的。」這些人究竟知不知道『嗜血者』之毒的厲害啊?
 
「如果真如你所說的,那小緣跟風隨行勢必永遠不會原諒你們!」強壓下心中的恐懼,一頁書啜飲著微冷的茶水說道,只有在他身邊的陸慈郎發現到他雙手微微顫抖:這,是他的最後一張王牌!
 
「……禔摩,你的意思呢?要不要留在這裡玩上一個月?」
 
「不想!」扭頭拒絕,禔摩不想讓西蒙知道自己的心思。
 
「……我們走!」
 
「等等……隨行大哥?」話還來不及說完,一股力量已經將他扯離風隨行的身邊。素續緣抬頭,只看到一雙染著怒焰的深藍色眼眸,殺氣毫無保留的投射在風隨行身上。
 
「禔摩,留下來!」
 
「我不……是的!」本來想抗議的禔摩,在看到西蒙的表情後立刻安靜下來!西蒙,他很認真!就是因為認真,西蒙不會讓素續緣對自己懷抱恨意。所以他會留下是為了西蒙,絕不是為了那個冷死人不償命的傢伙。
 
對,絕對不是害怕他會恨自己!禔摩,不會害怕任何人的……
 
「我會等素還真清醒後才離開的,這是嗜血者的解毒血清。」拿出一個精緻的銀盒遞交到素續緣手上,西蒙的眼中有著複雜的情感,「你想親眼看到自己父親張開眼睛吧!」
 
看著手中的銀盒,素續緣又將視線移向西蒙,溫亮的眼中毫不掩飾他的驚訝。
 
他知道……
 
「……謝謝你!」不管如何,不管你的目的是什麼……謝謝!
 
 
 
注射過解毒血清後的一個小時,特別病房內原本沉眠不醒的人兒終於掙脫了詛咒,慢慢睜開了眼睛。
 
「父…父親……」無法控制,多日來累積的壓力化成了淚水奪眶而出,素續緣單手捂住自己唇瓣不讓發出哭聲。
 
「嗯…小緣,小緣是你嗎?」伸出手探索著,因為連日來的昏睡使得他的雙眼功能一時無法正常,眼界範圍內的景物都相當模糊。
 
「是!父親,是我!您終於醒了,太好了……」握住父親的手貼在臉頰上,這是他一直眷戀的溫暖。
 
「傻孩子,你……很擔心對不對?」
 
「何止擔心,你這一倒下差點連帶拖垮了一堆人你知道嗎?」見到心中牽掛的人兒終於清醒了,一頁書既喜還憂,喜的是還真的情況好轉,憂的是續緣跟西蒙的約定若是讓還真知道,這孩子不知道又要鬧成什麼德行了!
 
「啊……前…呃,哥……」終於清楚的目光在看到一頁書的臉當下佈滿了委屈,活像被人欺負了一般,萬分無辜。
 
「父親,在你昏迷的這段時間幾乎都是大伯在這照顧你的,有時甚至連公事都帶到這裡來處理……」
 
「小緣!」
 
「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誰知道那顆子彈會來得這麼快……到現在我的傷口還是很痛啊!>.<~~」哭訴著,素還真的模樣讓初次見到他清醒後舉動的西蒙跟禔摩不知該如何應對。
 
這個行為舉止像個孩子的人……真的就是那個能呼風喚雨的聖集團主席?
 
「還真,有『客人』在,別胡鬧了!」輕咳一聲,陸慈郎以眼神對他示意,素還真這才發現到病房內還有其他人的存在。
 
「奇怪,慈郎,你的醫院特別病房什麼時候開放成展覽館供人參觀啦?」
 
「父、父親,這位是西蒙‧哈奇斯公爵,就是他提供解毒血清救了您的!他身旁的是禔摩伯爵……」
 
「您好!」有禮地向素還真點頭!回應西蒙跟禔摩的,卻是讓他們兩人都無法猜透的打量眼神!這一眼,彷彿要看透他們兩個隱藏在深處的秘密。
 
「那個黑衣服的……」素還真沒有什麼反應,只是一雙眼直勾勾看著西蒙,然後吐出令眾人大為吃驚的話語:「你身上,有一種很濃厚的血腥味道。」
 
「父親,你怎麼這麼說?」
 
「小緣,讓我說完!」因為身體上的虛弱,素還真只能對兒子投以笑容安撫,然後再次將目光投向西蒙身上,「這毒,是歐洲皇室中一種非常古老而且詭異的毒,除了毒素的擁有者外我想不透還有誰能有血清!你不是對我動手的人,你肯拿出這麼稀有珍貴的解毒血清救我,是為了小緣吧?」
 
「你……」
 
「西蒙‧哈奇斯,你的眼神從未離開過小緣。」淡淡點出他的疑惑,素還真倒也坦然大方,反倒是一屋子知道所有過程的人還是滿頭霧水,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
 
「不愧是聖集團的主席,觀察力實在敏銳!我想,教父之所以會插手我尋找素續緣的事情,起原因該是在你身上吧!」
 
「什麼教父?」一頁書瞪了床鋪上平躺的素還真,雖然不清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他大致猜得到還真應該是知道西蒙的存在,也知道西蒙對小緣的企圖,就是不知道還真究竟有什麼打算!
 
不然還真怎麼可能這麼心平氣和,早叫葉小釵將西蒙做成人肉槍靶了。
 
「哥,你見過的啊!他的教父兼扶養人就是茶理王啊,前幾年他不是來琉璃居泡茶聊天,還跟屈世途一起研究發明的那個歐洲貴族啊!」
 
「茶理王……你是指那個一頭白髮,很愛喝茶,有著鷹鉤鼻的男人!他…他是這兩個的教父兼扶養人?」就是那個很風趣,對還真很不錯的男人!可是,他的年齡看起來並不像有大到能當這兩人教父的程度。
 
「看來,我該燒的不只一片茶園,應該是所有他名下的茶園都該燒了才對。」
 
「他告訴過我你在找小緣的事情,也告訴我為什麼你會這麼做。」瞇起漂亮的杏眼,素還真的臉上依舊是溫溫雅雅的表情,「是我,請他幫我的忙,用十二罐各類最高級的茶葉當賄賂。」
 
「父親,您……您在說什麼?」
 
「為什麼?」西蒙看著眼前多變的消瘦身形,全身上下散發著怒氣和殺意!使得在場所有人都警戒起來,素續緣第一個擋身在父親的病床前,不肯稍離。
 
「呵,竟然連我為什麼會這麼做都不知道,你又有什麼資格可望小緣會接受你、原諒你呢?」輕扯素續緣的衣袖,素還真的神色不減,卻讓西蒙感受到無比的壓力襲來──這個男人……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深藍眼眸瞪大,西蒙不可思議的低喃讓身旁的禔摩相當錯愕──二十幾年,他從未看過囂張到讓英國女王陛下都快抓狂的西蒙這副模樣。
 
「我?呵呵,我是小緣的父親啊!」笑得燦爛,素還真的眼底有著計算。
 
「這……父親,我最近需要一些資料做論文報告,所以……我、我要到英國去一趟,要寄住在哈奇斯公爵的府……」
 
「小緣啊,你說謊的時候會有什麼反應你自己應該知道啊!」指著素續緣揪扭著的病床被單,素還真實在不清楚被號稱『騙遍天下無敵手』的自己,為什麼生個這麼單純不會騙人的兒子。
 
「父親我……」
 
「我知道這個被茶理王形容得像個無惡不作的小人的西蒙,是不會這麼爽快無條件拿出解毒血清救我!是他開條件,要你到英國他的公爵府小住一段時間,我說的沒錯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